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都为利益
    要说这人不要脸,是天下无敌。

    本以为他们把宴请的地点告诉了安家之后,那边至少会觉得别扭一下。

    却没想到,安家老家主居然立刻亲自给曾祖回了信。

    “你是说,安家那边没犹豫,就同意了去玉清馆的事情么?”

    客厅内,林梦雅看着送完消息回来的宫家子弟,嘴角带着一抹冷笑问道。

    “回大小姐的话,那安家人也是不要脸了些。他们非但没恼,而且还十分的高兴。还让我,给咱们家老祖问好呢。”

    如今,宫家的人,也没几个能看得上安家人的。

    林梦雅笑了笑,让人退下。

    “如今这安家,可是连一点廉耻都不顾了。”

    宫五眼角眉梢都带着冷嘲,想来是真的看不上安家的现实与势力。

    “这种事情,倒也算得上是平常。世家与世家之间,利益才是最重要的。但是,安家变得也未免有些太快了吧。曾祖,安家的老家主的为人,您是了解的。若是连这点骨气都没有的话,又如何能够撑得起安家呢?”

    林梦雅看向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不语的宫家老祖。

    后者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脸上却更见了几分悲凉。

    “唉,当初我与他也一同送族人去试炼地的时候,他也的确不是如今的这幅模样。也许,是因为这些年,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吧。”

    林梦雅了解这种感觉,说实话,当她看到清狐之后,心中的痛,只会比曾祖的更加难受数倍不止。

    物是人非,有时候是最无可奈何的事情。

    “曾祖说的有道理,我们跟安家,到底有着一些交情在。虽说现在有些隔阂,但外面可不是这么看的。所以,面子上该做的事情,咱们还得做。大哥哥我不担心,其他的四位哥哥,许多事情咱们暂时先忍一忍。总有一天,小妹会帮你们讨回来的。”

    她的归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等于是宫家的讨债人。

    宫斌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自己的四个弟弟,也许有小雅在,他也可以放心了。

    “一切,就按照小雅说的做。时候不早了,都回去休息吧。”

    说完,宫家老祖带着无限的惋惜,由宫斌陪着回房休息去了。

    其他的几个人自然都是想要送她回房的,但林梦雅谢绝了其他的三个人,独独留下了宫三。

    “三哥哥,你陪我走走吧。”

    宫三点点头,眉心之中的愁绪,却不减分毫。

    “三哥哥,如果明日你实在是太过为难的话,那就不要去了。左右,有大哥哥跟四哥哥在,出不了什么差错。”

    宫三看着她,却苦笑了一下。

    “我知道今日,你们都是顾忌到我才会如此。但是其实小妹,我真的没办法做到,可以若无其事的,去见安家的那些人。从前,不管是安子晨,还是安如初,我总是惦念着两家的交情。可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从始至终,傻得都是我们宫家人。”

    林梦雅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旁人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

    多多少少,她也猜到宫三心里头是怎么想的。

    当初,宫家落难。

    又有了一个于明竹,比起其他几个人来说,宫三的日子,肯定是更加的不好过。

    但是从大家的言语里头,她却没有听过任何人,提起三哥哥的这位母亲。

    想来,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房间,近在眼前。

    林梦雅也抓住了宫三的手,柔声劝慰。

    “我知道你心里头不好受,但三哥哥,这世上很少有母亲,会放弃自己的孩子。”

    将心比心,如果现在让她彻底的放弃宁儿,也许是有天大的理由,但是她一定会心如刀割。

    当初,仅仅是把孩子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她自己也清楚,这是不得已的,可她还是难受得要死。

    宫三却凄苦的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

    “这世上,有人可能只会自私的爱自己而已。以后,你就会知道了。好了,不必担心我,快去休息吧。”

    她站在门口,看着宫三的背影,心头,却突然很想自己的宁儿。

    转过身,那一大一小,正站在屋子里头等着自己。

    林梦雅立刻关了门,扑进了龙天昱的怀中,狠狠的亲了自己的儿子一口。

    “这是怎么了?我看你,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慕容曦抱住了自己的女人,任由她像是一只小猫似的,赖了自己的怀中。

    “没什么,这几天事情比较忙而已。你们今天没事做了么,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接过宁儿,这小东西还不困,睁着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她们两个。

    “快到新年了,宫里头的事情也不忙。雅儿,我想让你跟我们一起过年。”

    回到了温暖的卧室内,一家三口除下了外套。

    “我也想跟你们一起过年,只是...别急,再等一等好么?”

    今夜,她别样的温柔。

    慕容曦看着这样的他,心早已经化成了一滩水。

    “对了,你过年的时候,不是要进宫去守岁么?那宁儿怎么办,要不,你把他放在我这里,反正宫家的人都是可以信任的。他们,也不会随便说出去的。”

    慕容曦有点吃味,早知道如此,他就不把这个孩子带过来了。

    现在,宫雅所有的心思,都转到了这孩子的身上。

    立刻,有些闷闷不乐。

    “怎么了?”

    林梦雅抬头,温柔的问道。

    只一句话,就让慕容曦立刻老实了下来。

    “也好,重华现在也顾不得这孩子了。雅儿,你有没有想过,这孩子也该找个老师开蒙了。”

    林梦雅其实心里头,还是很高兴听到他能为宝宝考虑的。

    “也好,那年后,我找一个合适的老师,给他启蒙。”

    “你有没有想过,给这孩子什么身份?”

    林梦雅愣了愣神,身份?

    “他是我的宝宝,自然...”

    “可是,你现在可是个待字闺中的女子。万一此事传出去了,外面的人,只会以为宁儿是你的私生子。”

    林梦雅看了看宁儿,咬了咬唇。

    “所以,宁儿以后,还是放在我的府里养。”

    “那...你又能如何呢?我未嫁,你也未娶。”

    那人,却温柔的笑着,看了看她。

    “所以,宁儿就是我的义子,比亲子还要亲的义子。等到以后,你嫁过来了,你就成了他名正言顺的母亲了,不是么?”

    这家伙...居然还会拐弯了。

    拎起拳头,林梦雅不轻不重的捶了他一把。

    宁儿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爹娘之间的温馨,小小的打了个呵欠之后,靠在林梦雅的怀中,睡了过去。

    “对了,重华郡主家奴的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

    一家三口躺在大床上,林梦雅轻声问道。

    “你怎么对重华那么感兴趣?小醋坛子,我不是说了,我跟她没什么的么?”

    林梦雅却白了那个家伙一眼,还真是自信爆棚。

    “我可并不是因为这件事而关心,我总觉得,这件事情发生在这个节骨眼上,很不对劲。你说有没有可能,重华为了能留在龙都,故意设计的这个局呢?”

    “虽然也有可能,但是重华向来最看重名声。如今,因为这件事,她已经因为治下无能,成了整个龙都的笑柄。我今天还听说,重华在宫里头已经哭了许久,人都背过气去了。”

    虽然林梦雅也知道他说的对,但是她仍旧觉得,此事颇有玄机。

    而且,上官慧跟宁儿,可都是在重华郡主府出现过的。

    如果重华郡主知道自己的过去的话,那么重华之前对她那无缘无故的恨,也就有了出处。

    “不如,你哪天帮忙让我跟她单独见一面吧。”

    那人却收紧了手臂,用行动来表示自己的不赞同。

    “你见她做什么,一个疯女人,也不怕她伤了你。”

    “我只是心中有些疑惑,况且她也伤不了我。对了,有件事你一定要注意。”

    “什么?”

    林梦雅转过头,郑重其事的说道。

    “你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能碰到的血,一丝一毫都不行。”

    “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我的血,是剧毒。毒性十分的强烈,招之即死。”

    慕容曦却挑起了眉头,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显然,是把她的警告,当成了玩笑。

    “看来,你还真是个毒美人了?”

    林梦雅捶了他一把,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学得这么不正经了。

    见他不信,下地从首饰盒里头,拿来了一根长长的银针。

    “你看好。”

    说完,她就把银针刺入了自己的手指。

    瞬间,银针变得漆黑如墨。

    慕容曦怔了怔,他也看到过,这样的场景。

    却见下一秒,宫雅竟然把手指上的那滴血,试图抹在宁儿的唇边。

    “住手!”

    但没想到,此时宁儿却像是嗅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似的,翻了个身子,抱着她的手指头就含进了她指尖上的血。

    可那孩子,非但没死,反而津津有味的吸吮着她的指尖血。

    “现在,你明白了吧?”

    被银针刺出来的伤口,很快就愈合了。

    林梦雅看着龙天昱,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她不知道这样自己做,是不是有点太过鲁莽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