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都碰到了
    “宫雅?怎么了?”

    连胜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她似乎想什么东西想的有些出神,轻声开口问了一句。

    “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

    “可是,我母亲的病情有什么不妥么?”

    连胜尽管看似依旧淡定,但实际上语气里,却多了几分的紧张。

    毕竟,现在连夫人的状况,才是第一位的。

    “还好,婶婶目前的状况很稳定。连大哥,咱们还是借一步说话吧。”

    床前,连老爷依旧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的妻子。

    命运对这对夫妻,其实未免有些太过苛刻了。

    连胜把她请到了连家的书房,这里比一般人家的要宽敞些,想必连家的三个男人,经常在这里探讨一些国家大事吧。

    “坐吧。”

    点点头,林梦雅坐下,不过连胜的眼神,却有几许的疑惑。

    略微沉吟了一下,林梦雅先开了口。

    “连大哥,是想问我,这次的事情,究竟跟艾莲有没有关系,对么?”

    连胜也不扭捏,毕竟眼前的她,也算不得什么外人。

    “这几天,我的人一直盯着她。如果真的是她做的,那我的人,也一定有所察觉。所以我觉得,这一次,应该不是她做的。”

    “可是,除了她之外,还有谁能知道我母亲的病情,并且还有理由对她下毒手呢?”

    连胜少见的有些激动,也难怪,身为男人,即便是别人对他们家有仇有恨,那也应该发泄到他的身上。

    可是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女眷下手,未免也太下作了吧?

    “有些事情,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对了,洣儿的父亲,你的调查结果是什么?”

    提起这件事,连胜也是满腹的疑问。

    “我派人去了洣儿家,可是他们家的左邻右舍都说,那父女两个并未回家。院子里也是破破烂烂的,实在不像是有人住的。偌大的龙都,想要找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不过,我自然也有我的法子。”

    这件事交给连胜,她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也好,快要过年了,这些事情也该了了。对了,我曾祖他们已经过来了。要是有空,不如过去坐一坐。”

    对于她的邀请,连胜淡淡的点了点头。

    他们两家之间,用不着那些虚礼。

    说完正事,林梦雅被连胜送到了大门口。

    正巧,赶上了刚回来的连星。

    “连星,你送宫雅回家吧。”

    连星看了她一眼,冲着自己的哥哥点点头。

    林梦雅看了一眼几步之遥的自家大门,在看看这气氛明显有些不太对劲的兄弟两个,最后,只好默默的把拒绝的话,吞回了自己的肚子。

    尽管没几步,可习惯了那个活泼好动的连星,现在的这个沉默寡言的连星,让她有些微微的不适应。

    “大哥他...他可跟你说什么了没有?”

    她看到连星的眼珠子乱转,似乎有点心虚的样子。

    林梦雅也没想太多,只是觉得今天的连星,怎么像是一朵羞答答的含羞草似的呢?

    “没有,他要跟我说什么话呢?”

    “既然没说的话,那...那就没什么了。听宫五说,你曾祖他们都到了。”

    “嗯。”

    气氛,又沉了下去。

    林梦雅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又怕自己会加重连星的心理负担,想了又想,只好说了一句。

    “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人就往大门里头迈。

    可身后的连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冲动,大声的说道。

    “我哥说,你全天下最好的女子,希望我能娶你过门,你能嫁给我么?”

    “噗——”

    林梦雅差一点没让口水给噎死,天啊,这话是从何说起的呢?

    可还没等她反应,家里头就冲出来几个人来。

    “连星,你说什么?”

    宫二如同凶神恶煞一般,瞪着一双牛眼,威吓着面前,企图夺走宫家最珍贵的宝物的青年。

    “二哥,我哥说,希望我能娶宫雅过门。我会宫雅好的,请你们成全我。”

    平时挺机灵的人,这一刻却犯起了傻。

    宫二更是横眉道竖,立刻就要打人。

    林梦雅哪里肯让他们在大街上打起来,下意识的就挡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刚想要转头劝慰,却看到了不远处,一袭黑色大氅的龙天昱,脸色似乎比这冰天雪地,还要清冷数倍。

    “曦殿下。”

    宫四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他。

    可是林梦雅却明显的感觉到了,那人带着重重威压。

    “二哥三哥,这位就是我跟你们提过的,左成王的独子,曦殿下。”

    一窝人里头,数他的地位高。

    架是打不起来了,但林梦雅总觉得,这家伙的目光,让她有些毛骨悚然。

    可是,她真的是躺枪的好伐,谁又知道连星这是发了哪门子的疯。

    天呐,这怎么都赶到一块去了?

    “不必多礼。”

    那人从薄唇里头吐出四个字来,可是视线,却时刻未离她的左右。

    “殿下是路过,还是——”

    “我是来找她的。”

    正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面前情况的她,立刻成为了众人目光的焦点。

    林梦雅抬起头,看着表情各异的众人。

    不自觉的露出了一抹干巴巴的笑,可是除了笑,她还能干嘛呢?

    最后的结果是,龙天昱、连星,还有家里头的五个男人,都出现在了她家的客厅内。

    偌大的一个客厅,从前她觉得遛狗都嫌大的空间,现在却让她觉得有些莫名的闷。

    大家脸上都挂着标准的假笑,心里头怕是早就上演了一场场大戏。

    但铁定跑不了当主角的她,却想要不管不顾的缩回自己的房间。

    这气氛,简直比撒哈拉沙漠还干。

    “那个,大家喝茶,喝茶。”

    向来伶俐的嘴,如今却只能讪笑。

    给四哥哥狂递眼色,那人也终于明白她的意思。

    “不知曦殿下此次来,找小妹有何事?”

    心里头给四哥哥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也就只有他,还能笑得如此亲切自然了。

    可龙天昱却没回答他的话,反倒是看向了她的方向。

    “你府中收养的那个小奴隶,现在情况如何了?”

    她之前并未明说这孩子是从哪里捡回来的,如今被他这么一提,林梦雅暗叫不好。

    “嗯,小东西的情况很稳定。”

    一边狂用眼睛给他打信号,小东西如何,他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

    没想到,信号却失灵了。

    只见对方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幽幽开口。

    “既然是寄养到你的府上,现在这孩子已经没有大碍,我自然是要把他带回去的。毕竟,他可是重华的人。”

    一句话,林梦雅明白了今日龙天昱到访的意图。

    “殿下不说,我都快要忘了。不过是个小奴隶而已,这样,我花高价,把小东西给买回来,不知能否托付殿下,当一个说客。”

    他这是什么意思?

    林梦雅心里头有气,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重华既然想要小东西,那就自己来好了。

    怎么他要来出这个头,死男人,就会胳膊肘往外拐。

    看今晚他过来的时候,自己怎么收拾他!

    龙天昱却没答应,只是稍稍皱了皱眉头。

    “你要买也不难,不过现在重华郡主问我要人。人,总得在我这里,我才好帮你说话。”

    林梦雅下意识的想要拒绝,毕竟,上一次小东西就给虐待得够惨。

    可没想到,却被她大哥四哥给拦了。

    “既如此,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宫斌笑容可掬的开口,冲着她用了眼色,让她稍安勿躁。

    “小东西在我们家住的也还习惯,想来是跟我们家有缘的。如果曦殿下能成全此事的话,那宫家上下,也是感激不尽。只是,小孩子身体本就弱。猛然换了地方,一定会不习惯。少得苦恼,大得会患病。不然,殿下容我们缓几天,等待小东西适应了,再送到殿下那里去。不过,还请殿下费心周旋了。”

    宫斌的话,让人没办法拒绝。

    慕容曦想了想,点头表示同意。

    不过林梦雅却别过头,不想看他。

    忍住了心头的怒火,慕容曦提醒自己,等到晚上,再跟这个女人算账。

    “小妹,这孩子是怎么跟曦殿下扯上关系的?”

    送走了慕容曦跟连星,宫家人把门关了起来,审问她。

    就连宫家老祖都是一脸的震惊,想必是他也想不到,自己的曾孙女,怎么这么会惹事。

    “其实也是意外,我之前觉得闷,所以出去溜达了一圈。没想到,正好碰上了曦殿下的义子在打骂小东西。我一时气不过,所以就把孩子给抱回来了。后来发生的事情,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听完了她的话,宫家的几个人更加震惊了。

    “小妹啊小妹,你可知道,那可是曦殿下的义子啊。你居然如此大胆,也不怕惹恼了他么?”

    宫斌跟宫四,忍不住脊背出了一层白毛汗。

    人,是她从人家义子手中夺过来的。

    现在又要人家为了她,去跟重华郡主周旋。

    天啊,他们到底做了什么蠢事。

    “其实你们不必如此惊慌,曦殿下这个人,我还是有些了解的。他之所以会帮我,是因为在冬至节那天的混乱里,我曾经帮过他一个忙。”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