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半路截胡
    林梦雅怀中的小东西也支持不住,早就趴在她的腿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小东西还真是会挑地方,我看他最黏小姐了。”

    纭儿打趣了一句,笑着把孩子给接了过去,跟白苏一起,抱着孩子先进了卧房。

    林梦雅跟宫五坐在前厅,她们都知道,那两个人之间,有正事要谈。

    “你们,可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么?”

    过年前的这一个月,世家跟王族会陆陆续续的赶到。

    他们之所以这几天忙成了这个样子,显然是已经有了些眉目。

    宫五也收敛起了自己的悠闲,清俊眉宇之间,带着几许锋利。

    “目前来看,他们似乎是越王的人。”

    “似乎?”

    林梦雅玩味的咀嚼这两个字,看来,他们并没有确定,这些人到底是属于那一方势力的。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拿到了什么样的证据,但是此事不管越王有没有参与,记得,不要妄动。”

    宫五轻轻的点点头,年轻的脸上,却露出了一抹,完全不符合他这个年龄的老练来。

    林梦雅瞥了他一眼,只怕所有人都看错了。

    宫家真正不好对付的人,其实应该是宫五才是。

    “你们派人,着重注意百里家,也许,会有想不到的惊喜等着你们。”

    故意卖了个关子,宫五虽然不懂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对于宫雅的一切话,他都是带着一种盲目的信任的。

    当然,这并不表示他没长脑子,而是对于宫雅,他总是有着极为强烈的自信。

    “越王这次来,有没有带那位祥华郡主来。”

    “没听说祥华郡主也来了,但是我听连星说,太子前日曾经偶然提起,说是后尊有意,让他跟曦殿下,在今年完婚。我想,这位祥华郡主,应该也会来吧。毕竟如果想要一起完婚的话,现在来,也就不用走了。曦殿下跟太子成婚,也绝对不能马虎就是了。”

    成婚?想得美!

    对于祥华郡主,其实林梦雅倒是没什么恶感。

    只是这婚约...她曾经偶然听龙天昱提起过一次。

    虽然他已经又向自己求婚了,但是上次听他提起死后的语气,似乎颇为重视与这位祥华郡主的婚约。

    ‘慕容曦’的一切消息都是假的,但不管是未婚妻,还是那个所谓的义子,都带着让人不得不信服的理由。

    她,必须要搞清楚,龙天昱曾经经历过什么。

    “好,你一切要自己小心。如果有什么问题,千万不要逞能。我跟四哥哥,总是能帮你的。”

    宫四知道她担心,也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她的话。

    第二日清晨,林梦雅才刚刚起身,就收到了宫四派人偷偷给她传的消息。

    安家两日后就要来了,而且四哥哥已经跟安家汇合了,并且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样,就最好了。

    而刚刚吃过午饭,连胜的消息也送了过来。

    这次安家来了多少人,都是谁,要住在哪里,此刻林梦雅已经清清楚楚了。

    接下来,就是准备好宴会,迎接他们的到来了。

    近几日,龙都因为这些人的到来,而热闹了许多。

    走在大街上,就能看到衣着各不相同的人,在街上闲逛。

    虽然大家的口音各有不同,但是脸上的表情却都是相同的。

    林梦雅特意把设宴款待的地方,选在了玉清馆。

    一来,这是蔡凌的地盘,安全也好,还是其他的都要方便得多。

    二来,这里的规格跟档次,也的确是比其他的地方要好上太多了,有面子。

    而蔡凌也极为重视她的预定,为了给她腾出来地方,前一天就没接待客人了。

    好歹玉清馆的活计们都活说话,会办事,倒是把那些客人,都安抚得差不多了。

    设宴的日子到了,林梦雅提早就到了玉清馆,而宫五他们也是焕然一新,整个人看起来,都不一样了。

    “四哥已经派人送过消息来了,说是他们现在已经进了城,正往这里赶呢。”

    宫四提前通报了一声,也是让林梦雅做好一切的准备。

    玉清馆的活计们得了自家老板的吩咐,更是牟足劲的,想要在宫家大小姐的面前好好的表现,绝对不会给她丢脸。

    很快,不远处就跑过来几匹马。

    马上的人到了他们面前之后跳了下来,行礼问安。

    “见过宫家大小姐,见过五少爷。”

    那几个人并不年轻,但是身姿轻盈,而且宫五似乎像是认识他们一样。

    “茂叔、坤叔,你们居然也来了!”

    宫五笑着,跟那两个人打着招呼,林梦雅这才想起来,之前看过的关于安家的资料上写过,安家老家主的身边,有一对左膀右臂,十分的能能干。看来,就是他们了。

    “两位叔叔好,不知道老家主一路风程仆仆,身体可好?”

    对于宫五,他们可以当做子侄来看待。

    但是对于宫家的这位大小姐,他们却不敢失礼。

    反倒是,以平辈论礼。

    “托大小姐的福,老家主一切都好,他们马上就要到了,我们先过来看看,可需要帮什么忙么?”

    茂叔笑着问道,他长得慈眉善目,一看就让人觉得这人,十分的和善。

    林梦雅立刻摇了摇头,说道。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安家老家主到了,不知道,他们何时能到呢?”

    不过,两个人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丝的为难。

    最后,还是茂叔陪着笑,解释道。

    “老家主本是要先赶来见大小姐的,只是不巧,在城门碰到了几个熟人。您也知道人老了,就越发的念旧情了。我们也不好劝,所以先赶来,跟大小姐说一声。可能,要晚一点才能过来了。”

    说到底,是被人给截胡了。

    林梦雅的心思,哪里会猜不到这样的前因后果。

    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毕竟她在龙都内,也算不得是什么厉害的人物。

    “无妨,咱们都是自家人,何必在乎这些虚礼呢?只是不知道,老家主去谁家做客了,两位别误会。这不是我四哥哥也跟着诸位来的么,家里头还有些急事等着他处置呢。”

    闻听得宫雅并没有生气,两个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倒也不是什么外人,而是越王殿下。您知道的,越王殿下,跟我们家老爷子,还是姻亲呢。”

    竟然,是越王殿下么?

    林梦雅不由得心头升起几分不悦,但是很快消散了。

    这件事情倒也是人之常情,毕竟他们一年也难以见到几次面。

    互相叙叙旧,也是情有可原。

    “如此,那我就放心了。还请两位叔叔回去之后,能跟老家主表达一些我的谢意。这饭,什么时候都能吃,不急在这一时的。”

    两个人自然是一口答应了下来,骑上马又匆匆的离开了。

    林梦雅跟宫五,站在玉清馆的门口,面色却慢慢的沉了下来。

    “你觉得,他们是故意的么?”

    宫五的语气有些不善,林梦雅看了他一眼后,开口问道。

    “你说谁?”

    “安家跟越王,明明是我们先约好的,不是么?”

    既然答应了人家要来,但是却半路去了被人家。

    这事放在任何世家的身上,都足以让人家发怒。

    毕竟,这形同戏耍人家的好意。

    林梦雅却耸了耸肩,脸上的阴郁,渐渐的消散开来。

    “别人我不敢说,但是安家老爷子不会。他又不傻,人精似的,自然知道这代表着他什么意思。你当他,真的敢彻彻底底的得罪宫家么?”

    林梦雅看这事,也看得十分的清楚。

    “所以,这是越王故意的了?”

    “也不能这么说,如果越王的确是盛情难却的话,倒也可以理解。”

    “那你,为什么生气?”

    宫五不了解这些事情,但是他了解宫雅。

    这丫头越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就越是代表着,她动了气。

    林梦雅眯起眼睛,看看那两个人消失的方向,低声说道。

    “如果,越王已经提前得知了我们要宴请的消息的话,这便是挑衅。”

    宫五看着林梦雅,嘴角一抹淡淡的笑纹,渐渐的晕染开来。

    “是啊,算了,我们还是等着四哥来,看他怎么说吧。”

    “嗯。”

    玉清馆里的饭局,从中午,等到了晚上。

    可等来的,却不是安家的客人,而是他们家不胜酒力,先被人送回来的宫家四少爷。

    “宫小姐,宫五少爷,我们这就回去了。”

    送人来的是安家人,林梦雅看到他们的脸上,带着几分喜悦,看来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她也没多问,只是说了声感谢,就把人给放走了。

    “看他们这满面红光的样子,想来是走了狗屎运吧?”

    宫五有些嘲讽的说道,但是他话音还未落,那个本应该醉得不省人事的宫家四少爷,却清醒了过来。

    “能不高兴么?未来的太子妃,跟未来的曦王妃第一次见面,就相谈甚欢。以后,只怕卫国要安家说了算了。”

    宫四拿过眼前的茶杯,把里面的热茶一饮而尽。

    林梦雅看向了外面的夜空,嘴角上的笑容,也越发的冷漠了起来。

    “是啊,这的确是一个值得祝贺的消息,也的确是值得庆祝。”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