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终会再见
    林梦雅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那是她的故乡,也是她的家人所在的地方。

    甚至于,她都不敢先行去想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轻寒所在的国家,发生了一场动乱。可他依旧坚持送我离开了,谁也不肯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在我身后,他的都城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顾盼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她的眸光里藏着无法掩饰的恐慌。

    那是再也无法靠近自己心爱之人的伤感,也是她无能为力的悲伤。

    林梦雅不管这一刻究竟会不会暴露自己,却还是把顾盼,拥入怀中。

    “都是我不好,如果我没有跟他在一起的话,也许,就不会把那些人引向他的国家。我知道,他很爱他的国家跟子民,我也一样,很爱他。”

    一行泪,从顾盼的脸颊流下。

    她闭起眼睛,记忆就回到了那一天。

    原本,他们每次吵架的时候,都是轻寒让着她,大喊夫人饶命。

    可那一次,轻寒却笑着,捆住了她的手脚。

    她知道,一直都知道,轻寒的武功远远在自己之上。

    只是他总是想要哄她开心,所以才包容了她所有的任性跟幼稚。

    她已经记不得自己哭喊了多久,出了京都之后,她就哭得晕眩了过去。

    醒来之后,人就在回来的船舱内了。

    她告诉自己,轻寒一定不会有事。

    但也相见无望的事实,让她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所有人都以为时间冲淡了她对轻寒的想念,却不想,她也仅仅是装出一个样子来,骗了别人,也骗了自己。

    “你们还会再见面的,一定会。”

    林梦雅感同身受,纵然现在龙天昱跟共处一处,但他们之间却隔着一道鸿沟。

    有时候,两心相知未必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但人活着,总得有个信念。

    “我们,真的还会再见面么?”

    顾盼泪眼朦胧的看着她,似乎在寻求一个答案。

    她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说道。

    “你们之间,是有着月老亲赐的缘分。你的手上,连着跟他一样的红线。线未断,缘就未断。你心中的想念,就是这跟红线。所以,别哭。也许你明天就能见到他了,所以,要笑着面对每一天,知道么?”

    纵然她也已经是心乱如麻,可顾盼的脆弱,还是让她不得不坚强了起来。

    顾盼期盼龙轻寒,可她又何尝不是在期盼着她的家人呢?

    所以,她来不及伤心,也不能难过。

    至少现在,还没到放弃的时候。

    只要她没有亲眼见到他们,谁的话都不能信,在她的心中,他们一定还潜藏在世界的某处,等着自己再起把他们一一寻回,过幸福快乐的日子。

    所以,她必须要努力。

    顾盼似乎真的相信了她的话,用力的点了点头,胡乱的擦干净了自己的脸上的泪。

    “我知道,轻寒说过,你是世上最厉害的女子。你说我们会见面,就一定会见面的!”

    顾盼像是一只小兔子,弱小可怜又无助。

    但林梦雅,却觉得自己,好像能给她带来新的希望。

    既如此,那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那你就要好好的相信他的话,你在临走前,他是不是对你说过,让你乖乖的在这里等着他,你们终究会见面的。”

    顾盼拼命的点头,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男人是不会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撒谎的,如果他不来找你,那就说明他没有那么爱你。到时候,姐姐给你找个更好的,成不成?”

    顾盼抽动着鼻子,认认真真的看着她。

    “不,全天下只有轻寒最好。”

    这妮子!林梦雅揉了揉她柔顺的长发,轻声的答应着。

    “好,你的轻寒是全天下最好的男人。那么,你就乖乖的等着,至少在他没有来到你的身边之前,千万不要难过。”

    “为什么他不在,我不能难过?”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像是对顾盼说,又像是对她自己说。

    “因为,只有那个真正在乎你的人,才会安慰你的伤心。如果只是我独自一人的话,那我为何还要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的艰难呢?”

    顾盼看着她,似乎是懂了,又似乎是没懂。

    总之,这妮子乖巧的点了点。她替这妮子擦干净眼泪之后,顾盼捏着她的袖子,小小声的说道。

    “我就知道,你还记得从前的一切!”

    林梦雅转了转眸子,既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

    只淡淡的笑了笑,把她轻轻的推出了自己的怀中。

    “从此以后,咱们就并肩作战!不管是轻寒还是三哥,他们都会回到我们身边。”

    顾盼的眸子熠熠生辉,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

    但其中,有多了些什么东西,让她看起来越发的坚强。

    “你呀,真是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不过这几天,我可不能陪你出去了。”

    顾盼这才想起来,她此行的目的。

    “对了,你看我这脑子,竟然把这件事情都给忘了!”

    随后,顾盼就露出了几分的义愤填膺。

    “我听你家的下人说,是祥华郡主的一个家奴把你给摔伤的。这怎么能忍,你要是不方便,我去找她说个明白!”

    同为郡主,顾盼自然不怕她。

    但林梦雅却摇了摇头,说道。

    “说起来,此事也都是意外。如果不是她的家奴救了我的话,只怕我可能会被烛台给烫伤了。”

    “烛台?”顾盼不经意的提到:“我记得龙都内的家族内,因为怕走水的关系,烛台都是固定在地上的。这安家,也未免太抠门了吧!也不怕,谁碰到了,家里走了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林梦雅也回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那时她的确是因为清狐的原因,所以微微的有些失神。

    但是,烛台的话...林梦雅当即翻看起那天的记忆来,纵然只是淡淡的一瞥,可她还是没找到,那个烛台的痕迹。

    难道说,是有人故意放在她背后,要害她的么?

    “雅姐姐,这个安家从前跟你们家的关系,不是还不错的么?你在他家受了伤,怎么也不见他们来看你呀!”

    垂下眸子,林梦雅自嘲的笑了笑。

    “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我们家早就失去了让安家重视的实力,人家不待见,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情。”

    顾盼闻言,也叹了一口气。这种事情,其实倒也常见。

    忽然,她又想起来一件事。

    “对了,我看到告示了,你们家弄的什么样的雪雕呢?我长什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呢!”

    林梦雅却点了点她的小鼻子,轻声的告诉了她。

    “保密!”

    “雅姐姐,你这是耍赖!不行,你必须要透露一下,快点,求求你啦!”

    被顾盼闹了一下午,林梦雅最终还是禁不住她的折磨,但也仅仅是告诉她,宫家要做的雪雕,是一座宫殿。

    原本她还想要留股顾盼在家里头吃晚饭,可不想王妃那边,已经派人来接了。

    总算是把顾盼送走,林梦雅也安安静静的趴在了床上。

    小东西就在她身边睡下了,夜半,他没有出现。

    林梦雅愣愣的看着一阵子的烛火,然后轻手轻脚的吹熄,回到了床铺上。

    良久,屋子里才传来一声微弱的叹息声。

    又过了几日,林梦雅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除了久坐或者是用力之后,还会有一丝丝的钝痛之外,其他的倒是没什么大碍了。

    几天下来,小东西也有了一些惊人的变化。

    他脸上的小斑点开始扩大,正常的肤色越来也多。

    林梦雅每天都在细心的观察,但是除了这些症状之外,这孩子没有任何的异常。

    这倒是,有些奇了。

    不过好在宫家的也都不是一般人,很快的就接受了这件事,也对这个孩子,更加的怜惜。

    “大小姐,祥华郡主府的人,刚刚给您送来一副请柬。”

    正在院子里头,跟小东西一起玩的林梦雅,起身接过了荣叔手中的请柬。

    翻开请柬,就看到里面那些祥华情真意切的邀请。

    “不去,就说我伤势为愈,不适合出席这种场合。”

    把请柬随意的推给了荣叔,她可不想没事找事。

    万一那个愣头青清狐再给她这么一下,她非得在床上躺个三五年不可。

    正在荣叔左右为难的时候,宫四跟宫五也到了她的院子里头。

    “四少爷,五少爷,这是祥华郡主府给咱们送来的的请柬。”

    两兄弟对视一眼,宫四翻开了一下请柬,又看了看的院子里头,明显没把这件是哪个当回事的妹妹。

    不禁摇了摇头,把请柬拿了过来,示意荣叔可以离开了。

    “怎么,你不想去?”

    林梦雅瞧了宫四一眼,尤其是在看到他手中的那枚请柬后,懒散的点了点头。

    “这有什么好去的?他们的态度,想必四哥哥比我还看得明白。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我又何必给她这个脸,好表达一下我那根本就不存在的大度呢?”

    更重要的是,在没有搞清楚祥华郡主是不是岳棋之前,她的直觉告诉她,还是能少见,就少见。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