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发现艾莲
    在见识到她的雷霆手段之后,安佳蓉着实老实了几天。

    出乎她的预料,被割了舌头的婆子被送回安家之后,他们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让宫家上下,都觉得有些惊奇。

    不过好在林梦雅这边,还是一派气定神闲。

    “丫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

    宫四虽然表面上同意了她的所有决定,但还是暗地里,找上了门来。

    林梦雅挑着眉头,看着自家四哥哥。

    “你想要激怒安家这并不难,但是,你用的这么个法子,未免太得不偿失了。”

    如果是人生定要有一个知己的话,那么四哥哥绝对是最佳人选。

    “我就知道瞒不过你,其实我也没有你想象当中的那么神机妙算。至少现在,我们都不清楚安家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对了,之前我拜托你寻找安子晨,可曾有什么线索么?”

    虽然她对整个安家无感,但是对于安子晨却是不一般的。

    毕竟他们在船上的时候,也算是共患难过。

    谁知道这人,居然没了任何的踪迹,着实让她觉得奇怪。

    “子晨的事情,我也托了不少人去查。可奇怪的是,没有人知道他在哪。说起来,安家大概就只有他这么一个正直的人了吧。”

    提起童年好友,宫四不胜唏嘘。

    虽然安子晨也是个受到家族教育的人,但他的良心未泯,人也比安家其他人,看起来顺眼多了。

    “还是要找到他,他走的那么匆忙,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最重要的是,这几次跟安家交锋下来,她发现安家老家主,对于她的事情,应该知道得并不多。

    不然的话,他早就拿出来做文章了。

    难道说,安子晨竟然没有跟安家的任何人,提过此事么?

    尽管有不少事情发生,新年还是如期而来。

    街面上,那些雪雕也大致完成得差不多了。

    按照皇尊的旨意,这一次从小年开始,一直到正月初一,雪雕会面向大众展览。

    宫家的雪雕也完工了,比起上一次的宫殿来,这一次的,是一个建筑在祥云之上的天宫。

    雪的白色与工匠的巧夺天工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整个雪雕天宫,似那九天之上的云巅一样,透着一股子仙气。

    当然,其他家的也不差。

    龙都这边的小年,是腊月二十三这一天。

    除了外面的雪雕之外,每个人的家中都是要清扫,祭灶,准备过年的食材。

    打扫自然是不用她的,祭灶按照曾祖的意思,她也是要参与的。

    可林梦雅躲懒,甜言蜜语说了一筐,才卸了这差事。

    不过眼看着大家都有事做,她一个人闲的发昏,幸好慕容曦,派人送了封信给她。

    信上只有一句话而已,是约她在悦心茶楼见面。

    满心欢喜的林梦雅,收拾打扮一新,带了白苏就偷偷的溜了出来。

    离得很远,就看到了茶楼二楼的窗户旁,露出了宁儿的小脸蛋。

    她更是脚步不停,几乎是用跑的,跑到了宝宝的身边。

    “不是说要进宫么,你们怎么出来了?”

    她接过宝宝,狠狠的亲了几口宁儿的小脸蛋。

    小家伙立刻乖巧的攀住了她的脖子,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她。

    “重要的事情自然是由太子来处理,我想陪你们。”

    今日,他打扮得像是一个寻常的富家公子。

    虽然脸蛋依旧是好看得过分,但因为没有挂上那冰冷如霜的表情后,反倒是多了几分的亲和。

    目光柔柔的看着那对母子,他的心,却是从未有过的柔软。

    “那,我们出去逛逛吧。外面人那么多,不会有人注意到我们的。”

    这里是平民区,人多又杂。

    那些达官显贵们,自然是不肯来这里的。

    不过,也正好方便了他们一家三口。

    慕容曦点了点头,三人到了街上,宁儿立刻就被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所吸引。

    林梦雅也心情大好,一路上带着慕容曦买个不停

    没一会儿的功夫,跟在他们身后的侍卫手中,就捧了一大堆的东西。

    “你抱着宝宝,我去那边买点胭脂水粉。”

    她不喜欢化妆,但是府内不少的丫鬟媳妇都喜欢。

    而且这里的品种多,质量也很好,过几天还能让曾祖他们拿回去,当礼物什么带回老宅。

    只是,那里的女性太多,而自家男人的脸蛋实在是太有杀伤力。

    为了不伤无辜的少女心,也为了大家都能过个好年,她还是要暂时的自私一下。

    几乎把能看到的品种都买了一遍之后,林梦雅站在摊位旁边,等着摊主给她包好了。

    视线却不经意的,看到了街角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艾莲么?

    尽管对方裹得严严实实的,但林梦雅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来了。

    在看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之后,她带着东西,回到了慕容曦的身边。

    “刚才,我好像是看到艾莲了。她鬼鬼祟祟的,你说会不会是去做了坏事?”

    虽然四哥哥跟慕容曦的人都在监视着艾莲,但今日艾莲出门,他们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消息。

    林梦雅话音未落,慕容曦就招了招手,立刻有几个侍卫,跟了上来。

    “她去哪了?”

    林梦雅指明了方向,立刻那些侍卫们就跟随了过去。

    三个人暂时逛得累了,就回到了茶馆里。

    没一会儿的功夫,去跟踪的人的其中一个,就过来回禀。

    “殿下,人去了芦笙院。”

    点点头,慕容曦的脸色,有些古怪。

    “怎么了?”

    这个名字,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后者略微沉吟了一下,才说道。

    “这里,是个很隐秘的寻乐之地。”

    看到自家小女人的眼神明显带着几分不善之后,他赶忙解释。

    “我倒是没去过,只是偶然间听人家提起几次。据说在那里,只要有钱有权,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

    “那一般都什么人会去这里呢?”

    “世家的大家主,亦或是三王里的实权人物。据我所知,有资格去这里面的,整个卫国,都不超过十个。”

    林梦雅更加疑惑,既如此,那艾莲又是怎么有资格进去的呢?

    “我有个发现。”

    她斜着眼睛,盯着自家的男人。

    后者被她看得心头发毛,但却因为过于坦荡,而没有什么可心虚的。

    “你好像知道许多的隐秘之事,我一直都还没来得及问你,你到底,现在是个什么身份?”

    因为信任自家男人,所以她从来不去打听他的一切。

    但自从她来到龙都之后,凡是有关于‘慕容曦’这三个字的消息,都带着几分神秘感。

    这让她,多了几分的好奇。

    算起来慕容曦只比她早一点来到龙都而已,怎么就不费吹灰之力的,拥有了许多她都无法企及的势力呢?

    慕容曦想了想,露出了几分难得的笑容。

    “我就是慕容曦,你所认识的慕容曦而已。”

    林梦雅翻了个白眼,这种废话,糊弄鬼都太简单了好么?

    “好吧,我告诉你。除了曦殿下这个身份之外,我还是圣尊的徒弟。”

    依旧是敷衍,但林梦雅却听得出来,他对这两个身份的认同感,并没有那么大。

    “算了,你不愿意说我也不逼你。只要你记得,以后不管做任何事情,都要多多考虑我跟宝宝就可以了。”

    她能感觉得出来,其实他的身上,也背负着极为沉重的担子。

    当人享受多大的权力之时,就会有多大的责任。

    慕容曦笑了笑,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脸颊。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面前。”

    如果不是她给自己的生命,带来了一抹亮色的话,恐怕他这辈子,都不会体会到这样幸福的感觉。

    脸皮厚成城墙的林梦雅,也终于难得害羞了一回。

    看到这样可爱的她,慕容曦突然很想要吻她。

    可惜,宁儿却在此时,抓了抓他爹的袖子。

    “嗯?”

    某爹低头,看着自家儿子。

    宝宝指了指自己的小肚子,又指了指后堂。

    这几天已经充分了解宝宝意图的慕容曦,只好先愤愤的放下了面前的美色诱惑。

    “我带他去方便,一会儿就回来。”

    林梦雅笑眯眯的送走了这爷俩,在白苏略带着几分挪揄的目光下,勉强维持着主子的尊严。

    好在她并非一般女子,而第二趟来回禀消息的人也到了。

    “怎么了?”

    “小姐,我们跟踪的那个人已经回来了。但是我们在门口,看到了她跟一个人说话。”

    “是谁?”

    侍卫摇了摇头说道。

    “离得太远,小的没有看清楚脸,不过应该是个女子。”

    寻欢作乐之地,不管是男人女人,出现都非常正常。

    “辛苦了,你们先下去吧。”

    “是。”

    但是,艾莲却不是简单的角色。

    她这样偷偷摸摸的去,说明她并非是那里的其中一员。

    可她又跟那个地方有联系,还似乎认识里面的人。

    这就让她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带着宝宝回来之后,慕容曦显得有些失落。

    毕竟,最好的机会都错过了。

    “没什么,只是在想,过了年我就要启程去圣殿了。”

    “去那里做什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