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就是我的
    “我只是听说,宫小姐是个难得的聪明人。所以,才特地来拜访你。”

    这话说的,一看就知道,没什么诚意。

    所以林梦雅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不知道郡主喜欢喝什么茶。”

    祥华郡主就坐在她的面前,透过那张曾经熟悉的脸,林梦雅却看到了一个,自己全然陌生的灵魂似的。

    祥华郡主的眼神很复杂,包含了许多许多,她看不清也搞不懂的东西。

    唯有一样东西,她看的分明。

    那便是仇恨,而且深浓到完全无法化解开来的仇恨。

    她敛下长睫,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何祥华郡主,会恨她如此深刻入骨。

    “我什么都可以,不挑。”

    明眸转瞬,那些让她看不懂的神色,都消失不见了。

    林梦雅也一切如常,招了人进来,给祥华郡主上了一杯碧螺春。

    “郡主既然已经看到我了,可有什么感想么?”

    她浅笑倩兮,似乎两个人真的是素不相识。

    “宫小姐聪明灵透,又是个难得的美人。宫家,有福气了。”

    “呵...郡主真会开玩笑,您又何尝不是个难得一见的人物。我与您相比,还算不得什么。”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在这里商业互吹。

    祥华郡主的神色微微一变,似是不满意她的态度,但不过转瞬,就放了开来。

    “宫小姐还真是会说话,你我二人,本应该成为知己吧。”

    “现在也不晚,只是我比不上郡主,尊贵典雅,仪态万千,不敢高攀。”

    “宫小姐过谦了。”

    “哪里,是郡主还看得起我。”

    一番下来,祥华郡主丝毫讨不到好处。

    而林梦雅始终一副淡然如水的模样,脾气好得像是一尊泥塑的弥勒佛。

    让祥华,怎么也抓不到把柄。

    “宫小姐,虽然你出身不错,人也很好。但是你应该知道一个道理,不是所有的好事,都是你一个人的。”

    这话,火药味就重了一些。

    但林梦雅依旧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竟然还浅笑着点了点头。

    “郡主说的不错,这人啊,总不能太圆满了。人这一辈子,总得有点什么缺憾,才是正途,否则只会遭受天怒人怨。太完美,是要造天谴的。”

    看她这样一副严肃的样子,祥华郡主的脸色,却有些不太好看。

    “这么说来,宫小姐也明白我的意思了?”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很好懂嘛。

    林梦雅点点头,在祥华郡主露出微笑的前一秒,幽幽说道。

    “我当然明白郡主的意思,可是这话又说回来,不是我的,我自然是丝毫不沾染。但若注定是我的,我也不能拂了老天爷的好意。还有,我这个人呐,天生心眼小。凡是进了我眼里心里的东西,旁人就别想沾染。”

    “你!”

    “哎呀,郡主这么激动,做什么?”林梦雅慢慢的收起了自己的笑容,她都装了这么长时间的傻了,也该让对方明白她的意思了。

    “郡主,您刚才说的那些话,我还是原封不动的送还给你。有些东西,是勉强不来的。”

    祥华郡主也明白,她这是被人给愚弄了。

    “你这是在警告我么?笑话,我乃是祥华郡主,我跟他的婚约,可是皇尊亲自赐下来的...”

    “可也是皇尊,亲口解除的你们的婚约,不是么?”

    这下子,祥华郡主瞪着眼睛,被她给堵得哑口无言了。

    “郡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曦殿下对你如何,我其实并不清楚。但是他对我如何,你也不会想知道。你与他的缘分,只能到此为止。各自珍重一些,也许留给对方的印象,还能好一些。你青春貌美,想要为你前赴后继之人,绝不会少。”

    但祥华,似乎并不为她这番话所动。

    反倒是冷哼了一声,看向她的眼神里,也多了一些情绪。

    “你也不用太过得意,也许你我,都会是输家。”

    林梦雅从她的话里头,听出了几许的危险。

    但她依旧笑得如沐春风,至少不能让祥华看出来自己的担心。

    “我输了不要紧,只要你也赢不了就好。”

    这话,说得还真是损人不利已。

    祥华郡主冷冷的看着她,带着一丝复杂的冷笑离开。

    林梦雅走到窗口,看着祥华的马车离去人,心里头却想了许多。

    “主子,她是不是真的...”

    白苏知道岳棋,但是她也是一样,丝毫没觉得面前的祥华郡主,就是当初那个天真可爱的岳家二小姐。

    “唉,走吧,我们回家。”

    祥华郡主是不是岳棋,如今已经不再重要了。

    她只是没有想到,这才过了多久,她身边的一切,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到底,还有什么在迎接她呢?

    回到宫家,因为小东西被送走的原因,所以大家的气氛,都有些低迷。

    宫家的五个更是寸步不离的,跟忠诚的大狗似的,在她旁边守着。

    因为他们都知道她很疼爱小东西,生怕她会觉得沮丧。

    可她又不能实话实话,告诉他们,晚上龙天昱就会把小东西给带回来。

    没办法,只好装出一副苦大仇深样子,在那唉声叹气。

    同时,她又得注意分寸,免得让家里头太过担心。

    说实话,还是挺难的。

    “小妹,我听说现在一些提前雕好的雪雕,在晚上已经可以看了。你要不要,出去散散心?”

    宫家无人里头,要说最细心周到的,还得属大哥宫斌。

    “这个嘛...”

    刚想要拒绝,却看到了五个哥哥极为担心的样子,所以,忍不住点了点头。

    “太好了,我们去外面吃晚饭。荣叔,快去准备一下。对了,叫上蔡凌吧!”

    宫二一声欢呼,其他人立刻准备。

    林梦雅看着有些兴奋的他们,这下子,不知道是谁陪谁多一些了。

    但是她又怕她不在,龙天昱跟小东西回来,会扑一个空。

    没办法,只好在留了一张纸条,在枕头底下压着。

    在玉清馆里用过了晚饭,此刻天色,才刚刚沉下来。

    除了世家的那些大型雪雕之外,民间的有些雪雕已经开始展出了。

    不过比起上一次,这一次的雪雕赏,更多了几分与民同乐的意思。

    尽管事情才发生没多久,但是大家的脸上,也早就没有了上一次事件带来的阴霾。

    “人啊,真是一种复杂而多变的动物。”

    她不由自主的出声感叹,却听得身旁,传来了一道轻微的笑声。

    “你不也是其中一个么?”

    转过头,看到了蔡凌。

    他俊脸微红,不过这一次,却不是羞的,而是被宫二跟宫五逼着,喝下了几杯水酒的缘故。

    “是啊,我也没什么不同,我也是这芸芸众生其中的一份子。”

    蔡凌眸光有些闪烁,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有什么说什么就是,反正你也喝了酒,我就当,你说的是醉话。”

    她明白蔡凌的顾忌,虽然家族只剩下了他一个,但有些事情,也不是说抛开,就能抛开的。

    终于,蔡凌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看向了她。

    “你曾说,善恶就在人的一念之间。你觉得,我真的能够遏制住心中的恶念么?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跟你们一样,不再拘于这方寸之中,我能不能,只做一个好人?”

    说实话,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蔡凌这种人。

    明明有着一颗极为聪明的大脑,但却因为重重保护,或者是说压制的原因,人又有些自卑,还有些单纯得令人着急。

    林梦雅不知道该怎么说比较合适,想了想,看向了外面街上的人群。

    “其实,我也不能完全肯定。打个比方吧,就好像是眼前的这些雪雕。在龙都内,它可以化作人们游玩赏乐的天然工具。但是在其他的地方,它又是一场灾难。其实善恶也是如此,你觉得你是善人,可别人也许会恨你入骨。但你如果觉得你自己不好的话,这个世上也会有人喜欢你,你说,是不是很矛盾?”

    蔡凌没说话,他只是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良久,他才认真的说道。

    “我觉得,你说的很对。其实有些善恶时间的界限,不过是因为人所坚守的底限不同。我只要不越过我的底限,那么我对于我自己来说,我就是个好人。善恶的限制,其实不在于别人如何评价,而在于我是如何,约束我自己的。”

    这一番话说下来,林梦雅对他也有了别样的理解。

    这家伙,脑子还真是聪明。

    现在她能点拨他,不过很快,他就会比自己要强上许多了。

    “宫雅,我就不谢你了。”

    林梦雅挑挑眉头,这台词,好像不对吧?

    难道不应该对她万分感谢,然后说出一些以后会报答她的话么。

    “以后,我们就是一伙的。我也会帮你,你也会帮我,所以我们之间,应该用不着说谢谢。”

    这个逻辑,让林梦雅忍不住笑了。

    “嗯,说的没错。以后,咱们就是不用对彼此说谢谢的关系,对吧?”

    蔡凌也笑了,他就知道,宫雅懂他。

    “对,没错!”

    林梦雅眯起眼睛,看着蔡凌眼中的认真。

    真好,她又多了一个同伴。

    一阵冷风袭来,林梦雅的脑子,也清醒了不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