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连月记忆
    林梦雅心里不由得一抽,抓住了连月的手。

    “那个人,他说了什么?”

    连月却皱起了眉头,用力的回想,最后摇了摇头。

    “抱歉,我...我记得不太清楚了。总之,我在梦里头看到他的时候,觉得很着急,很伤心。”

    林梦雅失望的松开了她的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后,安慰着连月。

    “没事的,这是正常的反应。以后慢慢就会想起来的。对了,这几天不仅婶婶要注意,你也要自己小心,知道了么?”

    连月点点头,眼睛里带着几许对宫雅的担忧。

    “我听说,重华郡主府的家奴叛逃了?”

    “没错,听说还连伤了好几个人呢。所以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的话,你还是不要出门了。”

    但没想到,连月却迟疑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

    “你也知道,从前的事情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但好像,我在重华郡主的府上,待过几天。”

    “什么?”

    林梦雅惊讶不已,这又是怎么回事?

    “具体的,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其实从前的事情,我其实是还能想起来一些的。不过,那时候的记忆都是迷迷糊糊的,有些甚至被我当成了梦境。不过,我确实记得,我曾在重华郡主的府上。至于做了什么,我想不起来了。”

    林梦雅心头紧跳了几下,因为她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对了,之前你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现在,还记得起来么?”

    看到连月摇头,林梦雅并不气馁,开始启发连月。

    “你记不记得,一个孩子。”

    “孩...子...”

    连月眉头蹙紧了,不自觉的重复着。

    “你别为难自己,能想的起来就想,想不起来就算了。”

    她立刻阻止,却没想到连月摆了摆手,示意自己还可以。

    “我....我记得,的确是有个孩子,同我待在一起的。后来...后来...”

    见事不好,林梦雅立刻打短了连月的回想。

    “不要紧的,现在想不起来,也没事。以后,我们总会想起来的。”

    她把连月抱在自己的怀中,手揉着连月头上的穴道,来缓解连月绷紧的神经。

    良久,那姑娘才叹了一口气出来。

    “都是我没用,要是我都能想起来的话,也许就可以帮上你们的忙了。”

    林梦雅知道,不管是从前还是想在,这姑娘都是一样的聪慧。

    “不,你还活着,对于我...我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幸运了。你安心的待在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的。”

    虽然知道的消息不多,但也足够了。

    林梦雅放开连月之后,准备离开。

    却不想,被那人给拉住了。

    “我们从前,是认识的,对么?”

    她想要摇头,可最终对着连月,林梦雅轻轻的点了点头。

    却看到那姑娘,突然间松了一口气似的。

    “你知道么?从我第一眼看到你开始,我就对你有种说不出的亲近感。夫人她们虽然对我也很好,但我始终,不知道自己是谁。还好,你一定知道我是谁,对么?”

    林梦雅了解那种,始终踏在云端上的不确定感。

    而慧姐姐受了太多太多的痛楚,居然还能对自己保持信任,对于她来说,意义早已经是非同凡响。

    “嗯,你所有的事情,我都会替你保留着。等到你,完全想起来的那一天。”

    她不能急,孩子也好,男人也罢,他们现在都不是百分之百的绝对安全。

    所以,为了亲人朋友,她必须忍耐。

    “好,那你一定要好好的替我保存着我的记忆。早晚,我会全部都把它们想起来的!”

    上官慧,终究是上官慧。

    刻在骨子里的坚韧,绝对不会随着那些苦难,而被全然的折断。

    从连家回来,林梦雅就把自己关到了房间里。

    现在她几乎可以确定,上官慧记忆当中的那个孩子,要么就是宁儿,要么就是跟宁儿有关系的。

    可虐待慧姐姐的,却不一定是重华郡主。

    几件事情串联到一起之后,重华郡主府的家奴叛徒事件,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主子,清微会馆来信了。”

    从那里回来之后,只有白苏跟那边继续保持联系。

    不过每一次,白苏都是用不同的身份跟面目去的,暂时看来,清微会馆还不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

    亦或是知道了,也没有主动拆穿。

    “信上写什么了?”

    上次在他们约定好的那个时间,白苏跟又跟他们见了面。

    不过,馆主却没有给出答复,还说是要再三的考虑一下才行。

    “他们答应了,只是,提出了条件。”

    这一点,林梦雅倒是没有半点意外。

    本来嘛,生意就是讨价还价。

    展开信,仔仔细细的读了一遍之后,林梦雅冷笑了一声。

    “那就按照他们的意思办吧,这头一件事,便是找出重华郡主府,还在逃的那两个家奴。”

    “是。”

    白苏带着她的命令离开,清微会馆的要求不算是苛刻,只是要求每个月不得超过三次。

    若是三次以后,就得按照规矩办事。

    不过,他们还有一个附加的条件,那就是年后,希望她能帮他们一个忙。

    如果她同意的话,那么使用的次数,就可以翻倍。

    不愧是生意人,对于林梦雅来说,清微会馆的消息网,的确是与虎添翼。

    至于那个忙嘛,帮不帮,那还是她说了算的么?

    不管外面如何,至少宫家现在算是一片祥和。

    而宫家的大家长坐镇,也让其他的家族,不敢轻视宫家了。

    林梦雅这边刚刚午睡醒过来,就听得宫三过来请自己。

    “三哥哥这是怎么了?”

    睡衣朦胧中,她被纭儿按在了梳妆台前,仔仔细细的梳妆打扮之后,才出去见了宫三。

    “还不是咱们家那个老顽固!”

    话音刚落,宫四也走了进来。

    看着一向温文尔雅的三哥哥都如此气愤,林梦雅更加好奇了。

    “四哥哥,曾祖又做什么了?”

    宫四摇了摇头,坐下解释。

    “曾祖顾念着从前跟安家的情分,非得要请安家人过来坐一坐。但我已经把近来安家做的事情,都告诉给了几位兄长。大家都觉得曾祖,不应该请。”

    林梦雅这才明白,让宫三这么生气的原因是啥。

    笑了笑,给宫三斟上了一杯茶。

    “三哥哥何苦如此呢?曾祖要请他们过来,那就让他们过来就是了,左右不过是一顿饭,难不成,我宫家还请不起么?”

    她是故意这样说的,果然,宫三一脸无奈的说道。

    “我哪里是舍不得这顿饭,而是之前,那安家本就对你没安什么好心思。哼!以为他们家的那位小姐,能够当上太子妃,所以就不把咱们家放在眼里头。现在不行了,就想着跟咱们家套进去。他把我们,当成什么了?”

    当然,这也是让宫家人心寒的原因。

    从前两家同甘共苦,本来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现在看来,只不过人家安家没有腾出手来而已。

    宫家都是性情中人,自然看不得这样的势利小人。

    但曾祖作为宫家的大家长,他想得一定更多。

    “我知道三哥哥的心情,其实我也很生气。但是,如果我们家现在跟安家断了来往的话,人家只会说我们宫家落井下石。我猜曾祖这样做,也是想要全了咱们家仁义的名声。”

    “唉,还是宫雅这丫头明白我的心思。你们呐,恨不得要气死我了!”

    宫家老祖从外面走了进来,三个人立刻起身迎接。

    林梦雅亲亲热热的把曾祖,给请到了上位。

    宫四也陪着笑容,只有宫三,垂着脑袋,不发一言。

    “老三,我知道你对安家的恨不只是那么一点点。可是你要知道,现在的宫家,已经今非昔比了。你可知道,小雅能做到这样,不容易啊。”

    林梦雅看了看欲言又止的老祖,又看了看犯了倔脾气的三哥哥,不由得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怼了怼宫四,那人立刻伏在她的耳边解释。

    “三哥的母亲,就在安家。”

    什么?

    可是,外面不是传,都已经去世了么,怎么会在安家?

    “小雅,有些事情,我也不该瞒着你。但是,事关老三的面子,我也是不该多嘴的。你那亲婶婶,如今就在安家。”

    “不!我没有她这个娘!我娘,已经死了!”

    没想到,宫三的反应很大。

    林梦雅看着他低吼了一声之后,紧紧的攥住了拳头,可是手臂却是颤抖的。

    “曾祖。”

    她立刻跳出来打圆场,有些伤疤,未必适合现在揭开。

    “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之前,安家是如何爽约的事情,想必您也是听说了的。他们那么不给我们的面子,这次要是想要再挽回的话,那就得拿出诚意来。”

    她知道安家的老家主派人给曾祖送了信,所以曾祖才会提出宴请他们的。

    而宫三又极力的反对安家人踏入家门,思来想去,也唯有在玉清馆才是最合适的。

    “小妹说的对,在哪里丢的,就得再哪里捡回来。不然,以后我们宫家的颜面,被置于何地?”

    宫四也立刻出来支持她,宫家老祖看了看他们家最聪明的两个孩子,又看了看宫三,叹了一口气,点点头同意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