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慕容良玉
    “小妹,其实我只想求咱们全家的平安,至于那些富贵荣华,我相信,不管是我还是曾祖他们,都是不在乎的。”

    宫四的口吻,有些悲观。

    但林梦雅却摇了摇头说道。

    “四哥哥,如果是在盛世的话,那我也想当一个富贵闲人。可惜,现在唯有用尽所有的力量,才能保护住我们所在乎的一切。所以,这种想法还是要不得的,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这话说出来,她知道自己可能会显得有些现实得过了头。

    但现实没什么不好的,总比活在幻想里强。

    只有无忧无虑的安眠才有做梦的权力,他们这种人,目前还没有这个资格。

    宫四有些失魂落魄,点点头从她的房间离开了。

    林梦雅虽然心里头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但这是成长必经的一个步骤,早些经历,就能早些成熟。

    “白苏,你去清微会馆给我做第二件事情。”

    “是。”

    “彻查白鹤先生的底细,如果有人问你我为何要这么做,就告诉他,我要办学院,想请白鹤先生任教。”

    “好。”

    白苏自然会把事情办妥,林梦雅脱衣窝在宝宝身边,看着他日渐精致起来的五官,不由得有些隐隐的担忧。

    看来,还是龙天昱考虑得更加周全一些。

    这个孩子,果然是不能露面的。

    轻轻的在宝宝的小脸蛋上落下了一个吻,谁,也不能再次伤害这个柔柔软软的小家伙。

    每日清晨,她依旧会把宝宝送走。

    但这一天,还没到晚上,宝宝又再次回到了他的身边。

    “小姐,曦殿下来了!”

    纭儿看起来有些兴奋,这小姑娘是个颜控。

    对待长得俊的男子,都是抱着一种纯欣赏的态度来看的。

    用她的话说,长得好看的人都是老天爷赐予人家的礼物,她可舍不得浪费。

    小小年纪竟然就练就了一副花痴的本性,林梦雅有时候也觉得极其无语。

    等到她收拾好了,赶到前厅的时候,慕容曦已经跟宫家的人,寒暄了一阵子了。

    “见过曦殿下。”

    她一进门,那人过于火热的眼神,就锁定了她。

    林梦雅只能低下头,来躲避这人烫人的视线。

    “来来来,小雅,殿下今日来,是有事要跟我们说的。”

    宫家老祖显得很开心,怕是慕容曦这家伙,在曾祖面前装的这幅谦和的模样的原因吧。

    “不知,殿下有什么事,要找我们呢?”

    却看到他大手一捞,就把一个小小的身影,自身后拽了出来。

    “良玉,给各位叔伯见礼。”

    良玉?这是谁?

    但定睛一看,那分明就是她的宁儿!

    不过,小家伙竟然穿了一件大红色的衣服,显得别样的乖巧。

    脸上也淡了不只是一个色号,林梦雅从前还担心,宁儿长大了会不会太像她而被人认出来。

    现在看来,好像是越长越像是他爹了。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像谁都行,反正又不是隔壁老王。

    宁儿像模像样的行礼,小小的身子最近越发的圆滚了,所以更显得可爱十足。

    喜欢孩子的宫家老祖早就笑得见眉不见眼了,立刻招呼了一声,从旁边的果盘里,抓了个金灿灿的橘子,塞给了宝宝。

    “好一个精致的小娃儿,不知这是谁家的小公子呢!”

    “我家的。”

    她家的!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想到的,不过一个是说出来,一个闷在心里头而已。

    看他如此坦诚,宫家老祖却吓了一跳。

    不是说,曦殿下还未成亲呢么?

    难道,这娃儿是...

    “这是我的义子,也是我爵位的继承人。”

    慕容曦说的坦坦荡荡,但周围的一群人,却炸开了锅。

    义子嗳!谁听说过义子还能继承爵位的?

    就连林梦雅也看向了那个男人,死男人,又耍什么花招呢?

    而慕容曦依旧是面不改色的说道。

    “这孩子已经改名叫慕容良玉,我已经奏禀了皇尊,以后这孩子,可以上慕容家的玉牒,也是我的继承者。”

    相比于其他人的惊讶,林梦雅内心的情感,其实是有些复杂的。

    以目前的状况来说,那死男人百分之八十不知道宁儿就是他的亲生儿子的。

    但只是为了她,就做到了这份上,又怎么能,不让她心动呢?

    宁儿忍了好久,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的往娘亲那里瞟。

    最后,还是没忍住,往娘亲那边,迈了一小步,就一小步而已。

    林梦雅看到宝宝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心都快碎了。

    “良玉,来,姑姑抱抱!”

    管他的,现在宝宝最重要!

    小良玉一听,立刻撒丫子般的,扑到了她的怀中。

    连嘬了好几口,林梦雅才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不过在看到家里人那略有些怪异的目光后,林梦雅立刻笑了笑。

    “未来的小殿下呢!打好关系,要从娃娃抓起,你们知道吧?”

    嗯...他们还真的不知道。

    但看到曦殿下的义子竟然跟宫雅这般好,到底也是件好事。

    倒是宫家老祖,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孩子...我怎么觉得,有些眼熟呢?”

    慕容曦把目光,从那对母子的身上挪开,笑着说道。

    “良玉就是你们捡到的那个小东西,现在我已经查明,他并非是那个女奴的儿子,而是凤城秦家走丢的小少爷。”

    “什么?!”

    宫家全体都傻了!

    这个水灵可爱的小家伙,居然就是之前他们见到的那个干巴巴的小东西么?

    “让我看看!不对呀!这...这明显不是一个人嘛!”

    宫五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不知道,这个小东西居然能变成这样的一副可爱的模样。

    一定是骗人的吧!

    “就是小东西呀,只不过是胖了一点而已,对吧,小东西!”

    她点着儿子的额头,故意说道。

    而宫家除了宫四之外,基本都傻了。

    “咳咳,那个,既然如此的话,那就要恭喜曦殿下了。”

    宫四咳了一声,只觉得自家人,还真是...一言难尽。

    “嗯,多谢了。所以我这次来,除了带良玉来感谢大家之外,也希望初一那天,大家来参见我们的认亲宴。”

    这是,要完全把宝宝的身份给确定了。

    林梦雅听了,心里头只觉得开心不已。

    “那是好事,自然是要去的。多谢曦殿下亲自来邀请我们。”

    宫四对这位曦殿下的语气,一直是淡淡的。

    毕竟,面对拱了自家唯一的一个大白菜的猪,他态度能好就怪了。

    “如此更好,良玉,我们走了。”

    他一招呼,小家伙就恋恋不舍的跳下了林梦雅的膝头。

    “再,再玩一会儿吧。”

    她站在门口,就差没咬个小手绢泪眼汪汪了。

    “怎么不见你这么想我。”

    慕容曦有些吃味,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而林梦雅立刻喜眉眼笑的站在那里,冲着父子两个用力挥手。

    “两位再见,明天再来玩啊!”

    慕容曦气笑了,这个女人啊,还真是...

    林梦雅看着父子两个的身影消失,只觉得自己胸口有股子沾满的情绪。

    回过神来,却看到家里头的一老五青,都在用狐疑的眼光看向自己。

    “那个...哈哈哈哈,我是为小东西高兴,对吧,四哥哥!”

    她咬牙切齿的说道,人家疑惑就算了,他还装个什么劲儿啊。

    不过很显然,今天的宫四,并没有打算站在她这一边。

    “小妹,你不会是看上人家这青年才俊了吧?”

    难得宫二八卦了一回,不过,看他那副挤眉弄眼的模样,想来是平常的彪悍,勉强把八卦的内核给盖住了。

    “二哥哥,你说什么呢,真是的,人家怎么是那种人呢。”

    她故作镇定,但眼珠子却不经意的乱转。

    家里头的六个男人,脑子里立刻响起了警报之声。

    看来,猪,要来了。

    这颗白菜,可咋守呢?

    自从知道了宝宝要被他爹收养之后,林梦雅却是带着几分担心的。

    现在看来,宝宝之前的模样,才是绝佳的伪装。

    而她几乎可以断定,那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经过了后天的人工干预的。

    唯一可能会知道内情的慧姐姐还病了,估计一时半会儿的也想不起来。

    但同时,一旦宝宝变成了慕容良玉,那么龙天昱对于宝宝的保护,也是更加的名正言顺了。

    这是一把双刃剑,端看他们夫妻二人,要怎么用了。

    清微会馆那边,传来了她想要的消息。

    不过,让她觉得有些意外的是,尽管是清微会馆,所知道的,也不过只有近三年来的内容。

    “白苏,他们没说,白鹤先生其他的资料,为何会没有么?”

    这三年的内容其实不少,但林梦雅总结的一下,几乎就是在说白鹤先生,在谁家任教之类的经历。

    这么一看,才短短三年时间,她就饶了小半个卫国了。

    这人,还真是个厉害的人物。

    “他们倒是说了,这个白鹤先生的经历,不那么好弄。好像,是他们那边出了什么事情,所以目前拿不到。我问了一下,他们都支支吾吾的,看起来,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林梦雅抬头,挑了挑眉毛。

    清微会馆还不至于会耍赖,何况她之前就清楚,对方大概正陷入内讧之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