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宫家团圆
    “小时候,我也想出去看一看。但是父亲对我说,智者多诡,人心难测。如果是愚人当政可误国误国。但智者如果当政,一旦心生邪念,则是一场浩劫。”

    蔡凌的唇边,勾起一抹苦笑。

    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父亲并不是被皇尊囚禁的,而是甘愿自囚于这牢笼之中,为的,不过是控制住自己的野心而已。

    听了这些,林梦雅越发觉得,蔡凌绝对是她必须要争取过来的人才。

    天下之间,聪明人不少,有才华的更多。

    但能有一颗晶莹剔透的玲珑心的聪明人,的确是不多。

    “伯父也说,一念为善,一念为恶。可见这善恶自在人心,而不在于你所处的位置。如果心存恶念,这龙都方寸之内,又怎能困得住你。既如此,你为何不随我一起,一览大好河山?”

    这是她诚心诚意发出的邀请,而蔡凌也明白她的意思,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郑重其事的说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我会好好的想一想你说的话,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再给你答复,好么?”

    那她还有什么不同意的呢,而且她相信,蔡凌一定会成为他们的伙伴。

    “行了行了。”宫四适时的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把死活赖在窗边不肯走的她给拉了回来,又递给了她一杯热茶驱寒。

    “二哥他们不是说,这会儿就该到了么?你五哥也是的,怎么也跑得不见人影?”

    蔡凌的脸上,带着一点微微的红。

    低头下撵着衣角,显得有些紧张。

    林梦雅知道蔡凌这是怕生,不过因为宫家其实跟蔡家也都相识多年,所以蔡凌才陪着他们一起等。

    人,哪里有喜欢孤独的呢?

    “今天早上,你不是告诉五哥哥了么?”

    宫四叹了一口气,脸上带着几许无奈。

    “你也知道老五这个人,虽然看着是不着调,但做事还算是稳妥。也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话音刚落,就听得窗下,有人喊了一声。

    “小妹,四哥,阿凌!你们快看,谁来了!”

    林梦雅立刻探出头去看,只见不远处的雪地上,一队行色匆匆的旅人往他们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马车停在雪地里,露出了几张脸。

    林梦雅拼命的摇了摇手,最后,更是激动的跑了出去。

    “你这丫头,冰天雪地的,怎么就穿这么一点!”

    玉清馆的外面,意外而来的宫斌跟宫乾丰,笑意盈盈的看着她跟宫四。

    “万一着凉了怎么办,快点进去。”

    宫二皱着眉头,脱下了身上的大氅,围在了她的身上。

    “咱们别站在这了,要是咱们不走,小妹她又怎么能走。”

    到底还是宫三稳当,开心之余,还惦记着众人。

    宫四跟宫五点了点头,带着一家人走入了玉清馆。

    才刚进门,就看到蔡凌傻傻的站在楼梯口,有些局促不安。

    “这是...蔡家的那个小子吧?”

    宫乾丰眯起眼睛,一下子就想了起来。

    蔡凌给这位宫家长辈行了礼之后,才点点头。

    “蔡凌,见过宫老前辈。”

    “啧,你这不是诚心的占我们便宜么?我可记得,从前你可是跟我们一样,都喊曾祖的。现在大了,长心眼了不是?”

    宫五一把揽住了蔡凌的肩膀,调笑着给他解围。

    却不想蔡凌更加紧张了,脸又红的让林梦雅有些暗暗担忧,生怕这家伙,因为头顶充血爆体而亡。

    “好了好了,蔡凌以后就跟我们一样叫曾祖吧,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你小心些。别以为,谁都治不了你。”

    林梦雅一瞪眼,算是给蔡凌解了围。

    后者对她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脸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一行人上了二楼,不过他们在的地方,是整个玉清馆景色最好,也最通透宽敞的地方。

    听宫五说,这里一般是不对外开放的。

    “曾祖,大哥哥,你们不是说,家里头走不开,不来了么?”

    一行人的焦点,自然是她。

    但林梦雅更加好奇的是,曾祖跟宫斌的到来。

    “说起来,这都是你之前的功劳。”看着曾祖露出的一抹感叹的笑容,她倒是不明所以。

    “你走之前,不是安排了许多事情,给我和老三么?我们就按照你说的做,每一个环节,都找了一个能干的人负责。没想到,事情竟然出乎预料的顺利。后来,我跟老三又完善了一下,现在,哪怕是我们人不在那里,也不会出乱子了。”

    其实她倒是没说什么,只是跟他们两个说了些用人的规则。

    从前宫家乱,除了外部的打压之外,还源于内部人员的不合理分配。

    现在,要是没有这些个问题的困扰的话,那宫家至少不会再像是从前一样,只是一盘散沙了。

    “那就好,我还想着,让大家都在龙都内过年。蔡凌也来吧,到时候,去再去邀请一下连家人。”

    蔡凌笑了笑,没说话。

    只是眼中,却冒出了几许期待来,想来,他也是自己孤零零的过了那么多个年,也想念热闹吧。

    “连家的事,你五哥写信跟我说了。雅儿,你处理的很好。”

    宫乾丰丝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这个姑娘是个妙人,尤其是在这种问题上,比他们还要保持着让他出乎意料的清醒。

    “哪里是我处理的好,不管是连家还是蔡凌,都是我们宫家从前的底子好。若曾祖跟各位长辈,没有以宽厚为本的话,他们又怎么与我们这些小辈交好。”

    这些事情,她看得很明白。

    其实宫家的底子很好,从前宫家的许多做事的方法,其实都能赢得不少人的赞誉。

    有些时候,人心就是这样得来的。

    所以,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她能在这里站稳脚跟,是靠着宫家无偿的支持。

    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是相辅相成的。

    但把整个家族都交托给她,任由她做任何的决定也无怨无悔,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宫家对她的真心,她都明白。

    “你这丫头,还真是...”

    看着曾祖的眼睛里闪着几许泪花,林梦雅知道可不能再继续煽情下去了。

    “如今咱们团圆是最好的事情,我也不能惹曾祖哭了。你们先坐着,我出去看看,该上菜了吧。”

    蔡凌跟着她一起出门,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张罗了一大桌子的酒菜。

    一家子人围坐一桌,其乐融融。

    等到酒足饭饱,林梦雅又直接邀请蔡凌回宫家。

    只是,却被蔡凌婉拒了。

    不过,他也说明日还会过来,送一些必备的年货。

    想来是答应了她的邀请,准备跟宫家的人一起过年了。

    “来,见过各位叔叔伯伯。”

    因为路途遥远,再加上这里天寒地冻,所以墨言他们几个小孩子,都被留在了家中。

    听说那孩子现在可了不得,全家上下最招人疼的就是他了。

    那小子也每天都玩得不亦乐乎,都要把她这个姑姑忘在脑后了。

    领出了小东西,又说了一遍这小家伙的来历之后,宫家的几个人,也没说什么。

    倒是这孩子一见到他们,也不认生,而是照着她的交代,给他们行礼,让这几个叔叔伯伯们,对他有了些好感。

    “过来,让老祖看看你。”

    宫斌朝着孩子招了招手,小东西看了她一眼后,在得到了她的同意,才走了过去。

    曾祖也是跟墨言他们几个相处惯了,对小孩子也多了几分喜爱。

    摸了摸这孩子的头顶之后,从兜里头掏出了一块糖给他。

    “拿着吧,从前在家的时候,那几个小家伙天天的要糖吃,我这也习惯了。雅儿,这孩子,你还想继续养在家里么?”

    家里头,倒是不缺这个小娃儿的口粮。

    只是这娃儿的父母还健在,而且重华郡主万一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说不得要趁机发难的。

    他们的确是不能见死不救,但怎么救,如何救,还需要商榷。

    小东西拿了糖,回到了她的身边。

    安安静静的站在她的腿边,那张黄黄白白的小脸蛋上,带了一抹浅浅的笑。

    “无论如何,我都要救这个孩子。我既然能遇到他,那便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况且,我跟重华之间,并非不可调和。可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这孩子,我是绝对不会再任由他们欺负。”

    想是得到了她的保证,小东西忽然间松了一口气。

    他扯了扯她的衣角,待得她看向自己之后,递出了手心里的糖果。

    林梦雅笑着收下了,却剥开了之后,塞到了小东西的嘴里头。

    甜甜的糖果,让小东西笑得眯起了眼睛。

    “小妹说的对,我们宫家,向来都是怜悯老弱。这孩子刚来的时候你们没看的,全身没有一块好地方,比路边的野狗好不到哪里去。要是再送回去的话,还不知道会如何呢!”

    宫五急急的站出来,为她说话。

    宫斌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叹了一口气。

    “你看你们俩,才出来多久就学坏了。曾祖是什么样的人,难道还不容不下一个小娃儿?”

    这下子,轮到宫乾丰处境有些尴尬了。

    “你们几个啊...唉,好吧好吧,说的我好像是多小气一样。这娃儿啊,就养在咱们家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