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戏精皇尊
    之前她没有直接告诉慕容曦真相,是因为她不想让慕容曦直接受到冲击,失去理智,露出破绽被敌人所利用。

    但谁知道,她家男人想象力过于丰富,直接脑补出了一场大戏来。

    林梦雅低下头,故作沉默。

    但其实是无声的笑了一阵子之后,才重新抬起头来,假装严肃的看着他。

    “难不成,是从前的你,想要横刀夺爱,才杀了我那前夫么?”

    前夫两个字,她差点没咬了舌头。

    没想到慕容曦彻彻底底的愣住了,一脸复杂的看着她。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一定是因为,他对你不好。但无论如何,你们都是我的了。即便是以后良玉要为了他的父亲向我复仇,我也会视如己出的把他抚养长大。对你们母子不负责任的男人,他该死!”

    林梦雅一听,就知道这误会显然太大了。

    慕容曦如今已经认定了‘龙天昱’是个不负责任的小人,但她却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虽然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杀了他,但我相信你是个光明磊落之人。如果你想要弄明白事情的真相的话,我希望你能秘密调查,不让任何人知道。”

    ‘龙天昱’这个身份实在是太过敏感,虽然她相信自家男人的能力,可她却必须要排除所有的危险因素。

    哪怕代价,是让她一辈子都没办法找回那段深爱的记忆。

    但只要现在的他安全,就没什么可计较的了。

    “也好。”

    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慕容曦开口答应了她。

    “你还没说,你是怎么知道昱亲王的呢。”

    林梦雅趴在他的胸口,有些担忧。

    “是我给良玉找的一个武师父,昨天晚上,他给了我一封信,上面只有这三个字。等我再去问他的时候,他就是一问三不知了。我知道卫国境内,是没有这样的一个爵位的。所以,想要来问问你。”

    直觉告诉她,死男人在撒谎。

    也许是隐瞒了一些什么,但大致应该就是这么一回事。

    心中不免有了几分的警惕,难道,是被人有意的试探了么?

    不由得紧张了起来,难道是他们露出了什么马脚,被人给察觉了?

    “那人是谁?在哪里?长得什么样子?”

    她一连三个问题,让慕容曦不由得安抚了她几句。

    “没事的,那个人我调查过,身世清白,还算是可靠。只不过,而且他是个哑巴,应该不会乱说。”

    “但是,他会写字啊!”

    林梦雅还是不放心,而且越想越觉得危险。

    “别怕,你不信他,也该信我不是么?”

    话是这么说啦,但林梦雅看到他认真的眼神后,最后还是败下阵来。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也只好信你了。但是,抽时间让我见见他吧。毕竟是宝宝的老师,我这个当娘的,怎么也得见过人家一面才算是礼貌。”

    慕容曦无奈的笑了笑,这女人,分明就是对那个武师不放心,所以想要来亲自验证。

    不过也好,宝宝的事情总是仔细一点比较好。

    “嗯,我来安排。明日你来认亲宴,我介绍你们认识。”

    明天,林梦雅立刻觉得心里头有些五味杂陈。

    不管以后龙天昱能不能恢复记忆,宁儿在名义上,都会是慕容曦的义子了。

    亲子变义子,这还真是,让人觉得有些怪怪的。

    不过,她林梦雅何尝在乎别人的想法?

    只要他们一家三口团圆,就比任何人的事情都要重要。

    “好,明天,我会给你们准备一份大礼的。”

    慕容曦眉头一皱,他,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走,我带你去看我设计的雪雕,时间快差不多了,有惊喜哦!”

    她神神秘秘的眨了眨眼睛,往雪雕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还没走近,她就看到了人群里,十分出众的宫家人。

    下意识的想要猫起来,却被身旁的那人用大氅护住,只留出半张小脸,任是谁都没办法看出来是她。

    “怎么样,好看么?”

    她炫耀的问道,而慕容曦则是皱起了眉头。

    “美则美矣,但却有些稀松平常。”

    她轻轻的冷哼了一下,死男人,没见识。

    “睁大你的双眼,现在,可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慕容曦不明所以,却看到随着里面的灯烛的燃烧,外面的雪层,渐渐的有了崩塌的趋势。

    所有人都被宫家的雪雕吸引了,其中不乏有些人,正在幸灾乐祸。

    但下一秒,奇迹却发生了。

    被融化的雪层融成了水落下,可里面露出来的,竟然是晶莹剔透的冰!

    可却不想此时,竟然有一盆热水,从天儿降。

    瞬间,雪雕的外层,就融化了起来。

    宫家人瞬间急了,想要去揪出那个破坏者。

    可宫四,却扯住了他们的手,只是用眼神,示意他们看向雪雕。

    雪层加速融化,瞬间,一座水晶一般的冰宫殿,出现在了世人眼中。

    屋顶散发出金灿灿的光芒,就连垂在屋檐下的几尊瑞兽,都闪烁着不同的光芒。

    底下的白云,化作了游鱼,在碧波之中尽情的畅游。

    天上的宫阙,变成了海中龙王所居的水晶宫,而且各处,还散发出柔和的彩色光芒,当真是美不胜收。

    所有人都傻了,屏住呼吸,看着面前美轮美奂的宫殿。

    也许下一秒,那掌管四海的龙王,美艳善良的龙女,机会从宫殿里飞出来吧。

    林梦雅得意的看着他家男人,尽管慕容曦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但眼前的一切,却让他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你,是如何做到的?”

    林梦雅耸耸肩,故意不告诉他。

    此时,突然从人群里,传来了一道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不愧是宫家的人,果然是冰雪聪明。宫家人,可在?”

    那声音爽朗又不失威严,林梦雅似乎被吓了一跳,跟慕容曦对视一眼后,忙不迭的走了出去,悄无声息的跟宫家其他人,站在了一起。

    “草民宫乾丰见过皇尊,后尊。”

    宫家人都出来行礼,而人群里,目睹了这一切的皇尊跟后尊,即便是便服,却也带着皇家的气派。

    “原来是您老,这法子还真是巧妙,不知是何人想出来的?”

    宫乾丰一时没敢答话,宫四察觉到了身后多了一个人,刚想要替她回答,却被那人扯住了袖子。

    她知道,宫四是怕有为难她。

    但她本来就是拉仇恨的,又怕什么的呢。

    “宫雅见过皇尊,后尊。”

    她从容不迫,规矩周全。

    本就长得一副漂亮的面孔,如今越发带着成熟而优雅的仪态。

    直接把周围一群青涩稚嫩的少女们,给秒成了渣渣。

    “原来是你,那好,你说说看,你到底用了什么法子,才造就了这一座水晶宫。”

    后尊的语气称得上是和颜悦色,但林梦雅却不敢放肆。

    “回陛下的话,其实,这颜色是因为里面掺杂了一种药粉的关系。这种药粉产自于极北之地,是那里的匠人们,在制作冰屋的时候发现的。这一次,陛下因为惦念他们,所以把建造大营的雪屋的差事交给了他们,所以,他们想要感谢陛下。我,只不过是在借花献佛罢了。”

    这话,虽然得有一大半是在拍马屁,但有些内容却是真的。

    这一次建造雪屋,招来了不少极北之地的工匠。

    其实他们早就有南迁的心思,但一来他们没有其他谋生的手段,二来那些大大小小的封地,都是被世家们把持着,他们实在是难以维持生计。

    近几年,气候更加的恶劣了。

    而且因为常年冰冻的原因,那边的农作物产量少,可周围的封地的主人们,都会向他们征税。

    所以,这一次林梦雅把他们找过来,其实也有帮助他们在这里安身立命的意思。

    一听到她的话,皇尊却没有再笑。

    眯起眼睛,仔细的端详了一眼水晶宫冰雕,良久,才叹了一口气。

    “投之以桃李,报之以琼瑶。朕只不过是做了一点小事,却收获了这样一座,美轮美奂的天宫。朕,真是愧对祖宗。”

    林梦雅呆了,宫家人傻了,周围的人却感动坏了。

    这...这是那个不苟言笑的皇尊陛下么?

    这个戏精是谁?快把他拖走好么?

    不过此时她也只能顺着演下去,硬着头皮喊道。

    “皇尊陛下体恤百姓,乃是万民之福。”

    而后,便是山呼万岁的场面。

    说实话,她长这么大,头一次知道,被人震得七窍流血大概是个什么样的概念。

    “好了,都快起来吧。陛下,您也当心身子。”

    终于,后尊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

    随后林梦雅感觉到,有人把自己给扶了起来。、

    抬起头,看到的是后尊那张温和的笑脸。

    “你做的不错。”

    不错,是指什么?

    是她的冰雕,还是后来配合演得一场戏。

    皇尊跟后尊,被人簇拥着离开了。

    宫家人没跟上去,留在原地,一肚子的疑惑。

    “小妹,你这是,提前安排好的?”

    宫二摸了摸脑袋问了一句,这规模,有点大啊。

    “啊?你说什么?”

    林梦雅也是才回过神来,就看到家里人,脸上的钦佩跟崇拜。

    该不会,他们认为这都是自己准备的‘惊喜’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