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并非巧合
    这几户人家,可都是在墨香轩里面,买过纸墨笔砚的。

    难道,这只是一个巧合么?

    “不是说,这位白鹤先生收弟子,不会让人知道的么?”

    “这个大小姐就有所不知了,虽说这位白鹤先生不会主动的提及此事,但是龙都内,凡是能被白鹤先生选中的世家小姐,无不以此为荣。所以,他们经常会在年关之时,竞相表现自己,想要让白鹤先生选中她们为学生。这呀,都快成了龙都内一景了!”

    荣叔说起这件事来,头头是道,显然是有些时日了。

    “那,选中的世家小姐,可有什么提共同之处没有?”

    荣叔摇了摇头,显得十分的羡慕。

    “大概都是天资聪颖之人吧,不然,也不会被那位白鹤先生看上。对了大小姐,您要不要也去拜访一下白鹤先生啊!听说,她这个人,是有真才实学的。”

    林梦雅摇了摇头,倒不是她太过骄傲,而是这个白鹤,实在是有很大的问题。

    晚上,所有人都回到宫家之后,又都被林梦雅,请到了大厅里。

    “小妹,这大晚上的你不睡觉,把我们叫来做什么?”

    宫五伸了个懒腰,他面色微红,一看就知道,在宴会里没少喝。

    “找你们来,自然是说正事的。对了,你们今日去赴宴,可听说什么,有关于白鹤先生的轶事么?”

    话音未落,就听得宫四说道。

    “这位白鹤先生,看来是真的有些才情的。今日我亲眼看到了她送给学生的一幅字。字写得漂亮,意境也好,可比我强多了。”

    当然,这里面是有宫四的几分谦虚在的。

    但能得到他这么夸奖,白鹤先生显然不是一般人。

    “还有还有,我听说啊,她教学生特别的古怪。授课的时候,任何人都是不能看的。只是听闻,凡是被她教授过的学生,都会有些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宫五甩了甩脑袋,兴冲冲的说道。

    “你们,可见到这位白鹤先生的真容了没有?”

    林梦雅越发的好奇,这人,真的有如此的能耐么?

    不过,几个人却同时摇了摇头。

    “好像这些学生都邀请了白鹤先生,只是她哪里都没去,大概是觉得,不管去哪一家都不好吧。”

    宫斌沉吟了一下,才缓缓说道。

    这白鹤先生,倒是挺会做人的。

    “对了,你把我们叫来,不会就为了问我们白鹤先生的事情吧?”

    宫五扯开了领子,看起来有些放荡不羁。

    不过随后,他就招致了自家哥哥们的白眼四枚,然后默默的又系好了领子。

    “哦,我今天是去拜访了一下那些老师。其他的都没怎么表态,但是那位齐悦,似乎有些兴趣。但是,他只说如果我们能建成学院的话,他才会来的。我想一般这样的人,还是挺重诺言的。应该,不会不来吧。”

    宫家的几个人听说了这件事后,面色各异。

    宫家老祖眯起眼睛想了想,而后才开口。

    “齐悦,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

    “回老祖,齐悦正是十年前,被赶出齐家的那个小少爷。”

    宫斌对这件事情,到还算是熟悉。

    “哦,对,就是他!哎呀,那可是个聪明的孩子,齐家怎么就那么狠心,把这个孩子给赶出家门呢!”

    提起齐悦,宫家老祖惋惜的说道。

    林梦雅跟宫四暗中对视了一眼,他们调查都没调查清楚的事情,老祖居然清楚。

    看来,有时候还真的不能小瞧老祖的记忆储备量了。

    “曾祖,知道齐悦被赶出来的事情的原委么?”

    宫四试探的问道,而宫家老祖,也点点头说道。

    “嗯,此事我是清楚的。齐家从前有个大小姐,听闻她出门子从前,就是个出了名的火爆脾气。在家里,那是说一不二的角色。后来她出嫁之后,齐悦的母亲才进了门。当时齐悦的母亲也是个才女,可惜出身不高。所以这位齐家的姑奶奶,就一直看不上这个弟妹。齐悦的父亲,在他七岁那年就过世了。本来齐悦母子也可以在齐家安然度日,可这个齐家的姑奶奶,却太过霸道。非说齐悦的母亲不守妇道,将他们母子二人给赶了出去。过了不久,齐悦的母亲就病逝了,而这个齐悦也就成了孤儿了。”

    这身世,还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怪不得,当日齐悦把自己错认成齐家人之后,会如此抗拒。

    换做是她,也会是一样的反应吧。

    “可是,今日我看似乎齐家人,想要把齐悦给接回去。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那个齐柯,看起来可并不像是很讨厌齐悦的样子呢。

    果然,高门大户内的东西,外人实在是难以理解的。

    “应该是惜才吧,毕竟齐悦的学识,在整个龙都内都是极为有名的。要是他能来的话,那我们的学院,也会如虎添翼。”

    曾祖看来十分的欣赏齐悦,也是,他们宫家跟别人家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十分看重人的才华跟品质。

    家里头有很多很重要的位置,都是家奴在担任。

    而且比起别人家的奴隶,他们家的家奴,更像是雇员。

    有这么先进的思想,何愁宫家不兴望呢。

    “我今天给大家找过来,是要给大家布置一下任务的。”

    时间有些紧迫,过完年,她就要启程去圣殿参加元月祭了。

    龙天昱倒是可以跟她一起走,毕竟他是圣尊的弟子,赶回去也是有情可原的。

    但是宫家的这些人,她不想带过去任何一个。

    学院要用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元月祭,只怕是一场龙争虎斗。

    宫家的人虽然都不错,但是对敌斗争经验不足,很容易吃亏的。

    “小妹,你说便是。”

    宫二还是一样的豪爽,处处都以她为先。

    林梦雅点点头,快速的把任务都分配了下来。

    只等着来年春暖花开,宫家便会如同春苗一般,破土而来。

    “雅儿,我可以进来么?”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宫四又敲响了她的门。

    今日宁儿是白苏接过来的,如今正睁着黝黑的大眼睛,怎么也不肯睡呢。

    “无妨,进来吧。”

    想了想,她还是任由宝宝躺在自己的怀中。

    这小家伙最近越发的聪明,也越来越会撒娇了。

    宫四进门,看到赖在妹妹怀中的小家伙之后,也不由得笑了笑。

    虽然他们接触得不多,但这个小东西却着实招人疼爱。

    “四哥哥,怎么还没睡?”

    林梦雅好奇的看着他问道,宫四收敛了自己脸上轻松的笑容。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林梦雅想要装无辜糊弄过去,可惜,宫四比她想象的还要聪明,。

    “你可别瞒我了,虽然我不如你聪明,但是你总是喜欢顾左右而言他。今日,你本来并不着急把学院的事情分配下去,但你却急急的把我们都给请了过来。所以,你应该是想知道白鹤先生的事,对不对?”

    她并没有表露出惊讶的神色来,或者是说,对于宫四,她用不着隐瞒吧。

    “纭儿,把宝宝抱进去吧。”

    纭儿立刻接手,而小家伙,竟然也睡熟了。

    “你猜得不错,但是这件事,你还是别搀和进去了。也许对于宫家来说,这是一碗毒药。”

    今日的事情,让她不得不谨慎了起来。

    如果事情并非偶然,而是都有关联的话,那么这件事,只怕是跟圣殿有关系。

    至于白鹤先生的底细,她自然有办法去查探。

    一旦确定此事跟圣殿有关系,那么宫家,就必须得脱离出来。

    “你什么意思?是你,信不过咱们家人么?”

    宫四有时候,还真是固执得让林梦雅觉得头疼。

    “不,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四哥哥,我问你,你觉得现在的宫家,哪怕是之前鼎盛时期的宫家,有谁是不能得罪的呢?”

    林梦雅尽量想要把话说得委婉一点,但宫四只想了想,脸色就立刻苍白了不少。

    “这...不可能吧!据我了解,圣殿从来不轻易的插手世家跟王族的事情啊,你,是不是弄错什么了?”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这便是根深蒂固的思想,带给人们的不便。

    “如果圣殿真的那么超凡脱俗,那十大世家的认定又何放在圣殿之中呢?”

    也许在卫国人的眼中,圣殿的作用,更像是一个教堂,一个精神向往之处。

    但她看到的,却是圣殿无处不在的管制。

    皇族意识到了,可惜连皇族都没有办法去反抗。

    偌大的一个卫国,却被圣殿玩弄于鼓掌之中,又如何不让人害怕。

    宫四没说话,良久之后,他才叹了一口气。

    “看来,是我井底之蛙了。”

    林梦雅却并不这么觉得,只是淡淡的说道。

    “这并不怪你,如果你从小就被教育,说天空的颜色是红的,那么你以后,就会认为那种颜色是红色。四哥哥,我觉得更幸运的地方,是我从外面长大。但这也绝对不是说你吗,你的见识更浅薄一些。”

    有时候,觉醒虽然可以带给人巨大的变化,但觉醒本身,就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