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安家困顿
    她看到安佳蓉跟安家家主的脸色都变了,跑她这来撒野。

    还真是老寿星上吊,嫌自己命长了。

    “或许,我就能考虑考虑,让你回到宫家。只是,你得记得。你只是个弃妇,我们宫家养你老,那是仁义,可不是欠你的。”

    要说比毒,谁能比得上她?

    果然,这话一出,宫家各个冷笑,眼神里带着说不出的畅快来。

    而安家那边,则是神态各异。

    安佳蓉气得黑了一张脸,而安家家主,则是脸涨的通红。

    安四爷倒是一脸的幸灾乐祸,不过安家九爷,却只是脸色难看一些,看着自己的人,摇了摇头。

    “你,你怎么能这样侮辱姑姑!”

    立刻,有个小辈不服,站起来指责林梦雅。

    立刻,宫家的小辈不干了,冷冷说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样对我们家大小姐说话!”

    林梦雅她冷笑一声,转头看向了安家老家主。

    “安家还真是好教养,我们宫家自愧不如。安老家主,我敬重您是前辈,所以今天这事,我保证宫家人不会外传。至于你们安家,要丢脸丢到说什么时候,只能看你们自己的选择了。”

    现实就是如此,他们有实力的时候,安家可以跟宫家称兄道弟。

    一旦没落,他们便想着如何的捞好处。

    虽为人所不齿,却也太过稀松平常。

    那安佳蓉还要说什么,听得安家老家主一声暴喝。

    “行了!还嫌不够丢人么?宫老哥,今日是我安家不对。咱们,来日方长。”

    这话,就有点像是威胁了。

    但宫乾丰却并未如同林梦雅预想到的那样,顾及之前的情分。

    “我宫家,从前不畏惧任何人。安老弟,请吧。”

    这便是如今的宫家,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安家的人灰溜溜的离去,可宫家却并没有欢呼之声。

    “闹了这么长时间,大家也都累了,都回去吧。”

    宫斌带走了所有人,不多时,他又再次回到了玉清馆。

    如今他们已经坐到了蔡凌专门用来会客的小房间,林梦雅眯起眼睛,端着一杯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蔡凌就坐在她的旁边,眼神温和,那这本书,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蔡小子,今日,让你笑话了,对不住了。”

    宫乾丰开口,而蔡凌却放下了书,摇了摇头。

    “老爷子不必如此。”

    林梦雅看了蔡凌一眼,这人倒是个怪人。

    一般人在这种场合下都会坐立不安,他可好,安之若素。

    “唉,终究是变成了现在这样。你说,好好的两家人,怎么非得闹到不可收场,才罢休呢?”

    林梦雅知道,曾祖并非是不明白其中的事情。

    只是因为太明白了,所以才觉得寒心吧。

    “我看这样也不错,起码以后,不用跟他们虚与委蛇了。一群喂不熟的白眼狼,从前我们宫家,对他们是如何的?”

    宫二最是看不惯这种事了,说出来的话,也带着一股子冲劲儿。

    “二哥,话是这么说,但咱们一时半会的还不能跟他们彻彻底底的闹翻了。”

    宫四想得多,也更加的周到。

    “老四说得有道理,从前咱们家跟安家,有不少生意上的往来。只怕以后,他们是要下绊子的。”

    虽然现在宫家很有钱,但宫斌还是不舍得把所有的产业,都拱手送给别人。

    林梦雅抬起头,看向了大哥哥。

    “咱们家跟安家,还有什么生意?”

    “从前咱们家除了客栈是主营之外,还有不少其他的商铺、马场、农田。从前安家并不富裕,尤其是没有什么经商的头脑。所以,先祖为了拉拢,帮助安家,就让他们入了不少的股份。只是后来,我们渐渐经营无力,安家就接管了不少。我正准备年后,处理这些事情。”

    怪不得,安家会这样着急。

    想必他们也想到,一旦宫家缓过气来,只怕那些能捞钱的买卖就会被要回来。

    而安佳蓉一旦入了宫家的大门,他们也就可以用姻亲的关系,拦住宫家的脚步。

    想得倒是挺美,可惜了,太贪婪总是没什么好下场的。

    “这件事,先不急。我看安家的意思,只怕这位安姑姑,还是要兴风作浪的。三哥哥,你还好么?”

    从安家人离开开始,宫三就一眼不发。

    如今林梦雅问来,却看到那人,红了一双眼眶,双手握得紧紧的,假装坚强。

    摇了摇头,柔声劝慰。

    “其实...”

    “不必了,那个女人极为自私,你今日让她入了宫家的大门,明日,她就会当家做主,把我们都给祸害死。我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可以那么狠心?难道,这世上除了他们安家之外,别人都该死么?”

    这个问题,林梦雅回答不了。

    母亲跟子女之间的关系,有时候可以是最深的羁绊,但有的,也可以变成挣脱不开的孽缘。

    “老三,她到底是你的母亲。你可以怪她,却不能恨她。”

    宫家人还是敦厚的,曾祖的教诲,宫三只能点头。

    “说起来,我倒是觉得,此事有些奇怪。安家好像是很着急的样子,不管是让四爷的女儿结交祥华郡主还是今日的事情,你们没感觉到,他们似乎,想要急速的寻找外人的力量。”

    林梦雅的发现,让蔡凌的眼神,稍稍闪动了一些

    而宫家其他人,因为两家的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给弄得没有她这么的清醒了。

    她这么一提,大家也发现了其中的蹊跷。

    “还真是,我记得从前安家的那位家主,做事极为稳妥。今日,怎么觉得换了个人似的?”

    宫四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

    而宫乾丰也愣了愣神,点点头。

    “所以,安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梦雅的疑问,目前无人能解答。

    但宫四与她暗中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她知道,此事宫四会去查明。

    时候不早了,他们也准备起身离开。

    却见得落在最后面的蔡凌,拉了拉林梦雅的袖子。

    “安家的危局,不外乎是两方面,一方面是权,一方面是钱。你可以从这两方面查查看。我觉得,十有**,他们是得罪了一位大人物。”

    蔡凌的提醒,让林梦雅大致有了些方向。

    的确,他们巴结的不仅仅是越王,更重要的是,他们想要跟皇族扯上关系。

    以安家目前的实力跟地位来看,普通的家族是没办法让他们如此惊慌的。

    难道说,他们是得罪了三王的其中一位,所以才想要从皇族里,寻求保护的么?

    林梦雅是这样猜测的,但具体事情如何,怕是只有安家人才能知道了。

    “多谢。”

    她笑容明媚,却让蔡凌悄悄红了脸。

    “那个...你以后,能不能别冲着我笑了?”

    蔡凌的声音小小的,带着一点点的乞求的感觉,让林梦雅笑弯了眼睛。

    “为什么?我笑得,不好看?”

    对方使劲摇头,然后跟猫儿叫死的低低说道。

    “太好看了,所以,我不敢看。”

    “噗嗤——”

    她还是没控制住,笑得愈发灿烂。

    “我原以为你是小奶狗,现在我才知道,你是小奶猫才对。我倒是能不冲着你笑,可是,那你以后娶妻了可怎么办?难不成,你一辈子都不让人家笑么?”

    她只是调戏他玩的,却见到蔡凌,愣了愣神,带着几分犹豫。

    “那...我就不娶妻了吧。”

    这人也太可爱了吧!

    林梦雅控制了好半天,才没伸出手去掐这家伙的脸。

    “放心啦,以后你会找到一个只喜欢对着你笑的姑娘。到时候,你会满心欢喜,成日就想着她的笑容,哪怕是觉得害羞,也依旧会忍不住看。”

    蔡凌对于她的话,向来都是十分认真的思考着。

    “如果真的如此,那我就娶这位姑娘吧。”

    林梦雅有些意外,这家伙,还真的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个明白人。

    安家的事情,对于宫家来说只是个插曲。

    第二日,她就收到了清微会馆送来的消息。

    信上提到,那两个逃奴,就藏在龙都城外,一个破旧的山神庙内。

    而且那俩个逃奴,似乎是被人照顾了起来,情况良好,藏得也十分的妥当。

    “主子,我们要去把他们抓回来么?”

    林梦雅摇了摇头,把传递消息用的纸条,烧了个干干净净。

    “先别动,原本我找他们,也只是想要知道一些事情而已。如今风头正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小姐,芳华郡主给您送请帖来了。”

    门外,有纭儿的声音传来。

    真是好几天都没见到那个丫头了,也不知道顾盼在家里推,到底在做些什么。

    下午,吃过午饭之后,林梦雅就乘车,到了萧王府,却看到顾盼,病恹恹的躺在床上。

    “这是怎么了?何时病的?”

    一进门,她就嗅到了一股子酸苦的药味。

    这药是普通的治疗风寒的药,但是她却知道,顾盼可不是普通的伤寒症。

    “雅姐姐,你可算是来了。这几天,都要闷死我了。”

    原本鼓鼓胀胀的小脸蛋,如今瘦削了不少。

    而且精神,也不是很好的样子。

    林梦雅坐在顾盼的床边,抓了她的手,暗中替她诊脉。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