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惩戒安氏
    “的确是理所应当,不过,在你理所应当之前,你是不是,也得遵守一下我的规矩?”

    别看平时,林梦雅对宫家的一干上下都笑眯眯的,但是最清楚她手段的白苏,却知道此时,自家主子可是最为危险的。

    “你可是小辈,怎么,还能对我动手不成么?”

    这便是安佳蓉的依傍了,不管怎么说,她也不相信,宫雅敢对自己动手。

    可惜,她可真是小瞧了宫家的这位大小姐。

    “来人,把伺候安姑姑的人,都给我叫来。”

    安佳蓉是带着人来的,侍女有两个,婆子也有四人。

    这些人站在林梦雅面前的时候,还有些耀武扬威的得意劲儿。

    也不知道,是谁给她们的勇气。

    “你叫我的人来做什么?我可告诉你,她们都是安家的人,你...”

    林梦雅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后,淡然开口。

    “我之前说过,不管你们在安家是什么身份。既然进了我们宫家的大门,那便是我们宫家的人。你们主子未经通报就敢传入我的院子,她,我打不得,那你们,就带她受过吧。”

    原本凭着安佳蓉一人,她又怎么可能闯入她的屋子。

    随后跟来的纭儿,脸上就多了几道红印。

    想也知道,只谁动的手了。

    “你,你敢!”

    安佳蓉色厉内荏,尤其是在看到林梦雅那冰冷又带着几分杀气的眼神后,不由得的有些退缩。

    “白苏,按照我们家的家规,以下犯上者,如何?”

    白苏早就忍耐不住了,立刻回答。

    “打五十板子,赶出府去。”

    “那,就行刑吧。”

    安佳蓉她们仗着人多,刚想要说话,就看得白苏手中寒光一闪,一柄长剑,落在了其中一个婆子的肩头。

    “哎呦,你还拿这种东西吓唬我,砍啊!有本事你倒是——”

    婆子被白苏一脚踢飞,林梦雅知道,白苏是顾忌着屋子里的宝宝。

    而不过瞬间,那人的舌头,就被她给削掉了半根。

    婆子满口的鲜血,瞪大了眼睛,像是一只濒死的青蛙。

    “我院子里的头一条规矩就是,禁止高声喧哗。你们管不住的舌头的,我来替你们管。管不住手的,我也可以代劳。”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他们互相看了看,彼此的眼中,都染上了浓浓的俱意。

    “你...你...”

    安佳蓉脸色苍白,看着她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白苏那是什么出身,下手从来都是干净利落的。

    等到她拖着长剑你回到屋子里的时候,那些人都惊恐的看着她,仿佛她是什么邪魔一样。

    “我爱干净,院子里头容不得半点污秽。叫荣叔过来,把她们都给领走。受完罚了,就接着伺候安姑姑。可是有一点,你得明白。”

    她冷冷的的看向了安佳蓉,而后者,则是生生的打了个冷颤。

    “我现在,才是宫家的主人。这一次,这是小惩大诫,下一次要是再让我看到,你们知道后果的。”

    纵然她没有直接说,可安佳蓉的那些下人们,都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长剑锋利无比,对付她们,不过举手之间。

    留了两个人把瘫软的安佳蓉给送了回去,林梦雅却气得,摔了杯子。

    “好一个安家,以为这样,我就得忍了么?”

    最让她生气的是,只差一点,宝宝就会曝光。

    那安佳蓉很明显的是不怀好心,她更气的,是自己的姑息养奸。

    “主子,您说该怎么办?”

    白苏刚才没有动手,也是想要到,她们一定要占据主动权。

    “把人,给安家送回去。顺便告诉他们,安佳蓉的那几个人,在我们家的待遇。”

    “好。”

    今天早上她算是看明白了,安佳蓉回来,是冲着自己的掌家大权来的。

    那几个婆子,很明显是有功夫在身上的。

    胃口倒是不小,也不怕给撑死。

    她想了想,先回屋子里安慰了一下宝宝,后又让宫四,把宝宝给送走了。

    “小雅,曾祖父让你过去一趟。”

    宫四在接走宝宝之前,通知了她一声。

    林梦雅立刻整理了一番后,到了曾祖居住的那个院子里。

    此事,只怕她是如何惩治安佳蓉的事情,早就已经传开了。

    看到她过来,宫家的这些人,也是又敬又怕。

    看来,这效果不仅仅是针对安佳蓉他们那一伙人的了。

    “曾祖,您找我有事?”

    她进门,先给曾祖请了安。

    除了宫三之位,他们都在,只是每个人的脸上,神色各异。

    “今天早上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你做得很对。”

    本以为会受到训斥,谁知道,竟然是肯定。

    “我就说吧,小妹的手段,可不仅仅是那么一点点而已。不过小妹,万一安家来兴师问罪的话,我们要如何处理?”

    宫五显然对她是最满意的,一脸的跃跃欲试。

    林梦雅看了看大家伙,沉吟片刻说道。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过我觉得,安家不会来。”

    今天的事情,让她也摸清楚了安家的立场。

    他们迫切的需要兼并宫家,甚至有些狗急跳墙了。

    但是他们却不得法,或者说,至少送安佳蓉回来的这个馊主意,一定不是全体安家人通过的结果。

    “我也觉得,安家这一次,似乎是频出昏招。从前,他们可从来都不是这个样子的。”

    宫斌跟安家打交道最多,因此也最能感受得到。

    “曾祖,安家的四爷跟九爷,您可都了解么?”

    曾祖看了看她,才开口说道。

    “安家的这个老四,从小就行为乖张,虽然脑子里有几分小聪明,但是心术不正,难以堪当大任。倒是老九那孩子,行事稳健,又颇有慈悲心。其实我当初,也是看好老九的。不过这一次看来,似乎是老四占了上风。唉,安家,是真的糊涂了。”

    她也觉得是这样,至少在玉清馆的事情,安家九爷的反应,就很耐人询问。

    如今想来,他怕也是不想要这么做吧?

    “那,咱们能不能,把安家的九爷,约出来谈一谈呢?”

    如果安家都是安四爷或者是安佳蓉这样的话,那不理也罢。

    但既然有安九爷这样的反对者,与其自己下大力气去对付他们,还不如让他们窝里斗来的更加稳妥。

    “我知道你打得什么鬼主意,不过,这一次你恐怕是要落空了。”

    宫斌有些无奈的说道。

    “安九爷别看跟四爷不合,但是他最在乎的,就是安家。尤其是对安家老家主,他几乎就是愚忠愚孝的程度了。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背叛安家,哪怕,这是为了安家好。”

    没想到,竟然还是块木头。

    “不试试怎么能知道呢?”

    她还是想要坚持,却听得宫斌继续说道。

    “八年前,安家的一个族人犯了杀人罪。本来是他欺辱人家的妻子在前,被其丈夫察觉后,那子弟又反杀了丈夫在后。就因为此人的祖父,在安家十分重要,且又没有了妻子儿女,只有这么一根独苗了。所以安九爷,便费尽力气,保下了他。对于安九爷来说,安家就是他的原则。”

    这件事,确实是有些让人觉得不舒服了。

    同样是一棵独苗,宫家可以做到大义灭亲,而安家,却可以徇私枉法。

    看来这安家,只怕是没救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

    宫四把话给接了过来,接着讲到。

    “后来,这个人回到安家之后,被安九爷亲自打断了双腿,囚禁于家族之中。他虽然是为了家族,做了许多违背良心的事情,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自愿的。”

    林梦雅心中,有了些底。

    “行了,此事如何,我们容后再谈。今日的事情,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谁,都不要替我顶着。至于安家如果要是往外面传的话,那就任他传去吧。”

    其他的几个人没听出来她的意图,倒是宫四,瞬间动了。

    “你...你也不用,做到这种程度吧?”

    他冲着林梦雅眨了眨眼,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怎么了?”

    “你就算是不想...但是你也得有个好名声吧?”

    他把不想后面的‘嫁给别人’四个字,硬生生的给吞了回去。

    宫四/清楚宫雅打得主意。

    只要她这恶名声传出去了,只怕没几个人敢上门提亲了。

    要是以后曦殿下来提亲,曾祖还不得乐不得的答应么?

    这丫头,还真是费劲了心机。

    “名声这个东西,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她冲着宫四眨了眨眼睛,后者也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相反,我觉得与其为了好名声,而端着架子,不如就让我当个恶女,这样的话,以后别人再惹我们宫家的时候,他也想一想,敢不敢惹得起不是。”

    这倒是真的,而且除了宫四之外,也没人知道她打得是什么主意。

    “小妹,以后要是谁敢说你是恶婆娘,五哥哥就替你打断他的腿!”

    宫五胸脯拍得震天响,而宫四则是觉得有点头疼。

    妹妹太聪明,而弟弟太傻。

    这个哥哥,还真是不太好当。

    “这事,就这么定了吧。”

    曾祖发话,剩下的四个兄弟,也没有了异议。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