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顾盼来访
    “最重要的是,别看他们可以分红盈利,可我们拥有最终的任免权。只有这个,我是不会做出让步的。哪怕是以后有了纠纷,他们要是想要甩手走人的话,只凭着这一项,就会有无数人前仆后继。你觉得,他们会没有危机感么?”

    现在职场上的某些东西,其实放在这里,也是试用的。

    她可以给高薪,亦可以给其他人。

    而且在这期间,她会把宫家的人,派往各处的客栈历练。

    这样一来,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的位置并不是唯一的固定的。

    只要他们做的不好,就会无数人等着取代他们。

    如此,他们才会更加的努力。

    而且宫斌已经制定出来了一个详细的规章制度,只要不遵守,就会被开除。

    虽然以后可能会有这样或者是那样的问题出现,但是现在看来,这算是最好的选择了。

    听完了林梦雅所有的解释,宫四这才明白了过来。

    “这么说来,就是我们舍掉小利,而去获取,他们给我们带来的更大的回抱,对么?”

    林梦雅点点头,她就知道,四哥哥绝对会开窍的。

    “而且,自古以来,什么最值钱,是房产跟地产。所有的房产跟地产,都在宫家的名下,所以有些事情,你不必担心。等到大哥哥来了,他会把我们之后的商业计划说给你听。总之,钱这东西,说好赚它也好赚。但是宫家现在,缺得可不是钱,而是名声跟地位。”

    如果是从前的宫家的话,甭管什么安家越王,通通都不好使。

    但是现在,一个小小的于家就能爬到宫家的头上去了,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么、

    “我听大哥说了, 你要办家学。但是你不是说,后尊还没有给你回复的么?就这么肯定的,后尊一定会同意你的想法么?”

    林梦雅耸了耸肩,故意卖了个关子。

    “谁知道他们这些当权者是怎么想的呢。”

    宫四越是看到她这幅无所谓的样子,越是觉得答案一定是肯定的。

    想了想,不由得苦笑一声。

    “你呀,总是会带来一些,让我怎么也猜不到的惊喜。好吧,一切就按照你说的做。反正现在的情况,比之前可是好了太多。”

    她不一定会失败,而且按照皇尊跟后尊的性格,他们不但会同意,而且还会大力扶持。

    “对了,雪雕的事情,也该动工了。图纸我已经选了出来,还是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的修改。幸好上一次,我们的雪雕被震塌了,并没露面,还可以保持一定的神秘感。”

    宫四点头答应,这些事情并不难做到。

    “这都是小事,不会耽误。对了你之前不让我给你查那个艾莲么?这个人,还真是神秘。我拜托了很多人,不是查无此人,就是轻描淡写。只知道几年前,她还到龙都开店的时候,曾经在圣城住过两年。”

    圣城?那不是圣殿的总殿所在的地方么?

    “难道,她跟圣殿有关系的么?”

    宫四也没给她一个准确的回答,毕竟去过圣城的人很多,在那里居住的人也不少。

    总不能说,各个都跟圣殿是有问题的吧。

    “小姐,芳华郡主来了。”

    纭儿进来禀告,林梦雅看了宫四一眼,后者立刻会意,点了点头。

    他,会继续调查这件事的。

    “行了,我就不耽误你会客了。有什么事情,你派人来叫我就好。”

    说完,宫四起身离开。

    他几乎是刚走,顾盼就冲了进来。

    一双大眼睛泪水汪汪的看着她,但是她怎么觉得,这丫头的嘴角,怎么带着一丝笑呢?

    “你没事吧?还疼不疼了?对了,我给你带了一些好吃的来,你叫他们给做一些吃。”

    林梦雅刚开始还有些感动的,觉得这姑娘真是挺懂她的心思的。

    但是看到她带过来的东西之后,林梦雅一脑袋的问号。

    “这是什么?”

    她指着包在油纸包里头,几根通红油亮,一看就知道极为腻人的东西问道。

    “哦,这个啊,这是个猪尾巴。我听人家说,吃哪里就补哪里,你不是摔伤了尾巴骨了么?所以,我才多买了几根,给你补补身体的。”

    林梦雅默默无语,现在断绝关系,还来得及么?

    “你是来看病的,还是来看我笑话的?”

    林梦雅没好气的问道,这丫头,怎么学坏了呢?

    顾盼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真是担心你,我听说你受伤了,赶紧打听你的情况。可是大家都不告诉我你伤了哪儿,我问急了,他们就说你伤了腰。本来我是准备给你买些腰花的,不过人家都说,女孩子不爱吃腰花。这个,还是我到你们府上,打听清楚之后,现买来的呢!”

    瞧着顾盼一脸的邀功样儿,林梦雅只觉得浑身无力。

    为什么,这货会是她的朋友啊!

    “好,那我就先谢谢芳华郡主的好意了。”

    猪尾巴,亏得她想得出来。

    但林梦雅知道,芳华是无意来开她的玩笑的。

    让人把东西收下之后,她们两个坐在屋子里头谈天。

    “你看到祥华郡主了么?”

    林梦雅点点头,说实话,到现在为止,她对于祥华郡主的身份,还是保持怀疑的态度的。

    但那天,祥华郡主的样子,又不像是认识她。

    难道,祥华郡主也失去了记忆了么?

    对此,林梦雅也不敢肯定。

    “听说,祥华郡主这次来,就是为了跟曦殿下完婚的。”

    顾盼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小心翼翼,可林梦雅却没什么反应,毕竟她现在也应该是在‘失忆中’才对。

    “你就,没什么想法么?”

    林梦雅一直觉得,顾盼似乎知道一些内幕。

    只是一直没确定自己的身份,所以没说出来。

    这对于她来说,也有些为难。

    要是询问,自己失忆的事情就兜不住了。要是不问,顾盼想必也不会主动说。

    想了想,她决定套一套顾盼的话。

    “我能有什么意见呢?人家是正经的未婚夫妻,我跟他们又不熟,还能有什么想法。倒是你,我听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曦殿下,莫非,你心悦他?”

    顾盼自然否认,拼命的摇头。

    “我喜欢他做什么?我告诉你,这话可不能乱说!我是一个有心上人的人,绝对不会喜欢别人的!”

    林梦雅却眯起眼睛,做出一派高深莫测的表情。

    “哦——原来你有心上人啊!快跟我说说,长得什么样,是不是跟曦殿下差不多,你这小妮子一时见不到心上人,所以才移情的!”

    顾盼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无奈。

    “像倒是有点像,毕竟的是他的亲兄弟嘛。不过我家轻寒更温柔些,也更活泼一些。不像是三哥,每天都那么死气沉沉的,仿佛谁都是他的仇人似的。”

    这恐怕,才是这小妮子的实话。

    “轻寒?嗯,这倒是一个好名字。不过,他是哪家的公子。我听你的意思,你们似乎是两情相悦了,既如此,他怎么不来迎娶你呢?”

    她提起这个,顾盼就变得有些怅然若失起来。

    顾盼定定的看着她,似乎是做了某种决定一样,深吸了一口气。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以为我把你错认成了我的那个朋友。但其实,我知道你就是她,只是你跟三哥一样,都忘了这件事。”

    林梦雅眸光温柔的看着顾盼,想知道这姑娘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管你有没有恢复记忆,我知道你就是从前的那个你。现在,我要告诉你从前的一些事情。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我希望你都能给我保密,行么?”

    林梦雅点点头,心却悬了起来。

    到底,顾盼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消息呢?

    像是整理一下思绪,顾盼停顿了许久,这才压低了声音开口。

    “你也知道,卫国的每一个大家族,都是有试炼地的。但是试炼继承人的这种传统,现在只有极少数人会遵守了。我其实并不是被我父王给送过去的,而是我母亲跟外祖,他们想要保护我,才把我给送到宫家的试炼地。关于这件事情我知道的并不多,因为当年的那些事情,只有宫家的老家主才知道。我外祖临终前,唯一告诉过我的一件事,就是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相信宫家的家主。只有宫家的家主,才能保护我们。”

    ‘我们’?林梦雅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

    从前她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安子晨说过,每家的试炼地都是保密的。

    但是宫家的试炼地,却出现了几个其他家族的人。

    难道,宫家的那块试炼地,是比较特殊的么?

    还是说,当初外祖母其实并非是逃婚或者是其他的事情,而是,为了躲避某种危险么?

    只可惜,现在却无人为她解答了。

    “但是,试炼地还是不安全了。一天夜里,我外祖留下来保护我的人非常着急的找到了我。说是有些人,已经找到了我的行踪,让我必须即刻离开。其实,他们已经交过一次手了。而且,我的人损失惨重。所以,我不得不撤离。但是在我撤离的前一夜,轻寒所在的国家,发生了一件大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