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清微会馆
    身后的那人大约有四五十岁,一脸的络腮胡子,瞪着一双牛眼,猛一看,就跟火李逵似的。

    不过,这人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身高了。

    林梦雅三人里,最为高挑的要属白苏,可那人还没有白苏高。

    大冬天的,身上只穿了件破旧的单衣,手里头还拎着一把破破烂烂的大蒲扇。

    怎么说呢,这人,倒不像是坏人。

    只不过猛然间这么一看,倒还真是有点吓人了。

    “这位前辈,不知如何称呼?”

    林梦雅上下打量了一下,便知道此人不一般。

    可那人却根本不理她,只倒在一旁的干草堆上,忽闪着大蒲扇兀自乘凉。

    “阿姐,跟他费什么话!让二姐打他一顿,看他说不说!”

    想来刚才是被这人给吓得狠了,纭儿咬着牙,愤愤的说道。

    可是黑壮汉子只轻蔑的瞥了她们一眼,还冷哼了一声。

    “哎呀!你还敢哼我们!二姐,上,今天不把他打得满地找牙,他是不知道本姑娘有多厉害!”

    纭儿撸起袖子,就准备煽动白苏开打。

    可黑壮汉子却开口说道。

    “天下间,还真没有几个人敢对大爷我动手。今日看在你们是女人的份上,本大爷不会动手。速速离开吧,这里可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话,说的毫不客气。

    纭儿气得够呛,但林梦雅跟白苏却毫无反应。

    “这样说来,前辈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黑壮汉子继续摇蒲扇,冷笑着看她们一眼后,再也不回答她的话了。

    “既如此,那咱们就走吧。反正这里,也不是我们要找的地方。”

    林梦雅拉起白苏跟纭儿就要走,而且干净利落,没有半点的犹豫。

    那黑壮汉子这下子坐不住了,蹦着就到了她们的面前。

    “你们来这里,不是求人的么?怎么这么就走了。”

    林梦雅故意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出来,看了看后面。

    “这里鬼都不来,还能住什么高人?算了吧,走吧。”

    她们准备绕过汉子,那人却又伸出说来,拦住了她们。

    “高人当然是有的,你看你们,心意这么不坚定,高人又怎么会出现呢?”

    纭儿瞪了那人一眼,准备拉着林梦雅一行人就走。

    可没想到,那汉子却再次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小姑娘,你们这样做什么能行呢?要不,你们再待一会儿,兴许高人就出来了呢!”

    “起开!我告诉你,再不躲开,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这丫头上来刁蛮劲头,就连林梦雅都没办法,何况是其他人。

    本以为这下子那壮汉可以让开路了吧,谁知道那人,居然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放声大哭。

    “哎呀,没天理啦,日子可过不下去了。”

    又哭又闹的,简直比泼妇还要闹腾几分。

    纭儿懵了,这人...脑袋有病吧?

    她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林梦雅,后者却是一脸的但笑不语。

    心下立刻明白了些什么,轻轻的咳了一声,说道。

    “想让我们留下来并不难,你得告诉我们,高人在哪里。不然的话,我们立刻就走。而且见人就跟人家说,这里什么都没有,就一个大无赖大骗子在这里,怎么样啊!”

    黑壮汉子一下子就不哭了,其实也根本就没有眼泪。

    眼睛来回来去的转了转,最后打着商量的口吻说道。

    “小姑娘,高人...高人也得吃饭不是。你们看,是不是...这个...得多少表示表示?”

    那人手指头捻了捻,意思十分的明确。

    纭儿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看来这里的高人,也高不到哪里去。

    不过,林梦雅却按住了纭儿要取银子的手。

    “前辈,想不到你们清微会馆里的规矩,竟然如此的别致。我们是谈生意来的,玩笑就免了吧。小丫头不懂事,别跟她一般计较。”

    黑壮汉子‘嘿嘿’笑了两声,却听得‘砰砰’的几声响动,院子门被完全的关了起来。

    “小姑娘,你说的什么意思,我有点听不太懂啊。”

    不过,那人的眼神,却不再懒散。

    林梦雅笑了笑,从容不迫的说道。

    “清微会馆四天将,四人将,四鬼将。我想,前辈就是四人将之一的玉容道人吧?”

    清微会馆,乃是龙都,乃至整个大卫最为厉害的情报贩子。

    这里,也被成为情报黑市。

    只要付出代价,在这里就没有买不到的消息。

    不过听说会馆的主人极为古怪,要的代价千差万别,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没有人会来这里‘谈生意’。

    但是,前几天宫四却给她说了一件事。有了这件事在手,不愁会馆主人不会帮她。

    而想要见正主儿也是不容易,四人将十分的厉害。每一个来这里谈生意的人,都必须要先认出他的身份,才有可能进行到下一步。

    刚开始他们进来,这黑壮的汉子,就摆出了一副疯掉的模样出来。

    四人将里面有一人名叫疯煞星,十有**,会有人猜到是他。

    但是传说当中的玉容道人,听闻却是个姿容秀美,冰清玉洁般的人。

    想必谁也不会猜到他上面去,更何况,他还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破绽。

    “姑娘好眼力,不知是在下哪里露出的破绽呢?”

    声音瞬间变化,粗哑的嗓音一下子就带上了几分冰冷的圆润感。

    林梦雅却指了指他手中的那把蒲扇。

    “想必平时,道长一定是喜欢拿着拂尘吧?这东西,跟拂尘的拿法完全不同。我只是看到您在收起蒲扇的时候,下意识的用了跟收起拂尘一样的手法。您虽然打扮得别具一格,但是您身下的干草,却是极为干净的。这前一阵子才下过雪,一般人家的干草,除非是好好安置在屋子里的,其他的不管是放在露天的位置,还是放在简陋的木棚里面,都会变得有些潮湿。以您目前所扮演的角色来看,不像是一个能有这么新鲜又干净的干草的人。”

    她话音刚落,立刻有一道癫狂的笑声传了出来。

    “老四,我就说你是穷讲究。这下子,被人给看出来了吧!”

    不知何时,从玉容道人的身后,竟然走出来一位红衣大汉。

    林梦雅并非是没有感知到,只是这人的速度太快了,快到她完全无法反应。

    “哼,还不是你出的这个馊主意。等着,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玉容道人冷哼了一声,一下子把脸上的伪装都拿了下来。

    瞬间一张极为清秀的脸,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

    这人的清秀,不完全是儒雅,也不全是五官带来的俊秀。

    就像是藏在深山里的一块玉石,温润却也有些不近人情。

    “收拾我可以先放在后面,倒是这三个小姑娘,我觉得极为有趣。”

    红衣壮汉笑容可掬的看向了他们,声若洪钟的问道。

    “小姑娘,是谁派你们过来的?”

    林梦雅一听,眉头微皱。

    她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劲。

    “前辈我们只是来‘谈生意’的,并不是谁派来的。”

    那红衣壮汉却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她们三个,但是那笑容,却看得林梦雅心头发毛。

    “既然你们不承认,那好,老夫就只能先收下你们的命了!”

    不由分说,那人竟然一转眼就逼近到了三人的面前。

    白苏立刻反应过来,把她们两个往身后一带,生生的硬接了红衣壮汉一双蒲扇似的大掌。

    只那么一下子,双方都倒退了几步。

    不过白苏这边,更加的狼狈。

    而林梦雅,也嗅到了白苏身上,带着的一点点的血腥味。

    看来,白苏是被震得吐了血,只是她不肯认输,所以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前辈,你们真的是误会了!我们并非是谁派来的!”

    可是,那红衣的壮汉对她的话却充耳不闻,脸上露出了几分狰狞的笑,就直奔着她们三人而来。

    白苏也不示弱,冲上去就仗着自己的身法更为灵巧,所以躲闪得极为迅速。

    但林梦雅也看得出来,红衣壮汉的武功,远在白苏之上。

    更何况,红衣壮汉还有个同伴!

    “小姑娘,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这个煞星疯起来,小心你尸骨无存。”

    果然,此人就是四人将里的疯煞星。

    林梦雅知道白苏撑不了多久,但是周围的门都被关上了,她们如同瓮中之鳖,毫无躲藏的地方。

    只见那疯煞星跟白苏越打越激烈,而玉容道人,却也缓缓冲着她们走了过来。

    “你们两个,只能活一个。回去告诉你们的主人,清微会馆,可不是他能染指的地方。”

    纭儿丝毫没有犹豫的,把她护在了身后。

    “刚才是我惹得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放我阿姐离开!”

    林梦雅却紧紧的拉住纭儿的说,她们三个,谁都不能少。

    看着那边的白苏打得愈发狼狈,林梦雅也不管不顾起来了。

    “放了她们,不然,我让你们死无全尸!”

    她是真的动了杀心!

    玉容道人稍稍迟疑了一下,因为那个姑娘虽然不怎么起眼,可是那双眼睛,却带着让他也觉得有些意外的狠戾。

    如同传说当中的凶兽苏醒,只要给她咬上一口,必定是会死无全尸。

    心头不由得一凛,此人,究竟是谁!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