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帝王之道
    “所以,我需要宫家有一个领航人。你不必参与这件事情,但你一定要知道。四哥哥,如果事实真的如同我说的这样,那你记住,一旦过了可以把宫家拖入万劫不复境地的那个临界点,你就一定要带领宫家,与我完全的脱离关系,知道了么?”

    她只能托付给宫四,因为他是个聪明的人。

    只有聪明人,才知道如何掌握这个临界点,如何保全整个宫家。

    而宫四,则是一个最佳的人选。

    “我明白,你让我去查艾莲的幕后老板,是不是因为她跟这事情有关系?”

    宫四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纵然知道宫雅说的,可能仅仅是一种推测,但是他仍然不能大意。

    而现在他能做到的,无非是尽快的辅佐宫雅,让宫家的势力,更大一些。

    唯有如此,才能在风雨飘摇之中,拥有保全自身与他人的能力。

    林梦雅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想要查艾莲,不仅仅是因为有可能她跟那些人失去记忆的原因有关系。更重要的是,她应该跟这次刺杀皇尊跟后尊,有十分密切的关系。”

    纵然她明知道自己有可能被卷入一处更大的漩涡当中去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这个人,变得更加的重要。

    “刺杀皇尊跟后尊的事情,其实想也知道是谁做的。我们现在把艾莲给揪出来,只怕皇尊那里,也未必能领情。”

    有些斗争,即便是已经人尽皆知了,也不能这么明着说就是了。

    但是林梦雅却摇了摇头,并不尽然。

    “之前,后尊已经表示出了想要拉拢我们宫家的意思。但是现在的宫家,除了钱财之外,没有能让皇尊心动的东西。我需要一个更重的筹码,让宫家获得更多的利益。有了皇尊跟后尊的支持,不出几年,我就能让宫家,成为十大世家之首!”

    宫四想了想,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只所以想要私下里拜托我,是不想动用宫家的力量吧?这样,即便是以后艾莲身后的人察觉了,也追查不到宫家的身上。而我的那些个假身份,即便是被追查到,我所有的一切都是造假的。追查一个根本不存在于这世上的东西,谁也做不到的,不是么?”

    林梦雅看到宫四已经完全的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忍不住对他露出了一抹赞赏的笑。

    “没错,我知道宫家的势力壮大以后,你的有些旧身份,就不能再用了。既如此,为何不让他们发挥一下余热呢?你手下的那些人,以后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转入宫家的学院。毕竟学院里人多,都是来自*。谁,也查不出什么来。但是,究竟能不能做,全部都取决于四哥哥。毕竟那是你苦心经营的一切,如果现在尽数回去,就算是我,大概也会心疼不已。”

    宫四看着林梦雅,最后却叹了一口气。

    “哪里有什么舍不得的,其实我也想光明正大的用宫家人的身份,可惜的是,之前我不得不用那些让我觉得不舒服的身份。你放心,你说的这两件事情我都应下来了。但是,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以后有什么事情,你不能瞒我,必须要跟我说,知道么?”

    林梦雅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说道。

    “你竟然是宫家的领航人了,那以后我有什么事情肯定是要跟你商量的。毕竟,这个度只有你才能把握得好。我知道,这事很难,但是也只能你来做。”

    宫四的神色有些复杂,他知道宫雅说的都是对的,在这样的世道下,保全自身才是最重要的。

    可他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宫雅下意识的就会认为,宫家不能保护好她呢?

    “小妹,我明白你是不想拖累整个宫家,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是有限的。如果事情真的像是你猜测的那样,你为什么不想着让宫家扩张到那种,足以撼动对方的地步呢?”

    听了他的话,林梦雅却是愣住了。

    为什么不相信宫家呢?不是不相信,而是她没有把握吧。

    “没有独身一人的王,也没有没有兵就能打赢的将。你想跟对方单打独斗,但是人家有千军万马的时候,你又当如何?”

    她...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或许是因为,之前她所经历的一切,其实身边都有不少人能帮助她的原因吧。

    不管是三绝堂也好,还是烈云国跟晋国也好,都有无数人,自动自发的为她做好所有的事情。

    以至于她一直都不知道如何,来有效的利用自己身边的力量,一旦遇到的事情,第一个想到的,是她自己如何该去解决。

    但是今天,宫四的话,却让她陷入了思考之中。

    对于如何运用这些力量,她还真的有些迷茫。

    “傻姑娘,你不是独行侠,对方也并非是孤家寡人。若是你真的想要反抗,不如学一学,帝王的治世之道。你看皇尊,身处于朝堂之上,明明连龙都都没有踏出去,却还能让各方势力制衡,维持整个卫国的稳定。要都跟你一样,事事都要自己亲力亲为的话,岂不是要累死了?”

    这倒是,对于皇尊,她还是十分敬佩的。

    毕竟,不是谁都能好好的管理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

    别看背地里互相勾心斗角,但是这个看似脆弱的平衡,其实是不好打破的。

    看着她一副发呆的模样,宫四拍了拍她的肩膀。

    “明天我带你去拜访一位老师,若是他能帮你的话,那我就放心了。”

    “什么老师?”

    宫四却故意的卖关子,神秘兮兮的说道。

    “曾经有人预言过,得此人者,可得天下。可他这人又实在是太过古怪了,就连皇尊请他,他都不给面子。只能看看,你有没有这份机缘了。”

    什么?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人么?

    林梦雅倒是十分的好奇,想要知道此人究竟会是谁了。

    “话虽如此,但你答应我事情,一定不能忘了。就算是学了帝王的治世之道,我也不能拿着宫家去硬碰硬。”

    看到她依旧这么坚持,宫四也只能答应。

    “我既然答应了你,就绝对不会忘。好了,今天你先回去。明天一早,我们在这里汇合。你可别让宫五发现了,要是他知道了,不知道又吵闹成什么样了。我那个朋友啊,最讨厌吵闹了。”

    既然是宫四的朋友,想必也不是那么难以相处的吧。

    林梦雅从联络据点回来之后,就一直魂不守舍的。

    搞得白苏跟纭儿,都以为自家主子,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呢。

    “小姐,别喂了。”

    手,被人给抓住。

    林梦雅茫然的看向了纭儿,后者的一张小脸上,带着几分为难。

    “怎么了?”

    她刚问完,就看到小东西小嘴鼓鼓的,活像是一只小仓鼠。

    只是大概是因为她喂得太急了,导致他都不能咀嚼了。

    整个人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勺子,大概是正在思考,要怎么才能平安无恙的吃下去接下来的这一口。

    “抱歉抱歉,我没留心。快吐出来,别噎着了。”

    她立刻拿手去接,可小东西却躲开了她的手,转头吐在了纭儿拿来的小碗里头。

    “这小子,一点都不像是小门小户的孩子。”

    纭儿夸赞道,但是林梦雅却没接茬。

    现在,她的心里头,满满都装着宫四跟她说的那个消息。

    帝王之道,她从未想过。

    其实到现在为止,她也只是觉得自己,只是一个稍稍有些际遇的普通人而已。

    什么救世的英雄,还什么名垂青史之类的,她从未想过。

    但是今天宫四的话,却让她的脑袋有了一些全新的思考。

    为何,她非得要挣脱开别人给她圈定好的命运呢?

    如果她可以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那别人对她的掌控,不就可以不攻自破了么?

    就像是之前,如果她足够强大的话,就不会畏惧卫国的那些势力,从而抛下自己的亲人朋友,来到这里。

    她不想成为掌控者,只想成为一个缔造自己命运的人。

    而除了她本身的实力之外,那些她可以掌控的力量,也是颇为重要的。

    林梦雅突然明白,为何四哥哥会说出那番话来了。

    或许,她真的应该好好的是思考一番,究竟要如何,去面对今日的种种困难。

    在辗转难眠中,林梦雅迎来了第二天的朝阳。

    一般隐居的隐士,都有点小小的怪癖。

    自己应该打扮得更加清纯朴素一些,这样才能引起对方的共鸣跟好感。

    所以,林梦雅今天,穿了一身的白。

    就连头上,也没有带任何的金玉之物,毕竟,万一让人家觉得自己俗气就不好了。

    这么想着她,只梳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发髻,就连白苏跟纭儿也都抱持着一种,极为复杂的表情。

    等到她跟宫四汇合的时候,对方在马车上,瞅着她身上的衣服,傻了眼。

    “小妹啊,你这是要准备去吊唁么?”

    林梦雅看了看自己的一身衣服,略有些得意的说道。

    “你不懂,这些隐士们都不喜欢金玉银钱,我要是穿得太富贵了,反倒是显得我俗气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