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未知危险
    但显然,龙天昱的信息来源,比她预想的还要详细的多。

    “艾莲曾经教过重华几年,她们的关系也不错。勋儿就是艾莲通过重华送到我手上的。她们之间的交往,还是很密切的。”

    重华跟冬至那天的刺杀有关系,这是在林梦雅预料之外的事情。

    且以她之前跟重华之间的过往来看,那姑娘的智商还在勉强在线的。

    所以这件事,恐怕有诈。

    “你能不能,在私下里,安排我们见一面?”

    慕容曦看着她,眼神里带带着几分疑惑。

    “我记得,你跟她之间的关系,可没有那么融洽,怎么突然又要见她了?”

    还好,自家男人没真的傻透了,还知道自己跟她合不来。

    “我也不想见她,但是我总觉得她好像是误会了我什么。对了,她最近,可有跟你说什么吗?比如说,要嫁给你什么的?”

    慕容曦摇了摇头,觉得这女人的想象力,未免有些太过厉害了些。

    “我是不会娶她的。”

    虽然早就知道这个答案,但林梦雅心里头,还是有些小小的喜悦的。

    “你娶不娶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有没有跟你提起过这件事?”

    龙天昱摇了摇头,林梦雅却觉得事情,怕是真的如同她猜想的一般了。

    “那她,也就应该没有恨我的理由了。所以,你还是帮我安排,找个机会跟她私下见面吧。”

    重华如果真的对龙天昱永清很深的话,在这种情况下,她至少应该跟龙天昱求救。

    比如说,让他娶自己之类的。

    女人在无助的时候,必然会向自己心仪之人求救。

    可她却没有,这说明她已经明确的意识到,龙天昱是帮不到她的了。

    当然,也许最后重华走投无路的时候,也可能会对龙天昱求助,但那,却是一筹莫展之后的绝处逢生。

    那重华对她的恨意,就来的有些让人觉得不对劲了。

    “好,我去帮你安排。但是你要答应我,以后一定要自己小心,知道了么?”

    林梦雅点点头,窝在了他的胸口。

    人生难得有个人这样宠自己,虽然她已经习惯于自己去面对一切,但如果有个人这样支持着自己的话,可能会让她拥有更为强大的力量吧。

    不过,林梦雅并没有完全听龙天昱的话,毕竟,她并非是没有自保之力的柔弱女子。

    之前老师给她的东西,她又重新带在了身上。

    谁又能想到,这个看起来弱质纤纤的女子,身上藏着的东西,却足以让整个龙都,变成一座死城呢?

    只不过,她不会轻易的施展罢了。

    萧王妃那边,她是暂时不打算再去的了。

    不过顾盼倒是很挂念她,总是派人来打听她什么时候有空。

    林梦雅要是老待在家里的话,反倒是觉得对不起顾盼,不如出去走一走,顺便办一点正事比较好。

    小东西被她带在身边,他乖巧得很,从来不轻易的哭闹。

    林梦雅带着他,到了间还算是雅致的茶楼。

    掌柜的是个看起来十分老师敦厚之人,但是在看到林梦雅一行人之后,立刻安排一个机灵的小伙计,把她给带到了后院。

    后院比前院要安静得多了,但是人却不少。

    这里,是宫家在龙都新建立起来的一个传递消息的秘密据点,来往的有普通百姓,有货商,甚至还有官府的兵差,还有要饭的乞丐。

    但不管是什么人,他们都是来去匆匆,彼此甚至不会多看别人一眼。

    林梦雅径直的走到了后院的正房里,那里头,宫家最聪明的四少爷,正在处理手下带回来的所有消息。

    “四哥哥。”

    她站在宫四的身边看了一小会儿,看到他手头上的事情暂时处理得差不多了,这才叫人。

    宫四有些意外的抬起头来,在看到她之后,稍稍愣了愣神。

    “你先等我一会儿,我快好了。”

    林梦雅点点头,带着小东西安静的坐在了一边等着。

    她发现宫四处理方式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所有的事情都按照轻重缓急,分成了四个种类。

    而要最优先处理的,宫四总是及时的给出反馈的,剩下的,他都是看了一眼,然后貌似随意的放在了一边。

    但林梦雅知道,他的所有行为都是经过思考的,并非是偶然的行为。

    看了一会儿,林梦雅不有的有些惋惜。

    自家的这个四哥哥,就算是当了宰相也是不为过的。

    只是受困于家族的限制,不得不成为了小小家族当中的大管家。

    “等久了吧,我带你们去后面休息。”

    对于她来说,宫四永远是和声细语,温和礼貌的。

    林梦雅起身,跟着宫四到了后堂。

    很简单的一番布置,但却能看出主人的性格来。

    林梦雅看了一圈,却觉得四哥哥对他自己,外面有些太过苛刻了。

    “要不,你还是跟我回家住算了,现在五哥哥整天不回来,要是你在家的话,我起码还有人能说说话。”

    宫五算是彻彻底底的放开自我了,虽然她拒绝了皇尊跟后尊的拉拢,但是却没有阻止宫五的行为。

    因为,她不仅仅要表现出野心跟矜持,还要适当的让皇尊跟后尊觉得,她跟宫五,还是可以拉拢的,只需要一个合适的条件就可以。

    相信这些,宫五也都是明白的。

    宫家的人,有几个能做赔本的买卖的?

    “你五哥哥这个人,心思就是如此。我也不是不回去,只是现在还没到合适的时机。等到这边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我自然也是要跟你们回家的。不过,老五那边的事情,你心中得有点数,万不可像他一样。”

    宫四闻言,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的嘱咐自己的弟弟妹妹。

    “这个我知道,我这次来,是想拜托四哥哥,帮我查一件事。”

    “你说。”

    “我想知道,艾莲的背后老板,究竟是谁。”

    现在,龙都内所有的人,都是归宫四调遣的。

    林梦雅为‘王’,宫四则是‘将’。

    对于她的命令,宫四从来都没有拒绝的立场,也根本不会拒绝。

    但是今天,也不知道为何,她居然会专程来拜托此事。

    “我有件事情,只能告诉给四哥哥。”

    白苏跟纭儿,自动的带着小东西离开了。

    而宫四的脸上,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几分紧张跟严肃的神情出来。

    林梦雅思考了半天,只觉得有些事情,她只能告诉宫四知道。

    “四哥哥应该听三哥哥他们提起过,说是我在山中受到了惊吓,所以忘记了什么事情吧?”

    宫四点了点头,但是他并不觉得,能有什么事情,吓得住自己妹妹。

    “其实我没有失忆,只是对于来说,十分重要的人,却着了他人的算计。四哥哥,相其实知道我在试炼地的事情,对不对?”

    宫四迟疑了片刻,可还是带着苦笑,点了点头。

    他知道她的一切,也知道她曾经嫁过人,还生了个孩子。

    但是他依旧选择,为她保守着所有的秘密。

    只因为,她是自己,最重要的亲人。

    “我丈夫、朋友,都莫明的出现在了龙都之中。我知道,家里那边一定出事了,可我现在,回不去,也完全断了跟那边的消息。因为种种原因,他们现在都忘了我,忘了我们曾经拥有的过去。四哥哥,你能明白那种感觉么?”

    宫四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但是作为旁观者来说,他更加容易的,嗅到其中深藏的阴谋的气息。

    “所以,我一定要找出让他们失去记忆的愿意。这样,我才能完完全全的找回我自己。但是我知道,这事并不简单,甚至很可能会搭上我的命。我不能把整个宫家都拖累进来,所以,我希望你能当一个领航人。”

    “小妹,我不太清楚你的意思。宫家就是你的家,哪有什么拖累不拖累的。你以后,莫要再说这种见外的话了!”

    林梦雅却拼命的摇了摇头,然后叹了一口气,眉头微蹙。

    “如果仅仅是这些事情的话,那我也用不着来拜托四哥哥。这些日子以来,他们的出现,让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件事。也许,我的到来,不是偶然的。”

    这话,就连宫四也有些迷茫了。

    但是从头至尾,每一件经历过的事情她都清清楚楚的记得,如今已串联起来,她才觉得更加的可怕。

    “宫家的衰落,其实是由我外祖母开始的,由此我的归来才成为了必然。为何宫家那么多年来,只有男婴降生,却没有女孩的到来。也许别人看来,可以归结为天意如此。但是我放在我自己的身上看一看,却有着惊人到令人恐怖的巧合性。如果,这一切都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的呢?”

    宫四突然,捂住了林梦雅的嘴。

    他们两个人的身上,都被惊出了一层层的冷汗。

    “这件事,除了你我之外,再也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

    林梦雅听到,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那是源于,对未知危险的恐惧,也是人类唯一没有丢弃的兽类的本能之一。

    林梦雅点点头,掰开了宫四的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