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我不保证
    但宫斌听到了她的回答后,眼睛里头,却闪过了一抹失落。

    几次想要开口,最终还都憋了回去。

    “没事,就好。”

    他摸了摸林梦雅的头,给她的感觉,却像是一个父亲一般。

    “大哥,其实我...”

    “傻妮子,大哥只是怕你受欺负了而已。”

    宫斌憨厚的笑了笑,却把她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头。

    家人之间,就是该互相信任,互相支持的吧。

    所以,大哥才选择了不听,不问。

    “大哥放心,若是有人想要欺负我,那得先看看我五哥哥答不答应。”

    宫斌笑着点了点头,带着几分欣慰。

    “昨晚外面发生的事情,你可都知道了?”

    想了想,大概是那些人围攻她跟龙天昱的事情吧。

    “最近不太平,你出门一定要小心。还有,昨晚的事情,万不可对旁人提起,知道么?”

    挑了挑眉头,林梦雅以为自己跟龙天昱被人发现了。

    却不想宫斌却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昨晚的那些人,听说都被禁卫军拿下了。唉,这都什么事啊,天地脚下,居然还能发生这种事情。”

    “大哥哥,怎么禁卫军也参与了呢?”

    宫斌的一副疑惑的表情,看着她。

    “你不知道么?昨晚重华郡主府的家奴,都叛逃了。”

    “什么?”

    “我还以为你知道,昨晚重华郡主府的家奴,烧死了郡主府的管家,逃了出来。大街上横冲直撞的,伤了不少的人。”

    林梦雅皱着眉头,这件事,发生得也太突然了吧。

    “那,重华郡主现在怎么样了?”

    “听说是受了些惊吓,她是独自一人逃出来的,这会儿,已经被后尊接进宫去了。”

    几天前,她曾经听龙天昱提起过。

    后尊已经完全不想见重华郡主了,只让她等在府里面,到了遣送的时间就送她回去。

    如今发生了这种事情,只怕遣送,要搁浅了吧。

    “那些奴隶呢?现在如何了?”

    宫斌摇了摇头,对于卫国人来说,奴隶根本算不得人。

    而且还是背叛了主人,又伤了人的奴隶。

    只怕,凶多吉少。

    “小妹,你在想什么?”

    林梦雅看了一眼自家大哥,因为宫家的家奴很少,且都是自愿留下来的,而且宫家也不会苛责他们,所以宫家没有这样的隐患。

    但是...她越想,却觉得不对劲。

    “我是觉得,重华郡主遭逢此大难,一定是茫然无措。这下子,后尊一定会重新怜惜她吧。”

    宫斌也是这么想的,又叮嘱了林梦雅几句后,出去处理其他的事情了。

    “主子,你说事情,怎么就那么巧呢?”

    白苏在她的身边久了,自然也练就了非凡的洞察力。

    “是啊,宁儿之前就是被重华当做奴隶养的。昨晚,那个女奴的出现,怕不是什么意外。对了,她人呢?”

    “当场就死了,尸体被殿下的人带走了。”

    当时的情况她记得不是很清楚,好在还有白苏一定看到了当时的情况。

    否则,也不会知道替她掩护了。

    “好,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忙吧,我要去去一趟连家。”

    尽管两家离得很近,但宫家还是派了不少人,一路护送。

    到了连家,难得连星这个大忙人在家,不过却也是一样,守在了连夫人的床前。

    见到她来,立刻起身迎接。

    “你来了,快坐!”

    如今,连家上下几乎都把她当成了自家人。

    纵然连星曾经疯疯癫癫的说过那些不着调的话,可林梦雅没放在心上,连星也是坦坦荡荡。

    两个人,倒是没什么可别扭的。

    “你今天,怎么没去当值?”

    习惯性的为连夫人诊脉,施针。

    别看连夫人一直昏迷,但情况其实已经稳定了下来。

    这更加让林梦雅觉得好奇不已,因为她是用解毒的方法治的,却没想到,真的能奇效。

    但同时,也让她更加觉得疑惑重重。

    这个法子是老师毕生所研究的绝技之一,因为毒性虽然有千差万别,但起根本上,都是药性跟人体想冲。

    所谓的解毒,很多时候起到的就是中和的作用。

    基于这样的基础,老师自创了一个解毒的方法。

    只是这样的法子,还没来得及试用。

    而且这法子极为温和,只能适用于那些并不猛烈的毒药。

    没想到,居然真的管用。

    看来,连夫人的确是中毒无疑了。

    但她的神农系统也未曾失灵,怎么会,感应不出来呢?

    “今天我轮休,皇尊体恤母亲没人照顾,特许父亲可以替我当值。”

    皇尊对于连夫人的病,那是极为重视。

    除了派御医前来诊治之外,更是处处都体贴。

    当然,对于宠臣来说,这些也算不得什么。

    但连家人都是知恩图报之人,他们对于皇尊的种种安排,唯有感激不已。

    “昨晚的事情,你可都听说了?”

    其实原本,她是想要来找连胜问问情况。

    虽说重华郡主跟她不对付,但昨晚的事情,她又实在是不能不在意。

    “嗯,你是说重华郡主家奴叛逃一事吧?”

    点点头,林梦雅收起了银针。

    “当时的情况,你可知道些什么么?”

    连星给自己的母亲一边擦手,一边说。

    “据我兄长说,他赶到的时候,那些家奴都发了疯。他们见人就打,连伤了好几个无辜的路人。后来,禁卫军跟那些百姓们联手,才制服了这些人。不过,却逃走了几个。现在,正在全城缉拿。”

    竟然,还有逃出来的。

    直觉告诉她,这件事情处处都透着诡异。

    尤其是那个抢她孩子的女人,更是已经不正常了。

    “你好像很关心这件事。”

    林梦雅回过神来,对上了连星的眸子。

    才多长时间,那个纯真开朗的少年,就有了这样锐利的眼神。

    笑了笑,林梦雅没回答他的问题。

    “我之前提的那件事,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么?”

    挑起眉头,林梦雅郑重的看向了连星。

    那人的语气,就像是在商量着要买那颗大白菜似的。

    “连星,我知道连胜跟连叔叔,肯定都希望我能嫁给你。宫家跟连家交好,如果我嫁给了你,那咱们两家,就是亲上加亲。连婶婶又喜欢我,一定会把我当亲女儿疼。而你,不管是看在宫家的面子上,还是与我的交情,都不会亏待我。所以,只要我没傻,就该知道,嫁给你,算是个比较好的选择了。总比,嫁给那些未曾谋面,不知底细的人强,对么?”

    连星点点头,这些父亲跟兄长,都跟他提过。

    而他,也是十分的赞同。

    但林梦雅却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你现在可能没有喜欢的女子,所以你觉得婚姻其实也是一种可以被利用的工具。但我知道,你是出于好心,所以,我先谢谢你。”

    “既然你知道,为何你不同意呢?还是,你对我有什么不满?”

    连星还是不明白,但林梦雅却比任何人都清楚。

    “不是你的问题,而是我的问题。连星,抱歉我是没有办法,嫁给我不喜欢的男子。”

    看他一脸疑惑的样子,林梦雅觉得,给一个古代人讲解婚姻自由、恋爱自由那一套实在是太有难度了。

    所以,她决定长话短说。

    “也许,你认为我们这样的人,最后娶的女子,都是对家族有利,但是连星,人不是无情的木头,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你心仪的女子。而那时,你若是娶了我,那你又把你喜欢的女子,置于何地呢?喜欢她,你就等于背叛了我。放弃她,你就等于背叛了你的心。你很幸运,因为你的父兄不需要你来巩固家族的势力。我也是,我也不会把我的婚姻拿来做交易,你明白了么?”

    林梦雅知道,一时半会的,恐怕连星是想不明白这种事情。

    笑了笑,转身拿着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

    “那如果,我保证不会爱上其他任何的女子呢?”

    她头也没回的说道。

    “可我不行。”

    不管对方有没有想通,但该说的,该做的,她都已经努力过了。

    “宫小姐,你怎么刚来就要走呢?”

    她在院子里,遇到了去拿药的连月。

    如今的连月,已经看不出来当初的模样了。

    也不像是在晋国的时候,那个聪明灵透,却又不得不为了自身,而周旋在那些人之中的千金大小姐。

    现在的上官慧,多了几分贤淑跟温柔。

    林梦雅看着她,心头浮起了几分暖意。

    “我是过来看看婶婶,这几天,她的情况怎么样?”

    连月也很喜欢跟她说话,悄声吩咐人先把药送进去,决定陪着她走一走。

    “夫人的情况还是很稳定的,但是,我有件事情,想要问问你。”

    林梦雅点头,连月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踌躇了一下,才说道。

    “你相信,人在梦境里梦到过的东西么?”

    梦境么?林梦雅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试探的问道。

    “你在梦境里,可见到了什么人么?”

    连月立刻惊讶的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我在梦境里头,总是遇到一个人。他身上穿着灰色的盔甲,我看不清他的模样,但是却能听到他的声音。”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