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斩断旧义
    “怎么了四哥哥?”

    宫四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林梦雅也没多想,只是在看到蔡凌通红的一张脸,还带着一丝丝雀跃的表情后,似乎明白了什么。

    像是他这样的人,又怎么会用到外伤的药呢?

    她想了想,了解了四哥哥为何跟蔡凌交好。

    大概,是不想看到他被别人欺负吧。

    宫家的人,总是心中带着一股子侠气。

    人人生来平等,没有人生来就让给另外的人欺负的。

    对于蔡凌,她也多了几分维护之心。

    “小妹,你跟四哥背着我说什么呢?”

    几个人谈话间,宫五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先冲到了林梦雅的面前,将她桌子上的茶一饮而尽后,抹了抹嘴,才看向了宫四跟蔡凌。

    “咦,这位莫不是...蔡凌,你是哭包蔡,蔡凌对不对?”

    听到宫五提起小时候的绰号,蔡凌更加不好意思。

    脑袋几乎垂到胸口上,但还是点了点头。

    林梦雅刚想让宫五收敛一些,省得吓坏人家蔡先生。

    却不想宫五一个熊抱,就抱住了身材比他纤细多了的蔡凌。

    “咱们有多少年没见面了?你也是的,知道我在龙都内,怎么也不来找我?”

    本以为蔡凌会有些不知所措,但他却笑了。

    林梦雅这才稍稍的放下了一颗心,看来宫家的这两个人,跟蔡凌的关系还不错。

    “我...我本来想要找你的。那天他们邀请你去玉清馆,我就在旁边的屋子里,想趁机跟你见一面。谁知道,你们那样走了,我也不好现身。”

    蔡凌声音细细弱弱的解释,不过好在,宫五也不是真的要计较。

    只是装作一副不满的样子抱怨着。

    “你看你,还是跟大姑娘似的这么怕羞。也好,那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你了。但是,你下次得请我吃饭,知道了么?”

    蔡凌刚才还有些担心,现在立刻眉开眼笑。

    “好!不管去哪里,我都请你去!”

    宫五也跟着笑了,对着蔡凌竖起了大拇指。

    “还是咱们家蔡老板有底气,那我就不客气了。”

    宫四跟林梦雅看了那两个人一眼,不由得相视一笑,摇了摇头。

    “对了,你这样匆匆忙忙的回来,可是有什么大事了么?”

    宫五一大早就出了门,甚至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

    他一拍脑袋,差一点把正事忘了。

    “我今天早上跟连星约好了,带着人去帮连胜的忙。你们说,奇怪不奇怪,上次那次雪雕赏会,就弄得人心惶惶。怎么这次,皇尊跟后尊还要举办呢?而且,这次的规模,可比上次大多了。皇尊已经贴出了告示,整个龙都,无论男女,无论官职,无论出身。只能获得最终的优胜,就可以得黄金万两。如今,整个龙都的人都疯了。连胜大哥那里,光是报名的就排出了三条街外。幸好,我提前打好了招呼,已经报了名。”

    宫五拿出了一块小小的木牌,上面有一片有些粗糙的雪花,后面还标了三十三号。

    林梦雅接过来,翻来覆去的看了看。

    看来京中的大人物们早就得到了消息,不然也不会排到三十多号去了。

    “蔡凌,你们家要不要参加?”

    宫五转头问道,蔡凌瞪大了眼睛,颇感兴趣的模样。

    但是思虑再三后,还是摇了摇头。

    “还是不要了,毕竟蔡家应该越低调越好。不过...不过,你们能带我去看看么?上一次,我就好想去。”

    看着他等着大眼睛十分的渴望,林梦雅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

    “真是么?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不过,你虽然可以跟我们一起出去,但是记得,一定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们。那天人一定不少,我怕你遇到什么危险。”

    林梦雅的耐心解释,让蔡凌更加的开心。

    不过剩下的三人,却是有些发愁。

    上一次林梦雅的设计其实很别出心裁的,只是没得到机会展示。

    现在参加的人那么多,都说高手在民间。

    他们如果想要从中脱颖而出的话,恐怕会有些艰难。

    送走了蔡凌,林梦雅跟宫四宫五一起到了书房里。

    方才蔡凌在,有些事情说不得。

    倒不是有意隐瞒他,只是这是他们家自己的事情,不好让人知道。

    “昨日的情形,你们都看到了吧?”

    林梦雅开口,宫四跟宫五同时点头,只是面上的神色,都不怎么好看就是了。

    “安家如今的态度,你们也都清楚了。该怎么做,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安家也并非都不是好人,起码她对安子晨的印象不坏。

    而且看得出来,宫家的几个兄弟们,对于安家也是带着一些情分在的。

    她可以不顾及所有,但宫家的人却未必能做得到。

    果然,他们两个沉默了。

    只怕谁都不想看到,曾经亲如一家的两家人,如今变成这幅模样吧。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柔声说道。

    “你们要是不想决裂的话,倒也无妨。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要宫家再度回到巅峰,那么所有人都会再次成为朋友。”

    宫五看了看宫四,后者虽然也是一脸的复杂,但眸子里的坚定,却是无法掩饰的。

    “这算什么情谊呢?呵呵,的确当初宫家落魄的时候,安家也没有趁机落井下石。但其实我们都清楚,不是他们不想,而是当时四爷跟九爷斗得正厉害,他们腾不出手来而已。如今他们已经解决了自己的事,又有了那位安小姐的声望跟支持,又如何能容忍,跟宫家的交好。”

    宫五有些自嘲的说道,他并非是不聪明,这些事,他看得极为清楚。

    有些事说出来刺心,但事实如此,除非有意蒙蔽自己的双眼,否则他们都能感受得出来。

    “我也觉得如此,所以,什么世交之谊还是免了吧。我们宫家,可当不起他们的友人。”

    宫四行事一向如此,当断则断,绝对不会拖泥带水。

    “既如此,那我也就放心了。从前的宫家,除了先祖留下来的财富之外,其他的,我看也没什么可用的了。人脉,我们还可以开拓新的。从今天开始,我们可以谁的面子都不给,谁的旧情都不念。也无所谓被人说是什么忘恩负义了,这么多年来,那些跟我们交好的家族,哪一个没受过我们宫家的恩惠。所以,做人还是无耻一点的好,比较不那么容易吃亏。”

    话糙理不糙,而且林梦雅说的,也正暗合了他们兄弟二人的心中所想。

    管他三七二十一,他们以后谁的面子也不给了!

    三个人正默默的转变自己心中想法的时候,却听到敲门声响了起来。

    “有什么事?”

    “大小姐,外面有人找您。”

    找她?

    “谁?”

    “他说他是祥华郡主身边的人,来给您赔罪的。”

    难道,是清狐?

    林梦雅刚想要见,但脑中的理智告诉她,清狐现在有问题,还是不见比较好。

    倒是宫四跟宫五冷笑了两声,说道。

    “他把你摔成这个样子,居然还敢来?小妹,你先回房,我跟你五哥好好的会会他。”

    林梦雅一想到那个家伙,伤处就隐隐作痛。

    也好,让宫四跟宫五试探一番倒也无妨。

    只是,可别伤着他就好了。

    “那就这么办了,不过,他到底是祥华郡主身边的人,你们俩,做的可别太过了。”

    按说,他乡遇故知,是一件会让人很开心的事情。

    不管当初她遇到朱炎还是上官慧,哪怕闹得惊天动地的,但是心里头却是带着重逢的喜悦的。

    但是清狐,跟那位祥华郡主,却让她觉得有些莫名的不安感。

    摇了摇头,企图把这种奇怪的情绪,驱逐出脑海。

    宫四宫五随口答应了她,先行离开了书房。

    白苏扶着林梦雅一点点的往房间挪去,尽管她的恢复状况很好,但有些疼,还是让人觉得揪心。

    “白苏,你那天也见到了清狐了,是不是?”

    去安家赴宴的那一天,白苏跟纭儿都在外面等着她。

    但是听说清狐是从来不轻易离开祥华郡主身边的,后来她跟连夫人出来的时候,是祥华郡主,亲自带了清狐来送的她。

    尽管当时她疼得已经顾不得其他了,可记忆还是清晰的。

    白苏点了点头,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我觉得,清狐有点不太对劲。”

    林梦雅偏头看了她一眼,后者机警的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别人之后,才继续说道。

    “清狐之前练的武功,诡异而霸道。他练得都是杀人的功夫,算是武功里面,最为阴毒的那一种。但是这次,我发现他的武功路数有些不同了。可能小姐没有觉察出来,但是习武之人,因为武功的不同,就连走路也是有着细微的察觉的。这一次,我总觉得清狐,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主子,你有没有这么觉得?”

    就连白苏也看出来了么?看来,不是她的错觉。

    “你说的没错,记忆可以被篡改,但是长年累月造成的习惯,却不会轻易的改变。”

    看来,清狐的身上藏着秘密。

    主仆两个正在说话的功夫,纭儿却匆匆的冲到了她们的面前。

    “不好啦不好啦,五公子跟人家打起来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