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担心父兄
    她摸了摸脸颊,的确有几分湿意。

    “没什么,大概是被药的热气熏到了吧。连月,谢谢你。”

    事情的经过如何,她大概可以猜得到了。

    当敌人兵临城下的时候,上官慧选择了继续保护着她的宝宝。

    而那药,一定是老师给她的。

    只有如此,那些人才认不出宁儿来。

    也因为这样,上官慧才受到了这些伤害跟虐待。

    但慧姐姐宁可自己被毒打,也保护住了她的宁儿。

    唯有如此,如今她的宝宝,才能平安快乐的,回到她的身边。

    “你...你谢我什么呀?我这一通胡言乱语,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连月有些不太好意思,尽管她知道自己这梦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但是她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宫雅。

    “没有,连月,我欠你良多。以后但凡你想要我做什么,你只需说一声,我必定会为了你,赴汤蹈火。”

    救子之恩,她永世不忘。

    但连月却似乎被吓到了,连连摆手。

    “你这是说什么呢!说起来,我还是要感谢你的。其实我都知道,救我的人是你,治好我的人也是你。也许,这就是咱们两个人之间的缘分吧。我总觉得,我们似乎认识了很久很久。”

    林梦雅不知该说什么好。

    反倒是连月,一脸的担忧。

    “如果这些事情都是真的话,也不知道,我保护的那个婴孩,现在好不好。”

    “嗯,他很好。虽然也吃了一些苦头,不过现在,人也胖了,也爱笑了。”

    连月惊讶的看着她,林梦雅伏在连月的耳边,轻声说道。

    “这孩子,现在就我的府上。别着急,他被照顾得很好。以后有机会,我再让你跟他见面,好不好?”

    连月立刻点头,眼神里带着狂喜。

    如果这个孩子真的存在的话,那么就意味着,她梦中的一切都是真的。

    也就是说,她不再是一个,没有过去跟回忆的人了。

    “如果孩子是真的,那...那个人也是真的了!宫雅,我知道你神通广大,你能不能帮我找到那个人?”

    “那个人,是谁?”

    连月却揪住了自己胸口的衣服,脸上的神色,显得有些痛苦。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我记住,他穿着银白色的盔甲,在乱阵之中,守在了我的面前。我记得他的背影,也记得他盔甲上,是如何染满了鲜血的。可我记得的最后一幕,就是他从马上摔落,而我却不得不渐行渐远。宫雅,我求你,请你一定要帮我找到那个人。他对于我来说,想必是极其重要的。不然,我也不会每次梦到他的时候,都觉得心如刀绞了。”

    那个人,是哥哥吧?

    林梦雅的心,沉在了谷底。

    她知道父亲跟兄长的脾气,在那种情况下,他们必定会豁出性命,亲自护送上官慧跟宁儿逃跑的。

    那就意味着,他们很可能被敌所伤,甚至...

    “好,我答应你。但是这件事,你一定要保密,知道了么?”

    连月立刻头如捣蒜,她知道轻重。

    “既然你现在在连家,那么万事,你都得替夫人多留一个心眼。我怀疑,此事没那么简单。”

    林梦雅及时转移了话题,晋国的一切,现在对于她来说,都是禁区。

    一是因为安家不能再信任,所以她一时之间,也就没有了传递消息的渠道。

    二是因为,眼前的困境是一定要解决的。

    但是不提,可不代表她会放弃。

    “好,夫人这边你别太担心了,有我呢。”

    又交代了上官慧一些事情后,林梦雅离开了连家。

    为了避免麻烦,连家跟宫家的后门都是开着的。

    她刚出了连家,就看到自家后门,匆匆的跑出一个人来。

    “大小姐,您快回来看看吧!”

    她眉头一挑,怎么她才刚走,家里头就出事了呢?

    立刻跟着下人回到了宫家,却是到了会客的正厅。

    之间一身缟素的安佳蓉,居然抱着一块牌位,正跪在正堂里。

    而宫家的几个人,脸色都很能看。

    安佳蓉的哭声,有些太过刺耳了。

    “曾祖,大哥哥,这是怎么回事?”

    她刚一进门,安佳蓉就看到了她。

    尽管那一眼很短暂,林梦雅却感觉到了其中包含的怨恨。

    “大侄女,你可算是回来了。”

    安家四爷笑容可掬,而且语气十分的亲热。

    林梦雅本就对他的观感很不好,但是人家上门,她也不好不招待。

    “四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安家老家主跟安九爷都没来,只有几个后生跟着,而且这些后生,各个的脸上,都带着几分不悦。

    怕是,来者不善。

    “我们是给你们送人来了,你不是说,只要佳蓉在你三伯的牌位前磕头谢罪,再守三年的孝,就可以让你们宫家的媳妇么?”

    她当初,就是看准了安家绝对不会这么做,所以才提出的条件。

    没想到,这个心高气傲又势力的安佳蓉,居然真的能答应下来。

    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得哀戚悲凉。

    这事,可就有些不太好办了。

    “四爷的意思是,安姑姑肯了?”

    “自然是肯的了,再说,丈夫过世,她作为未亡人,磕头跟守孝也都是很平常的事情。唉,其实你们都误会佳蓉了。那天,她不过是一时气盛而已。说起来,她是对我们安家有恨,而不是对你们宫家。”

    这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度她不知道,但是她唯一清楚的是,只要安佳蓉遵从了她的条件,那她也必须信守承诺,把安佳蓉给接回来。

    “恨,她自然是要恨的。如果不是你们安家,她又如何能嫁给我父亲那么一个窝囊废。”

    宫三几乎气疯了,如果不是兄弟在旁边紧紧的拉住他,只怕他会立刻暴起,把这些无耻之徒都给赶出门去了。

    “大外甥,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宫四叫了一声,神色之中,却带了几分假惺惺的惋惜。

    “当初,其实是你母亲相中的你父亲。奈何我这妹子,一向是要强惯了的。过门之后,其实她也想过要跟宫家好好的过日子的。只是,她这性子实在是算不得温婉,这才有了后面种种。说起来,其实都是误会。”

    人死如灯灭。

    宫三的父亲已经去世,自然是他们说什么都行了的了。

    林梦雅也听出了这人的意思,看来今日,安佳蓉是非要留下来不可的了。

    给了宫三一个眼神,让他稍安勿躁。

    林梦雅的脸上,挂上了几分笑容。

    “四爷说得有道理,既然是我开出的条件,那自然是管用的。只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

    看了看那安佳蓉,又看了看安四爷,林梦雅语气平淡的说道。

    “第一,安佳蓉既然入了我们宫家的大门,那以后,跟你们安家就什么关系了。”

    “这点我明白,但佳蓉始终是安家的女儿。这女儿,总不能不回家吧?”

    安四爷,其实比安家的老家主还不好对付。

    好在林梦雅也并非一般同志。

    “安四爷,您可别忘了。上次的事情,就是因为回家而起的。第一次,我们宫家可以因为年轻气盛四个字原谅。要是有第二次的话,我们宫家还要脸不要了?”

    安佳蓉既然巴巴的贴上来,那她收下就是了。

    只是如今的宫家,也不是从前的样子了。

    安四爷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沉吟了片刻。

    “佳蓉,四哥倒是觉得,宫家小侄女说的对。”

    安佳蓉愤怒的瞪了安四爷一眼,却被对方的一个暗示的眼神,强行按了下来。

    最后,不得不点了点头。

    但是眼中的怒火,燃烧得更加炽烈了。

    “小侄女,此事我们应了,你可还有别的要求么?”

    真的答应了?

    林梦雅心中冷笑,既然如此,那她就不客气了。

    “这第二条嘛,入了我宫家门,自然是要守我们宫家的规矩。先前我说了,你要给我三伯磕头谢罪,还要守孝三年才可以进我们宫家的大门。所以你现在来,身份只是暂住在我们宫家。我会给你单独准备一间屋子,你可以在里面祈福念经。只要能坚持三年,我就承认,你是我们家的媳妇,这一点,你们没有异议吧?”

    安四爷点点头,而安佳蓉也只能硬着脖子,答应了下来。

    “至于第三点嘛,你在念经期间,没有我的同意,不得轻易的踏出房门一步。你放心,衣食住行我不会亏待你的。但是,如果你违犯了任何一条,那么这守孝三年的约定,就不再作数。毕竟,我需要的是你真心的改变跟忏悔,其他的事情,还请你收起心思。”

    林梦雅这话,说得有些不留情面。

    但更加出乎她意料的是,不管是安四爷亦或是安佳蓉,就连那几个后生都没急。

    这还,真是件怪事。

    “唉,也好吧。佳蓉,这些事情你竟然答应了下来,那就一定要做到啊。”

    安四爷假模假样的叹了一口气,而安佳蓉尽管不愿意,竟也没有表达出任何反对的意见。

    “好吧,大侄女,你看人我已经给你们送来了,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四爷请,荣叔,好好的送送四爷。”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