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一场闹剧
    又如何,让她不爱他呢?

    脱了鞋跟外衣,林梦雅轻手轻脚的爬上wwΔw.『k『.la

    小东西已经睡得呼呼香了,她点了一盏小灯,看了看那张小脸蛋后,亲了亲小东西。

    慕容曦也只穿着内里的衣服,凑到了床上。

    幸好她的床很大,不然,还真的睡不开他们三个人。

    长手一勾,就把她跟小东西,都揽在了怀中。

    也不知道怎么了,每次一跟他们在一起,他总会觉得莫名的心安。

    “今天的事情,你可都听说了?”

    听得了慕容曦的耳语,林梦雅轻轻的点点头。

    “你不觉得,我做得有些过火了么?”

    “为什么我要觉得,你做的过火了?你想要解除婚约,必定有人不想让你解除。如果这不是最佳的解决办法,你又怎么可能,会在宴会上,给他们父女没脸呢?”

    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长发,他就知道,唯有对她,自己是不用解释的。

    “本来此事,我想要私下里解决。毕竟祥华救过我的命,这门婚事,也是经过了双方父母的同意,才定下来的。但其实,我一直没有同意这门亲事。所以,才没有对外宣扬。”

    他说的是实情,当初她派人出去打听消息的时候,就未曾人听到过关于这门亲事的只字片语。

    反倒是重华郡主,总是跟这家伙出双入对,被人视作玉女金童。

    “哦——”林梦雅拉长了语调,小手用力的戳了戳他的胸膛。“原来,你当初你有婚约在身,是骗我来的!”

    明知道她是在故意撒娇翻后账,可慕容曦还是不想让她误会。

    “没骗你,只不过当时...算了,现在还提她做什么。你只要知道,你是我唯一的女人就可以了。”

    她捂着嘴,笑得如花灿烂。

    “算你二狗子会说话!”

    说漏嘴的林梦雅,在收到对方那血淋淋的威胁眼神后,立刻改了口。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还是我们曦殿下会哄人开心。”

    她的声音少有的甜甜腻腻,一张小脸又笑得开心,一下子就撞进了慕容曦的眼眸内。

    珍惜把她揽在怀中,可慕容曦的心头,却渐渐的浮上了些许的不安。

    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会保护住他的女人!

    “明日,我带你出去游玩吧?”

    林梦雅没多想,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好呀,那你要带我去哪里?”

    “我的府上。”

    “哦,那一定很...等等,为什么要去你的府上?”

    林梦雅瞪大了眼睛,看着慕容曦。

    后者自然而然的回答了她。

    “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所以提前去看看我的府邸,有问题么?”

    这家伙,居然说的这么理所应当。

    但经过深思之后,她还是拒绝了他。

    “不,我们现在还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这下子,轮到慕容曦不解了。

    “为什么?难道你不想嫁给我?还是,你觉得有什么不妥?”

    林梦雅看到慕容曦那难以置信的眼神之后,心头有些微微的酸涩。

    她能理解他那种,想要把自己的存在,告诉给每一个人的心情。

    那是他对于自己的承诺,也是对这段感情的认真。

    “我想嫁给你,这个世上,我只想嫁给你一个人。但是,不是现在。在等一等好么?”

    慕容曦难以理解,眉头挑起,语气也微微转冷。

    “你这是在欲擒故纵,还是觉得,这样做会让别人看轻你?我与祥华解除婚约,也并不是你的错,你何须为了旁人的目光,而甘愿与我只在夜里私会?”

    这人...林梦雅一腔的柔情蜜意,被这个不解风情的死家伙给气个精光。

    “我对你还用什么欲擒故纵?那些流言蜚语,又与我何干?我有我的理由,我的苦衷,我也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存在。可是,现在真的不能这么做。”

    不管是新的身份,还是那些所谓的渊源,都让林梦雅清楚的意识到了一件事。

    有人,想要埋葬掉属于‘龙天昱’的一切。

    而她则是‘龙天昱’这个人生之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所以,一旦她要是跟慕容曦出双入对,至少在没有搞清楚对方的目的的时候,对于他们,还是有着一定的危险性的。

    何况以他的实力,能让他甘心被操纵的,只能是比他还要厉害的人了。

    她,不能冒险。

    “你——”

    慕容曦气坏了,每次问她,都是有苦衷,有难处。

    可要是他深究下去,这个女人便会装死,什么也不肯告诉他。

    若是逼得急了,就开始撒泼打滚耍脾气。

    起身,下了地。

    林梦雅转过身去,心头有些难过。

    本以为他会走,没想到那人却只是一口气吹熄了烛火,然后重新回到了床上。

    “你怎么不走了?”

    “你是我的女人,我还能去哪?”

    仍旧是气呼呼的,但是他伸过来的手臂,却依旧如同往常一样的温暖。

    林梦雅翻过身去,小手摸了摸他的脸。

    但是,却被他狠狠的咬了一口。

    “嘶——你还真是个二狗子,好疼啊!”

    可对方没理她,只冷哼了一声后,别扭的别过脸去。

    “好啦,你这样睡脖子会痛的啦,转过来,好好睡。”

    她柔声哄着这人,把他的头给拉了回来之后,给他整理了一下被子。

    “晚安,做个好梦。”

    说完,她也闭上眼睛,耳边响起了他低沉的回应。

    “晚安。”

    “呀...呀...”

    睡梦之中,林梦雅被一双小小手给骚扰醒了。

    睁开眼睛,小东西的笑脸,出现在她的眼前。

    抱住这张黑黑白白相见的小脸蛋,林梦雅用力的亲了一口。

    别说,卖相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口感还是鲜嫩弹滑,可口得很。

    “小姐,你起身了么?”

    外面大概是听到了里面的动静,立刻传来了纭儿的声音。

    “好了,你们进来吧。”

    等到她跟小东西梳洗一遍之后,宫四才黑着脸,拽着呵欠连天的宫五来吃饭。

    “你这是去哪夜游了,瞧瞧你眼下的乌青,好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似的。”

    林梦雅一边给小东西扒了一个煮鸡蛋,一边打趣着宫五。

    “唉,别提了。”

    宫五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拿着馒头塞进嘴里头,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

    “昨晚安家跟越王算是出了一场大糗,你可不知道,这龙都内的人,到底有多现实。刚开始,他们都是冲着祥华郡主来的,却不想被曦殿下退了婚。本以为这就结束了吧,结果你猜怎么着?”

    林梦雅白了他一眼,宫四则是给了他脑袋一巴掌。

    “啧,你看看你们一点耐心都没有。后来,皇尊竟然派人来了,说是把祥华郡主,许给了太子殿下。这下子,安家算是炸开了锅。而祥华郡主,居然死活都不接旨。那场景,哎呀呀呀,你们没在当场,还真是可惜了。”

    林梦雅跟宫四对视了一眼,皇尊哪里是想要抬举祥华,分明就是为了羞辱她。

    “那后来呢?你们总不会,在越王府里头,闹了这么一宿吧?”

    宫五显得意犹未尽,毕竟当初,安家自以为搭上了太子跟慕容曦,露出了何种的嘴脸。

    现在却是鸡飞蛋打,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那倒没有,出了这件事之后,越王自觉脸上无光,就叫人把我们都给送走了。临走时,大概是为了堵我们的口吧,还给每人,都送了一些还算是贵重的礼品。可惜,在场的谁差这些。我是因为连星觉得有些闷,所以陪他出去喝酒谈天,所以才回来得这么晚。”

    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种闹剧。

    不过有些事情,的确是自作自受,怨不得旁人。

    只是从此以后,越王府跟安家,算是抬不起头来了。

    可皇尊,为何要这么做呢?

    摇了摇头,有些事情她并非是想不到,只是,不愿意浪费那个精力罢了。

    “那一会儿吃完饭,你还是在家里头补个觉吧。我准备带着小东西,去连家走一趟。”

    说起来,她还没带小东西去过连家呢。

    连夫人他们,一定会喜欢这个小东西的。

    而且有些事情,她也需要跟连夫人面谈一番才可以。

    吃过饭,给小东西换上一身石榴红的小袍子,就带着他到了连府内。

    刚进门,就看到侍女跟下人神色匆匆,林梦雅随口问了门房的一句。

    门房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抓了人问,才知道刚才,夫人又犯病了。

    不对,她之前明明诊断过,夫人的病情已经很稳定了,怎么会又犯病呢?

    抱着小东西,匆匆的赶到了后宅。

    正巧,连星从里面跑了出来,看到她之后,拉起人就跑。

    “让开让开,宫雅来了!”

    里面的人一听说宫家大小姐来了,立刻退避。

    林梦雅刚进门,刚放下小东西让侍女帮忙照看一下,就看得连老爷,一脸担忧的走了出来。

    “你来了,快去看看你婶婶。”

    林梦雅点点头,立刻到了连夫人的床边。

    床榻上,连夫人一脸的潮红,眉头紧锁。

    身边,上官慧也就是连月,正在细心的照顾。

    “大家先出去,别挤在这里,我看看情况再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