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重聚龙都
    “龙都内的情况,真是越来越乱了,对了明天二哥他们差不多要到了。年可是越来越近了,这是咱们家的第一个团圆年,可不能被别人给搅合了。”

    宫四说的有道理,林梦雅也觉得,与其战战兢兢,在担惊受怕之中过日子,还不如把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任它狂风暴雨,我自岿然不动。

    以不变应万变,至少不会自乱阵脚。

    “真可惜大哥不能来,我还记得,咱们小时候,不管家里头再难过,大哥都会在过年的时候,努力的让我们过上一个好年。”

    陷入回忆之中,宫五不由得有些惆怅。

    谁人年少不轻狂?只可惜他们,早早的为了宫家,压抑住自己的天性而已。

    如今,小妹的到来,才让他得意肆意畅快的生活。

    只可惜,大哥他们的青春不再,终究,是错过了人生之中,最为美妙的时刻了。

    “是啊,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从前,大哥是忙着养活家里头的这些人,如今家业大了,他依旧忙着如何安置家业。这么多年来,还真是苦了大哥了。”

    宫四挑起嘴角笑了笑,但他知道,这份忙碌,大哥可是甘之如饴。

    “对了,五哥哥,连家如今出了这样的事,你应该能不去给连星帮忙呢?要是他现在犯了错的话,只怕有心人会拿来做文章。”

    经她这么一提醒,连星这才想起来,询问了一下家里人到的具体的时间后,立刻跑得不见人影了。

    “你把他支开,可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林梦雅看着宫四,脸色却带了几分严肃。

    “你临走前,大哥肯定告诉你过人,有人企图要取我而代之吧。”

    宫四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

    “那他有没有跟你说,这个想要假充我的人,就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呢?”

    这个,宫斌倒是没说。

    宫四迟疑了片刻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只是没有开口。

    “说起来,她并不是我的亲妹妹。其间的事情,关系到家父家母,不便细说。此人与我是一起长大的,她们母女曾经多次想要害我。要不是我福大命大,早就一命归西了。”

    有些事情,经历过方觉得残忍,但她如今说出来,却已经是轻描淡写。

    可落入宫四的耳朵里,却生生多了几许的心疼。

    他们的日子不好过,可小妹又何尝不是如此?

    “大哥,绝对不会让这个人伤害到你。我听他的意思,似乎已经是另有安排了。”

    “嗯,大哥跟我都想留着她,只是要知道,她背后的谋划者是谁。之前我跟你说过的变故,我怀疑,可能与她身后的支持者有关。即便不是同一个人,但也一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个人,对她的‘过去’,了如指掌。

    知道她跟林梦舞之间的恩怨,也很清楚朱炎跟上官慧跟她的关系。

    但是,却并不清楚其他的事情。

    不过很奇怪的是,这人既然想要害她,却又为何总是用这些背地里的招数呢?

    既然有这么大的能力,把她的仇人跟亲人都给弄过来,又为何没有亲自出手碾压她,反倒是给了她可以喘息的机会呢?

    是那人只是一个单纯的变态,还是他不能这么做,她也不得而知。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此人的来头,一定不小就是了。

    “这可就有趣了,你之前的仇人倒是不少,可宫家这些年来的劲敌也是虎视眈眈。不管从哪方面来讲,咱们都是一家人。”

    宫四故作轻松,可有些事情,也不是着急就能解决掉的。

    林梦雅笑了笑,有些事还真是巧合。

    也许,这就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吧。

    “还有一件事,前几天后尊曾经派人想要给五哥哥一个虚衔,被我给回绝了。”

    宫四挑了挑眉头,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所以你刚刚让老五去帮连星,是为了让皇尊跟后尊,知道有他这么个人么?”

    “当然不是那么简单。”林梦雅耸了耸肩,笑得像是一只小狐狸。“我是想要皇尊跟跟后尊明白,他们现在可以放心依靠的,唯有我们宫家。”

    这并非是趁虚而入那么的卑鄙,雪中送炭,总是最容易看出真心来的。

    如今连家出了这档子事,凡是心里头有些自己的小九九的,大概都会选择观望。

    皇室的更迭,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一场场豪赌。

    只不过,赌注是他们家族的身家性命与几代的荣耀。

    “这话说得有道理,况且老五有那个能耐。我们与连家,也是世代交好。与其让别人上位,取连家而代之,还不如让我们成为皇族的另外一边的臂膀。只有内外兼修,皇室才能维系下去。”

    宫四的话,也是林梦雅所想。

    宫家绝对不会蜗居在小小的龙都之内,可连家不同,他们必须要依附于皇室而生。

    这是他们的宿命,也是他们的责任与义务。

    如此一来,宫家跟连家的利益不发生冲突,而且还会相辅相成。

    其实她估摸着连老爷也是这样想的,不然,他也不会默许,让连星把五哥哥给拉到一条船上。

    现在龙都谁人不知,连家跟宫家只隔着两道墙而已。

    甚至于,已经有人把他们看做同一伙的。

    而她,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效果。

    “可惜,有的人不会那么轻易的让我们如愿以偿。”

    宫四眉头微挑,笑得纯良无害。

    “那就,把他们通通都清理掉。”

    暮光微弱,给她的脸蛋镀上了一抹艳光。

    她的笑容里,却包含了太多的深意。也赋予了这抹光,绚丽多姿的色彩。

    “那好,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宫家最聪明的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开启了一个只属于宫家的时代。

    一切,才刚刚开始。

    过年前的最后一场雪,如同鹅毛一般,覆盖了整个龙都。

    让看惯了纯白的龙都人,不禁又缩在屋子里,过起了闲散的日子。

    当然,仅限于有钱有势,家中堆满了柴禾跟粮食的人而言。

    路上,再度出现了堆砌雪块的奴隶。

    不过这一次,他们却不再是衣衫单薄,面黄肌瘦的了。

    听说半个月前,新上任的官员心肠极好,特意禀告了朝廷,阐明利害。

    这才让这些奴隶们,过上了难得的好日子。

    吃饱穿暖了,工作的效率也就更高了。

    不过一夜,主要的街道上,就不见任何积雪的痕迹了。

    虽然大雪还在下着,可奴隶们却有了编制,几队人轮流在街头做事,也大大的保障了行车的安全。

    林梦雅今日好不容易出了门,坐在玉清馆里头,跟蔡凌闲话家常。

    “这奴隶们还真是管用了,清理积雪尚且如此有效率,要是做别的什么,想必也利落的很吧。”

    屋子里头很热,听说这里的取暖设施,是蔡凌这个大才子亲自设计的。

    即便是开着窗子,她也觉得热的厉害。

    脱下皮裘的斗篷,换了一件素色的单衣,可她还是热的,脸蛋沁出了一层薄汗。

    “小心别着凉了,听说你来的时候,不是生了一场风寒么?怎么,竟一点教训也不长么?”

    宫四笑着说了她一句,林梦雅虽然知道这样不好,但还是耐不住里面的温度。

    也不知道那两个人是怎么回事,明明穿得比她多,怎么还坐得这么稳当。

    尤其是蔡凌,粉白的一张小脸蛋,连半滴汗都没有。

    羡慕嫉妒的某人,瞪着蔡凌,硬是把对方的脸蛋给看红了。

    “真是对不住宫小姐,我自幼身子不好,极度畏寒。要不,我让他们减一些煤炭,省得你感觉不舒服。”

    说完,蔡凌就想要叫人,却被林梦雅给拦住。

    “别别别,我这人也是,受得热,受不得冷。其实我是羡慕你,要不是你这里还要迎接客人,我都想住在这里不走了。我们家虽然不冷,但是跟你这一比,可差得远了。”

    林梦雅这是真心话,从前她住的流心院,冬日里因为费了不少的力气引了温汤过来,所以地面都是带着微微暖意的。

    更别提屋子里头,专门请了能工巧匠来改造,所以也跟这里差不太多了。

    冬天嘛,就该有个冬天的样子不是?

    “若是你喜欢的话,我叫人给你送几个暖炉过去。这些小玩意儿,都是我闲着无聊的时候自己做的。暖炉你就放在屋子的四角,早晚别断了炭火。虽然比不上这里,却也能如盛春一般,不带半点寒意。等到来年开春,你们走了之后,我就让人给你们都修一修。保证,再也不会冻着你们,可...可好?”

    大概是说得太过开心了,导致到了后面,蔡凌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

    可林梦雅,却没给他留让他瞎害羞的时间。

    “那就说定了,你还真是个宝贝。要是你能离开龙都的话,我一定让你出去看看。外面的山河有多壮丽,你这样的人才,一定能做出许多造福黎民百姓之事。”

    林梦雅不知道,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是有光的。

    而那光,恰恰是蔡凌所寻找的期盼。

    纵然心向往之,可他却比任何人,都过早的接受了现实。

    垂下眸子,他柔声说道。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