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顾盼生病
    果然,顾盼是被人下了一种毒性并不强烈的毒,从她的脉象上看来,这姑娘中毒的时间并不长。

    怎么会病成现在的这幅模样呢?

    “没什么,只是着凉了而已。对了雅姐姐,听说外面热闹的很,你可去看了雪雕了?”

    顾盼的情况,让林梦雅有些担心。

    这姑娘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按说这毒,应该不至于如此的。

    难道,还有其他的病症么?

    “你们先下去吧,我想跟雅姐姐单独待一会儿。”

    屏退左右之后,顾盼甚至有些昏昏欲睡。

    她把脸放在了林梦雅膝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雅姐姐,我是不是时日无多了?”

    “傻姑娘,你不过是生了一场风寒而已,怎么就生出这些心思来了?好好养病,过几天就会好。”

    她轻轻的揉着顾盼头上的穴位,却发现了几丝异常。

    顾盼的穴位,好像是被人给动了手脚。

    想了想,她拿出了随时携带的一个香囊。

    “你瞧,这个是前几天,我让人买来药香囊。有了它,可以让你的风寒好得更快一些,你闻闻,是不是很香?”

    她知道顾盼的嗅觉,是超出常人的灵敏。

    但是自从重逢之后,她却觉得顾盼好像并没有用过。

    “的确是个不错的香囊,只可惜,我鼻子嗅不出任何味道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回来就生了一场病的缘故。从前,我是能嗅到很多气息的。如今,香与臭,都分辨不出来了。”

    瞧着顾盼那副不怎么在意的样子,林梦雅有些奇怪的问道。

    “从前,你也有过这样的情况么?”

    顾盼点点头,说道:“我这个鼻子,是我生母家族那边的特征之一。对了,你知道云生族吧?我外祖家,就是云生族的一支。”

    云生族,属于从古卫国存留下来的古老民族之一了。

    但很奇怪,尽管宫家给她搜集来的书籍,几乎涵盖了卫国的所有历史。

    只是,对于古卫国,这个应该算是源头的地方,记载的却不是很多。

    即便是有,也仅仅是提及了几句而已。

    “因为我父亲不是云生族的人,所以我的鼻子,一旦生病了之后会不好用。怎么了, 雅姐姐,你在想什么?”

    林梦雅回过神来,看着顾盼笑了笑。

    “没什么,最近你的情况如何了?”

    顾盼身体里的毒,她随手就可以解开。

    但是,如果不把下毒的人揪出来的话,顾盼的安全,还是没办法保证。

    揉了揉鼻子,顾盼有些无聊的说道。

    “没什么,天天让王妃给我拘在家里头,哪里也不让我去。向来是东至那天的事情,吓坏她了吧。”

    林梦雅倒是可以理解,就算是她,也实在是很想把宁儿扣在家里头,哪里也不许去。

    “那,于明竹她们呢?”

    “她们,能干嘛?还不是到处参加宴会,削尖脑袋的,想要往人堆里扎。不过,现在太子妃也好,曦王妃也好,跟他们都无缘了。唉,我看她们是白费脑筋。”

    顾盼看不上她们,话自然也不会好听。

    可没想到,此时正好有人进来。

    没想到,竟然就是那位齐冉馨。

    “郡主,你这在背后嚼人家舌头,是不是不太好?”

    几日不见,齐冉馨的打扮,已经是龙都内,最为时兴的大家闺秀的模样了。

    但有些事情,就是东施效颦了。

    林梦雅看她得意的样子,心头有些起疑,难不成,顾盼中毒之事,是她做的?

    “好与不好,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来我屋子里做什么,不怕你也感染风寒么?”

    没想到,那人却颇为得意。

    “我只是来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也拜了京中最有名的女师父,咱们两个,以后就可以一同学习琴棋书画了。”

    顾盼觉得有些烦,翻了白眼,没理她。

    林梦雅的目光,却落在了齐冉馨腰间的一个荷包上面。

    奇了怪了,平常神农系统的感应雷达,连人家荷包里的香料都不放过。

    怎么今日,反倒是没了反应呢?

    关闭之后再度开启,系统还是如此。

    林梦雅眉头微皱,直到齐冉馨出了门,她也没说一句话。

    “你知道,她腰间上的那个荷包,是谁家的么?”

    顾盼想了想,说道。

    “这个,就是那位女先生送给我们的。凡是请她当师父的,她都会送一个。我的,在这里。”

    说完,顾盼给了她一个一模一样的荷包。

    只是刚才,齐冉馨荷包上的图案,是兰草,而顾盼荷包上的图案,是流云。

    打开荷包,林梦雅下意识的开启了雷达。

    没想到,雷达却检测出了,跟顾盼体内的毒物,完全相同的成分。

    难道,下毒的人竟然是这位女先生?

    可她,又为什么要害顾盼呢?

    “雅姐姐,怎么了?”

    “除了你之外,跟你一同拜师的人,都是谁,你还记得么?”

    顾盼摇了摇头。

    “我并不清楚,这位女先生挺奇怪的。她几乎不会做任何单独一家的西席。只是不停辗转各地,给这些千金小姐们上课。而且,她也不会透露她曾经再哪一家待过。总之,是个很神奇的人。”

    林梦雅略微沉吟了一下,看来回去,她可以让人去查查这位先生。

    “哦?那还真是个奇人,不知道怎么称呼?”

    “她说自己叫白鹤,我们都叫她白先生。对了,听说她出身很好,是十大世家之一呢。不过,谁也不知道是哪一家的。”

    十大世家,看来这事还真是不简单。

    “行了,我也不打扰你了。好好休息,我改日再来看你。”

    尽管顾盼依依不舍,在约定两个人下次见面的时间后,林梦雅还是离开了她的房间。

    “宫小姐,王妃请您过去说说话。”

    院子门口,上次见过的那位王妃的心腹婆子,正笑容可掬的等着她。

    带着自己的侍女,林梦雅跟在了婆子了后面。

    一进门,就看到了王妃皱着眉头,有些愁绪。

    “见过王妃。”

    “嗯,你来了,坐。”

    萧王妃马氏摆了摆手,有些有气无力的。

    “楚嫣的病,你可都看到了?”

    林梦雅心头微动,不过面上却只是点了点头。

    “这孩子的病,来得有些蹊跷。你说,会不会是...”

    屋里头倒是没有其他人,但林梦雅却觉得,王妃有些太过故意了。

    “宫雅,不明白王妃的意思。”

    “你是个聪明人,楚嫣的一切,都是我让人精心打理的。这孩子一冷一热,我都放在心上。她,又怎么可能突然就受了风寒呢?”

    萧王妃给她的感觉,有些怪。

    要说萧王妃想要对顾盼不利吧,但有些事情,如果不是萧王妃的话,只怕顾盼也难以支撑。

    但要说萧王妃是真的疼她...但是从上一次开始,萧王妃就一直想要把她的注意力,引到齐冉馨跟于明竹的身上去。

    这不得不让林梦雅,有些怀疑了。

    “王妃莫急,郡主是个好动的活泼性子。身旁之人就算是再得力,也有看护不到的时候。郡主年纪小,从前身体也是不错的,想必很快,就可以恢复健康。”

    听了她的话,王妃似乎是放心了。

    转而看着她,笑了笑。

    “说起来,宫小姐也是大好的年华,家里,可曾给你议亲了没有?”

    林梦雅怔了怔,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们宫家与旁人不同,但身为女人,总是该有个依靠。你家长辈,想必也考虑了不少吧?”

    之前,曾祖也多多少少的表达了他的意思。

    不管是他,还是宫家的五个哥哥们,都希望她能待在宫家,招一个女婿上门。

    但也仅仅是因为,他们不希望看到她嫁出去受气而已。

    宫家人对于女儿的偏爱,堪称恐怖。

    “这种事情,想必曾祖早有定夺。”

    “是啊,宫家的那位老祖是明白人,想必是早就有了合适的人选。不过,要是有那么个合适的人,还是需要早一点定下来的好。婚姻之事,有时候变数也是不少的。比如于家那位小姐,就似乎是扑了个空呢。”

    林梦雅这下子更加疑惑了,她现在已经可以很明确的感觉到,萧王妃绝对是故意,想要让她,跟齐冉馨和于明竹两个人过不去的。

    告别了萧王妃之后,她满肚子的疑问。

    “纭儿,你觉得这萧王妃,是个什么意思?”

    内宅里的事情,有时候,她都不如纭儿看的明白。

    那小丫头略微沉吟了一下,才低声说道。

    “我觉得,这个萧王妃似乎是在故意的给咱们露出破绽。难不成,她是希望,咱们跟齐冉馨掐起来么?”

    这正是她的感觉。

    按说能在那种环境下生存,还能保住自己王妃的位置,这位出身马家的萧王妃,必定是有一番自己的手段。

    这样的破绽重重,还真是让人起疑。

    “算了吧,她对顾盼到底还是有几分真心。对了,我刚才让你去拜托给四哥哥的事情,你可都办妥了?”

    纭儿点头,方才她们刚到家,林梦雅就叫她去让四少爷查访一下,是不是那些拜了白鹤为先生的千金小姐们,都会像是顾盼这样,莫名其妙都的病倒的症状。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