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原来如此
    亲疏远近,立刻分明。

    纵然蔡凌只是一个害羞的青年,可安家的人,还是体会到了失落的滋味。

    “既然是宫家的朋友,那就是我们安家的朋友了。不知道哪位蔡公子,或许我们安家也是认识的。”

    安家四爷的套近乎方式,几乎等于不要脸。

    林梦雅知道蔡凌脸皮薄,所以她就替他答道。

    “四爷不必问了,蔡凌不长往安家那边去,不认识也是应该的。”

    这话,她说得很明白了。

    安四爷的脸色变了变,最终还是没敢说什么有的没的。

    当初,可就是他蹦跶得欢。

    一桌饭,吃得无比的沉闷。

    安家个个如坐针毡,而宫家也实在是算不得怡然自得。

    看着曾经的至交,变成了现在的这幅模样,每个人的心里头,都是不好受的。

    终于,默默无语的吃完了饭,林梦雅让人换上了消食茶。

    尽管如此,可宫家人还是一言不发。

    安家家主倒是做得住,可小辈却有了要走的意思。

    只是,家主不发话,没人敢走就是了。

    “对了宫兄,这次我给你带了一个人来。”

    安家老家主沉吟了许久,突然间笑着说道。

    “哦,是谁?”

    宫乾丰挑了挑眉头,兴致不太高的样子。

    可安家主,却想要卖个关子。

    “你们去看看,人到了没有。”

    “是。”

    立刻有伶俐的安家后辈,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林梦雅就听得外面,喊了一句。

    “家主,姑姑到了!”

    姑姑?林梦雅眉头一挑,却看到宫三差一点就砸了茶杯。

    而就在这个档口,一个衣着朴素,神色却有几分倨傲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

    不过,她却没有看任何人,而是给宫家老祖请了安。

    “媳妇,见过老祖。”

    没想到,这个人就三哥哥死活都不想见的亲生母亲。

    安家老家主似乎有些不悦,但很快,他就调整了过来。

    “佳蓉,你儿子如今已经大了,从前的事情,你该忘就忘了吧。从此以后,好好的照顾好这一家老小,也算是你的功劳了。”

    林梦雅很想把手中的茶杯,泼到那个老不修的脸上。

    什么叫做照顾一家老小?

    感情,是想要这个女人,来谋夺宫家的家产么?

    真是做梦!

    “是,佳蓉谨记教诲。”

    安佳蓉今年大约有四十五岁上下,虽然不再年轻,但是却颇有风韵。

    只是眉间,带着点戾气,一看,就是个刻薄强势的人。

    林梦雅自然是不欢迎的,正想用什么法子去回绝呢,却听得宫三冷哼了一声。

    “哼,我们宫家,可没有你们安家的媳妇。我母亲是方氏,不是安氏。”

    方氏,是宫二的亲生母亲。

    安佳蓉听得儿子这么说,立刻皱着眉头指责道。

    “你怎么能如此的伤我的心!我把你们兄弟带到人世上,有多么的不容易么?”

    没想到,她不提还好,一提,宫三就爆发了。

    ‘哗啦’一声,茶杯被他摔了个粉粉碎。

    “母亲?你也配!当初,如果不是你嫌弃父亲无能,又怎么可能才生下我们三天,就跑回了你的娘家。你可知道,父亲抱着我们,在安家大门前,跪了多久么?若不是母亲看我们可怜,跟二伯父一起收养了我们,只怕我们都是要饿死!”

    宫三的情绪很激动,而安家老家主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毕竟,当初如果不是安家纵容女儿的话,今日也不会如此难堪。

    “你...你...”

    安佳蓉指着宫三,瞪大了双眼,身子颤抖不已。

    只不过,她是气的。

    因为自己的儿子,忤逆了她,仅此而已。

    “老三,这件事发生的时候,你母亲年纪还小,所以做错了事情,难道,你就不能原谅她么?

    安老家主企图和稀泥,可宫三哪里肯就范。

    “年轻?哼,对,那时候你是年轻。那后来,于明竹跟宫链的事情呢,也是你年少无知?”

    其实,听得自己的儿子揭自己的老底,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难堪的事情。

    而林梦雅更加好奇的是,像是安佳蓉这么一个脾气,她应该拂袖而去才是对的吧。

    为何被气得发抖,却还是要站在这里,被自己的儿子指责呢?

    这一点,她有点想不明白。

    “宫链的事情...那是我为了他好,谁知道,他那么不争气!一个于明竹而已,何须葬送自己的前程!”

    说到这里,林梦雅更加糊涂了。

    而旁边,宫五则是偷偷的拉了垃她的衣袖,耳语道。

    “当初,就是这位婶婶,非得要撮合于家跟宫链哥的婚事的。”

    哦,原来是这样。

    林梦雅也终于明白,宫三为何对自己的母亲,有这么大的怨气了。

    年幼时期的抛弃他可以不在乎,但是好不容易被二伯母给拉扯大了之后,亲弟弟又让自己亲娘给坑了。

    这仇怨,可就结大了。

    这哪是母子,分明就是仇家嘛。

    “是,我们没用,所以你也不用回到宫家。我们宫家,没有你这么个儿媳!”

    宫三的态度,十分的坚决。

    但是林梦雅并不觉得,宫三这是绝情。

    正是因为宫家人太重情义了,所以他们才不会忘记别人对自己的恩德。

    同时,也不会轻易的忘记,被人伤害被背叛后的痛楚。

    这,才叫恩怨分明。

    “好啊...你长大了,学会跟我顶嘴了。好,好,今日,我就撞死在你们的面前,让你看看你是如何,逼死你自己亲娘的!”

    安佳蓉的脾气,算得上刚烈。

    可惜,林梦雅却不是个能受别人威胁的。

    安家的人,七手八脚的抓住安佳蓉,而安家老家主,也是一脸焦急的看向了宫家老祖。

    但可惜,如今的宫家,可是滴水不漏。

    “放手吧,安姑姑,何必如此呢。”

    林梦雅起身,宫家人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而那个安佳蓉,也警惕的看着她。

    谁都看出来,宫家真正当家做主的,可是这位宫雅宫大小姐。

    “宫雅,你是个明事理的。佳蓉也可是你的三伯母,你可不能如此对她啊。”

    林梦雅看了一眼安家老家主,柔柔的笑了笑。

    “那是自然。”

    宫三有些冲动,但是却抵不过她的一个眼神,又立刻安静了下来。

    “我就知道,宫家总会有人知道这些是非曲直。我为了我的儿子,付出了那么多,怎么就养出他这么个白眼狼。宫雅,你可得好好说说他。”

    林梦雅看了一眼安佳蓉,神色有些复杂。

    她点点头,转身问道。

    “曾祖,雅儿有一事不明白,还请老祖示下。”

    “你说吧。”

    “雅儿虽然未曾成亲,但雅儿也知道,成亲要有婚书。请问,这位安姑姑,你的婚书何在?”

    这句话,问得安佳蓉哑口无言。

    当初,那婚书她看着来气,早就给撕了烧了,谁又能想到,宫家还有现在的时候。

    却听得安家那边,有人说道。

    “婚书朝廷都是有备案的,只要去查就可以知道了。”

    林梦雅看了看那个年轻人,接着说道。

    “有婚书,就可以证明你是我们家的媳妇。但是,我记得大卫律里面有一天,若女子出嫁,未得夫家允许,或在娘家住满三年者,则视为自动和离。请问安姑姑,住了几年呢?”

    轻轻巧巧的,就堵住了所有人的嘴。

    当初,谁都知道,宫三的生父,抱着连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幼子,在安家门口等了半月有余。

    要不是安佳蓉那么绝情,始终不肯见人一面的话,只怕宫家真正的三伯,也不会英年早逝。

    这些事情,林梦雅虽然不清楚,但有人却清楚。

    只听得她话音刚落,宫家就站出来一个叔叔辈的,不屑的说道。

    “当初,三哥是如何恳求你的,只怕你早就忘了吧?冰天雪地之中,三哥身体本就孱弱,可你这个狠心毒妇,不仅不出来看他一眼,竟然还让人往他身上泼水。如今,你怎么有脸来要儿子认你!”

    宫家人一旦开口,安家人就没有了声息。

    有时候,老实人并非是不记仇,只是他不想要计较得太多而已。

    但是,那些血与泪,谁又能轻易的忘记?

    “我没有!我没有!是他没用,不是我的错!我只是,我只是...”

    安佳蓉依旧在撇清责任,死不悔改,说的就是这种人。

    而林梦雅,也终于明白了安家的目的。

    看来,他们还真是欠教训。

    “当年的事情如何,已经不再重要了。安家主,我敬重您是前辈,所以处处忍耐。但如果,您要是非得让我收下这位姑姑的话,那咱们新仇旧怨,就得一并清算。我宫家接连损失了两位大好儿郎。不知道这笔账,要如何清算呢?”

    她明明是笑着的,但是却别有一番冷意,从她的骨子里散发出来。

    那安家主也彻彻底底的没了嚣张的气焰,倒是那安佳蓉,还不想要善罢甘休。

    只见林梦雅转过头,淡淡的看着她,说道。

    “如果您实在是想要回来的话,我可以允许。但是,宫家如今不比从前,规矩严得很。我又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儿,您要是回来也可以,先去给我三伯磕头认错,再给他守孝三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