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蔡凌探病
    可是,刚才清狐救她的时候,那速度显然丝毫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林梦雅的心,像是被人紧紧的抓住了一般,有些不知所措。

    “说起来,那人长得还真是俊俏,只是,少了一点活人气儿。冷冰冰的,看的就不讨喜。也不知道越王,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个人。”

    连夫人的话,正中她的心。

    没错,她也是这种感觉。

    总觉得清狐,像是一个木偶似的。

    但是,她可以肯定,他就是实实在在的活人。

    也许她该找个机会,跟岳棋见个面,想办法探听一下清狐他们的事情了。

    回到家里睡了一觉之后,林梦雅却发觉,她伤的比想象当中的更加严重。

    至少起身是不敢了,只要她有起来的动作,腰跟臀那里就钻心的疼。

    好不容易用神农系统给自己做了个检查,却发现那一下居然把自己摔成了骨裂。

    哭笑不得的林梦雅又不能用药,只好趴在床上好好的休息。

    顿时,她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小姐,这个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纭儿给她端来了水,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会,我休息个几天就好了,别担心。”

    她的身体素质其实很好,变异的血液给她带来的也不仅仅是麻烦。

    按照她的估计,其实再有个两三天就可以好得差不多了。

    只是这几天,她要当个趴趴猪了。

    “主子,蔡先生来了,想要见你。”

    白苏从外面走了进来,蔡凌怎么会来?

    林梦雅还以为他有什么大事,立刻撑着起床到了外室,让人把蔡凌给请了进来。

    没想到一进门,那家伙就红了一双眼眶,愣愣的看着她。

    “你...你没事吧?”

    听他的话,都要哭出来了似的。

    林梦雅哪里还敢逗他,立刻摇头,安慰道。

    “我没事,你...你可别哭啊!”

    天啊,受伤的是他么?

    蔡凌抽动了一下鼻子,眼睛里头水汪汪的。

    “你可莫骗我,要是你真的受了伤,尽管跟我开口,什么药我都能给买来!”

    幸好此时,宫四匆匆赶到了。

    看到好友一副欲哭不哭的样子看着自己的妹妹,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家小雅没事,你可别哭了。”

    兄妹两个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眼神,林梦雅立刻会意。

    “我是真的没事,你别担心我会瞒着你。”

    她之前听四哥哥提起过,蔡凌的父母都是病死的。

    但是因为没有别的亲人,皇尊也不许蔡凌出龙都,而且当时他年纪也不算大,所以都瞒着他来的。

    想必是传话的人没说清楚,这才吓到了蔡凌吧。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谁又能想到,几乎垄断了半个龙都店铺的幕后主人,居然是一个害羞的小哭包呢?

    也许,这就是个人不同的特点吧。

    人家不都说,天才总是跟常人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么?

    “好,那咱们说定了,你千万别瞒着我。”

    “嗯,对了,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她也没派人去通报自己的病情,怎么蔡凌就巴巴的赶了过来。

    “我...我都听他们说了,你在玉清馆等了很久也没等到人,所以,我想问问你没事吧。我的人刚到这,就听说你受伤了不能见客。所以,我才赶过来了。”

    说到这,蔡凌有些不好意思。

    林梦雅觉得这样的小哭包实在是太可爱了,忍不住逗他。

    “我受了伤你就赶过来,真真是让我感动。你说,我到底用什么法子,来感谢你呢?要不——让我家纭儿,以身相许?”

    蔡凌的脸蛋,‘唰’的一下红了彻底。

    倒是纭儿可没那么容易就害羞了,反倒是气鼓鼓的瞪着她们家小姐,不满的嘟囔着。

    “人家是来看小姐你的,要以身相许,也得您自己去。哼,小姐就是伤的轻,不然怎么嘴巴还是那么坏!”

    纭儿脆生生的抱怨,而林梦雅则是笑得眉眼弯弯。

    她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倒是蔡凌,羞答答像是个小媳妇似的,连头都不敢抬了。

    “你看看你,哪里还像是女儿家了!你学学人家蔡公子,女子要娇羞才会可爱万分。啧,哎呀呀,最近凶得,都快赶上母老虎了!”

    没想到,纭儿却翻了个白眼。

    “没办法,谁让我摊上这么个没正经的小姐呢!人家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呀,都是让您给耽误了!”

    这小丫头的嘴,不知何时竟然变得如此的伶俐。

    虽然这也有林梦雅娇惯的成分在,但是纭儿心里头明白,她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姐妹一般,所以对她也是倍加贴心,忠心耿耿。

    笑了那么一阵子之后,纭儿跟白苏退下,屋子里就留下他们三人。

    话题的方向,也渐渐转移到了近几日的事情上。

    “上次你跟我说,皇尊跟后尊,会重新举办雪雕大赛,可能当真?”

    林梦雅自有打算,而谈到正事的蔡凌,也不再如同一支害羞草似的。

    点了点头,开口。

    “虽然最近的天气有了渐渐转暖的趋势,但是每年的新年前后,还是要冷一阵子的。那时,就是举办雪雕大会的最佳机会。以我对皇尊跟后尊的了解,他们可没有那么轻易的就认输。更何况,还差一点就丢了性命。”

    “我从你五哥知道一些事情,最近禁卫军那边,突然接到了一个命令,要去雪场里面运送雪块。听说,排班都已经安排好了,就等着日子到了,好去运送了。”

    那就是**不离十了,其实上次她的设计就是为了皇尊跟后尊注意到她。

    如果这一次还要有雪雕的话,她则是想要趁机,让宫家在众人面前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

    安家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一次他们在龙都这边,只怕会遇到不少,企图对宫家不利的人。

    那些人巴不得,他们无声无息的消失,然后好成为被人瓜分的肥肉。

    所以,她绝对不能让他们如意。

    “蔡凌,你对越王,还有祥华公主,知道多少?”

    那天的事情,依旧让她如鲠在喉。

    蔡凌想了想,才回答了她。

    “祥华郡主从来不轻易见人,但听说,越王极为宠爱这个独生女,看重她,甚至比看重自己的世子还要多一些。”

    那冒名顶替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

    难道,是祥华郡主跟岳棋,长得太像了么?

    “那祥华郡主,可曾独自出过远门?”

    “不曾,听闻越王不管去哪里,都要带着祥华郡主一起的。”

    既如此,那局杜绝了祥华郡主,会像是顾盼一样的翘家出逃了。

    “祥华郡主身边的那个静奴,你可知道来历么?”

    宫四毫不客气的问道,尽管她再重申自己没事,但是身为妹控的宫四,却由此讨厌上了清狐。

    提起来,林梦雅倒是也很无奈。

    “知道得不多,只知道这个静奴是越王送给祥华郡主的。怎么了,你们也对他动了心思?”

    “何止是动了点心思。”宫四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妹妹,就是他给摔伤的!”

    闻言,蔡凌默默的点了点头。

    “可是,祥华郡主应该不会轻易的卖了吧?要不,我去托人问问?”

    林梦雅彻彻底底的无语了,自己哥哥发疯就算了,这么这还有配合的?

    “行了,你们都不许打那个静奴的主意。他不过是个奴隶,而且也算是救了我,只不过是一时大意了而已,咱们可不能恩将仇报。”

    宫四算是暂时答应了,但是能不能背地里搞一些小动作,林梦雅却是不敢保障的。

    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的是,宫四绝对不会轻举妄动。

    毕竟,看样子清狐是守在祥华郡主身边的,只要宫四没傻,就应该知道此人不能乱动。

    “好了,我们不提那些事了。难得蔡凌来咱们家,今日,不如就在我家吃饭吧。”

    “可...可以么?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其实林梦雅看得出来,蔡凌是很高兴的。

    只是这人不习惯表达,所以就显得有些拘束。

    “嗯,上次在玉清馆,多亏了你的帮忙。我还没好好的感谢过你呢,要是方便的话,我想请你留下来,吃顿饭再走。”

    “好...好的...”

    蔡凌还未褪去红晕的脸蛋,似乎又加深了一层。

    林梦雅看着他,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小子说不定哪一天,就得死于大脑充血了。

    这么容易害羞,将来可怎么娶妻生子嘛!

    听宫四提起,从前因为家族的关系,蔡凌除了自己的府中跟有些产业之外,没有去过任何人的家里去拜访。

    这一次,也是一时情急,所以才不管不顾的跑了过来。

    对于他来说,来别人家做客,是一种新奇而有趣的体验。

    林梦雅虽然不能走,胆还是宫四带着他到各处参观了一下。

    然后,他们在饭厅内汇合。

    “哎呦,我的腰!”

    为了体恤她,宫四特意给她准备了一张超大的椅子,

    上面铺满了厚厚的羊毛垫子,可林梦雅还是疼得眉头皱在了一起。

    “我...我让他们去家里头,给你取一些治疗跌打损伤的伤药来吧。没事的,那些药都很好,不会让你疼得厉害的。”

    林梦雅点头表示感谢,可是却看到四哥哥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