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意外见面
    “一家人,有什么要紧。”

    连夫人拍了拍她的手,一脸的宠爱。

    不愧是龙都内有名的贵妇人,有些事情无需明说,就能看个明白。

    安老家主看到如此的场景之后,也略略的有些惊讶。

    不过他也算是个人精,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笑着说道。

    “宫雅这孩子的确是招人喜欢,还是宫家人有福气。”

    林梦雅心头冷笑,如果不是连夫人跟连老爷到了,这位安家老家主,恐怕还不知道要撑着多久长辈的面子,企图来压她一头呢。

    “嗯,我这侄女当然是福气好的。”

    连夫人跟林梦雅越是亲密,那些企图以长辈自居的人就越是得收敛。

    安家老家主自讨了个没趣,但为了周旋,只好把他们两家的位置安排到了一起。

    不过这样,就显得对连家有些不重视了。

    毕竟,这里除了越王跟曦殿下之外,就只有他们家了。

    连家夫妇倒是不介意,反正他们也是为了林梦雅来的。

    两家人落座,连老爷自然是要跟宫四和宫五寒暄,而连夫人则是偷偷的,扯了扯林梦雅的袖子问道。

    “那些人,没难为你吧?”

    林梦雅摇了摇头,其实,即便是连夫人不来,她也能不让那些老家伙们,占一点点的便宜去。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连大哥跟连星怎么没来?”

    提起这里,连夫人就是一肚子的气。

    “你说说他们,人家快要过年的时候,都是阖家团圆。我们家这两个可好,一天天的,连个人影儿都看不见。要不是有小月在,只怕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抱怨归抱怨,但是她们两个人都知道,来龙都的人越来越多,作为禁卫军的统领,连胜自然是需要加强警戒。

    而皇宫内的情况也不必外面强多少,连星自然也是忙得脚不沾地。

    “都怪我,这几天忙着别的事情,都忘了去探望夫人了。”

    连夫人哪里舍得责备她,而且连夫人被任何人都清楚,作为宫家的门面,宫雅要做的事情,辛苦不输自己的那两个儿子。

    “无妨,你们年轻人,还是先忙着正事比较好。”

    两个人正说话间,外面有走进来几个人。

    林梦雅下意识的抬头望去,却愣住了。

    只见龙天昱依旧是墨色的一身衣衫,而他的旁边,则是跟着几个人。

    一个是年纪大约有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那人身材瘦削,但却不掩贵气。

    而中年男子的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

    男子虽然清瘦无比,但是那身耀眼的金色,却更凸显出男子的冰冷气质。

    那张脸,明明带着雌雄莫辩的艳丽,却又同时,藏着无尽的冷漠。

    仿佛,他对这世上的一切,都浑然不在乎。

    而在他身边的女子,则是穿了一身精白的衣裙,更衬托得那张可爱的脸蛋,天真纯洁。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是清狐跟岳棋呢?

    她的眼神,不小心跟清狐的对视了,可对方却没有任何的停留,也没有丝毫的改变。

    林梦雅有点懵了,下意识的想要对龙天昱寻求帮助,却看到那人脸上的笑容,不是为她而存在的。

    那么一瞬间,林梦雅似乎觉得,自己失去了极为重要的东西。

    悄悄的握住了自己的袖子,她没有让任何人发现异常。

    “见过曦殿下,越王殿下。”

    安老家主迎了上去,客客气气的把几个人都给让进了屋子里。

    慕容曦对他的态度有些冷淡,眸光装作不经意的搜寻,最后终于找到了那个低着头的小女人,脸上的神色不由得缓和了一些。

    其实他并不想来的,只是他知道,她一定会来。

    凡是她在的场合,他总是不由自主也想要参与。

    只是不知道为何,那姑娘却没看他。

    难道,是吃醋了?

    心头有点小得意的慕容曦立刻觉得,陪这些人做这些无聊的事情,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的嘛。

    “几位请,不知祥华郡主的身体如何了?”

    安老家主把他们安排在了最佳的位置,最初的愣怔过后,林梦雅渐渐的找回了的理智。

    不管怎么回事,也不管岳棋是怎么当上祥华郡主的。

    总之,他们的出现对于她来说,也许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她敏锐的察觉到了清狐的情况,有些不太对劲。

    就算是那家伙忘了她,可也不该变得如此的冷漠。

    究竟,发生了什么?

    “劳您记挂,我已经好多了。”

    岳棋,不,现在应该称祥华郡主。

    比起林梦雅走之前见她的最后一面,那丫头也出挑了不少。

    从前一看就知道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可是现在的一举一动,却颇有她大姐的风范。

    林梦雅没敢多看,生怕引起旁人的注意,但是心思却是在乱转。

    虽然说有了芳华郡主的例子,但是顾盼从出现开始,就带着一股子神秘,身世也无从考察。

    岳棋跟岳婷却是亲姐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这里心乱如麻,可那边却是相处融洽,宾主尽欢。

    越王是个很健谈的人,再加上安老家主有意讨好,一往一来,好不热闹。

    这宴会,也多了不少的活跃气氛。

    “雅儿,你是哪里不舒服么?怎么脸色,这样难看?”

    宫四的注意力,一直在林梦雅的身上。

    看到她一时变得迷茫,一时又眉头紧皱,一时又眼神含着几分悲凉,总觉得有些不太放心,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我没事...大概是昨晚没怎么睡好吧。不用担心我,我出去吹吹风就好了。”

    她起身欲走,却不想太过匆忙,不小心撞倒了身后的烛台。

    所有人还没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却见一道暗金色的身影突然而至,一把把林梦雅抱了起来。

    “啊——小心!”

    连夫人发出的惊呼惊动了所有人,大家都看到了这一幕。

    而林梦雅惊魂未定之时,只能下意识的抱住了那人的脖颈,却感觉的入手处,凉得有些吓人。

    “怎么回事?雅儿你没事吧!”

    连夫人吓得脸色苍白,要是那烛台到了,非得点燃宫雅身上的衣服不可。

    她刚想回句没事,却被人突然间扔在了地上。

    “哎呀!”

    她的腰啊!臀啊!

    一下子就被摔得生疼,硬生生的给她疼出一包眼泪来。

    “不好意思宫小姐,我这镜奴不懂事,只听了我的命令要去救你,却实在是不懂得怜香惜玉。摔疼你了吧,我扶你起来。”

    不知何时,祥华郡主居然走到了林梦雅的身边,还伸出手来,轻轻的把她扶了起来。

    人多,林梦雅不好地方揉伤处,只好擦了擦眼角。

    她这才看清楚,救她的就是清狐。

    不过此刻,他却已经走到了祥华郡主的身后,静默的站在那里,像是一根木头似的。

    “无妨,是我自己不小心,多谢郡主费心了。”

    她看向了岳棋,可是后者只是朝着她礼貌的笑了笑之后,再也没有任何的表示。

    带着清狐,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小小的意外一下子就被化解了,反正她也没受伤,大家也很快的就转移了注意力。

    不过,对于祥华郡主跟她身边那位武功奇高,容颜俊俏的静奴,却多了不少的称赞与猜测。

    宫雅不敢再乱动,只能慢慢的坐回自己的椅子。

    可惜椅子有点硬,正正好好的触到了她的患处。

    这一顿饭吃的她是七上八下,坐立不安。

    总算是熬到了结束,连夫人要于她说说话,所以就跟她共乘了一辆马车。

    一上车,她就再也忍不住,一边小声的叫痛,一边揉着自己的腰。

    “你这丫头,怎么那么能忍。趴过来,我给你揉揉。”

    连夫人看着她又是心疼又是无奈,好歹林梦雅还知道要脸,没敢让她揉。

    但抵不过连夫人的坚持,林梦雅只好照做。

    趴在连夫人的膝头上,不知为何,林梦雅竟然真的觉得疼痛,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还痛不痛了?”

    连夫人的动作很小心,就像在擦什么瓷器一样。

    “已经不是很痛了,谢谢婶婶。”

    “唉,可把我吓坏了。平时看你这孩子挺稳重的,怎么今日如此的毛躁。”

    其实林梦雅自己知道原因,清狐跟岳棋带给她的冲击力太大了,所以,她才一时失神,差一点就打翻了烛台。

    “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你都受伤了,就别说这样的话了。倒是祥华郡主身边的那个静奴,他虽是救了你,但也该好好的把你给放下来,怎么说扔就扔了。”

    连夫人的抱怨,其实正是林梦雅所思考的问题。

    她还记得跟龙天昱的这次重逢,龙天昱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她明显的感觉到,龙天昱还是对她有些熟悉的感觉的。

    但是清狐,完全没有。

    他们因为之前总是出去冒险的关系,所以两个人之间,有些约定的小小暗号。

    那些暗号,别人就算是看到了,也绝对不会懂。

    但是,她刚才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暗号。

    甚至于,清狐身上的那些毒素,都已经完完全全的被祛除了。

    要知道,他的强大武功就是来源于此,如果毒素被完全清除,他的武功,也应该受到影响。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