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逗她玩的
    “自然是为了元月祭的事情。”

    只有过了元月祭,她才能正式拥有宫家家主的名头。

    到时候不管做什么,都算得上是名正言顺。

    所以纵然知道不会好过,可她依旧要去。

    但是一想到要跟好不容易重逢的他分别那么久,林梦雅犹有些惆怅。

    “哦,那你一路小心。”

    慕容曦挑了挑眉头,不甚在意的说道。

    林梦雅立刻觉得心头有些不爽,这家伙是什么意思,居然如此的不在意?

    “我要走了,你就没有舍不得么?”

    她瞪着眼睛问道,谁知道那人故作深思熟虑状好一会儿,才幽幽开口。

    “当然舍不得,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去。”

    这下子,林梦雅觉得自己要气死了。

    也没了继续逛街的兴致,除了对宝宝之外,她连一个笑脸,都吝啬于给那人一个。

    但让她越发生气的是,那人居然一路都笑眯眯的,而且越看她生气,居然越开心。

    大混蛋!真是气死她了!

    气呼呼的跟对方分了手,头也不回的跟白苏回了家。

    才刚进门,就被在后门守株待兔的宫五给截住了。

    “小妹,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消息,把你给乐成了这个样子?”

    宫五几乎是手舞足蹈,兴奋得不行了。

    “陛下跟娘娘今日下旨,正式认定了宫家所办的国学了。还有,为了让此事顺利落实,他们还派了一位督查使,与你共同督办此事。”

    这倒是个好消息,但督查使,又会是谁呢?

    “大小姐,五少爷,老祖让你们过去呢。说是督查使大人来了,让你们赶紧去拜见。”

    纭儿的话,让两个人立刻去了会客厅。

    还没进门,林梦雅就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以后,还请殿下能够多多包涵。”

    “老人家客气了,此事是我分内之事,自然是责无旁贷。”

    话音未落,林梦雅就冲了进去。

    果然,在曾祖父的旁边,那个刚刚跟她分开的男人,坐在那里,正在跟曾祖父寒暄。

    “正好,雅儿来了,来,经过曦殿下。”

    愣了那么几秒钟后,林梦雅的心,却是在瞬间翻转。

    怪不得这家伙居然那么说,原来,竟然是这个原因。

    哼,居然还学会卖关子了。

    “宫雅,见过曦殿下。”

    她声音甜甜蜜蜜,但其中带着的一丝威胁,唯有慕容曦才能明白。

    后者自从看到她之后,视线就瞬间柔和了下来。

    “嗯,不必多礼。”

    他再也无法忍受,不能见到她的日子。

    所以,用尽了一切手段,把这个费力不讨好的差事,给揽了下来。

    一想到今天在街上,她明显的有些失望的神色,就让慕容曦又是心疼,又觉得甜蜜。

    至少,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可比那个叫‘龙天昱’强多了吧?

    “雅儿,以后曦殿下就是与我们共同建造国学的督查使大人了,凡事,你都要先跟他商量一下,不能那么任意妄为了,知道了么?”

    宫乾丰对于慕容曦的观感是很不错的,虽然之前听说了不少事情,但今日一看,觉得是个很实干的有能力的青年人。

    虽然自家的儿女也不错,但除了曾孙女之外,其他人总是差那么一点点。

    “是,雅儿知道。”

    用视线警告了一下那个家伙,告诉他先别得意,自己是要秋后算账的。

    几个人又寒暄了一阵子之后,慕容曦就起身告辞。

    而宫家老祖,则是指定宫雅去送。

    “很不错嘛,督查使大人。”

    她低声,恶狠狠的说道。

    谁知道,那人却笑弯了眼睛。

    “以后不管你去哪,我都会陪着你,所以,别怕,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一瞬间,所有心头被戏弄的不悦感,都烟消云散。

    她想起从前种种,似乎从他们认识到现在,不管发生何事,他都会默默的跟上自己的脚步,在她的身后,提供莫大的帮助。

    “慕容曦。”

    “嗯?”

    她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抬起头,直视着他的双眼。

    “下次,不管任何事情,你都要跟我一起面对。所以,你不用再默默的牺牲。”

    时至今日,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她是在恐惧。

    记得那次在城门的相遇,她永远无法忘记,与他对面不相识的那种感觉。

    似乎全身的血液都被冻结了一般,再也没有了半分的温度。

    她无数次的回想,如果当初,她没有选择自己离开,而是无论如何,都带着他一起走呢?

    也许,他们会遇到更多的危险,也许,会面临更多的难关。

    但至少他们永远不会失去彼此,也永远不会抱着蚀骨的相思,望穿秋水。

    “好,这可是你说的。”

    慕容曦似乎很高兴,如果不是场合不对的话,只怕他早就把她收在自己的怀中,妥帖的放在最重要的那个位置了。

    “嗯,一言为定。”

    她伸出手来,在斗篷的掩护下,与他的小指勾缠。

    “我,很高兴。”

    慕容曦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蠢蠢欲动,在用力的捏了一下她的手之后,转身上了马。

    看着他纵情扬鞭的模样,林梦雅却只觉得被捏过的那只手,似乎有些微微的酥麻。

    这辈子,能与他携手共度,真是太好了。

    转身,却看到了门口,宫四脸上复杂的表情。

    林梦雅知道四哥哥在想什么,但是她的答案,依旧不会变。

    她只选他,唯一的他。

    宫四看着她眼中的倔强,良久,才叹了一口气。

    “外面冷,我们回去吧。”

    她听出了宫四语气里的妥协,点点头,走到了宫四的身边轻声说道。

    “四哥哥,谢谢你。”

    “唉,你呀。罢了罢了,咱们宫家人,可不都是这种死心眼的人么。”

    她知道,宫四只是不想看她难过而已。

    “对了,既然陛下都允许了你办国学,那接下来,你是如何打算的?”

    林梦雅想了想,其实这些计划,在她的脑袋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雏形。

    “既然是办学,那么校舍跟老师,自然是第一位的。听闻龙都内有不少高人,如果能挖的动他们的话,这学校,就等于建好了一半。而且正好趁着各个世家都在,我想好好的宣传一下我们的学校。”

    宫四也觉得很有道理,两个人回到了会客厅,里面自然是一派喜气洋洋。

    “没想到,我们宫家还有这么一天。雅儿,你功不可没!”

    看到曾祖高兴成这个样子,林梦雅觉得有些事情,也可以趁热打铁了。

    “虽说是国学,但如果想要真的办成第一流的学府,还是不要太靠着皇家的这层关系。毕竟,我们现在面向的,可是整个卫国。不买皇族帐的,也不在少数。”

    教育,能改变一个人。

    一旦宫家的学校办成了之后,那么对于各方势力而言,宫家就不再是敌人。

    毕竟,任何世家跟势力,都需要用人来维系。

    而宫家正好可以负责培养这些人,谁,又会跟这样的宫家过不去呢?

    更何况,从宫家出去的学生,始终会对宫家,有些感情在的。

    至少大多数,都会习惯性的把宫家当成朋友。

    到时候,宫家就会慢慢的发展成,不亚于圣殿的存在。

    但因为学校又没有什么攻击性,不像是圣殿,等级森严。

    这样平和却有颇有底蕴的势力角色,才能长久。

    “嗯,也是。而且皇尊虽说派了个督查使,但估计不会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咱们又出人又出力的,可不能白白便宜了他们。”

    宫二依旧简单粗暴,但想得却十分的透彻。

    大家也都知道是这个道理,所以也没什么异议。

    “从前你吩咐的那些事情,我都已经布置完了。估计到来年的五月份,第一批校舍就能建成了。不过,倒是这夫子,该去何处寻呢?”

    宫斌是个实干派,自然是问到了点子上。

    夫子的好坏,决定着教学的质量。

    “关于这个,我想了些法子。我们宫家之前的那些文武师父,还是要先请回来的。但是这一次,除了本身的能力之外,我更加看重的是人品。这一点,大哥哥跟三哥哥就多费点心思吧。”

    宫斌跟宫三点点头,应承了下来。

    “至于其他的人,我想一一亲自拜访。之前我刚到龙都的时候,就拟定了一份名单。如果我能劝说上面的人去咱们的学校的话,无疑是最好的。如果不行,就只能先从我们宫家自己人教起了。”

    这年头,请个好老师也不容易。

    太过清高的不好请,好请的学识未必够用。

    但她深谙这些人的心思,如果是她去拜访的话,名单里的人,她有七成的把握。

    “也好,这第一次,必须要抓紧一些。以后成不成的,就看这一次了。”

    宫乾丰有些担忧,但是他更对自己的曾孙女有信心。

    “明天我就带着人去拜访,大家,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刚过小年,林梦雅却又忙碌了起来。

    名单上面的人不少,男女老少都有。

    在创建之初,她就跟宫家人重申过,宫家的学校,不管是什么样的学生都要收。

    虽然男女有别,但是在学校内,她却不希望有任何的不平等对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