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嫌与被嫌
    林梦雅三人随时都保持着戒备,这里很狭窄,如果他们两个敢妄动的话,死的还不一定是谁呢。

    但那两个人似乎一直朝前走着,甚至都没有回头看她们一样。

    看来,诚意倒是十足的。

    终于,弯弯绕绕的隧道走到了尽头,疯煞星先沿着阶梯上去,瞬间,一股子极为新鲜的动物的粪便的味道,被风吹到了隧道内。

    “这什么味道啊?”

    纭儿捏着鼻子,皱着眉头小小声的抱怨着。

    林梦雅嗅觉更加灵敏,也是被熏的够呛。

    不过,还是拍了拍纭儿的小脑袋,安慰了一下。

    几个人一个接一个的走了上去,到外面林梦雅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处马厩。

    而且,规模还不小。

    “抱歉,非常时期,安全第一。”

    玉容道人的脸色不比她们好多少,但碍于是自家的事情,也只好跟她们先道个歉。

    “无妨,走吧。”

    这些林梦雅并不在乎,她现在只想知道,那个神秘莫测的馆主,究竟在哪里。

    二人领着她们走出马厩所在的后院,到了中厅。

    这里倒算得上是幽静,但是她的耳朵,却听到了外面,有些吵吵闹闹的声音。

    难不成,外面还是闹市么?

    “二位请坐,我们馆主马上就到。”

    玉容道人的态度好了很多,林梦雅点点头坐下,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四周。

    屋子不算大,但也比一般的民居宽敞得多了。

    只是少了几许的烟火气儿,大概是刚搬进来没多久吧。

    不多时,只听得外面有拐杖的声音传来。

    她向外面看去,却不经意间看到了那两个人的脸上,露出了些许无奈的神色。

    终于,那人拄着拐杖出现,却不想居然是个年轻男子。

    顶多不过二十七八岁,只是相貌,有些不一般。

    眉眼算不上多精致,却莫名的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慢。

    就连看她,也只是用余光,瞥了她一眼而已。

    呵,这人倒是有趣了。

    “馆主,这位就是之前提醒我们二人的姑娘。”

    玉容道人行了礼,低声说道。

    被叫做馆主的青年这次总算是用正眼瞧了她一下,然后脸上露出了十分嫌弃的表情。

    “就是她么?罢了,本馆主也认了。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认了?

    林梦雅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想了想,还是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我叫蔷薇,这是我二妹,她叫...”

    “我不用知道她叫什么,你家在哪里,还有什么亲人?”

    暗暗的挑了挑眉头,虽然对方打断了她的话,让她有些不爽吧,不过现在她只有暗自忍耐。

    “我家就住在龙都城内,家里头还有两个哥哥。不知馆主,问这些做什么?”

    那馆主用眼睛斜了她一眼,没好气的吼道。

    “谁让你救我的!就你长成这个样子,本馆主看了就恶心!”

    这一下子,林梦雅的心头的火腾空而起。

    嘿呀,她就算是长得丑怎么了?丑还犯法了么?

    随即冷笑一声,林梦雅瞪着那个男人,丝毫不客气。

    “我长成这个样子,那也是上天给我爹我娘的恩赐。他们都没嫌我丑,你凭什么?再说,我丑怎么了?我又不嫁你,告诉你,本小姐我这叫有个性,你懂个六!”

    却不想,她这么一说,那馆主却好似得逞似的笑得很得意。

    “你们可听到了吧?不是我不娶,而是这死女人不肯嫁!”

    “唉,馆主...”

    玉容道人一脸的为难,而林梦雅却懵了。

    “等等,什么娶啊嫁的,你们在说什么?”

    馆主倒是一脸的不悦,别过头去生闷气去了。

    而玉容道人则是不好意思的咳了咳,然后小小声的跟她解释。

    “是这样的,我们老馆主有遗命。以后馆主要娶的,必定是他的救命恩人。刚才,如果不是小姐的及时提醒的话,恐怕馆主就会危在旦夕了。”

    “我才不要他救!死就死,总比娶个无盐女回家得强!”

    林梦雅傻了,愣愣的看着玉容道人。

    “你们家老馆主,还...”

    这算什么规矩,也太扯了吧!

    但玉容道人却露出了一抹爱莫能助的表情,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呀!

    “人都死了,话也不能作数。再说此时,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而且我对你们家馆主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来,咱们就此别过吧。”

    这什么鬼地方,怎么从上到下都不正常?

    回家一定要好好的收拾四哥哥,这家伙,怎么也这么不靠谱起来了。

    “小姐请留步,此事还可以再商量。”

    玉容道人陪着笑脸,把她给截了下来。

    林梦雅三人警惕的看着对方,这人,又有什么幺蛾子?

    “实不相瞒,其实馆主他...”

    “闭嘴!”

    馆主低吼了一声,玉容道人只能抱歉的看着林梦雅笑了笑。

    但是眼神里,却带着几分恳求。

    林梦雅也是个从来不做赔本生意的主儿,心思转了转,回过头来,看向了馆主。

    “我知道,你肯定是对我不满意,不想娶我对不对?”

    对方回答她的,只有一句冷哼。

    不过林梦雅却并未生气,跟这种人计较,岂不是拉低了自己的水准?

    “这样吧——”她故意拉长了语调,眼神却一直观察着对方的神色。

    见他果然被自己的话给勾起了兴趣,才慢慢道出。

    “你这样的,本姑娘也实在是看不上你。这东西也是,强扭的瓜不甜。所以,只要你能答应我,以后只要我要的消息,你能无条件的提供给我的话,这事,就算是了了。”

    她以为这条件够有诚意的了吧?却不想馆主冷笑了一声,眯起了眼睛,危险的看向了她。

    “你这女人也未免太会算账了吧?你以为,我就当真没有办法拜托你么?现在,这里就咱们几人,只要我把你们都杀了,就没人知道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了。”

    语气虽然有些阴气森森的,但林梦雅脸上的笑容,却是更加灿烂了。

    只见她不卑不亢、不紧不慢的走到了馆主的面前,柔声说道。

    “哎呀,我死了,你就只能一辈子当个瘸子了。怎么样,这**蚀骨的滋味,不好受吧?”

    馆主的脸立刻变得难看起来,他警惕的盯着面前的女子,目露凶色。

    “别这么紧张,这毒不是我的下的。只是机缘巧合,我知道你们在寻找某一样东西。这东西,天下间只有我有。一条腿,一桩你并不接受的婚姻,不知道够不够重了。”

    女人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后,抿紧了嘴,不发一言。

    “如果你不接受的话,那咱们明天就成亲。道长,身为你们馆主夫人,是不是可以享受特权呢?”

    玉容道人都听傻了,曾几何时,他看到过馆主如此的吃瘪。

    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过他家馆主却气得咬牙切齿了。

    “什么馆主夫人!好啊,你要是敢嫁过来,成亲当晚我就让你尸骨无存!”

    林梦雅转过头,不屑的笑了笑。

    “要是真这么简单就能解决的事情,你还会如此的气急败坏么?得了吧,死鸭子嘴硬有什么好处。我问你,这事,你到底答应不答应。我劝你最好谨慎回答,我可没那么好的耐心。”

    她一沉下脸子来,气场就别的有极强的压迫性。

    但没想到,馆主依旧是盯着他,却是死活都不松口。

    这人,怎么这么倔?

    “答应!我们答应了!”

    玉容道人那边,生怕这两个祖宗真的斗起来,会影响正事,立刻替他们家馆主应了下来。

    “玉容,谁让你答应的!我谢晗就算是死了,也不娶这个恶婆娘!”

    “好啊,明天就成亲!”

    “你!”

    谢晗瞪着她,而她也不甘示弱。

    最终,还是玉容道人跟疯煞星,把他们两个给拉开了。

    “算了算了,蔷薇姑娘何必跟我们馆主计较。您也知道,我们这刚刚经过一场浩劫。馆主他心里头窝火,还请您多担待。”

    其实林梦雅也没怎么生气,只是这人的嘴巴也太坏了, 让人不悦得很。

    “我倒是没生什么气,你放心,我提的条件并不过分。如果你们实在是觉得为难的话,咱们可以互相商量一个额度。嫁,我是没什么兴趣的。请你帮忙转告你们馆主,就他那个德行的,连我们隔壁家二狗子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她这话,就是说给谢晗听的。

    虽然对方还是一副要杀人的样子,但玉容道人却好说歹说的,把谢晗给控制住了。

    只是最后,那人却杵着拐杖,拂袖而去了。

    对此,林梦雅表示了深深的厌恶。

    都瘸了,还那么拽干嘛?给谁看!

    看到自家馆主离开,玉容道人才苦笑着跟她赔礼道歉。

    “真是对不住姑娘了,其实我家馆主他...不过,姑娘的要求,我明白了。此事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所以暂时还不能给姑娘一个答复。但姑娘对清微会馆的大恩,我们会时刻铭记在心。五天后,请姑娘还去我们今天见面的地方。我玉容保证,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林梦雅也没想为难谁,点点头之后,就被玉容道人,带出了院子。

    不过这一次,他们却没走马厩,而是到了一处柴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