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拜访齐悦
    天刚擦黑,宫四就把宝宝给送了过来。

    小家伙白天玩的累了,如今已经睡得昏天黑地的了。

    把宝宝交给白苏带到屋子里去之后,林梦雅看得出来,宫四有话想要对她说。

    “他的事情,你可都想好了?”

    愣了愣,林梦雅才反应了过来。

    点点头,虽然龙天昱的事情让她觉得有些意外。

    既然是他已经安排好的事情,就必定会有法子,让这事不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有时候,一味的回避,反倒更加的引人注目。

    对于幕后黑手来说,虚虚实实之间,才更加难辨真假。

    “唉,既如此,我也不劝你了。只是你们凡事都要小心,可千万别让旁人知道了底细。”

    终究,宫四还是希望她幸福的。

    林梦雅感激的笑了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今天我在街上看到艾莲了,你手下的人,可看到了么?”

    宫四摇摇头,每日他的人都会来汇报今日监视的情况。

    “我的人说,今日艾莲的店里头来了好几个大宗的客人,她亲自招呼都忙不过来,哪里还有时间出门去呢?”

    “大宗的客人,都是谁?”

    她只是顺便问一问,好在宫四派出去的人都十分的机灵,也都打听了出来。

    “有岭东齐家的两位小姐,还有遂州王家的二小姐,惠州苏家的大小姐,琼州袁家的几位小姐。”

    “怎么都是各家个户的小姐们呢?”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墨香轩的生意就格外的好。而且因为她跟龙都内的贵夫人的关系都不错,她那里又都是女人,所以格外受到这些小姐们的青睐。”

    这一点,她之前倒是听说过。

    “但是这纸墨笔砚哪里都有卖的,怎的就非得买她的呢?”

    “这个嘛,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只知道每年的新年前后,墨香轩里总会有不少的大家小姐来买东西。”

    送走了宫四,林梦雅就陷入了思考之中。

    到底,艾莲是怎么逃过他们的监视,又去那芦笙院做了什么呢?

    第二日,她按照昨天的计划,挨家挨户的去拜访那些名生大儒。

    卫国人虽然尚武,却也不轻文。

    大部分的名士,都出自世家,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出身平民。

    但是跟世家的名士比起来,以平民的身份名扬天下的,付出的努力也就更多了。

    林梦雅要找的,主要是这部分的人。

    因为他们不仅仅有真才实学,更因为出身,而被其他人排挤。

    这些人郁郁不得志,大多数都只能在潦倒之中惨淡度日。

    而她,就是要给这样的人一个施展才华的机会。

    不过这些人也不是那么好请的,所以她决定,先按个上门打个招呼,至少让人家知道她是谁,然后再慢慢的让人家感受到她的诚意。

    这些人大部分都住在龙都城北的几条街上,虽然这里并不富丽堂皇,甚至还有不少屋子,看起来有些破败过头,风一吹就能倒似的。

    但这里,却胜在幽静雅致。

    城里人,都把这几条街叫‘先生巷’。

    说的就是在这里,随便拉出一位,没准就是个学富五车的先生。

    “主子,咱们要从谁先开始呢?”

    白苏看了看手中的名单,名字跟地点都标记好了,他们身后的马车里,也带了不少的礼物。

    林梦雅想了想,决定先从一位名字叫齐悦的先生开始。

    听闻齐悦的出身,其实是跟齐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

    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导致这位齐悦先生,跟齐家老死不相往来。

    但这位齐先生,可是有真本事大学问的人。

    她们循着地址,到了一户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民居前面。

    刚想要敲门,却听到里面,传来了朗朗读书声。

    “别打扰人家了,我们等一等吧。”

    她跟白苏抱着礼物,等在了门口。

    里面的读书声很稚嫩,应该是一群孩子。

    他们正在背诵的,应该是这个国家里,类似于千字文弟子规一样的启蒙读物。

    师父教得认真,孩子们学得也很认真。

    林梦雅虽然早就熟读了这些东西,但是听人家细细讲来,这还是头一遭。

    这位先生讲得跟旁人不同,生动有趣,深入浅出。

    不像是单纯的让学生们记住,而是让学生们,了解这些语句的含义,典故。

    不禁,听得津津有味。

    倒是一旁的白苏,看着自家主子唇边的一抹莫名的笑,觉得有些奇怪。

    这些都是最基本的东西,连她都懂,怎的自家主子,倒听得如此有趣呢?

    “好了,今日先到这里吧。你们回去,把今日所学的内容抄写一遍,明日休假,后日交上来便是。”

    这位教书先生的声音很温和,但又不失严肃,想来是一位受人爱戴的好先生。

    门突然被打开,一个长得虎头虎脑的小胖墩看到了她们主仆二人,立刻后退了几步,大声的喊道。

    “先生!先生!画上的仙女在咱们家门口呢!”

    一群孩童,‘呼啦’一下,把门口堵得个严严实实。

    孩子里,大的也不过是五六岁的样子,小的,还在穿着开裆裤。

    对于那一双双的带着单纯的好奇的眼睛,林梦雅都报以温柔的笑意。

    “白苏,去取一些糖球酥饼来。小家伙,你们先生可是齐悦齐先生?”

    她蹲下身子,和颜悦色的对着一个扎着两个包包头的小姑娘问道。

    小姑娘虽然没见过这个漂亮的大姐姐,但是却一点都不怕她,只是带着几分羞涩,用乌溜溜的大眼睛偷看她,然后悄悄的点了点头。

    “那好,你不能不能带姐姐去找齐先生呢?”

    她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小女孩立刻点头,反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往院子里带。

    而白苏,也拿来了满满一大盒子的糖球跟点心。

    这些都是来的路上,自家主子顺便买给小主子的,如今,却是提前派上了用场。

    那些孩童们,立刻把白苏围成了一团,好不热闹。

    林梦雅发现,小姑娘有些跛脚,也不顾小姑娘身上的脏兮兮的尘土,抱着孩子往院子里走去。

    院子还算是宽敞整洁,只是除了一间正房,还有一间草棚之外,并无其他。

    中间放了几条长条的板凳,大概是做学堂用的。

    她一进去,就看到了一个瘦弱的青年,正在打扫着院子。

    放下小姑娘之后,林梦雅礼貌的问道。

    “请问,齐悦齐先生在么?”

    青年转过头来,清秀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丝疑问。

    林梦雅以为他是给齐先生帮忙的,立刻自我介绍了一下。

    “我叫宫雅,是来拜访齐先生,不知他现在可在家?”

    齐悦的年纪并不大,只有二十八岁。

    眼前的青年虽然年岁也不大,但是气质却不太像。

    但很显然,有时候眼见也未必是真的。

    那年轻人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后,冲着小姑娘招了招手。

    小姑娘立刻跑到了他的身边,仰起头笑眯眯的看着他。

    “快回家去吧,免得你娘担心,又跑到我这里来吵闹。”

    对待小姑娘,那人倒是和颜悦色了许多。

    小姑娘点点头,又怯怯的看了她一眼后,立刻跑出了院子。

    “坐吧。”

    青年随意的说道,而林梦雅也没想太多,一屁股坐在了油亮的板凳上。

    这下子,倒是青年沉默了片刻。

    他把院子里的杂物都扫到一堆后,才走到了她的面前。

    “说吧,这次你们又要耍什么花招。”

    语气,是让林梦雅有些意外的无可奈何。

    但更多的,是对某些事情的深深厌恶。

    “齐先生,您是不是误会了些什么?”

    “误会?”他冷笑了一声,声音带着一丝丝的惨然。

    “你们耍尽了花招,不都是为了让我屈服而已么?我告诉你,十年前我就不曾认输,十年后,我更是不能!”

    说完,他似乎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而气喘了起来。

    林梦雅看着齐悦略微发青的脸,此时突然涨的通红,她立刻抓住了他的手腕。

    如同她预想到的一样,此人的身体大概是因为积劳成疾的缘故,已经有了极其严重的劳损。

    手顺便在他背上揉了几处,这人剧烈的咳喘,居然就有了缓解的迹象。

    齐悦这才重新的大量了她一番,眼神里多了几分疑惑。

    “无论你把我当成谁了,不过我现在,还是需要重新介绍我自己一下。我叫宫雅,是代表宫家来拜访您的。先生的身体太过虚弱,还是不要那么激动为好。”

    刚才小小的误会,并没有影响林梦雅的心情。

    倒是齐悦,狐疑的看了她一阵子后,才试探性的问道。

    “你,当真不是齐家派过来的么?”

    林梦雅摇了摇头,刚想要继续解释自己的来意,就听得外面,传来了一道极其嚣张的声音。

    “臭娘们!还不快给本少爷让开!再敢拦着本少爷,我让人拆了你的骨头!”

    齐悦听得这声音后,眼里现出几分厌恶来。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是真的冤枉了这位姑娘。

    “宫小姐,门口应该是你的侍女吧。你赶紧让她退开,切莫因为我的原因,而让无辜之人受害。”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