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当做借口
    想了想,林梦雅觉得还是要给龙天昱的到来,找一个合适的理由。

    而且,她私心里,也想让家人都知道他的存在。

    他们终究是要共度一生的,不管是谁,她都想要光明正大的告诉人家,这是她的男人。

    只可惜,不是现在。

    听了她的解释之后,宫家的几个人,稍稍的安定了一下被惊吓的脆弱心脏。

    “如果是有这层关系的话,那倒是极好的。只是小妹,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跟曦殿走得太近。”

    宫斌深思熟虑了一番,才劝了她几句。

    “曦殿下的身份贵重自不必说,可他还是圣尊的弟子之一。也许以后,他就会入住圣殿。但是小妹,我们宫家哪怕是巅峰之时,对于圣殿都是敬而远之的。所以,你看龙都内的那些贵女们,对于曦殿下,都是又爱又恨。你是个聪明的姑娘,切莫错付了真心。”

    又绕到这个问题上了,林梦雅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

    但是更让她难过的是,龙天昱在卫国里的状况,其实远远不如她所设想的那般。

    这个男人,总是把自己的心思,隐藏得极深。

    “对了,连星那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吵着要娶你?”

    大概是话题太过沉重了吧,宫四把话题转向了连星。

    “我也不清楚,他只说是连胜让他这么做的。可是,连胜也不会这么无聊吧。”

    林梦雅是真的不知道,可家里头的人,却用一种极为暧昧的眼光看向了她。

    “你们不是...你们可千万别误会,我跟连星没可能的!”

    家里的几个男人,立刻露出了继续失望的神色。

    林梦雅哭笑不得,这些家伙,从哪里学会的乱点鸳鸯谱。

    心中,却还是不免,想到了那个家伙的身上。

    他们之间十分的有默契,他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不来,她都似乎有了心电感应似的。

    果然,天色刚黑下来,她哼着不成调的摇篮曲,哄了小东西入睡。

    “回来了,桌上有我给你留的热粥,喝了再睡吧。”

    没抬头,林梦雅就知道他的到来。

    只怕现在谁都不清楚,其实龙天昱有很严重的胃疾。

    不过每次犯的时候,都是自己咬着牙挺过去的。

    这一切,只有她清楚。

    从前调理过一阵子,已经差不多痊愈了,只是还不能太过饥饿。

    几乎没有任何声音,只嗅到了一股子淡淡的粥香。

    之后那人就脱了鞋子跟外衣,爬上了床。

    “你今天,是专程过来找我的么?”

    把小东西护在胸前,尽管她今日先透露了一点点给他,可那个敏锐的小家伙,就连睡梦中都抓着她的衣袖,让她极为不舍。

    “是。”

    回答得倒是干净利落,只是挽住她青丝的手,却显得越发的温柔。

    “我不想把孩子交给你,可你一定是有自己的理由的,我想知道。”

    慕容曦仔仔细细的看着怀中的女子,心软成了一滩水。

    “重华不择手段的企图留在龙都,所以,她已经暗中跟她的父亲达成了协议。只要他父亲帮她继续留在龙都内,她就暗中帮着她的父亲,谋害皇尊。”

    这倒是让她有些看不明白了,既然想要留在龙都,那为何,还要继续谋害皇尊呢?

    “重华的目标从来都不只是我一个,她留在龙都里,其实是为了实现更大的野心。”

    “那她之前,为什么跟斗鸡似的想要跟你在一起?”

    慕容曦摸了摸她的长发,低声说道。

    “大概是因为,我可以当她的垫脚石吧。”

    他并不讨厌有野心的人,但是,他却讨厌那种好高骛远,自以为是的人。

    “什么垫脚石,你是世上最好的。除了我之位,谁也不能把你抢走。”

    她略有些霸道的小小宣言,却让慕容曦暗笑了好久。

    “那这孩子...”

    “放心,我把小东西带回去,只不过给重华一个机会罢了。”

    “机会?什么机会?”

    “一个,能重新接近我,并且还能卖我一个人情的机会。”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把头埋回了他怀中,声音显得有些闷闷的。

    “那你要把他带走多久?”

    “一天。”

    “一天?”

    “嗯,晚上我们会一起回来。”

    这下子,林梦雅心头的担忧,慢慢的散去了。

    “好吧,那我答应你。可是你得保证,任何人都不能欺负他。”

    “嗯,我发誓。”

    第二天一早,林梦雅就给小东西穿了一身柔软的棉衣,亲自乘着马车,到了龙天昱现在居住的那座别苑。

    说是别苑,但实际上却跟王府的规格差不多,只是更加紧凑了一些。

    她今天早上跟小东西说了一阵子的悄悄话,又告诉他,晚上会有人把他给偷偷送回来之后,小东西总算是稍稍的放了一点心。

    门口的侍卫想必是早就得了那人的吩咐,看到他们之后,就把他们给领了过去。

    不过,却没想到,此时他还有客人在。

    “宫小姐请在此稍稍等待一会儿,我家殿下马上就到。”

    侍卫把他们送到了一处小花厅内等待,这里又温暖,又带着花香,让小东西很是开心。

    不过这个花厅不大,应该只是临时用来做会客的场所的。

    书房就在花厅的旁边,她耳力出众,依稀听到了一些对话。

    只不过,零零碎碎的,也听不太真。

    “曦,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门外,传来了一道女子的哭诉之声。

    她正想着要不要回避一下的时候,龙天昱的大长腿,就迈了进来。

    看到她们两个之后,皱紧的眉头,才稍稍的有些缓和了下来。

    可他身后的那个女子,却依旧在声泪俱下,不依不饶。

    “我可以不计较你昨晚为何彻夜未归,我也可以不计较你突然悔婚。但至少,你我还是朋友吧?”

    昨晚...林梦雅的眉头一挑,看来龙天昱的身边,并不如她想象一般的干净。

    而且这个女人是谁,也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曦,你我之间的婚约,我知道你心有不甘。可这都是长辈定下来的,我也无能为力。可至少,我们当不成夫妻,你就不能当我的哥哥么?”

    啧,还真是不依不饶。

    小东西有些好奇,但林梦雅一直抓着他,小东西也只好乖乖的把脑袋,放在她的腿上,水亮亮的大眼睛,默默的看着她。

    女人也好,男人也罢。

    在爱情里只会一味的低三下四,委屈求全的话,那么最终,收获的也仅仅是苦果而已。

    “来人,送客。”

    龙天昱的声音,没有一丝犹豫,甚至连不耐烦都没有。

    “曦,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

    声音,越来越远。

    林梦雅也没想出来看看,毕竟这不关她的事。

    小东西趴在她的腿上,看着门口的男人,脸上倒是没什么不安感。

    其实有好几次,他从睡梦中醒过来,都跟男人短暂的对视过。

    只是每次,男人都会让他不要乱动,小心吵醒姨姨。

    “孩子,我已经送过来了,如果殿下没有其他吩咐的话,宫雅,就先告退了。”

    明明天不亮,她就稀里糊涂的跟他告了个别,现在见了面之后,却又要装作不熟。

    每天这样演来演去的,她都觉得自己成了演技派了。

    “嗯,我知道了。”

    尽管慕容曦舍不得,可林梦雅还是叮嘱了孩子几句之后,就得离开了。

    可她前脚刚出门,后脚就叫人给盯上了。

    “小姐,后面有人跟着咱们,要甩开他们么?”

    是谁盯着她,林梦雅心里头有数。

    想了又想之后,开口说道。

    “不用,去玉清馆。”

    “是。”

    现在的玉清馆,林梦雅俨然已经成了第二个老板。

    不过这里的人都得了她的吩咐,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她跟玉清馆之间的关系。

    而且蔡凌是幕后老板这件事,除了掌柜的之位,其他的人也并不清楚。

    等到她才刚在二楼坐定,就有伙计,上来敲门。

    “宫小姐,外面有人找你。”

    挑起眉头,看向了那辆隐在街角的马车。

    “不见。”

    正主儿还没下来,就想让她先出招,岂不是丢了身份。

    果然,伙计刚下去没多久,就有一辆并不起眼的马车,停在了玉清馆的门口。

    唇角勾起了一抹笑,看来,正主儿到了。

    “祥华郡主好,坐吧。”

    她抬起头,看着这个刚才没用伙计通报,就直接闯入的女子,优雅一笑。

    现在,她可以确定,这人根本不是岳棋,或者是说,这人绝对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岳棋了。

    她所熟悉的岳棋,天真、活泼,虽然有时会有点小任性,但大抵还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而眼前的祥华郡主,纵然有着一样的面容,可气质,却千差万别。

    她的岳棋,是绝对不会用这种冰冷探究的眼神,看着她的。

    “多谢。”

    祥华郡主依旧保持着自己的高傲,至少没一冲上来,就要质问她什么的。

    林梦雅示意门口有些为难的伙计可以退下了,纭儿跟白苏,站在她的左右。

    这里,可是她的主场。

    “不知道郡主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她笑容浅浅,温婉却也疏离。

    后者眼神有些微微的闪烁,最后,还是带了一抹笑出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