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答不答应
    突然,一个小小的纸团,扔在了她的头上。

    她皱着眉头抬头去看,却看到了龙天昱就站在窗外。

    奔出去,把人拉进来,然后探出脑袋去左右看看,最后关好门窗。

    她像是个小偷似的精神仔细,最后转过身来,责备的看着龙天昱。

    “你怎么白天就过来了,也不怕被人发现。”

    慕容曦看着她这样小心翼翼的模样,却是一气呵成的,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还笑!别笑了,被人发现就糟了。”

    “怕什么,要是真的被人看到了,我娶你便是了。”

    这话,说得还真是随便。

    林梦雅撇了撇嘴,小手戳了戳龙天昱的胸膛。

    “这话,你应该先问我,要不要嫁给你。”

    看到龙天昱眉头微皱,林梦雅觉得有些好笑。

    只是却绷着脸,故意逗他。

    随后,那人想了许久,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你,愿意嫁给我么?”

    明明他们俩个早已经是夫妻了,可听到这话的时候,她的心,还是不争气的跳的飞快。

    “嫁,是勉勉强强可以嫁,我可以提前说好,我成过亲,还有个儿子。这些,你都必须要接受。否则,我就不嫁你。”

    已婚妇女,多么‘艰巨’的考验。

    但那家伙却连眉头都不眨一下,就点了头。

    “你原先的那个男人,现在在哪?”

    林梦雅心中狂笑,可面上却故意的装出一副哀戚的样子。

    “早就死了,现在恐怕烂的骨头都不剩了。”

    她却看到,龙天昱的眼神里,分明带着几分失望。

    “死了是他运气好,不然,我一定亲手宰了她。”

    “你,真的不在乎?那我的孩子,你是不是也能视如己出?”

    原本说这话只是为了逗逗他的,却不想,他的表现,却让林梦雅觉得,暖意融融。

    “嗯,只要你我二人成亲,他就是我的亲生子。”

    废话,当然是你的亲生子了!

    林梦雅在心中吐槽,不过面上还是做出一副感动的样子。

    “曦殿下待我之心,还真是让我感动不已。殿下请放心,你我成亲之日,就是你当爹之时。”

    慕容曦的心情有点复杂,其实看清楚自己的心,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

    但一旦看清楚了之后,想要再骗自己,可就难了。

    他喜欢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那种喜欢。

    所以他选择接受她的一切,只要她是自己的,那么一切都是可以被包容的。

    “好!”

    看那家伙当真了,林梦雅却捧着肚子,笑倒在了龙天昱的怀中。

    这个男人啊,又怎么能让自己,停止爱他呢?

    “成亲之事,不能匆忙,殿下有这个心,我是可以的等的,别急,慢慢来。”

    他低头,看着她温顺的趴在自己的胸口上。

    一双清澈的眸子带着些许的水光,仿佛春水一般的温柔细腻。

    他的脑海里,恍惚间闪过一个画面。

    仿佛也是怀中的这个人,但却是泪流满面的笑着,告诉自己不要着急,慢慢来。

    他似乎很痛苦,但是在看到她的眼泪之后,会更加的痛苦。

    “呃...”

    他揉了揉自己的头,画面却在瞬间消失了。

    他下意识的收紧了自己的手臂,让她与自己毫无间隙。

    刚才,他这是怎么了。

    林梦雅看到龙天昱的眼睛突然间迷茫了一下,便知道这人,一定是想起了什么。

    但是,她现在却是不能着急。

    立刻,开始转移话题。

    “对了,你可知道重华郡主,为何要被遣返回去么?”

    慕容曦甩甩头,把脑中的浑浑噩噩甩走之后,回答道。

    “因为刺杀的事情,好像跟她有关系。”

    “跟她有关,不会吧,她又不傻,一旦失去了皇尊跟后尊的庇护,她就等于失去了赖以为生的一切,我还真的想不出,她要这样做的理由呢。”

    慕容曦抱着她坐在了椅子上,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

    “嗯,一开始皇尊跟后尊也是不相信的。你还得,皇尊跟太子,之前发过的病吧?”

    她当然记得,只不过那是过敏的症状。

    “当时,所有的东西都是重华来负责摆放的。后来,我们在细查此事的时候,负责整理这些的内侍们,供出了重华。等到我们去找重华的时候,她一开始不承认,后来,我们在她的房间里,发现了那些东西。后来,内医院的人也来禀明,说是一个月前,重华曾经去那里查阅医书。她整天都跟在太子殿下的身边,想要知道这些事情,一点也不难。”

    “那她,真的认罪了么?”

    慕容曦吻了吻她的发,冷淡的说道。

    “有些事情可不能由着她来,尽管重华百般抵赖,可是,种种证据都指向了她,她不同意也不行。皇尊跟后尊,念在与她往日的情分上,没有治她的罪已然是宽宏大量了,所以,才想要把她给送回家。”

    不过,慕容曦没说的是,在这件事情上,也少不了他的推波助澜。

    他不喜欢别人背着自己搞小动作,从前没有警告重华,是看在后尊跟太子的面子上。

    只可惜,重华不应该把手,伸到他的后宅里。

    “我觉得,这事重华郡主背的不冤枉。当时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你知道么?我们家的那个设计图上面,也是被人被弄上了那种东西。当时,我还以为她是冲着我来的,却不想,竟然是冲着皇尊跟太子去的。当真,心肠歹毒。”

    其实重华那一次是一石二鸟的计策,只不过,自己辨认出了那东西,所以重华没有得逞而已。

    “心肠歹毒倒也没什么,主要是她实在是太过愚蠢了。”

    这一点,林梦雅也同意。

    出门没带脑子,是重华郡主的硬伤。

    “哦,我现在明白,她为什么恨我了。”

    林梦雅突然间反应了过来,但是随后又觉得这个理由,当真是荒唐无比。

    “说来听听。”

    挑起眉头,对于她的事情,慕容熙的兴趣总是不减。

    “很简单,”林梦雅耸耸肩,接着说道:“她那次是想要陷害我的,如果我中计了的话,那不就是一石二鸟了么?可惜啊,我没中计,她却因此而失去了一切,所以她恨上了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慕容曦有些不太听懂,或者是说,他一时没能理解这种奇特的逻辑。

    “你说,我又不是傻子,难道我还非得跳入她的陷阱不成么?这种人的思想啊,我估计我一辈子都没有办法理解。”

    她要感谢自己之前遇到过的奇葩,不然的话,她也没办法理解这种鬼逻辑。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种人,不管本身是对是错,都会把毛病推到别人的身上。

    遇到这种奇葩,尽快的远离才是自己唯一的出路。

    “那你可要小心一些,重华在京中的人脉并不浅,放心,这几天我会护着你的。”

    林梦雅却摇了摇头,郑重其事的说道。

    “老靠男人算什么本事,只要她敢来,我就敢让她横着回去,这一点,你要对我有信心。”

    这话,纵然让慕容曦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对劲,但是细细想来,却也没什么。

    “你还是要谨慎一些得好,毕竟,重华不是什么仁义之辈。她对你,一直有一股子莫名的恨意,一切,还是要小心一些。”

    听到这里,林梦雅却觉得有些同情重华郡主了。

    爱上了一块木头不说,这木头就连她争风吃醋都当成莫名其妙的行为。

    唉,这情景,还真是让人莫名的觉得有些心酸呢。

    想了想林梦雅觉得,还是别提醒了吧。

    万一龙天昱想岔了,觉得自己开玩笑的怎么办?

    她仔细的看了看自家的男人,嗯,非常有可能。

    “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个事儿,我总觉得怪怪的。不过,接近于明竹是个最简单的法子,你要不要我帮忙你点什么?”

    顾盼在那边,至少他出入萧王妃的府邸,也不会有人怀疑些什么。

    可慕容曦,却想也没想的拒绝了她。

    “不行,太危险了。我知道你跟祥华郡主关系好,那你还是把她叫到你家里头来。于明竹,你还是要少见为妙。”

    看到他拒绝了自己的帮忙,林梦雅并没有沮丧。

    他们都有彼此的事情要做,也有彼此的秘密。相信他,就是对他最好的支持了。

    “嗯,我知道。对了,关于艾莲,你知道她些什么,可以跟我说说么?”

    慕容曦有些疑惑的看着她,不是说连大人一家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么?

    这姑娘,又在打听什么呢?

    “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她在许多年前,就被人追捧。只是后来,又消失沉寂了几年。等到再次回来的时候,就成了各家小姐的座上宾。这人,八面玲珑长袖善舞,龙都内的贵族女子,十有六七都是她的朋友。”

    看来,这个艾莲比她想象的还要棘手。

    女人之间的交情比男人之间的交情要麻烦得太多,尤其是这些娇娇女,个顶个的掌上明珠,能看得上她,还能把她当成座上宾,足以见得,艾莲的伪装做的有好,多强大。

    “那重华跟她的关系怎么样?她们最近,可曾有过交往?”

    其实,林梦雅也只是随便问问。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