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被捉住了
    没想到,宫四的速度还挺快。

    晚上,就把结果,送到了她的面前。

    “这白鹤先生还真是厉害,照这么看,凡是家里头稍稍有些来头的世家的女儿,都是她的学生了。”

    林梦雅略略的看了一眼后,发现有几个,还用红笔勾掉了。

    “这几个人,是怎么回事?”

    “她们都是已经去世的,说来也奇怪,白鹤受到追捧,也不过就是这两年的事情。你说她,怎么就有那么大的能耐,让这些人,都卖买的帐呢?”

    宫四有些疑惑不解。

    前面的事情调查得不太容易,但是最近这一个月,因为各家小姐在龙都内的不少,所以消息也更加好打听一些。

    林梦雅看了看,跟顾盼差不多时间拜师的六个人里头,加上顾盼有三个人,都出现了风寒的症状。

    只是其他的两个人好的很快,几乎已经痊愈。

    “大概是因为白鹤特别有学识吧。”

    毕竟,在卫国内,哪怕是女儿也是一个维护家族门面极为重要的部分。

    “呵,你以为这位白鹤先生,年纪多大?”

    林梦雅看了一眼他,随口说道。

    “至少,也得有个四五十岁吧。不然,太年轻了没办法压众的。”

    “我就知道你得这么想,恰恰相反。那位白鹤姑娘,今年才不过二十五岁。不过,她却是被不少人,奉为座上宾的。”

    二十五岁么?

    林梦雅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看来,那白鹤先生,还真是有才学了。

    “不过,你这些东西做什么?难不成,你也想要拜她为师么?不过我倒是觉得不用,我妹妹,比她可聪明多了。”

    林梦雅摇了摇头,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今天从顾盼那边回来之后,她发现了一点点异常。

    那毒,有着别样的活力。

    与其说是毒,倒不如说是类似于某种疫苗的东西。

    只不过有的人耐受,可能毫无反应。

    但有的人,比说过顾盼,却出现了不良反应。

    而现在,宫四找到的东西也说明,前面是有人去世了的。

    可能,也跟这东西,有关系的吧。

    “我倒不是想要拜她当老师,只是今日在萧王府那边听郡主提起,所以一时好奇而已。”

    这种毒,很隐蔽。

    就连神农系统,也是在毒素开始活跃的时候,才检测出来它的主要成分。

    那药的活性,是在接触人体之后的几个小时内,才慢慢复苏的。

    与其说是毒,倒不如像是某种蛊。

    可它又不像是蛊,当真是令人觉得惊奇不已。

    如果,老师在就好了。

    窗外,她突然听到了极为轻巧的落地之声。

    心头立刻明白,只怕是时间到了,大小两个男人,都要回来休息了。

    “四哥哥,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看他开始赶人,宫四却没有起身。

    只是颇有深意的看来她一眼后,低沉说道。

    “都到这了,难道还不敢出来见我么?”

    林梦雅心头一沉,该不会,让四哥哥发现了吧?

    刚想要打个哈哈过去,却看到窗户开了,而慕容曦抱着宁儿,就这么跳入了她的房间。

    小东西习惯性的伸出了手,林梦雅略微迟疑了几秒钟后,还是起身,先接过了自己的儿子。

    “四哥哥,你听我说——”

    “不必,你先进去。”

    慕容曦拦住了她,并且温柔的把她给推回了卧房。

    林梦雅看了看面色铁青的四哥哥,跟一脸不悦的慕容曦,只觉得脑袋有点疼。

    罢了,早晚都是要发现的。

    现在说,比以后说更好。

    “你们好好说,谁也不许动手,知道了么?”

    下达了最后通牒后,她抱着孩子,关上了卧房的大门。

    “坐吧,曦殿下。”

    宫四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家里的事情,哪里有能瞒得过他的呢?

    不过,在这之前,他也仅仅是存了一个疑影而已。

    知道宫雅不喜欢被人监视着,所以唯独她的院子里,没有他布置的眼线。

    却没想到,正因为如此,竟然被这个家伙给钻了空子。

    手,不禁握紧。

    现在灭口的话,应该没人能怀疑到他的头上吧?

    “她是我的妻子。”

    慕容曦一句话,引燃了宫四勉强压抑的怒火。

    “目前,我妹妹还待字闺中。”

    “嗯,但她注定是我的妻子。”

    “...”

    “我要娶她。”

    “砰”的一声,宫四一把拍在了桌子上。

    “曦殿下,请你自重!”

    宫四横眉倒竖,说实话,他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家伙。

    但没想到,慕容曦却没生气。

    因为他还记得心上人的嘱咐,不许动手。

    “我知道,你身份尊贵。但是,如果你敢玩弄我们宫家人的感情的话,我保证,你会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这不是威胁,而是在陈述事实。

    但宫四也清楚,宫雅是个极为有主见的女子。

    她想做的事情,没人能拦得住。

    如果她真的想要嫁给慕容曦的话,那么他作为哥哥,也只有祝福的份。

    但自家的翡翠白菜,也不能被猪轻易的拱了不是?

    虽然,这个千尊万贵的贵族猪。

    但也比不上他们家,这颗独一无二的玉白菜!

    “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不用跟你报备。但,今日我可以告诉你。”

    慕容曦态度有些傲慢,但更多的,却是让宫四都没办法否认的真诚。

    “她是我的妻子,以后也是唯一的妻子。你也不用操这份心,因为,我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他话说得笃定,让人不得不信服。

    宫四阴森森的看来他一眼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既如此,那你就应该光明正大的上门提亲!每天晚上偷偷摸摸的算怎么回事?你不要脸,我妹妹还要呢!”

    说起这个,慕容曦也是一肚子的不悦。

    看着面前的宫四,又想起那个倔强坚决的小女人,他立刻错做出一副阴险的样子。

    “我倒是想要来提亲,可你妹妹不让。”

    “你放屁!”

    宫四全然失了风度,脏话都飙出来了,可想而知,是真的被气到了。

    “他没放,是我说的。”

    里面,刚刚哄了宝宝睡下的林梦雅,打开了门,面无表情的瞪了慕容曦一眼。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打得什么鬼主意,这人分明就是想让宫四来劝说她,好让她同意提亲之事。

    “什么?这都是真的?小妹,你这又是为了什么?”

    宫四有些难以理解,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

    林梦雅不好意思轻咳了一身,未婚同居这种事情,对于宫四这样的人来说,的确是有些太超前了。

    但她跟慕容曦是合法夫妻,所以这个问题,她才一直没有考虑到。

    “这件事,说起来话就长了。总之,是我不让他来提亲的。只不过,不是现在而已。”

    她当然知道慕容曦的焦急,也想到过他们之前的事情一旦被人发现后,会有什么样的状况。

    但第一个发现的人是宫四的话,她还是心安了不少。

    “即便如此,他也不能对你始乱终弃!”

    宫四斜了一眼慕容曦,却见得从刚才开始,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小妹。

    这...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他?”林梦雅冲着慕容曦笑了笑,却让对方的心头一震。

    “他不会的,我相信他。”

    纵然这话听起来像是轻柔蜜语,但其中所蕴含的威胁,却让慕容曦有些无奈。

    “我都说了,我不会的!”

    他有些委屈,好像觉得她不相信他似的。

    林梦雅笑得比花都娇艳,然后郑重的看向了自家哥哥。

    “四哥哥,你放心,我与他的事情,我都考虑得很明白。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选择。”

    既然妹妹都这样说了,宫四也只能妥协。

    “好吧,这件事我可以替你瞒着其他人。但是,你终究是个未出门的小姐。与他这样...只怕于礼不合。”

    “可我,舍不得宝宝。”

    宝宝才刚刚回到她的身边,每日白天不得相见,已经让她望眼欲穿了。

    要是晚上再见不到,那她就不用睡了。

    看着那个得意的男人,又看了看一脸不舍的妹妹,宫四想了想。

    “这样吧,孩子我负责给你带回来。至于其他人,以后麻烦请走正门。”

    林梦雅知道,这是宫四最后的让步。

    要是有他负责接送宝宝的话,自己也能放心不少。

    “曦,你说呢?”

    她看着慕容曦,眼睛里满是期待。

    “好吧。”

    慕容曦一个人生闷气,果然孩子就是比他重要!

    宫四冷笑一声,跟他抖,哼!

    “既然这样,那殿下就请回吧。明天一早,我亲自来接孩子。您只要在外面,接到孩子就好了。”

    宫四态度十分坚定,而林梦雅也不好说什么。

    最后,慕容曦只能一脸不情愿的,从窗户跳了出去。

    林梦雅看着他的背影,心头有些不舍。

    “雅儿,我这都是为了你好。慕容曦的身份特殊,你要是真的想要跟他在一起,那有些事情,还是暂时忍耐一下比较好。”

    林梦雅又岂不知宫四说的才是对的。

    纵然知道她家男人神通广大,可有些东西,他们并不占优势。

    一旦晚上有什么急事要找他,却发现他不在府中,也不在其他落脚之地的话。

    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很容易曝光。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