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害羞蔡凌
    提起这个,蔡凌又生生的把眼泪给憋了回去,然后认认真真的看着她,说道:“我也没什么特殊的好法子,大概就是认真对待吧。你想学的话,我可以都交给你的。”

    林梦雅有点后悔,自己别的不好提,干嘛要提这件事。

    但是,又不好驳人家的面子,只得跟宫四一起,听了半个时辰的生意经。

    如果不是管家告诉他们,午饭已经准备好了,估计蔡凌还能讲一个时辰不带重样的。

    那一天,林梦雅回想起了被考验老师支配的恐惧。

    忍不住,心头一震恶寒。

    还好,她已经熬过来了。

    大概是因为今天来了客人的缘故,蔡凌的情绪,稍稍的活跃了一些。

    林梦雅看得出来,他手下的管家、下人,都对他这个掌柜十分的关心。

    而宫四跟他之间的关系,也是真的好。

    蔡凌话不多,再加上人也长得乖巧,其实很容易就让人充满了保护欲。

    可从饭桌上她才得知,蔡凌居然跟四哥哥是同月的。

    这就表示,这个看起来比她还嫩上三分的蔡先生,居然比她还要大。

    得知这个噩耗之后,林梦雅决定,晚上回去就要敷上自己的药草面膜。

    再能熬,也拼不过人家的天生丽质啊。

    还是说,皮下充血有助于恢复如花容颜?

    可是,她脸皮就是厚,要怎么补救?

    她这边想这些杂七杂八的,那一边却谈起了正事。

    说起来,最近龙都内发生的大事,不过就是那么两件。

    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的,宫四提起了冬至那天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谁胆子这么大,搞得现在外面,人心惶惶的。唉,好不容易过个年,却遇到这种事情,这个年啊,怕是过不好了。”

    闻言,蔡凌却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看未必,如果是皇尊的话,他一定还会在举办一次雪雕聚会。为王者,有时候就是需要这样的魄力跟霸气。”

    “这又是何必呢?万一要是再有人来,岂不是得不偿失?”

    蔡凌微微笑了笑,耐心的解释道。

    “这次的事情,只怕未必全然出自意外。照你所说,其实皇尊可能是有意为之。”

    宫四的偷偷看了一眼宫雅,发现她表面上吊儿郎当。实际上却是在耐心的聆听之后,再次说道。

    “有意为之?那皇尊莫不是傻了,居然有意露出破绽,万一伤及性命,可不是玩笑的。”

    蔡凌不好意思的看了宫四一眼,却依旧坚持自己的看法。

    “皇尊是个极其有野心的人,在他的位置上,又怎么可能允许三王跟圣殿,与其并驾齐驱呢?所以,他必定需要一个借口。一个,可以让他出兵平叛的借口。而他们受到了别人的刺杀,这难道,不是最好的借口么?”

    林梦雅有些意外于,蔡凌对这些事情的敏感性。

    说实话,之前这些事情龙天昱跟连胜,都是有意跟她透露过的。

    但是蔡凌,恐怕并没有她这般有利的条件。

    甚至于,她在来这里之前,都未曾听过这个人的存在。

    看来,这人果然是个奇才。

    “你呀,怕是在家里头待傻了吧?不过,你父亲在去世之前不是叮嘱过,让你终生不得靠近朝堂么?怎么这些事情,你还能看得如此的透彻?”

    但没想到,蔡凌却十分认真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如果龙都内的米价涨了,就说明这段时间,有可能是稻米的需求量增大,但是稻米的运输跟储存没有跟上。又或者可能是千里之外的稻米产乡发生了灾祸,当年绝收了。也许,是稻米的成本变高了。总之,这个国家出现了什么问题,都会跟我们的生意,有着直接或者是间接的关系。这些东西,可是是很微小的变化,也可以是循序渐进的,亦或是那天翻地覆。我们既然做得是这份买卖,就得知道这其中的关系。”

    蔡凌的话,林梦雅是可以理解的。

    没错,国家的所有政策,律法,都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

    所以,他能注意到,也足以说明,这人不简单了。

    不由得眼前一亮,不管是对于她还是龙天昱,都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但是,她刚才也听到了,蔡凌的父亲,在临终前交代他不得参与政事的。

    再加上蔡凌的性子,只怕想要请他出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你说,我跟小妹应当如何面对?”

    宫四有意考他,而蔡凌也认真的想了又想,最后才给出了一句话。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们能够竭尽全力的,帮助皇尊。也许现在看来,这条路是最艰难的,但是相信我,这才是一条通天大道。其他的。早晚会翻船。”

    宫四跟林梦雅点了点头,这人的话绝对不能不听,而且他们也有意如此。

    又闲聊了几句话,宫四企图让这次的谈话,看起来像是一场好友之间的随意谈笑。

    而蔡凌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但是大部分的时间,他也只是静静的听着,微笑着不发一言。

    林梦雅觉得,这个男孩子,其实也是有些开心的。

    只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晚上,她跟宫四才刚走出大门,蔡凌就站在门口,红了眼眶。

    “快回去吧,以后我们还会再来的。”

    宫四也是个有弟弟人,对于蔡凌,其实他也多了一份的关心。

    但是蔡凌却不肯走,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两个。

    “蔡先生,可是有话要跟我兄长说?”

    林梦雅试探的问道,但是后者,却摇摇头,拒绝了。

    不得已,林梦雅又把手,指向了自己。

    那人,却犹豫了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竟然是她?

    这倒是让人,有些意外。

    “那好吧,不如蔡先生出来,我们走一走?”

    蔡凌踌躇了,但是在看向她之后,却坚定的,迈出了自己的脚步。

    林梦雅看着他一步步走向自己,只觉得有些怪怪的。

    怎么连同她四哥哥在内,大家都是一副欣慰的表情呢?

    甚至,蔡凌那个管家,居然都扭头哭了起来。

    还真是,一群怪人啊!

    “我...我们走吧。”

    蔡凌的语气有些激动,林梦雅不太能理解,但还是点点头,跟着他一起走。

    最初的激动过后,蔡凌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他依旧是有些害羞,但是却比之前,好像是轻松了一些。

    甚至,眼睛也不再紧张的盯着前面的路,反倒是好奇的,看向了左右。

    “你很少出门?”

    林梦雅有些奇怪的问道,按说他经营了那么多生意,本不应该如此的。

    却没想到,这人立刻点头,眼睛却不断的,打量着四周。

    “嗯!大概两三年一次吧。其实这不怪别人,都怪我自己的身体。”

    提起自己的身体来,蔡凌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沉默。

    不过很快,他又打起了精神来。

    “我...我曾经见过你。”

    见过她?林梦雅下意识的觉得不可能,毕竟,她又没来过这里。

    可是,她却看到,蔡凌的眼睛亮晶晶,略带着几分期待的,看向了自己。

    “你在玉清馆里头说得话,我都听到了。”

    玉清馆?林梦雅立刻回想起,那个让她也觉得十分满意的地方。

    “那里,竟然是你开的?”

    蔡凌依旧羞涩,只是他的眼睛里,却带着几分骄傲。

    “嗯,还不错吧?”

    “的确,要是你开的话,我就不会觉得惊讶了。也只有你,才有这样的巧思。”

    她曾经觉得,玉清馆的缔造者,一定是一个对万事万物,都存着一分温柔的人。

    不然,他绝对做不到如此的周到,却还不会让人觉得有压迫感。

    如今想来,也唯有蔡凌才能够做到的了。

    “我长到这么大,还从未听到过有人说过这样的话。你说家世,并不重要。我觉得也是,用家世来衡量一个人,实在是太过狭隘了。如果想要真正的让这个国家繁盛起来,就应该选用各式各样的人才。而并非是一味的,用家世框定人。”

    听着这个动不动就会害羞的青年说出来的话,林梦雅的心中,某个地方,又在蠢蠢欲动。

    只是跟从前一样,她忽视了自己最真实的感受。

    “而且,也不应该以男女来限制人的能力。在我眼中,男女都是一样的。他们不应该有所区别,所以,在我的这里,女掌柜男掌柜,我都会一视同仁。”

    这个思想,就有点先进了。

    林梦雅停下了脚步,听着蔡凌有些兴奋的说道。

    “其实,你跟宫四这次来,是有事要问我,对不对?”

    林梦雅沉默了,不久,才点头承认了。

    但是蔡凌却没有不高兴,反而,他觉得很开心。

    “其实,你们不用介意的。我虽然答应了我爹,以后不会沾染政事。但是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互相帮忙的话,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么?”

    林梦雅愣了愣神,随后,却笑了出来。

    “你才是真正的聪明人,我跟我四哥,都以为我们足够了解你。但实际上,我们所了解的那个你,却只是我们以为的那个你。唉,还真是,一叶障目,作茧自缚了。蔡先生的话,我明白了,也懂了。以后,还请蔡先生,多多指教。”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