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世外高人
    宫四的表情,稍稍的有那么一丢丢的微妙。

    不过看到宫雅准备了很久的样子,他也不好打消她的积极性。

    一行人登上了马上,很快的就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好了,我们下去吧。”

    宫四先跳下了马车,可林梦雅在看到面前的所谓‘隐士’的府邸后,却有些微微的惊讶。

    她以为要么会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院子,里面只有一间茅草屋,居住着一位不与事苏同流合污高风亮节的方外之人。

    亦或是一座别出心裁的府邸,里面承载着主人的学识与愿望,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可是她面前的,却是一座高门宅邸。

    从大门上,她就看出了十分的阔气。

    只是,没有那么浮夸。

    “四少跟小姐到了,我们家掌柜的,已经等候多时了,里面请。”

    来迎接他们的人,像是这府中的管家。

    只是比起荣叔来,更多了几分笑容可掬。

    说起来,倒像是店里面的掌柜伙计之类的。

    宫四点点头,带着林梦雅走入了府中。

    府内倒是跟别人家没什么两样,只是多了不少的人。

    这些人进进出出得十分有序,而且每个人的手中,都掐着一个小册子。

    看到管家跟他们二人之后,顶多也就是笑一笑,当做打过招呼,然后继续去做自己的事情。

    与其说这里是个私人的宅邸,倒不如说像是一个井然有序的古代版的公司。

    宫四轻车熟路的,带着林梦雅走到了后院。

    所有拿着小册子的人,最终都会进到后院的一个屋子里。

    而宫四带着她,则是走到了旁边的那间小屋子。

    里面不大,只有几张椅子,一个小小的桌子。

    林梦雅看到里面坐了一个十分年轻的男子,苍白、纤细,脸蛋上还带着几分稚嫩。

    不过,他却坐在椅子上,侧耳细听着旁边的人,报出来的数字。

    “城西绸缎庄...”

    “城南酒馆...”

    她听到了许多熟悉的商行的名字,而这些,几乎都是同时会响起三到五个人的声音。

    他们报出来的名字不同,数字也是各不相同的。

    平常人一定会觉得十分的杂乱,而她因为有神农系统记录的关系,所以不会受到影响。

    但是没想到,那个瘦弱的年轻人,在他们话音落下去之后,立刻会开口回答。

    “绸缎庄的账目不对,重新查,茶馆跟酒肆的没错,可以走了。”

    闻言,林梦雅也愣了一下。

    因为根据神农系统的计算结果,绸缎庄的账目,只差了三文钱。而茶馆跟酒肆的,则是一分都不差。

    难道,这人就是靠着自己的头脑做到的么?

    对此,林梦雅表示怀疑。

    但没想到的是,在接下来的十分钟内,她才见识到,什么叫做天才。

    每每都是三到五人一起说话,报出来不仅仅是账目,有的还会来请示一些事情。

    但青年都是在他们的话音落下之后,就给出了结果。

    而且经过林梦雅的验证,没有出现任何的错误。

    以人脑来说,这人几乎可是说得上是天才中的天才。

    终于,所有的人都报完账了,那人才站起身来,喝了一口手边早就已经冷掉的茶。

    “蔡贤弟的绝技真是越发的精进了,宫某佩服。”

    那人似乎被吓了一跳,手中的茶碗差一点打了,好在宫四手疾眼快,一下子捞住了茶碗。

    那年轻人活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向了他们两个。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这声音,怎么还带着一点点的哭腔?

    没想到宫四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后,立刻温和的说道:“别怕,我们早就到了。只不过正好赶上你手下的人报账。怎么样,现在感觉舒服了一些么?”

    哈?他们两个人的对话,怎么有点怪怪的?

    年轻人点了点头,拍了拍胸脯,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

    “好多了,多谢你挂念了。走,我们去前院。”

    林梦雅一头雾水的跟着那几个人走到了前院,途中,她却发现,那个年轻人,一直在偷看她。

    偶尔两个人的目光不小心撞在一起的时候,她还会给对方一个无辜的笑容。

    却没想到,那人却迅速的转过头去,不一会儿,耳根子都红成了樱桃。

    这人,还真是...够纯情的呢。

    他们一路走到了前院,到了会客厅内,这才算是落了座。

    “掌柜的,我先下去了。”

    一直陪着他们的管家问道,年轻人点点头,目送着他离开了。

    厅内,只剩下他们三人,就连一直陪着她的白苏跟纭儿,都被留在了外面。

    气氛,有点尴尬,因为三个人谁也没开口说话。

    林梦雅是不知道说什么,其他的两个人,也是各有原因。

    良久,林梦雅看了看他们两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呢?”

    宫四有些责怪的看着自家妹妹,蔡凌本就几个极度害羞的人,雅儿这一笑,不知道那家伙,又要别扭到什么时候了。

    “没什么,我是觉得,我们三个这样子很无聊。我一个女孩子不开口,你们两个,就不知道说话了么?”

    年轻人绯红了一张脸,却是腼腆的笑了笑。

    “我不太擅长说话,让宫小姐见笑了。”

    宫四倒是吓了一跳的样子,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好友。

    天啊,什么时候大姑娘似的蔡凌,居然也能跟女人说话了?

    并且那人,还是他的妹妹!

    “没什么笑不笑的,你既然是我四哥哥的朋友,那也应该是我的朋友。还未请教这位朋友,尊姓大名呢!”

    那人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她,然后小小声的说道。

    “在下,名叫蔡凌。”

    “蔡凌,真是个很好的名字。蔡先生的的才学,真是让人敬佩。”

    林梦雅是真的佩服,对于她来说,如果没有神农系统的帮忙的话,她想要赶上蔡凌,恐怕得重新投胎才有点可能性。

    蔡凌的脸更红了,甚至林梦雅怀疑,他会不会因为大脑充血而死的时候,宫四也终于说话了。

    “蔡凌的确是学富五车,不过今天的事情,却实属意外。”

    林梦雅一听,这是有隐情啊。

    赶紧把殷切的目光,投向了自家的哥哥,妄想从他那里,获得一些答案。

    却不想在此时,宫四倒是一个保守信用的人。

    他没说话,只是用惋惜的目光,看向了蔡凌。

    后者叹了一口气,清秀可爱的脸蛋上,也露出了一抹无奈。

    “让小姐见笑了,其实我从小就异于常人。如果每个月不动动脑子的话,就会神志失常。并非是像是小姐说的那样,有什么特殊的才能。要说,这更像是一场病吧。”

    林梦雅倒没有表现出特别惊讶的样子出来,其实这种极为特殊的病例,她之前也是听说过的。

    只不过,没见过。

    想了想,她也知道,面前的大概就是这次,四哥哥要让她争取到的天才了吧。

    这样清秀可人的小哥,要是有这样的毛病也不太好。

    也没想其他的,林梦雅自然而然的说道。

    “不知道我能不能看看你的情况,我之前在外面,看过类似这样的病症,恰好此时得了一个良方。如果能用得上,才是万幸。”

    她这个借口,真是足够蹩脚。

    可惜蔡凌小哥的单纯,却是出乎她的预料。

    眼见那人用感激的目光看着她,还有些泪光盈盈的了,林梦雅心头的负罪感,就蹭蹭的上升。

    不过最后,她还是主动的,为蔡凌号脉。

    除了脉象之外,林梦雅也在脑海之中,搜寻了一下青筝谱储存的资料。

    从前没觉得,到了卫国之后,她越发觉得青筝谱是一本实用性极强的医书。

    这里面,就专门有一篇,是讲脉象的。

    她想了好久,终于对上了。

    心头有了初步的想法之后,她又看了看蔡凌小哥的后颈处。

    果然,有一条鲜红的线,是从他的脖颈,一直延伸到衣服里头的。

    她还想继续扒开衣服看的时候,却发现蔡凌,早已经是面如红霞,娇艳欲滴了。

    搞得她,都有点不好意思下手了。

    “不知道,好了没有。”

    蔡凌的声音细细弱弱,让人十分有想要欺负他的**。

    但林梦雅还是忍住了心头蠢蠢欲动的欲念,罪过啊罪过,人家是病人呢!

    “好了,你别怕,没什么要紧的。这些说起来,但是你的心理作用。你平时的压力,太大,大概是这种事情,能够成为你缓解压力的一种渠道。很不错,节能环保,还能做出杰出的贡献。”

    宫四了解宫雅,知道她这么说,就一定是有问题的了。

    只是不能,直接对蔡凌说。

    那人在听到林梦雅的话之后,也稍稍的露出了一点安心的神态。

    似乎有些小心翼翼的,瞪着猫儿似的,水灵灵的大眼睛问她。

    “这就是说,我是正常的,没有什么毛病,对么?”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这样。

    所以林梦雅,点了点头。

    但不知道为什么,蔡凌看起来,有点感动的意思。

    林梦雅可看不得他那双杏儿眼,只好提前说道。

    “我看你家的生意,你打理的不错,不知道其中可有什么诀窍?你也知道,我们家也有一些小生意,正想跟你学一学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