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好意提醒
    留不得!

    玉容道人心中也泛起了几分杀机,不管是错了还是对的,要是这人不死,只怕后患无穷。ww.la

    “小姑娘,这可由不得你了!”

    玉容道人脸色一变,瞬间就冲着她们两个冲了过去。

    可林梦雅却一把把纭儿推到了一边,人也暴露在玉容道人的视线之内。

    眼看着那人的手,就要折断她纤细的脖颈之时,却听得那女人,极为幽冷的声音说道。

    “别动。”

    玉容道人的身子,停滞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女子手中,正拿着什么东西。

    “我知道玉容道人最喜欢用拂尘当武器,幸好家兄说过,佛尘的材质并不适合当武器,其实能杀人的,都是使用者的一双手。所以,你肯定会用手来折断我们的脖子。因为这是最有效也最简单的方法。不过道长觉得,是你的手快,还是我袖中的暗弩快呢?”

    一把极为精巧的小小暗弩,扣在了林梦雅的手腕下,只要她轻轻一按,蓄势待发的弩箭,就会立刻穿过玉容道人的心脏。

    “你刚才,是故意的。”

    “没错,如果不是这样,道长又怎么可能亲自来解决我们。让你的同伙住手,否则,咱们两个就同归于尽!”

    如今林梦雅出门,都是极为谨慎。

    其实她身上还带着不少的玩意儿,只是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拿出来用的。

    尽管临走前,四哥哥跟她说过,清微会馆即便是谈不成生意,也绝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却不想,他们今日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不听人解释,就要她们的命。

    一点没有商业精神,差评!

    “这我可说了不算,这疯子一疯起来,不见血是不会停下来的。”

    玉容道人似乎并不担心自己受制于人的状态,也好像吃定了白苏一定会死在疯煞星的手下似的。

    可他身旁的林梦雅,却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二妹,挺不住了就用手段,你不是他的对手。”

    没想到,那边一直被压着打的女子,却从怀中摸出了一个药粉,在对方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一下子就撒了出去。

    疯煞星正在兴头上,哪里来得及躲闪。

    只听得‘噗通’一声,人就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了。

    “咳咳,武功不错,就是脑子不太好。”

    白苏吐出了口中的淤血,转身回到了林梦雅的身边。

    她身上带的,可都是林梦雅亲手炮制的毒药。

    别说是壮汉了,一头牛也能放的倒。

    玉容道人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三姐妹。

    她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你看你们就是不好好的听人家说话,我再说一遍,我们只是来谈生意的,不是你认认为的那些人。现在,听懂了么?”

    林梦雅有些不耐烦,但是玉容道人能怎么办?命还在人家手上呢,只能先带点头,但是面色却变得极为难看。

    “好,那你现在放我们走,等到我们出去了,我再放开你。”

    “小姑娘,既然我都信了你说的话,你现在放开我,我自会送你离开的。”

    玉容道人企图讲条件,却换到了林梦雅的一丝嘲笑。

    “你把我当傻子么?我现在放开你,你转头就会叫人杀了我。行了,看样子你是不打算放我走了。这样也好,反正我来这里事情还没办成,走也走不得,那你,带我去见馆主吧。”

    玉容道人有点傻眼,估计他也没见过这么嚣张的敌手。

    “你要见我们馆主?”

    林梦雅点点头,手中的暗弩越收越紧。

    “没错,你们清微会馆的规矩我懂。虽然你们不礼貌,但是生意该做还是要做的,不是么?”

    玉容道人阴鸷的看着面前的三个女子,估计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栽在她们的手上。

    “好,我就带你去见。不过,你可别后悔。”

    林梦雅看着玉容道人的眼神,就知道这人是对自己起了必杀之心。

    其实她也是无奈的,冤枉得很。

    手中的暗弩,收了起来,在玉容道人惊讶的目光下,林梦雅后退了一步。

    “我最后再说一遍,你真的认错人了。也许有人想要对你们不利,但是——”

    她眸子一转,环顾了四周一下。

    “平常,这里只有你们两个人驻守么?”

    玉容道人愣了愣神,随后摇了摇头。

    “你们馆主不在这里吧?你还是快回去吧,你们馆主有危险!”

    玉容道人眉头挑起,他也不知道,这女人为何会转变得那么快。

    “你不觉得奇怪么?既然你们两个问都不问,就认定了我们三个是敌人,那就表示,你们提前得到了某个消息。而这消息,能让你深信不疑的,也就只能是你信任的人了。我们是不是敌人,我们比任何人都清楚。即便我们是敌人,那为何这里,只有你们两人呢?那不成,你们觉得,你们可以抵挡得住么?”

    林梦雅的话,让玉容道人眉头深深的皱起。

    但是显然,他还是没有相信她的理由。

    “也许你可以认为我是巧言令色,只为了探查出你们馆主的藏身之地。信,与不信,全在你一念之间了。二妹,去把疯煞星给弄醒。”

    白苏闻言,立刻拿出一直装在衣服里的解药,掰开疯煞星的嘴,给他喂了下去。

    玉容道人一边紧紧的盯着她们,一边看着疯煞星那边的情况。

    只见那人,悠悠醒转,他立刻走了过去,扶起了自己的伙伴。

    “老疯子,你没事吧?”

    疯煞星甩了甩脑袋,好像是刚从宿醉之中醒过来似的。

    “好厉害的迷药,就连我都能放倒,小姑娘,你们真是好本事。”

    这话,虽然听得真诚,但谁知道里面的意味是什么。

    看得自己的同伴没事,玉容道人对林梦雅三人的表情,就有点复杂了。

    因为她们的行为,怎么看也不像是那些人。

    对视了一会儿,玉容道人才冷冷的说道。

    “你们要是真无辜,就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这对我们,可是不公平的吧?万一你把我们关在这里,一走了之怎么办?”

    纭儿依旧不怕他,振振有词的说道。

    可林梦雅却把这姑娘给拉了回来,扬声说道。

    “他们二位,可都是江湖的成名已久的英雄人物,又怎么可能,会蒙骗我们呢?两位,你们尽可以离开,我等着二位就是了。”

    那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最后还是玉容道人点点头,说道。

    “好,如果证明你说的是对的,那我跟老疯子,亲自来给你赔罪!”

    “二位慢走。”

    林梦雅笑着点了点头,目送着他们两个离开。

    “小姐,他们要是真的一去不复返了,我们怎么出去呢?”

    纭儿扯了扯她的袖子,压低了声音说道。

    可不想,林梦雅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别急,他们很快就会回来了。”

    如果那件事没错的话,只怕他们很快,就会折返回来了。

    她们三人坐在干草堆上,没过多久,那两个人就再次出现在她们的面前。

    正在闭目养神的林梦雅,睁开眼睛看了看突然出现的那两个人。

    这个院子应该有地道,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的来无影去无踪。

    “姑娘,请受我二人一拜。”

    疯煞星登时就拜了下去,而玉容道人却盯着林梦雅。

    后者丝毫没客气,就这么生生的受着。

    无奈,玉容道人也只能轻轻一拜,眼神里有几分无奈之色。

    “知道错了,以后改正了就是。你们二位可都是江湖中的长辈,以后做事,别那么鲁莽。今日是碰到了我们姐妹二人,俩日要是碰到了其他不好说话的,还不说你们没规矩。”

    林梦雅就是那种,有事说事,没事能损人到吐血的类型。

    玉容道人跟疯煞星肯定都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认错人了是一方面,而林梦雅的提醒,算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

    因此,这二人才来跟她道谢的。

    “嘿嘿,姑娘教训的是。我家馆主说了,此次都是我们二人的错,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计较了。对了,我家馆主还说,若是您方便的话,不如过府一叙。”

    林梦雅起身,谱也摆够了,的确是应该做些正事了。

    “好,那就跟你们去。不过这一次,你们可别想用什么坏心思。不怕告诉二位,我这人没什么好习惯,只有一点。想要害我,先得拿出自己的命。”

    她露出了一排白亮的小牙,笑容有些阴气森森的。

    玉容道人跟疯煞星不由得觉得后背有些阴寒,这姑娘...可有些厉害了。

    “姑娘玩笑了,我们绝不会如此。”

    挑了挑眉头,林梦雅看着他们两个。

    “那就最好了,走吧,你们前面带路。”

    玉容道人跟疯煞星,把她给领到了后院。

    依旧是一片荒凉,但是后院却起了一个坟冢模样的圆球。

    虽然有些突兀,可这里人迹罕至,前面都够吓人的了,恐怕没几个人,敢跑到后院来撒谎。

    “姑娘,请吧。”

    玉容道人走上前去,在墓碑上轻轻的敲了敲,然后坟冢里突然现出一条地道来。

    疯煞星跟玉容道人走在前面,而身后则跟着林梦雅一行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