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宴会退婚
    难道,又是地道?

    可没想到的是,玉容道人只是在干草堆里头摸索了一阵子,墙上就出现了一道门。

    几个人微微惊讶了一下,便被玉容道人,请了进去。

    林梦雅这才看到,她们几个所处的位置,周围码着不少崭新的布匹。

    等到她们走出去才发现,原来,这里竟然是一个染布坊。

    不过因为天色已晚的关系,这里已经没有工人了。

    林梦雅心头有些微微的好奇,他们既没有蒙着她们三人的眼睛,几乎是大大方方的就把她们来领出来了。

    难道,不怕藏身的地方被泄露么?

    旋即,她又为自己的单蠢而无语。

    都说狡兔三窟,这招她也屡见不鲜,想必就算是自己刚出门就找了过来,人家也早就跑得无影无踪的了。

    玉容道人把她们给送出了大门,这是一间并不起眼的染布坊,估计没有人会发现,这里藏有什么样的秘密。

    “多谢道长。”

    此时的玉容道人,早就换上了一身衣服。

    青白色的道服穿到他的身上,更显得长身玉立,不染纤尘。

    倒是跟之前那个草莽汉子,截然不同。

    “应该是我谢姑娘才对,姑娘,我有一句话要嘱咐你。”

    “道长请讲。”

    玉容道人迟疑了一下,眼中却又带着继续的无奈。

    “我看得出来,你是真心的不想嫁与我家馆主。但如果有人找到你,提出更加丰厚的条件,想要让你参与某件事情的话。还请姑娘,不要隐瞒我们。”

    玉容道人是个极伶俐的,他大概是看出来,她这三个人都不太好惹,所以才会如此的客气。

    恰巧,林梦雅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人。

    人家对她客气,她自然投桃报李。

    “道长放心,我们三姐妹虽然出身贫困,但却是最讲信誉的。即便是咱们的买卖不成,我也绝不会恼羞成怒,与别人合谋。”

    玉容道人得了她的答复之后,像是极为满意似的,连连点头。

    “如果,那贫道就放心了。往西面直走,你就会看到之前咱们见面的那个地方了,贫道,就不远送了。”

    点点头,林梦雅带着纭儿三人离开。

    果然,往西面走了越有十几分钟的路程之后,她们就看到了那件破屋子。

    三人低着头,也没往里面看,只是往一个方向走。

    直到走了很远,周围也没什么人之后,林梦雅才辨别了一下方向,带着她们两个,拐到了一条小巷子里。

    那里,正有一辆马车停在最深处。

    马夫看是她们三人之后,立刻去巷子口守着。

    林梦雅掀开车门,就看到了眉间有些焦急之色的宫四。

    看到她们四个平安归来,宫四也终于送了一口气。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回去再说。”

    “好。”

    一行人趁着夜色,回到了宫家。

    马车一直悄悄的进了后院,几个人这才从车上跳下来。

    先回到各自的屋子里头卸下了伪装,之后在宫四的书房里面汇合。

    “五哥哥怎么还没回来?”

    林梦雅刚进门,只看到宫四在等着她,却不见宫五的踪影。

    宫四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道。

    “你那个五哥非得要留在那里陪连家人。”

    今天,正是祥华郡主做东开宴会的日子。

    一大早,宫四跟宫五就出了门,这都入夜了,也不见宫五回来。

    看来这家伙,是想要看什么热闹吧。

    “宴会上出了什么事?”

    宫四微微一愣,大概是没想到,她能够猜出来吧。

    “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曦殿下宣布了取消跟祥华郡主的婚约。唉,你是没看到,当场就闹成了一锅粥,就连我精心准备的礼物都没机会送出去。”

    龙天昱那家伙,还真是...

    “恐怕没那么简单吧?他们俩的婚约,曦殿下不是挺在乎的么?”

    这不符合龙天昱的做事风格,而且还容易遭人诟病。

    宫四不由得露出一副,什么都瞒不过她的样子。

    “有你在,我连关子都卖不得了。没错,慕容曦拿来了皇尊的谕旨。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让皇尊单方面就同意此事。”

    既是皇尊谕旨,那不管是祥华郡主跟越王愿意不愿意,这个婚都是退定了。

    这家伙,还真是总是干这种出人意料的事情。

    “恐怕此事,要成为龙都内的一段谈资了。不过那祥华郡主也算是厉害的,没哭没闹,只红了一双眼眶。不过后来,也是实在是撑不住了,告罪一声提前走了。我倒是不怎么喜欢曦殿下的所作所为。人家是女子,总也该照顾到人家的颜面不是?何必大庭广众之下,给人家难堪呢?”

    宫四觉得慕容曦未免做得太过了,但林梦雅知道,那家伙肯定是有自己的理由。

    “行了,先不说他们了。倒是你,怎么这么久才出来。而且我派出去跟着你的人,也没说看到你们三个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梦雅略微沉吟了一下,才娓娓道来之前的一切。

    听得林梦雅三人居然遇到如此的凶险,即便是事后,宫四也不由得冒了一身的冷汗,后怕不已。

    “都怨我,没想到清微会馆的人,居然如此不讲江湖道义!哼,小妹你放心,今日你受到的委屈,四哥都会给你讨回来!”

    林梦雅摇摇头,拦住了宫四。

    “我觉得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还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清微会馆的人,正在寻找浔阳草的使用方法。如果不是我知道这种草药,一般情况下是用来接续断骨。而且你的人也偶然得知,之前清微会馆的馆主,曾经遭受袭击的话,咱们也不会铤而走险,想要以浔阳草来当条件,与他们谈生意了。”

    本来,清微会馆号称可以买到天下间所有的消息。

    但巧合的是,浔阳草的用法,恐怕只有青筝谱内才有。

    自从到了这里,她才发觉到,青筝谱的珍贵。

    看来,这东西果然是从这里流传出去的。

    “都是我一时冲动,不过既然你们能平安归来。那以后,就不要再理此事了。”

    清微会馆的确很厉害,但宫四却不想让她受到任何的危险的威胁。

    林梦雅笑着宽慰他。

    “以后只要我小心些就可以了,等到以后全国各处的客栈开了门之后,我们就不再需要他们的帮助了。但现在,我们不得不与他们合作。”

    她迫切想要知道晋国那边的消息,但是现在,安家肯定是不能指望了。

    如此,她也只能跟清微会馆合作。

    “但各家的试炼地,都是保密的。你又怎么能知道,清微会馆,一定会知道那边的消息呢?”

    “的确,按照安子晨他们的说法,没有人能知道试炼地的情况。但是,奴隶当中,有那边的人。”

    宫四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照你这么说,此事如果是清微会馆出面,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一来,我手下的人没那么大的势力,能做到的事情极为有限。二来,如果调用宫家的人手的话,可能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

    点点头,林梦雅十分赞赏宫四的聪慧。

    “而且现在,我们不能那么被动。我们现在只有钱跟皇族的微薄友谊。我必须,要巩固宫家的一切。”

    有了这些情报,她就可以处处快人一步。

    纵然不能知道全部,可也比当个瞎子强。

    “唉——”

    宫四叹了一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

    终究,他还是没有小妹的魄力跟手段。

    “行了,今天天色也不早了。四哥哥早些休息,我忙了这一天,身子也乏了,就不陪四哥哥多聊了。”

    宫四自然赞同,把她送到了门口之后,又殷切的嘱咐了她好多,这才转身离开。

    林梦雅刚开门,就看到床边上,站着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

    看来,她的预感没错。

    噙了一抹笑,林梦雅故意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那身影的身后。

    伸出手臂,轻轻的环绕住了他。

    “还是我们家二狗子比较好。”

    那人被她抱住,良久才吐出一句话来。

    “二狗子是谁?”

    林梦雅松开手臂,把他给转了过来。

    巴掌大的小脸蛋,笑盈盈的说道。

    “你呀。”

    卫国千尊万贵的曦殿下郁闷了,这名字...怎么总感觉是从那个山旮旯里头刨出来似的。

    “换一个。”

    林梦雅很喜欢看他这样认真的模样,尤其是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总是显得特别的可爱。

    “那我想想啊。”

    林梦雅装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模样,想了好久,才凝重的开口。

    “要不,叫狗蛋?慕容狗蛋,多酷啊!”

    慕容狗蛋...不是,慕容曦白了她一眼,这个女人可真是...

    自暴自弃一般的摇了摇头,还是决定,封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要不就叫...”

    土得掉渣的名字还没说出口,就被那人的唇,堵在了喉咙里。

    两人在昏暗的屋子里亲吻着彼此,也在诉说着,自己深藏于心中的无尽相思。

    一吻完毕,林梦雅趴在他的胸口上。

    ‘噗通噗通’的声音,格外的强烈。

    她不由得露出了一个俏皮的笑容来,这家伙,竟然还会为了吻她而心跳加速。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