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章 再请安家
    如果,现在的慕容曦因此而退缩的话...

    但是,他始终没有让她失望。

    他抱住了她,丝毫没有任何的犹豫。

    “我知道了,放心,以后我会注意到。”

    林梦雅有点傻了,良久,她才找回了自己的神志,反手紧紧的抱住了对方。

    “还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我们的宁儿,他就是解药。”

    这一点,其实慕容曦刚才就猜到了。

    而从这一刻开始,他也知道这对母子,其实处在多么危险的境地。

    “这些事情,除了我之外,你不要再告诉任何人,知道了么?”

    林梦雅点头,其实除了白苏之外,她誓死也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但慕容曦不一样,她坚信,他可以保护住他们母子。

    而作为她最亲密的人,她也不能让自己,有机会伤害到对方。

    “我这里有药,它可以中和掉一些我血内的毒。只是,除了宁儿的血之外,目前还没有解药,能够克制我的血毒。”

    慕容曦点点头,说实话,他心里居然没有一丝惧意。

    林梦雅拿出了一份药,同时又拿出了之前,老师用看宁儿的血,制成的解药,塞到了慕容曦外衣的荷包里。

    看着这一切的慕容曦笑了,这样的宫雅,更像是一个小媳妇了。

    做好了这一切,林梦雅又再次爬到了床上,依偎在慕容曦的怀中。

    “那个祥华郡主,可曾再去找过你么?”

    慕容曦摇头,他知道宫雅不是个喜欢争风吃醋之人。

    对于祥华,他也的确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祥华接受了陛下的提议,估计过了年,就会被赐婚给太子殿下吧。”

    提起这件事情来,林梦雅到现在,还没明白皇尊跟后尊,为何会如此。

    难道,慕容曦不要的女人,他们竟然可以一点芥蒂都没有的,就为自己的儿子订下婚约么?

    “皇尊跟后尊,到底在想什么呢?”

    “呵呵,傻瓜。你当真以为,后尊会允许祥华郡主,成为太子妃么?”

    从慕容曦的语气里,她听到了一丝丝的杀意。

    挑了挑眉头,原来如此。

    “不过,太子未婚妻的身份这样被利用,太子也毫无怨言么?他毕竟,可是未来的一国之君啊。”

    “雅儿,太子是没有办法当皇尊的。这件事,是国家的秘闻。所以除了你之外,不要告诉任何人。”

    这下子,林梦雅彻彻底底的懵了。

    不能当皇帝,为何?

    等到她想要再去问他的时候,那人已经闭上了眼睛,显然是不想多谈及此事了。

    不过这件事,还真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纵然两个人各有秘密,但依旧不妨碍他们那相亲相爱的黏糊道别。

    宁儿是个适应能力极强的宝宝,除了被他爹带走的时候,颇为不舍的跟他娘挥了又挥。

    眼眶也没红,金豆子也没掉。

    还好,不然她非得心疼死不可。

    “小主子走啦?”

    因为有那两个家伙缘故,现在一贯是白苏第一个进她的屋子。

    点点头,林梦雅接过了白苏给自己准备的衣服打扮了起来。

    “这叫什么事儿呀,您跟殿下本就是夫妻,也是小主子的亲娘,怎么就非得跟...这样偷偷摸摸的。”

    白苏小小声的为她鸣不平,她也知道这样不是长久之计,可他们一家三口好不容易团圆,又怎么舍得分开。

    再度来到了玉清馆,不过这一次,蔡凌却是主动提出来,要留在这里,陪着宫家人一起招待安家。

    林梦雅好奇的看着那个害羞的青年,依旧是有些局促不安,可蔡凌这一次,为何会如此的坚定?

    “蔡凌,你不用这样勉强你的自己的。”

    这一次,不比上一次。

    虽然并不隆重,却也要显出宫家人的气派来。

    从布置到菜品,林梦雅都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而蔡凌,也帮了不少的忙。

    “不用担心我,我...我是自愿的。”

    说完,脸就红了。

    “自愿?蔡凌,你到底有什么非在这里不可的理由呢?当然,我不是说你不该来,只是我怕你,到时候会晕倒了。”

    蔡凌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看着她,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我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跟你们是一伙的!”

    虽然蔡凌的声音很弱,带着些许的底气不足。

    可林梦雅却颇为感动,明明是个聪明人,却用最傻的方式,宣示着他的决心。

    既如此,那她还有什么不允的呢?

    “好,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谁也分不开的那一种。”

    林梦雅笑着说道,但是心却是无比的真诚的。

    蔡凌也连忙点头,通红的俊脸上,也悄悄的带上了几分轻松。

    终于,宫家的人,都到了玉清馆。

    而安家那边,也是准时到来。

    林梦雅作为宫家唯一的女子,也是下一任的家主,并没有亲自出去迎接。

    从上一次安家放了他们鸽子开始,安家对于宫家来说,就再也不是第一重要的伙伴了。

    这一次的宴请,也是为了让他们认清这个事实。

    “哎呀,这不是宫伯父么?多年不见,您的身体还是如此硬朗,康健。”

    说话,并不是安家的那位老家主。

    反倒是那位,想靠着女儿来上位的安家四爷。

    不过在上次的宴会上,安家四爷没怎么为难他们。

    倒不是安家四爷不想,只是当时,他瞧不上宫家的这几头蒜而已。

    但是这一次,他却是满脸堆着笑,对待宫家老祖也是十分的客气。

    “还好,请坐吧。”

    比起摆谱来,其实宫家的老祖比安家的那位老家主强多了。

    毕竟,当初的宫家,可不是安家能够比拟的。

    老祖阅尽风霜,经历过的场面,比安四爷多了不知道多少倍。

    看到这个昔日里,他还算是看着长大的小辈,变成了如此的势利小人,曾祖的脸上不悲不喜,仿佛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似的。

    被如此对待,安四爷依旧保持着笑脸,似乎丝毫没有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

    但是跟在他身后进来的安家众人,却没有这样好的心情了。

    屋子里,林梦雅跟自家曾祖一样,在主位坐着。

    等到那位安家家主进来的时候,依旧没有丝毫起身的准备。

    “宫老哥,我来迟了。”

    安家的家主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但是目光在看到她之后,不由得有了些淡淡的尴尬。

    “不迟,时间正好。来,小雅,这位就是安家的家主。”

    不论辈分,只论出身。

    这一句下来,安家跟宫家之间的生疏,就立刻露出了端倪。

    林梦雅起身,大大方方的行了个礼。

    “宫雅,见过老家主。”

    安家的家主显然没预料到,一向宽厚宫家,竟然会如此对待他。

    挑了挑眉头,脸上露出了几分不悦来。

    “宫老哥,其实上一次的事情,我也是好心。”

    他不提上一次的事情还好,提了,宫家老祖愈发气愤。

    “小雅是我们宫家的未来家主,如今,她也是执掌家主之权,就连我,也要听她的命令行事。”

    言下之意,就是安家算老几?

    这下子,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即便是安家的家主,脸色也不是那么好看了。

    林梦雅笑了笑,看着安家的家主说道。

    “老家主还是先坐下吧,上一次没能邀请到您来,实在是宫雅的遗憾。”

    安家家主眼神里带着几分犹豫,如今他们底气不足,气焰自然是没办法自嚣张起来。

    但是,这也不代表,他会被一个小辈侮辱。

    “怎么?我听宫小姐的意思,是在怪罪我们了?”

    来赔罪,还如此的猖狂。

    看来这安家,真是该好好的教训一番了。

    “不敢,只是觉得有些遗憾而已。不过,现在想想,倒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哦?”

    “先前我只当是亲朋相聚,如今看来只是我一厢情愿,那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您说是吧,安家主。”

    安家的人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其实并不是每一个安家人,都对宫家如此的绝情。

    但是安家这次的决定,却是安家的三位上位者,一同决定的。

    如今被宫家如此对待,那些本不想如此的安家人,更是觉得羞愧难当。

    “宫雅,得饶人处得且饶人吧。咱们都有自己的苦衷,何必如此?”

    安家的那位九爷,语气里带着几分恳求。

    林梦雅也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绝,语气稍稍软化了些。

    “九爷说得有道理,今日本是宴请各位,何必去谈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各位,请入座吧。”

    安家的人,也没有了刚才的高兴。

    尤其是那些,跟宫家的人相熟,但是却没能站出来,维护宫家的人,不禁觉得有些羞愧。

    但林梦雅却理解他们,家族就是他们的一切,他们又怎么可能,背叛自己的家族呢?

    所以,她并不怪他们。

    而蔡凌,也一直坐在她的身边,占据了最重要的客人的座位。

    不少人,都在偷偷的打量着这个清秀的青年。

    “敢问这位是?”

    安九爷有些不习惯的问道,毕竟,这不只有安家跟宫家两家人么?

    怎么会,又出现一位外人?

    林梦雅笑了笑,解释说道:“这位是蔡凌,我最好的朋友。这一次我怕招待不周,所以才请了蔡公子来作陪。”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