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连家旧怨
    “多谢曾祖成全!”

    林梦雅眉开眼笑,既然有了曾祖的保证,那收养这孩子的其他问题,也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好好好,倒是你这孩子,自己还云英未嫁,孩子倒是养了好几个。你可知道,咱们家可是有不少人来给你几个哥哥说媒的,可是提到你,再厉害的媒人都得敬而远之。虽说咱们宫家的女儿不恨嫁,可是你这名声要怎么办才好。”

    相比于曾祖的担忧,林梦雅本人却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她这辈子想要嫁谁,都是她自己说了算的。

    有没有媒人,根本没差别。

    “哼,就算是他们要娶,也得看能不能配得上我们小妹呢!”

    宫二的想法,跟宫家老祖截然不同。

    在他们几个人的眼中,只怕玉皇老子也是配不上宫雅的。

    “曾祖,长幼有序,哥哥们还没有娶亲,我就不用那么着急了吧。对了,这次在龙都过年的世家小姐不少,你们几个,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些个人问题了呀!”

    五个人瞪着她,他们刚才还为了她说话呢,岂止转眼,就被她给卖了。

    “嗯!你们听听,雅儿说的有道理。你们一个个的也都老大不小的了,我像是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早就有妻儿了。从前我不逼你们,是因为咱们家的情况不好。现在,你们也该考虑考虑了。”

    谁也没预想到,曾祖的话锋居然调转的得这么快。

    再看林梦雅跟曾祖,两个人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显然是联手坑了他们一把。

    关键,他们还是自己往坑里头跳的。

    “曾祖,现在宫家百废待兴,我们几个人,不着急...”

    “不急能行么?从前雅儿没回来的时候,你们不找也就不找了,现在雅儿都回来了,连个能说贴心话的嫂子都没有,你们这些人又粗枝大叶的,她一个女孩,可怎么办?”

    姜还是老的辣。

    这撒手锏一撒出来,顿时宫家的五个少爷们,看向她的眼神,都似乎加了有几分悲惨的滤镜。

    林梦雅适时的做出一副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样子出来,可够宫家的五个人心疼一阵子的了。

    “说的有道理,这样吧,我们几个人没有旁的要求,只有一点能做到就可以。必须要要疼小妹,还要跟她合得来,最重要的一点是,必须先过小妹这一关才行。”

    瞧宫斌说的这么认真的样子,林梦雅却差一点没厥过去。

    这是哪门子的条件?

    而且是他们娶亲,又不是她,这条件要是说出去了,只怕没有媒人敢上门了。

    “嗯,说的有道理。毕竟咱们家以后,还是要你妹妹掌舵的。那就这样吧,其他的事情,我们容后再说。”

    看着曾祖丢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后,林梦雅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话是这么说,但如果哥哥们喜欢的话,她也一定不会阻拦的。

    不管旁人如何,至少在他们宫家,婚姻可以不是因为爱而结合,但至少,也要是自己的选择才可以。

    “既如此,那我就担下这差事了,几位哥哥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们选择出几位如花似玉的美娇娘,保证让你们和和美美,白头偕老。”

    几个人看着她开心,也都露出了笑容。

    这才是家人,虽然会有分歧,有误会,但最终他们都是爱你的。

    家中来了几位哥哥之后,所有的事情,也就完全不需要她操心了。

    闲下来的林梦雅其实也没有多少空闲的时间,连家的状况,她没有跟几个哥哥说实话。

    只说是连夫人病了,她有可以治疗的法子,不过现在却是一筹莫展。

    而宫家的人也都跟她一样,甚是惦念着连夫人的病情。

    只是现在人家正在养病,他们也不好上门叨扰。

    便由她,一并代劳了。

    “今日婶婶的情况如何了?”

    龙都内的大雪,让雪雕赏进行得如火如荼。

    尽管连胜跟连星都有意避开这些事情,但他们还是不免,在外面忙得脚不沾地。

    家里头,倒是连老爷终于有了时间,能够常伴夫人左右。

    “还是那个样子,孩子,你跟我说句实话,你婶婶她,到底还能不能挺过来。”

    才短短两日未见,连老爷就明显的消瘦,憔悴了不少。

    林梦雅看在眼里,自然觉得心疼。

    “叔叔放心,婶婶吉人天相,一定可以挺过来的,不是还有我么?”

    连老爷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牵起夫人的那双手,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深情。

    “你婶婶跟你一样,是个热烈活泼的女子。她总以为,当初是她先看上的我,却不知道,我第一次去她家拜访的时候,只看了她一眼,就再也忘不掉她了。”

    在那个年代,能一见钟情本就少,而且还能两情相悦,那简直就是一场奇迹。

    自己的父母便是如此,所以即便是母亲过世多年,可父亲的眼里心里,也只有她一人而已。

    眼前的连老爷,让她想起了她的父亲。

    “其实我觉得,婶婶未必不明白。”

    连老爷看向了他,脸上带着几分疑惑。

    “在情爱里,被爱得多一点的那个人,便可以恃宠而骄。婶婶对您的感情很深,所以,她把这个权利让给了你。”

    自私,是人的本性。

    在爱情中,谁人不想占据主动,让对方对自己俯首帖耳,千依百顺。

    但连夫人却没有,她总是让自己,处于奉献的那一方。

    连老爷,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是啊,其实我都明白。只是...如果她能醒过来的话,我会把一切都告诉她。”

    连老爷轻轻的抚摸着连夫人的手,那双手,是他牵了一辈子的。

    能从青丝到白发者,有一人足矣。

    林梦雅突然间,明白了父亲的感受。

    就像是她跟龙天昱一样,天下间,除了他之外,其他任何的人与她,都不对劲。

    唯有他,只有他而已。

    “叔叔,我相信婶婶一定会吉人天相。但是这次的事情,我想我们不能再大意了。”

    其实连家,最深不可测之人,便是连老爷。

    他为官数十载,在皇尊身边忠心耿耿,所知所想,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对于这次的事件,她总觉得,连老爷是知情的。

    纵然不知道全部,但蛛丝马迹上还是有的。

    果然,连老爷看着她,眼神也锐利不少。

    “我的确是知道,是谁想要对你婶婶下手,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如此的肆无忌惮。”

    “叔叔可否告知我,此人是谁?他又为何,非得对婶婶下手呢?”

    连老爷的神色,阴冷了下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个严肃却不失温情的男人,露出这样的表情。

    仿佛,那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你可还在记得,你婶婶是如何落下的这个病么?”

    点点头,着一点她倒是没忘。

    当初是有歹人,在连夫人的面前,虐杀了她的小儿子。

    连夫人悲恸欲绝,这才落下了这么个病根。

    难道——

    “这件事,我原本是准备烂在肚子里,再也不提的。可谁知道,他竟然阴魂不散,还屡屡对你婶婶下手!这个仇,我不得不报。”

    男儿有血性,可以为了家国天下压抑,却不容旁人肆意践踏。

    “当初,陛下要我去办一件事。我本以为,此事不会走漏任何的风声,却不想此事竟然被仇家得知。但是当时,他已经没有办法阻挡我,所以他才趁着我不在家,杀了我的儿子!”

    还真是这样。

    “那这次的事情,也是跟您的仇家有关系么?”

    “我与艾莲,当初不过是萍水相逢。我见她被恶人捉弄,忍不住出手相助。要说男女之间的那些情思,更是半分都没有。可是,这些年,他却利用艾莲来威胁我。而艾莲给我的那些药,也都是那个人给的。”

    没想到,事情居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对方是拿捏住了连老爷的心思,艾莲纵然不是连老爷的心上人,可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

    所以,他的一时心软跟妥协,就成了现在的这幅模样。

    “那个人,究竟是谁,叔叔,可否告知?”

    不过这一次,连老爷却没明说,只是摇了摇头。

    “这都是我们这一代的事情,你一个孩子,知道这些反倒不好。你只管治好你婶婶,其他的事情,还有我在。”

    连老爷不说,她也不好再问。

    “嗯,婶婶其实现在不能醒过来也是好事。我想趁着这一次的机会,完完全全的拔除 婶婶的病根。这样的话,这东西就不能再折磨咱们了。其他的事情,叔叔也请小心。毕竟,婶婶还等着与你白头偕老。”

    其实这病,她并不是不会治。

    只要是跟毒沾上边的,就没有她解不开的。

    可连夫人的病情有点奇怪,症状像是中毒,可是她无论如何检测,都没有看到新的毒素。

    那么,只有两个结果。

    第一,连夫人并非是中毒,而是真的旧病复发。第二,则是这些东西,超出了神农系统的检测范围。

    这...不太可能吧?

    就算是药材名称不全,但是成分却是固定的 。

    而且自从她到这里之后,还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