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突然生病
    宫五能跟谁动手,林梦雅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到。

    她不是再三的叮嘱过,不能太过为难清狐的么?怎么这家伙,又控制不住自己奔涌的真气了么?

    咬着牙,林梦雅快步疾行,跟着大家一起到了前院的会客厅。

    还没进去,就听得里面传来一阵子的兵荒马乱。

    “你们在干嘛?都给我住手!”

    她刚跑进去,就看到一个人迎面飞来。

    白苏下意识的想要往旁边拽她,但是因为林梦雅身上本就带着伤,行动有些不太方便。

    “啊——”

    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过后,林梦雅面无血色的跌坐在了地上。

    “你们都去死吧!”

    她的屁股啊!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了?非得那这个部位来出气?

    可她的一声吼,倒是收到了奇效。

    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飞出来的那一位,则是无辜被波及的宫平。

    此刻,他也因为撞到了林梦雅,而摔的一个头晕眼花。

    这都哪儿的事儿啊!

    “小姐!”纭儿惊呼,立刻上前。

    “主子!”白苏也立刻去拉林梦雅。

    “小妹!”宫四跟宫五也顾不得继续跟清狐对打了,赶紧涌了上来。

    而再次遭受重创的林梦雅,倒是一不做二不休的,直接哭了起来。

    “你们打架就打架,怎么最后遭罪的都是我啊!你们陪,算了,这东西你们也陪不来!”

    她倒不是觉得委屈,之所以哭,疼占了百分之九十九。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们的错!”

    宫四跟宫五见到她的眼泪几乎都慌了神,七手八脚的把扶起来,还给她擦眼泪。

    只是到底是男孩,下手没个轻重。

    把她的脸,给擦得生疼。

    最后还是林梦雅受不了了,一巴掌把他们两个的手给拍了下去。

    “你们这是在给我擦脸,还是在给我毁容?脸皮都要给你们擦得松弛了,以后没人要了看你们怎么办!”

    自知理亏的二人哪里敢回嘴,一个两个的站在那里,头垂得低低的,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大狗。

    最初难忍的疼劲儿过去之后,林梦雅好歹忍住了眼泪,没干太多丢人的事情。

    而在所有人的身后,穿着一身金色衣衫的清狐,则像是一根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那里。

    “你是祥华郡主的人吧?抱歉,是我的两个哥哥一时冲动,希望你能原谅他们。”

    那是对她来说,堪比亲哥哥一样的人啊。

    从前,她受到任何委屈的时候,那人都会第一时间冲到自己的面前,为她挡掉所有的伤害跟痛苦。

    也是有了他,她才能如此的任性妄为。

    可现在,她疼痛难忍,他却冷冰冰的看着自己,仿佛她是一个陌生人。

    清狐动了,他冲着林梦雅点点头,转头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她的视线。

    眼泪,一滴滴的落下,林梦雅无比的庆幸自己身上这绵延的伤痛。

    唯有如此,她才不会让别人,觉察到她的难过,并不是因为这伤。

    林梦雅的哭泣没能持续多久,本来她就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如今趴在床上不能动,但是大脑却空前的活跃。

    雪雕的事情他们必须要及早进行,还好她之前保留了一部分雕刻的手艺人,人手方面,她倒是不用担心。

    只是,设计还需要再更改一下。

    毕竟,要在众多的作品之中脱颖而出,没有点创新是行不通的。

    她在床上忙活,小东西就乖巧的坐在她的身边。

    初时林梦雅没看到小东西在做什么,直到觉得患处有些丝丝缕缕的温热之后,才看到小东西竟然贴坐在她的腰旁边,手中还拿着一个小小的香薰炉子,此刻正放在她的腰上。

    就这么安静的坐在那里,小手轻轻的按着那个装满了活血化瘀的药材的小炉子。

    “累了就好好的休息,我没事的,不疼了。”

    小东西的举动,融化了林梦雅的心。

    她捏了捏他的小脸蛋,柔声说道。

    可小家伙却摇了摇头,小手坚持不轻不重的按住了小香炉,脸蛋一片严肃认真,像是在做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似的。

    也不知道这孩子坐了多久了,林梦雅难道放下了手中的事情,抱着小东西狠狠的亲了一口。

    但是却发现,小东西的脸上,不知何时起了一些白斑。

    借着外面的光线,林梦雅仔细的看了又看。

    原本小东西的脸上是黑黄的颜色,她也以为洗一洗就会好,却发现这是孩子本身的肤色。

    男孩子嘛,黑一点也无所谓。

    但是不知何时,小东西的脸颊四周,却冒出了小米粒大小的白色斑点。

    说是白斑倒也不怎么恰当,仔仔细细的看一看,只是被他偏黑的肤色衬托得有些太白了,但其实,也就是个偏正常的肤色。

    “纭儿,你过来看看,这孩子脸上的,是什么东西。”

    正在外面给她炖汤的纭儿,闻声立刻跑了进来。

    看着自家小姐一脸紧张的样子后,连忙把孩子给接了过去。

    “不像是什么病症啊,小姐,您觉得呢?”

    纭儿也轻轻的擦了擦,发现不能擦下去。而且小东西,好像没什么反应似的。

    林梦雅仔仔细细的给孩子检查了一遍,发现不仅仅是脸上,就连身上也是起了这些小白斑点。

    本以为是某种皮肤病,可去又不像是这样。

    “应该没什么大事,你好好的看着这孩子...算了,反正我也不用出去,让这孩子,继续跟我睡吧。”

    昨晚为了不碰到她的伤处,小东西是跟着纭儿一起睡的。

    但是如今孩子这样,她也有些不太放心了。

    没想到,到了半夜,小东西果然发起了烧来。

    黑黄的小脸被烧得通红,呼吸仿佛极为困难似的。

    林梦雅被小东西身上,那灼热的温度给烫醒的。

    “快来人,端一盆热水来!”

    林梦雅拖着身体,大声的呼喊着。

    刚刚睡下的纭儿跟白苏,也冲了进来。

    胡乱的给端来了一盆水,可林梦雅,却握着孩子的手,不发一言,眉头紧皱。

    “主子,我们要不要去找大夫?”

    白苏看着小东西这么难受,也有些不太忍心。

    但林梦雅,却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阻止了她。

    “别去,这孩子正在解毒。”

    听到解毒两个字,纭儿跟白苏都吓了一跳。

    但是神色更加复杂的,却是林梦雅。

    神农系统的雷达,居然只在刚才才疯狂的开始警报。

    可是那孩子身体里的剧毒,却是在迅速的被解开。

    只不过因为孩子身体太过弱小了,所以才会发高烧,昏迷不醒。

    “你们两个出去,守着门。不要惊动任何人,我不叫你们,你们也别进来。”

    对于毒物,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

    一旦确定小家伙是在解毒,她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纭儿跟白苏二话不说的离开,林梦雅让孩子枕着自己的手臂,紧紧的盯着孩子的状况。

    窗棂微动,不知何时,慕容曦又出现在了她的房间里。

    本来,他是来探望一下她的伤势的,却不想,她正眉头不展的守护着那个小猴子似的小东西。

    “你怎么来了?”

    一抬头,林梦雅看到了龙天昱。

    本来,她是有些赌气的心思的,但是小东西的这一病,可把她给急坏了,也忘了先前的计划。

    “这孩子病了,怎么不请大夫?”

    尽管没带过孩子,但慕容曦还是一眼,就看出了小东西目前的状况并不好。

    怪不得,她会这么着急。

    “说来话长,你既然来了,就帮我个忙好么?那里有干净的布巾跟温水,这孩子身上的温度太高了,我怕会有危险。”

    慕容曦皱着眉头看向了床上的那一大一小,没说什么,却动作轻柔的抱起了小东西。

    “你干什么?”

    林梦雅压低声音问道,但是碍于外面还有人,所以没敢声张。

    “你身上有伤,我来抱着他,要做什么?”

    一只手抱着昏睡不醒的我小东西,一只手完成了浸湿布巾的高难度动作。

    林梦雅这才惊觉,她刚才一时着急,又压到了自己的伤处。

    此时一缓过神来,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还疼么?”

    虽然不太熟练,但大概是因为慕容曦的身上要比林梦雅的身上凉一些,小东西下意识的拱了拱,把头埋入了他的怀中。

    “没什么大事了,就是今天白天的时候没注意,又摔了一下。”

    提起今天的事情,林梦雅只能欲哭无泪。

    但论起来,这些都是她的家人,她也只能怪自己倒霉吧。

    “你身边的人,也太毛躁了。明天,我给你送来两个,好好的照顾你。”

    林梦雅摇头拒绝了,纭儿跟白苏都很好,而且很贴心,她才不舍的换掉。

    看着他怀中的孩子,林梦雅摸了摸小家伙的脸蛋。

    还好,热度已经不像是从前一样那么夸张了。

    为了让她方便查看,慕容曦坐在了床边上。

    林梦雅一边看着孩子,又十分自然的,顺势趴在了他的腿上。

    而小东西的呼吸,则是慢慢的平稳了下来。

    等到林梦雅躺在龙天昱的腿上,打了个盹之后,小东西身上的热度,已经完全稳定了下来。

    而那个男人,还是睁着一双眼睛,看着自己。

    伸出手来,林梦雅摸了摸龙天昱的脸。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