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过新年了
    “也好,我们也不能强人所难。”

    翻看着白鹤先生的履历,她总觉得有种怪异感。

    “主子,清微会馆的人说,如果您有空的话,能不能过去一趟。他们有事情,想要跟您商量。”

    林梦雅抬起头看了白苏一眼,之前他们达成协议的时候,清微会馆倒是提过,希望她能帮一个忙。

    看来,应该说的就是此事吧。

    “告诉他们,年前我没空,过了初一,我再去拜访。”

    白苏点头离开,林梦雅继续翻阅。

    她发现白鹤先生收的这些学生,基本上是没有任何共同之处的。

    她除了会收女学生之外,也会收一些年纪比较小的男学生。

    要非得说是有共同之处的话,恐怕都是本家的孩子。

    很少,有那些旁系的孩子。

    顾盼也是这样,她跟齐冉馨都是王爷的女儿,哪怕不是一个母亲所生,白鹤先生都是收下了的。

    难不成这些人,也都是古族出身么?

    不过这件事,可是没办法继续让清微会馆替她调查了。

    毕竟若不是顾盼跟连夫人和她交情匪浅的话,只怕她也不会知道。

    到底,还是先把这些名单先记了下来。

    也许以后,还能派上其他的用场。

    有了之前偶然看到的关联之后,林梦雅就让盯着墨香轩的人,着重记录了一下,那些墨香轩的客户。

    没想到的是,这些人里面,绝大部分,都出现在了白鹤先生曾经教过,或者是正在教的学生的名单上。

    看来,这事还真是不是巧合。

    这几日慕容曦也派了人来给她用,不过那些人,都是在盯着芦笙院。

    艾莲又去了一次,不过却没有看到白鹤先生的踪迹。

    但年前白鹤先生又收了一次学生,收的那几家正好就是头几天,去墨香轩里头买东西的那几家。

    看来,墨香轩里面,应该才是真正决定白鹤先生要收哪些学生的地方。

    至于为何没有被人发现这个规模,想必是因为艾莲在龙都内的人气很高,几乎是所有的世家的女子,都会光顾墨香轩吧。

    有时候,越是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反倒是越不容易被人发现了。

    林梦雅不由得响起,那种藏在香囊里面的药。

    虽然顾盼的她可以分辨出里面的成分来,但这种微量的毒药,对人体也不会有太大的损伤。

    这药,到底藏着什么样的隐秘呢?

    尽管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不小,可除夕还是一如既往的来临了。

    龙都的年,过得比较热闹。

    再加上今年有雪雕助兴,纵然发生过冬至那天的惨案,可人们还是要庆祝新的一年的带来。

    林梦雅看着宫家里里外外都在忙活着这一天,心里头有些别样的感觉。

    这是她在卫国过得第一个年,也是回到这里之后,过得第三个年了。

    “小姐,良玉小殿下来了!”

    昨晚,宝宝没回来。

    四哥说是慕容曦的意思,想要多留他一晚,然后送回到宫家过年。

    她一夜没怎么睡,听得纭儿的声音后,立刻穿了鞋跑了出去。

    她的宝宝,那个小小软软的小家伙,正仰着头,跟出来迎接的曾祖,笑眯眯的行礼。

    “宫小姐。”

    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客客气气的跟她说道。

    “我家殿下一早就进了宫,今天是除夕,他怕委屈了小殿下,所以想要让宫小姐,代为看管。”

    林梦雅压住心中的喜悦,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管家又让人拿了不少的礼物进来,有些抱歉的说道。

    “我家殿下说了,除夕之夜,实在是不应该麻烦宫小姐。所以这些东西,略表歉意。”

    林梦雅知道,那人不是怕麻烦了她,而是觉得不能来陪自己,所以觉得抱歉而已。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现在的慕容曦,已经不是从前的龙天昱了。

    “多谢,麻烦你了。”

    管家放下东西就离开了,而林梦雅则是再也按捺不住,抱起宁儿,飞快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狠狠的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了好几口,看到那个小家伙笑得见眉不见眼,她才有一种,真实的感觉。

    “娘...”

    无比清晰的一个字,从宁儿的嘴里头叫了出来。

    尽管只是小小的,弱弱的,带着奶甜的软糯,却足以让她,泪如雨下。

    “我的宝宝...”

    白苏跟纭儿看着眼里,也跟着心疼了起来。

    “小姐真是的,既然宝宝能回来,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大过年的,咱们哭什么呢,应该要笑才是呀!”

    林梦雅抹了两把眼泪,也觉得纭儿说的有道理。

    “那好,咱们就贴春联跟福字去!”

    她兴致勃勃的把前几天,让家里书法最好的三哥哥写的春联跟福字贴了出去。

    卫国目前,还没有这样的风俗。

    但是家家户户,都会在大门上贴一些年画什么的。

    苍劲有力的字体,带着对新一年的希冀。

    就连曾祖看了,也一个劲儿的夸她有创意。

    贴完春联之后,曾祖会带着家里人,一起给宫家的祖宗们请安问好。

    林梦雅跪在了最前面,看着牌位上,一个个娇柔却不失坚韧的名字,她有些感慨。

    如果不是这些历代的宫家女家主,以柔弱之姿,担当大任,又用自己的怀柔政策,安抚迷惑了外面的群狼的话,只怕宫家,早就没落了。

    她今日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表达自己对这些女性们的敬意。

    宫家的女家主,是真正的拥有权力的,并非只是一个空架子。

    无论如何,她也要把这种传统,继续传承下去。

    宫家以后,不管男女,只以才华能力论之!

    “小姐,那个讨厌的安姑姑又来了。”

    祭司请安完毕后,林梦雅还没出去,就听得纭儿小声说道。

    “她来做什么?”

    眉头一挑,这几天,这家伙不是老实多了么?

    “她说,希望能给列祖列宗请个安,希望他们,能原谅自己从前的过错。”

    这话,说得倒是理由充足。

    转头,林梦雅看了一眼宫三。

    后者显然听到了纭儿的话,不过却没有多激动。

    想了想,点点头同意了。

    毕竟,安佳蓉也曾经是宫家的媳妇。

    这一次,安佳蓉却显然没有上一次的嚣张了。

    她身上穿着一件很素净的褂子,头发也盘得赶紧利落,只带了一根檀木的簪子而已。

    看起来,倒像是个吃斋念佛的居士了。

    据说上次被林梦雅收拾过一次之后,她就堪破了红尘,整日里窝在房间里,打算与青灯古佛相伴。

    对于安佳蓉的改变,林梦雅是静观其变的态度。

    管她到底打得是什么主意,至少现在,安佳蓉可是逃不出她的手掌心的。

    规规矩矩的行礼之后,没想到安佳蓉起身,又跪在了曾祖的面前。

    “祖父,从前是佳蓉不懂事,辜负了相公的一番心意,还请祖父,能原谅佳蓉。”

    宫乾丰一脸的复杂,当初,那几个孩子可是他看着长大的。

    出了那样的事,他除了痛心之外,对这个孙子媳妇,也是有些恨意在的。

    但宫家人,始终不愿意以憎恶来困住自己。

    “算了,从前的事情,过去便是过去了。以后,你好好的守着老三。要是有合适的人,你也别耽误了自己一辈子就是。”

    不亲近,却也没有太多的冷漠跟疏远。

    林梦雅心头无声冷笑,这安佳蓉,还真是学乖了呢。

    知道即便是她,也得尊重曾祖的意见。

    而且曾祖的心胸十分开阔,也不会跟一个女人计较。

    只要曾祖接受了安佳蓉,那么就等于宫家都接受了安佳蓉。

    这家伙,看来是招数要升级了。

    “是,佳蓉知道。这是佳蓉这几天抄的佛经,还请祖父示下,要不要给相公送过去。这几夜,佳蓉夜夜都能梦到,相公一身的枷锁,苦不堪言。所以佳蓉觉得,这佛经,应该可以让相公好过一些吧。”

    安佳蓉低眉顺眼,说话的声音,也多了几分的哀戚。

    林梦雅觉得这人,还真是长进了。

    一把软刀子,就割碎了曾祖的心。

    “唉,老三啊...罢了罢了,你们终究是夫妻。也许,是老三真的给你托梦了吧。既如此,那就麻烦你,多抄几分佛经吧。”

    “是,佳蓉明白了。”

    说完,安佳蓉就退出了祠堂。

    林梦雅看了一眼她的背影,唇间有抹冷然的笑意。

    “小妹,你说什么时候,老虎不吃肉,改吃草了呢?”

    几个人走出祠堂,而宫四,却慢了慢脚步,故意停在了她的前面,低声说道。

    “老虎?我看充其量就是一只想要玩手段的花猫罢了。看着吧,不会持续多久的。”

    她眯了眯眼睛,丝毫不在乎。

    “也是,就安佳蓉那要强了一辈子的性子,就算是让她装成低眉顺眼的样子,恐怕,她也装不了多久。”

    二人极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明白,大概这个年,过得不会无聊了呢。

    告慰过先祖之后,宫家的规矩,是中午要吃一顿十分丰盛的团圆饭。

    在今天,没有主仆之分,高低之别。

    有的,只是一家人团圆在一起,舒舒服服的吃一顿团圆饭的家人。

    已经在龙都本地找了媳妇的宫家人,也把妻儿都接了过来。

    一家老小满满当当的坐了六大张桌子,好不热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