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开解宫三
    安四爷前脚走,林梦雅后脚,就让人把安佳蓉给送到了后院的一处僻静的小院内。

    “小妹,你真的要把这个祸害给留下来么?”

    宫三一直隐忍着,如果不是有她拉着,只怕当场就要把安佳蓉给赶出宫家。

    “嗯,这也没什么要紧的。多一口人,不过多一双筷子而已。你要是不想看到她,我我就告诉家里人,别让她随意出来走动就行了。”

    她的话,让宫三有些难过。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气得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去了。

    “行了,你三哥走了,你就别瞒我们了。到底,你是怎么打算的?”

    宫四看着自家三哥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林梦雅知道,大家都了解她的苦心,唯有三哥哥,被仇恨蒙蔽了,所以暂时不能告诉他实情。

    “我想知道,安家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他们既然这样,费尽心思的把安佳蓉给送回咱们家,总不可能,只是为了争夺家产吧?以现在安佳蓉的地位,宫家的钱,一文都落不到她的手中。所以,我想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如果说,第一次认亲大家不欢而散的时候,安佳蓉依旧坚持,那么她可能会觉得,回到宫家,这是安佳蓉自己的事情。

    但是现在,很明显安佳蓉也是不想的。

    可安家,还是让她回来了。

    这说明,他们有必须要让自己的人,混入宫家的理由。

    与其严防死守,不如让人进来。

    在她的眼皮底子,安佳蓉可翻不出什么大浪花来。

    “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三哥那边,只怕不好交代。”

    宫四其实跟她的想法差不多,但是他更加清楚,安佳蓉对宫三带来的伤害。

    那可不是,轻易的用能弥补的。

    更何况,安佳蓉也从来没有弥补的意思。

    “我知道,这事由我去说,你们不必担心。安佳蓉那边,咱们务必要看得严严实实。记得,必要的时候,可以不用跟她客气。”

    送上门来找虐的,她又怎么会放过?

    众人散去之后,她亲自端了酒菜,到了宫三的房间内。

    “三哥哥,我可以进来么?”

    她敲了敲门,询问了一声。

    许久之后,林梦雅才传出来宫三的声音。

    “进来吧。”

    声音里带着几分怨气,不过很明显的能听出来,不是冲着她的。

    推门,她就嗅到了好大的一股酒味。

    她知道宫三是宫家有名的谦谦君子,轻易是不会醉酒的。

    想来此事,是真的让他十分的难过,只能借酒浇愁。

    “三哥哥,一个人喝多没意思,我陪你一起吧。”

    林梦雅笑着说道,把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可没想到的是,宫三却只看了她一眼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不必来劝我,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宫家。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要怪,就只能怪那个女人。”

    这几句话里头,包含了多少的情绪,只有他自己清楚。

    “我知道,你怨恨的不是安佳蓉,而是当初,无能为力的自己。这么多年来,大家都说在你的面前,不能提起宫链。可你并不是真的怪罪他,而是在自责,对么?”

    宫三微微一僵,眼神带着几许震惊,看向了宫雅。

    他的确是在自责,只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如果当初,她没有生下我们两个的话,后来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其实我知道,父亲心中的那个人,一直不是她。只是因为一次醉酒之后,有了我跟宫链,所以才跟那个女人成婚的。”

    这倒是,出于林梦雅的意料。

    “这不怪你,也许这话不应该我来说,但我还是觉得,这件事情,是三伯父的责任。如果他当初没有放任自己的话,也不会有后来的苦果了。”

    这种事情,林梦雅从来都认为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

    宫三带着苦笑摇了摇头,又灌了一大口酒。

    “其实大家都以为,是宫链喜欢于明竹。实际上,于家最开始相中的人是我。只不过,他替我顶了这件事。纵然后来,他被于明竹的手段欺骗,真的爱上了她。但若是当初,我没有逃避的话,他也不会陷入泥沼之中,不得抽身。”

    这件事,林梦雅就不好评说了。

    感情的事情,有什么也没什么对错可言的。

    “不过,无论什么事情,都是自己的选择。你选择自责,我也不能说不对。但是三哥哥,你必须振作起来,宫家,不能没有你!”

    “呵呵,我...我不过是胆小懦弱的废物罢了!我没有大哥的沉稳,也没有二哥跟老五的武功。老四,也远比我聪明得多。我...我在宫家,不过是个累赘而已。”

    这话,就让林梦雅没办法听下去了。

    “三哥哥,宫家的五个人,缺一不可,也各有特长。大哥虽然沉稳,但缺少灵活的手段,四哥哥虽然聪明,但是在某些事情上,远没有你的老练与独到。咱们家的五个人而言,其实你才是最适合当领头人的那一个。既有雷霆手段,又有菩萨心肠,难道,不好么?”

    宫三看着她,眼神里却带着几分迟疑。

    “你说的...真的是我么?”

    林梦雅拼命的点头,在烟霞山上的事情,四哥哥都告诉她了。

    三哥哥在山上,令行禁止,可是十分的严格。

    但同时,他也有怀荣政策,笼络人心。

    没几天的功夫,大部分的人,都十分的听他的话。

    俗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宫三才是那个将,比之宫四,他更多了几分稳妥。

    所以,她跟宫四可以在外面开疆辟土,掌握大的方向。

    而三哥哥,就可以立刻接下他们手中的摊子,然后逐一稳固下来,再交给大后方的宫斌。

    这几个人的配合,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任何一个人的作用,都是不可或缺的。

    “也许是因为自卑,才让你看不到你自己的优点。我们远的不说,就说你在烟霞山上练兵的事情吧。其实就连我,也做不到你的一半。所以,三哥哥你没有任何可自卑的,不是么?”

    她的笑容跟话语,都十分的真诚。

    宫三盯着她,良久之后,却痛哭出声。

    “谢谢你,小雅。”

    这么多年来,他活得自卑,活得小心翼翼。

    无非是因为,父母带给他的影响。

    纵然二伯一家对他们兄弟犹如亲生,但从小就目睹了自己的母亲,是何等绝情之后的宫三,又怎么能不脆弱?

    “一家人,还说什么谢谢。不过三哥哥,虽然我把安姑姑留了下来,但是我希望,你也不要去找她的麻烦。”

    宫三的情绪很不稳定,尤其是在碰到安佳蓉之后。

    所以,她并不打算告诉宫三,她的计划。

    “小妹,你为何要把这个女人留下来呢?难道,你就不怕她,会对你使坏么?”

    林梦雅摇了摇头。

    “我并非不怕,只是她一个女人,还是在我们的眼皮底子下,她能做什么呢?我想,她就是觉得,如今儿子长大了,可以回宫家享清福了而已。你放心,咱们家目前还养得起她。”

    听到宫雅这样说,宫三也没什么好反驳的。

    “如果她真的想要回来养老的话,我可以养她。但是,她也别想,让我再叫她一声母亲!”

    宫三想必是看在她的情面上才妥协的,对此,林梦雅已经十分的感激了。

    “好,一言为定。”

    两个人碰了杯子,算是把此事约定了下来。

    又是一夜好眠,林梦雅才刚刚起床,就听得院子外面,吵吵闹闹的。

    “白苏,纭儿,你们吵什么呢?”

    宁儿还没睡醒,她给儿子掖了掖被角后,落下了床帐。

    谁知道刚掖好,就听得门,被人给用力的推开了。

    “宫雅,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大早被人吵醒,林梦雅本来心里就不痛快。

    更何况那人声音太大,把宝宝吓了一个机灵。

    一双黑眼睛惶恐无助的看了她一眼后,被她轻轻的拍了拍,这才继续闭上眼睛。

    “滚出去。”

    她低吼一声,气势十足。

    屋子外面,瞬间安静了不少。

    等到她穿好了衣服出了卧房的时候,就看得安佳蓉,正坐在椅子上,气怒不已的看着她。

    “我想我应该跟你说过了,你要是想要出门,必须得让人通报。是我说的不明白,还是你听不明白?”

    她的态度,跟昨日判若两人。

    林梦雅其实本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什么温柔端庄,全靠伪装。

    那安佳蓉却不甚在意,反倒是如同主人一般,冷哼了一声。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长辈。那院子里又破又旧,怎么住人? 是给你三伯守丧,可不是来当使唤丫头的。你对我不敬,就是对你三伯不敬。”

    林梦雅都要气笑了,不要脸的看多了,脸皮这么厚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呢。

    “哦,你的意思是,要我给你换一个好一点的房子么?”

    “没错,我看老三那个院子就不错。我是他生母,他对我尽尽孝道,也没什么不妥的吧。我跟他父亲搬进去,也是理所应当。”

    林梦雅一直到她说完,脸上的笑容,才渐渐的消失。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