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去看雪雕
    她刚想要关窗,却看到楼下,不知何时站着的一大一小。

    那不是——

    “我想下去溜达溜达,透透气,你们先喝!”

    大家都以为她要去一楼,所以并没有派人去跟着。

    今日算是家宴,所以来帮忙的伙计并不多。

    林梦雅悄悄的从更衣间里头,拿出了自己的斗篷,趁着没人,偷偷的跑到了外面。

    “你们怎么来了?”

    巷子口,穿着黑色大氅的龙天昱,手中牵着似乎要哭了的小东西。

    “他非得要找你,所以我们就来了。”

    这话,倒是都推给了孩子。

    “只有他想我么?”

    林梦雅抬起头,笑眯眯的问道。

    慕容曦别过脸去,然后才轻飘飘的传来了两个字。

    “不是。”

    她就知道!

    “好了,这里这么冷,我们回去吧。你们先在这里等我,我跟家里人说一声。”

    有这一大一小在,她只觉得心头满满的,仿佛其他的事情,对她来说都不再重要了。

    “别急,我们看看再走。”

    慕容曦拉住了她的手,低声说道。

    本来没什么兴趣的林梦雅,看了看一脸渴望的小家伙,欣然点头。

    看雪雕的人不少,时不时的,还有贪玩的孩子笑着冲过去。

    他们三个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自然而然的,在人群里,慕容曦左手揽住了她,右手抱起了小东西。

    “这位相公,您的夫人跟孩子真是漂亮,买朵绒花吧,给夫人戴上,讨个好彩头。”

    路边,一位拿着篮子沿街售卖的老婆婆,笑眯眯的说道。

    林梦雅看着那绒花,忽然想起了从前的事情。

    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一朵蔷薇模样的绒花,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小东西双手捧着,笑得眉眼弯弯。

    “这是,送给我的么?”

    小东西重重的点了点头,还从慕容曦的怀中,用力的往前用力。

    林梦雅以为他是想要来找自己抱,却没想到,她伸出手来,小东西却摇了摇头。

    然后,用小手指了指她的头。

    林梦雅明白了小东西的意思,浅笑一声,把自己的脑袋凑了过去。

    小小的手,轻轻柔柔的把绒花别在了她的发间。

    却听得那人低沉的笑声,然后说道。

    “这样戴不好,小子,好好的学一学。”

    然后,一只大手,重新把她的头发给拢了起来,绒花,也重新别在了她的头上。

    “好了么?”

    “嗯。”

    她抬起头,看小东西开心的样子,也忍不住的跟着笑。

    而慕容曦那双向来清冷的眸子,像是也被他们给感染了似的,多了许多的温柔。

    “好看么?”

    “好...看...”

    十分艰难,小东西才蹦出了这么两个字。

    林梦雅特别的惊喜,轻轻的亲吻着小东西的小脸蛋。

    “谢谢。”

    没想到,那个平常高冷大人,却低低的抱怨着。

    “我付的钱。”

    想也没想,她踮起脚,在龙天昱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吻。

    “这样,可以了么?”

    她的巧笑倩兮,早已经化作了他心中,最美的模样。

    “还不够,不过,回去再说。”

    林梦雅捶了他一把,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学的,怎么这般不正经了?

    说起来,雪雕还是民间的创意,要比官家的好很多。

    除了传统的灯笼之外,甚至还有一些神话故事里头的人物,亦或是十分可爱的小动物。

    小东西很喜欢,在慕容曦的怀中也不老老实实的坐着。

    好在慕容曦臂力惊人,倒也没什么。

    “我记得,在这里第一次遇到小东西的时候,他就爬到雪雕上面去了。小东西,你那是做什么呢?”

    林梦雅笑着问道,而刚才还十分兴奋,活泼好动的小东西,则是歪着脑袋,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似的。

    “找...娘...”

    找他娘么?

    林梦雅的心思,悄悄的沉了下来。

    说起来,这孩子她也只一厢情愿的留在了自己的身边。

    丝毫没有考虑到,他爹娘的想法。

    自己这样做,跟人贩子又有什么两样呢?

    忍住心头慢慢溢出的几许酸涩,林梦雅坦诚的看着那孩子。

    “你想你娘么?你想...回到他们的身边么?”

    小东西没立刻回答,迷茫清澈的一双眼睛,回头看了看慕容曦,又看了看她之后,轻轻的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林梦雅顿时,心就化成了一滩水

    伸出手来,爱怜的摸了摸那孩子的小脑袋。

    “我知道,你是舍不得我们,对不对?”

    小东西这次,点头倒是很快。

    “我们也舍不得你,可是,你终究是要回到你父母的身边的。但是,我不会任由他们欺负你,这样,等这个叔叔查明真相。如果你爹娘真的不想要你了,我就不惜一切代价,把你留在我的身边,好不好?”

    小东西大概是听懂了,一张笑脸,瞬间就蔫了下来。

    伸出小手,要她抱抱。

    林梦雅把孩子给接了过来,安小小柔弱的身体,却成了她这一段时间内,最大的慰藉。

    仿佛透过他,就能感受到自己的宁儿,还在身边一样。

    “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突然间,后面传来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

    林梦雅感觉到后面有人,刚想要闪到一旁,却因为孩子还在怀中而稍稍的有了些许的迟钝。

    而慕容曦也下意识的想要护住他们两个,可人群却在此时躁动了起来。

    他们两个,被人群瞬间分离开来。

    她刚想要抱着孩子一同走到慕容曦身边的时候,却有一股大力,猛地把小东西,从她的怀中给抢走了。

    “你们做什么!把孩子还给我!”

    林梦雅急了,而此时慕容曦也立刻脱身,赶到了他们两个的面前。

    不过,此刻小东西,却在一个衣着破烂的女人的手中。

    “好不要脸!这是我的孩子,你拐走了我的孩子,害我相公,因为苦苦寻找孩子而死。今日,我撞到了你们,也算是苍天有眼!”

    那妇人黑黑瘦瘦,但眼神却有些不太正常。

    小东西大概是吓坏了,竟然忘记了挣脱。

    “你别急,我没有拐你的孩子。你看看清楚,他是你的孩子么?”

    说实话,林梦雅心里头也没底。

    毕竟她是没有见过孩子的亲生父母的,而且听说,这孩子的亲生父母,就是重华郡主府的家奴。

    从那女人的打扮上来看,倒是有些像。

    可关键是,小东西到底认不认识她呢?

    “儿啊,别怕,娘来找你了。别怕,别怕...”

    那女人的神色,有些不太正常。

    周围聚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冲着他们指指点点。

    但这些林梦雅都可以不在乎,她看到那个女人的抱着小东西的手太过用力,小东西明显有些不舒服之后,连忙柔声劝道。

    “你轻一点,别弄疼了孩子。他还小,不能那么用力勒住他。不管是不是你的孩子,请你,都别伤害他!”

    她的心,像是被人用力的攥紧了似的疼着。

    刚开始小东西是懵了,所以没反应。

    可现在,她看到那孩子分明是被抱得太紧了,挣扎不得。

    “哇——”

    从来没哭过的小东西,在这一刻突然间放声大哭。

    他不断的挥动着自己瘦弱的手脚,朝着林梦雅的方向拼命的用力。

    “别哭,别哭!娘带你去找你爹,你爹,在等我们呢!”

    那女人又像是哭,又像是笑的说着。

    而林梦雅却已经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与此同时,慕容曦眉头一皱,却发现了诡异之处。

    他们周围,似乎有几个人,并不像是看热闹的。

    而这时,林梦雅早就已经无暇顾及其他了。

    不管这个疯女人是不是小东西的亲娘,她都要把孩子给救出来。

    “你看看他,孩子哭了,当娘的是不是应该哄一哄他呢?不然,怎么去见他爹,是不是?”

    这里的环境很吵闹,而且她也不能近身,所以安抚的作用有限。

    但她尽量让自己的面部表情,看起来轻松一些。

    女人似乎松了松手,但小东西的哭声,并未停止。

    “对,这样才对。别激动,我刚才看到你的相公了,他就在街口等着你呢。我带你,去看看他,好不好?”

    一小步,一小步的靠近着女人。

    林梦雅知道自己不能慌,也不能急。

    女人似乎相信了她的话,站在原地,依旧是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孩子。

    “我带你去,来,把手给我。”

    她伸出自己的手,试图安抚女人。

    但没想到,女人却突然疯癫的笑了笑,眼神里带着几许的阴毒。

    “孩子,是我的!”

    女人猛地抬起手来,高高的举起孩子瘦弱的身体,狠狠的惯下。

    而林梦雅也在此时扑了出去,却没想到,那女人更加阴毒,手中居然握着一把匕首,朝着孩子插了过来。

    林梦雅想都没想,用自己的手臂,挡住了女人的刀,也抱住了孩子。

    瞬间,女人被几乎同样赶到的慕容曦制服,匕首飞了出去。

    却不想,此时竟然有一只飞刀,从人群里飞了出来。

    飞刀的角度极其刁钻,林梦雅一心护着孩子,顾不得其他。

    好在有慕容曦在,打开了飞刀,只是没想到,那飞刀,却划破了林梦雅的脸颊。

    一滴紫红色的血液,悄然落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