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原来是他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血滴竟然落在了小东西的唇边。

    “别动!”

    她惊悚莫名的想要去擦,可小东西的舌头更快。

    一下子,就把血珠儿给舔了进去。

    “吐出来,快点,吐出来!”

    林梦雅几近崩溃,她一向小心翼翼,几乎时时刻刻,都带着可以中和药性的药粉。

    却不想,竟然让最没有抵抗力的小东西,中了招。

    她的血毒,招之即死!

    那么一瞬间,林梦雅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冻结了。

    可没想到,下一秒,她却瞪大了双眼,惊愕的看着怀中的小家伙。

    小东西还在呜咽着,但却因为感受到了安全的气息,而不停的往她的怀里头钻。

    林梦雅的眼中,却不知为何,流出了一滴眼泪。

    接着,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小东西的身上。

    她全身无力,紧紧的抱着孩子,瘫坐在了地上。

    “宫雅!宫雅!”

    慕容曦指挥着手下的人去搜捕,而他则是转身,却看到了宫雅的模样,忍不住心头一阵痛楚,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身体。

    “我找到他了...找到了他了...龙天昱,我找到了我们的儿子...”

    她似乎被抽离了意识,只会喃喃低语。

    而慕容曦闻言,心头却是一震。

    原来,她与那个叫‘龙天昱’的男子,早已经结婚生子。

    那么一瞬间,他无比的痛恨、鄙视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为什么,他没有保护好他的妻儿?

    既如此,以后他们两个,就交由他来照顾。

    “好了,没事了,我带你回去。”

    抱起宫雅跟小东西,慕容曦把她的脸,藏在了大氅的之下。

    转身走过刚才他跳出来的位置,七八个黑衣的武功高手,早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殿下,您没事吧?”

    他最得力的部下匆匆赶来,没想到,却得到了他一个最为冰冷的眼神的警告。

    “查出来是谁干的,杀!”

    “是。”

    那人只好低下头,来掩饰自己眼中的恐惧。

    刚才的殿下,简直犹如恶神降世。

    想都没想,慕容曦抱着他们母子,回到了宫家。

    房间里依旧暖意融融,可一路上,他怀中的女子的身体,都在轻轻的颤抖着。

    他心疼的摸了摸女人的额头,却看到她的脸颊上,带着一丝细微的伤痕。

    该死的!

    他有些懊恼,尽管当时他几乎是同时冲出去的,但也是在那时,有七八个黑衣的武功高手冲了出来,纠缠住了他。

    手,想要去摸她脸上的伤口,却被一只冰冷的小手,抓住了。

    “别碰。”

    以为她是为了毁容而难过,可慕容曦却想要告诉她,自己一点都不在乎。

    “没关系,即便是你的留下了疤痕,在我心里,你也依旧是最美的女人。”

    林梦雅从震惊中缓和过来,忍不住一把抱住了他。

    “你知道么?小东西就是我们的宁儿!我应该感谢老天爷,让我们一家团圆了!”

    慕容曦心头的那抹复杂的情思,也因为她的拥抱跟话语,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我...”

    但他刚想回应,那个刚才还抱得他死紧的女人,却又回去,不断的亲吻着儿子的小脸蛋。

    方才被吓坏了的小东西,现在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看着那甜甜蜜蜜的母子二人,慕容曦头一次尝到了被人冷落的滋味。

    “宁儿,我是娘,他是你爹,我们就是你的亲生父母,知道了么?”

    宁儿哭累了,打着哭嗝,但还是点了点头。

    林梦雅心疼儿子,顾也不顾那个‘爹’,嘴里头哼着歌,哄着宁儿入睡。

    慕容曦受气包似的坐在床边,别着脸,还想着死硬到底。

    可在听到那充满着爱意的歌声后,忍不住回头,最后,还是抱住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是的,没错。

    尽管她是个结过婚生过娃的女人,可他就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她。

    儿子睡着了之后,林梦雅回过头来,想要跟孩子他爹分享自己失而复得的喜悦后,却看到他闭上了双眼,也已经睡着了。

    “晚安,我们挚爱们。”

    给一大一小两个的情人一人盖了一个章,林梦雅心满意足的躺在自家男人的怀中,抱着自己的儿子。

    也许幸福,就是如此吧。

    昨晚慕容曦还觉得十分值得,但是今天,他就后悔了。

    眼看着他的女人,已经缠缠绵绵的与那个小东西说了半个时辰的话。

    还时不时的轻吻他的小脸蛋,他就觉得一股子酸意,不由自主的从心底里翻腾了出来。

    “能不能,不带他走?”

    抱住儿子,林梦雅可怜巴巴的恳求着。

    虽然从前她也疼爱小东西,但是那种心情,却跟现在是完全不同的。

    现在的她,更加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跟儿子腻歪在一起。

    可惜,那个该死的男人也太铁石心肠了。

    “不行。”

    强硬着自逼着自己说出拒绝她的话,抱起一无所知的孩子,慕容曦就准备走。

    “晚上早点回来。”

    林梦雅趴在窗口,看着慕容曦抱着孩子,一点点的消失在她的面前。

    心头,其实是无比的幸福的。

    “主子,您醒了么?”

    外面,传来了白苏的询问。

    林梦雅关上了窗子,把人给放了进来。

    龙天昱在她这儿的事情,家里头只有她跟白苏知道。

    所以昨晚,应该也是白苏帮她搪塞过去的。

    而找到宁儿的好消息,她也希望白苏第一个就知道。

    “白苏,您知道么?小东西,就是宁儿!”

    她把白苏拉进来,刚说完,后者却是一脸复杂的盯着她看。

    “怎么了?你不替我高兴么?”

    “主子,”白苏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知道,您是担心小主子。但是,小东西真的不是宁儿。我知道您疼他,但是,您也不能走火入魔吧?”

    林梦雅听懂了,所以更加喜欢总是为她着想的白苏。

    “好了傻丫头,你看你家主子,像是那种我思子心切,就得了失心疯的那种人么?”

    这个嘛...

    白苏仔细的看了看自家主子,虽然更平常没什么两样吧,但是,这东西很难说的。

    “我真的没疯,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她拉着白苏坐下,把昨晚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了对方。

    “可是,你的血液,真的只有小主子才能解么?”

    其实,让林梦雅确定小东西就是自己儿子的,是昨晚,她的血毒入了小东西的嘴巴里之后,神农系统检测到的解毒过程。

    宁儿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血液如何,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这孩子的血液是隐形的,只有在被激发的时候,才会显出解毒的药性。

    而这一点,也恰好被神农系统给捕捉了。

    所以,她才确定小东西就是她的宁儿。

    “没错,这是老师说过的,绝对不会错!”

    看她回答得斩钉截铁,白苏也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是小主子...主子,小主子真的跟你团圆了!”

    “嗯!”

    她们姐妹两个紧紧的握住彼此的双手,这些年来的同甘共苦,只有她们二人,最了解彼此。

    “怪不得,您这样疼他。府里的人都说,以后主子哪怕是有了自己的孩子,怕是也比不过小东西的。”

    其实,之前林梦雅对小东西,就比亲生的还要亲。

    如今得知了那孩子就是自己的儿子后,她反而没有那么担心了。

    反正,是跟他亲爹在一起。

    以后,她也不用再有人,会夺走自己的孩子了。

    “这件事,千万不能告诉给任何人。宁儿的身体有些异常,我想,这跟他是如何到这里的,肯定是有些关系。在没有确定之前,我们从前如何,现在还是如何。”

    白苏点点头,擦掉了自己眼中的泪水。

    虽然儿子找回来了,但其中蕴藏的危机,林梦雅却也看得分明。

    从前她就猜测,上官慧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恐怕是跟宁儿脱不了干系。

    现在,宁儿虽然回到了她的身边,可他到底经历了什么,还无人知道。

    但有一点,敢对她儿子下手,不禁让她,又多了把幕后之人,连根拔起的理由。

    “对了,昨晚你是怎么跟哥哥们说的?”

    昨晚见到了儿子,在那之后的事情,林梦雅都是模模糊糊的记忆了。

    “几位少爷发现您不见了之后,立刻四处找出。后来,是蔡家少爷,说有伙计看到您往家里这边来了。后来,大家都赶了回来。我支开了旁人,先行看到了您跟...殿下在房间里。然后我出门告诉大家,说您已经平安无事的回来了。”

    这姑娘,真是越来越机灵了。

    正说着,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

    “小妹,你醒了么?”

    来人,是宫斌。

    两个人立刻交换了眼神,擦干了彼此眼中的眼泪之后,林梦雅才换好了衣服,出了卧房的门。

    “大哥哥,昨晚发生了点意外,让您担心了。”

    林梦雅走出去,无比歉疚的说道。

    而宫斌看到她平安无事后,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刚想要开口安慰她,却看到了她脸颊上的那抹伤。

    “谁干的!”

    林梦雅愣住了,随后在宫斌的目光下,才意识到,自己脸上还有伤。

    只不过其实已经愈合了,也不会留下疤痕。

    “没什么,是我不小心,用指甲划伤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