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阴谋易懂
    连家的人都相信她的能力,立刻从屋子里头离开,只留下了连月一人给她打下手。

    林梦雅立刻开始帮连夫人检查,这个症状很明显就是她的旧疾。

    可...不应该啊!

    “小月姑娘,昨天跟今天,夫人可曾吃过什么,碰过什么没有?”

    连月低头想了想,摇了摇头。

    她对这个陌生的姑娘没由来的信任,自然不会隐瞒。

    “夫人一直跟我们在内院里,吃的用的,也都是平常之物,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林梦雅皱起了眉头,这就怪了。

    连夫人的一直在吃她配置的药,就算是不能缓解,至少也不会轻易的复发。

    “我先给夫人开药,其他的事情,我们容后再谈。”

    拿出一直放在夫人这边的银针,刚刚下第一针,却看到夫人的脸色,愈加苍白。

    猛然的睁开了眼睛,眸中透露出几许的凶光。

    “你——你还我儿子的命来!”

    来不及躲闪,连夫人的一双手,如同铁钳一般,用力的掐住了林梦雅的喉咙。

    “夫人,夫人!她是宫小姐,是宫小姐啊!”

    连月立刻上前去掰连夫人的手,但是那双柔软的手,如今却有了巨大的力气。

    好在林梦雅虽然被困,但反应极快,一下子就把手中还握着的银针,插入了她的腋下。

    顿时,手松开了,而她,也瘫坐在地上,喉咙火辣辣的疼着。

    “怎么回事!”

    外面的人听得里面的动静,立刻跑了进来。

    在看到这里的场景后,手忙脚乱的把连夫人重新按在了床上。

    除了双手软绵绵的垂在地上不能动之外,连夫人使劲的挣脱着。

    几个人又不好下重手,生怕伤了她。

    没一会儿的功夫,几个人的脸上,都挂了彩。

    “咳咳,你们制止住她,我来处理。”

    林梦雅揉了揉咽喉,幸好她反应的快,但即便如此,肯定还是给擦伤了。

    连家兄弟两个交换了一下眼神,连胜制住母亲的双手,连星如同泥鳅一般,划入了她的背后。

    双手又插入了母亲的手臂,把她整个人,用后背给夹了起来。

    这下子,就算是连夫人有十分的力气,也因为角度的关系,不得施展。

    林梦雅看机会难得,与连胜迅速的交换位置,连下了七根针,连夫人才终于停止了下来。

    ‘噗——’

    一口黑血喷了出来,除了林梦雅躲得快之外,其他的尽数中了招。

    连星见状,立刻紧张了起来。

    只是碍于母亲还在背上,不得行动,只好关切的问道。

    “怎么样了?你们还好么?这血,不会对你们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吧?”

    林梦雅看了看已经傻了的连胜跟连老爷,摇了摇头说道。

    “没事,一会儿洗干净就好了。”

    就是因为没事所以她才躲的,不过...谁也不喜欢被血碰上就是了。

    “先把夫人放下来吧,她的情况暂时稳定了,不用太过担心。”

    这一次,她没有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检测到毒物的反应。

    说明连夫人这次犯病,并非是药物的催发所致。

    这就怪了,府中应该没人会这样刺激她的吧?

    “这几天,府里头可进了什么新人没有?”

    连家父子互相看了看,这些内宅的事情,他们是向来不管的。

    一直跟在夫人身边,俨然成了半个小管家的连月,成为了几个人目光的焦点。

    “府中这几日来,未曾进来什么新人。倒是——倒是洣儿前几天被家人给借走了,了对了,昨日洣儿的爹来赎买走了她的卖身契。夫人心善,不仅没要银子,还赏了他不少,后来又留他说了一会儿话才走的。除此之外,咱们院子里,也没进来过生人。”

    “洣儿?就是那个,带着步摇刺激得你犯病的那个姑娘么?”

    连月点点头,近日她的情况好了许多,也不像是前阵子一样,看到什么东西,就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了。

    “洣儿的爹,长什么样,除了月儿姑娘之外,可还有人看过?”

    连月招呼了一个侍女过来,解释说两个人是同乡。

    那人倒是对洣儿家的情况极为熟悉,听罢便开始讲述了起来。

    “洣儿爹跟娘都是外地人,听我爹娘说,他们都是逃难到这里来的。洣儿的娘,曾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据说洣儿爹曾经是她的教书先生。两个人是私奔到这里来的,后来洣儿娘家家道中落,也就没有来寻女儿。生了洣儿之后,没几年就撒手西去了。”

    “那洣儿她爹,为人如何?”

    侍女细细的思考了一番之后,才斟酌着说道。

    “平常看起来,倒是个斯斯文文的人。但我爹不喜欢他,说洣儿娘的死,都是他爹害的。我娘也时常告诫我,以后绝对不要只看着面相找婆家。想来,是怕了洣儿娘的遭遇吧。”

    简而言之一句话,斯文败类。

    越是肚子里头有点墨水的,越是容易长这些花花肠子。

    怕也是如此,才会让夫人,与他多说几句的吧。

    “连大哥,你立刻派人,去洣儿家看看。其他人听好,夫人发病了,暂时没有任何的法子治疗。不管是谁来,都得这么回答,知道了么?”

    她在着急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会指挥起众人来。

    而大家对于她的命令,也丝毫没有怀疑。

    “好,我即刻去办。”

    连胜离开,林梦雅又看向了连星跟连老爷。

    “叔叔这几日就不必出府了,不管有什么事情,都只说你忧思过度,不便见客。”

    见连老爷点头答应之后,她又转向了连星,还没开口,连星就抢着说道。

    “我娘病了,我自然是无心做事。”

    这家伙,反应还真快。

    “除此之外,你一定要找一个合适的人选来托付你的工作。记得,他不能犯错,你也不能。”

    对方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对连夫人下手的,现在还不得而知。

    所以,她必须要充分考虑这件事情的可能性。

    “好,我这就去安排。”

    转眼间,屋子里就剩下了她跟连月,还有床上躺着连夫人。

    “这几天,你也要小心。”

    连月忧心忡忡的看着她,又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连夫人。

    到底是谁,要对这样好的夫人下手呢?

    林梦雅看了看窗外,虽然风和日丽,但却不知隐藏了多少的秘密。

    等到连夫人的情况稳定下来之后,她从侍女的手中,接回了小东西。

    “困了吧,咱们回家,乖。”

    小东西像是一只小猫似的蜷缩在她的怀中,小小的手紧紧的勾住了她的脖子。

    那温温热热的小脸蛋与她贴合在一起,让林梦雅只觉得心头,有些微微的暖意。

    “啊...”

    小家伙张嘴轻轻的叫了一声,眼神看向了她的身后。

    这小东西,还记得她早上说的话。

    “现在有个很好很好的奶奶病了,你不能去打扰奶奶。等奶奶好了,我们再来看她,好不好?”

    小东西瞪着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用力的点了点头。

    随后,又贴在了她的怀中。

    从连府回家,林梦雅立刻把宫四跟宫五都叫了回来,连家出了那样的事,他们也不得不重视起来。

    好在宫家之前就被他们几个,调教得如同铜墙铁壁一般。

    她这边,外面有宫平,内里有纭儿,身边还有个白苏。

    虽说是一点都透不过来,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那群人是疯了么?祸不及妻儿,就算是对连家有什么怨恨,为何又要屡屡对连夫人下手呢?他们...他们也忍心!”

    宫五义愤填膺,想来是给气得不轻。

    林梦雅却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

    “你行君子义,那是你的好处,旁人却未必如此。我想他们这一次,应该不仅仅是想要对连家下手,倒像是——”

    “针对皇尊。”

    宫四总是这么敏锐,虽然让人难以置信,但林梦雅却不得不点了点头。

    “既如此,那第一个被怀疑的,就应该是越王跟安家吧?毕竟,他们可是因为皇尊的命令,而丢了好大的颜面。”

    宫五一下子,就想到了关键。

    “没错,这事不管放在谁的身上,也会这么想的吧?越王觉得丢人,但是他不能明火执仗的冲着皇尊下手。而连家是皇侍,那是皇家的脸面。他们要是晚了,皇族不也是一样会丢脸的么。”

    林梦雅的话,正说到了宫四的心坎上。

    他皱了皱眉头,缓缓开口。

    “小妹你是觉得,不是越王跟安家,他们也是被陷害的么?”

    “这也未必,谁又能真无辜?虽然我不清楚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越王如此轻易的被怀疑,反倒是会给人一种,他们被人陷害了的感觉。这种小计谋,我想越王应该早就不在话下了吧?”

    宫四也赞同她的说法,的确,如果这是一场一箭双雕的阴谋的话,那未免也太容易被看透了。

    毕竟这种事情,哪怕是明面上查到了证据,也是没办法追究的。

    作为苦主的连家,只好吃下暗亏。

    但是,背地里的互相争斗是少不了的。

    一来二去,他们也会结下梁子,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

    最关键的一点是,这种事情,可没几个去跟对方对质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