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死而复生
    “那他们,有没有可能,之前是假死呢?也许,他们提前得知了这个消息,所以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他们选择了装死来逃避呢?”

    慕容曦看着他,然后十分不忍心的摇了摇头。

    就算是装死的话,也绝对没有可能,逃过禁卫军的眼睛。

    “他们的尸体,是不是也随之消失了?”

    看着龙天昱点头之后,林梦雅却觉得突然失去了方向。

    她咬了咬唇,努力的组织着自己的语言,来分析整件事情。

    “这些人,在屠杀来临的时候的确是死了,后来,又不知是何种原因,又复活了过来。他们并不是人冒名顶替的,而是真真切切的那个人。那么这件事,可就有些令人毛骨悚然了。”

    慕容曦带你点头,其实他原本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她的,毕竟她的事情已经够过了,告诉她,也是徒增她的烦恼。

    但是,只要一看到她,他就会不自觉的,吐露自己心中的秘密,然后与她共享。

    这虽然是个不太好的习惯,但感觉却不赖。

    可惜,正在积极思考的林梦雅,却没有接收到龙天昱的心思。

    “我觉得,这事你要是想要查明白,还得从类似的事情入手。”

    “比如说呢?”

    “我们要先知道,这件事情,是偶然的这么一次,还是说在过去的岁月里,也时有发生。如果是随机事件的话,那倒也不难处理。只要接近那几个人,就不愁他们不会露出马脚来。但要是之前就发生过的话,你就得注意了。有可能,这是个阴谋。”

    慕容曦欣赏的看着这个女人,他突然觉得,如果有人有个聪明的头脑的话,比美丽的皮囊,要有趣得多。

    “没错,我的确是先调查了一些别的事情。就近五十年而言,这种死而复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十几次。不过,从来没有人重视过罢了。”

    林梦雅狐疑看了这个男人一眼,她怎么总觉得,这个人是故意来考自己的?

    当下,有些不悦,撅起嘴,往宴会的方向走了过去。

    “生气了?我不是有意的,只是我想要听听你的意见。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这人,怎么越来越狡猾了!

    林梦雅愤愤的看了龙天昱一眼,只看到他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后,又忍不住原谅了他。

    “你考我有什么用,要是有这个闲工夫,不如去调查一下案子。对了,你是怎么出现在那个院子里的?那个院子,可是女宾用来休息的。”

    上下的看了龙天昱一眼,林梦雅的眸子里,满是不屑。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啊!曦殿下,你还真是让我失望!”

    她作势欲走,龙天昱赶忙拉住了她。

    看着那个家伙有些手足无措的模样,林梦雅却暗暗觉得好笑。

    总算是,扳回一城了。

    “这可不是我想要来的,明明是这里的下人告诉我,这里是男宾临时休息的地方,所以我才来的。谁知道,进门就看到你在偷听。怎么样,偷听的感觉,不错吧?”

    看来,于明竹跟齐冉馨为了攀附权贵,手段还真是不少呢!

    但是这些手段对于她男人来说,几乎等于无用。

    当初的林梦舞胆子有多大?主动送上门的也不少,可没有一个成功的。

    有时候林梦雅自己也是觉得有些小小的骄傲,毕竟,这个男人,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呢!

    “幸好我去偷听了,不然你可就惨了呢!”

    慕容曦不解其意,只见宫雅十分无辜的说道。

    “我看到那于明竹正在给齐冉馨易容,要是成功了,你可就成了冤大头了。”

    面对林梦雅的调笑,慕容曦却是眉头微皱。

    “你可知道,刚才我为什么把你给带出来么?”

    林梦雅摇摇头,她哪里知道,还以为这人,指不定发了什么疯呢。

    “你记住,这件事情,只能你自己一个人知道。”

    看着龙天昱认真的神色,林梦雅只好乖乖点头。

    慕容曦却把她给拉到了自己的怀中,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于明竹就是上一次的那个,死而复生之人。”

    听完,林梦雅却愣在了原地。

    定定的看着龙天昱,眼神里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不过,这件事情很隐秘,于家人知道的也不多。你记得,离她远一点。但她要是对对你不利,也不要轻易的放过她,别吃亏,知道么?”

    事情的真相,肯定不只是这么一点点。

    但是从龙天昱的态度上看,显然那人是不准备完全告诉自己的了。

    可这个消息,足以让林梦雅震惊住的了。

    于明竹,居然也是个死而复生之人。

    她突然想起,萧王妃跟她说过的话。

    顿时,对于于明竹的警惕,又加深了不少。

    “你先回去,我过去看看,记得,以后要离她远一些,知道了么?”

    林梦雅点点头,有些担忧的看着龙天昱的背影。

    但是现在,她的脑子也有些乱。

    这些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从外面回来之后,林梦雅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顾盼跟萧王妃还觉得她是累到了,所以觉得有些抱歉。

    但唯有林梦雅自己清楚,她只是因为听到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的关系。

    于明竹,还有那些世家之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她虽然不得而知,但却觉得有种莫名的恐惧,从她的心底里滋生似的。

    带着白苏跟纭儿回到了宫家,小东西虽然困得已经不住点头了,却还是坚持着,坐在床上等着她回来。

    看到那孩子,林梦雅的心,渐渐的又安定了下来。

    也是,她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即便是现在的事情,就当闹个几个妖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东西十分的乖巧,虽然不说话,但也不哭闹。

    等到她洗漱完换完了衣服之后,小小的身子,自动的依偎进了她的怀中。

    “小东西,今天有没有好好的吃饭?”

    埋在她怀中的小脑袋轻轻点了点头,大约是因为蹭的她的长发有些痒,小东西小小的打了一个喷嚏。

    看到小东西被自己的喷嚏吓了一跳的样子,林梦雅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

    轻轻的呵着那孩子的痒,两个人闹成了一团。

    等到后半夜,处理完所有事情的慕容曦匆匆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喜欢的姑娘,居然抱着别的‘男人’,勉勉强强算得上是个男孩吧,呼呼大睡。

    厌恶的把小东西从宫雅的怀中给拉出来,然后自己躺在了两个人的中间。

    宫雅不知道,但还是伸出手来,抱住了慕容曦,小脸也埋在他的怀中,还像是小猫儿似的蹭了蹭。

    慕容曦悄悄的叹了一口气,不管后面的小鬼头睡得好不好,但还是抱着他心爱的姑娘,沉入梦乡。

    而等到林梦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的却是她跟小东西,都被慕容曦抱在怀中。

    小东西靠在她的怀里头,而她,则窝在龙天昱的怀抱里。

    摸了摸小东西的小脑袋,她又甜甜的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三人却还都没有苏醒的迹象。

    倒是苦了挡在门口,活生生的当了一个上午竹竿的白苏。

    这主子跟殿下,怎么就不知道节制一点呢?屋子里,不是还有个孩子么?

    殊不知,他们三个,却是真的盖着棉被纯睡觉来的。

    而等到林梦雅终于送走了龙天昱,又把自己跟小东西都整理妥当之后出门,白苏几乎要热泪盈眶了。

    一双忧郁的眼睛,随时带着几分哀怨,看向了她家的主子。

    “小姐,今天白苏姐姐怎么了?我怎么觉得,她有点怪怪的?”

    饭厅内,林梦雅喂着小东西喝甜粥,而纭儿,则是悄悄的趴在她的耳边问道。

    “没什么,你长大了就懂了。”

    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忽悠纭儿,林梦雅一点都不觉得有心理负担。

    看来,真的要给白苏找个伴了,姑娘大了,心思也多了不少呢。

    吃过饭,小东西很安静的坐在她的旁边看着画册。

    这孩子很黏人,却是一点也不烦人。

    画册上的字他虽然不认识,但是看图总是会的。

    林梦雅就带着他一起,坐在了宫五的书房。

    而处理好了那些狂徒余党的事情之后的宫五,也难得老实的坐在自家妹妹的面前。

    画面看起来倒是其乐融融的,不过他们之间讨论的,却不是普通的家长里短。

    “五哥哥,你这几天忙着朝廷的事情我不反对,既然忙完了,你是不是该干点正事了?”

    宫五陪着笑脸,哪里敢不答应。

    嘴里头只说着,还请妹妹吩咐之类的奉承话。

    “旁的事情都不要紧,你这几天,先帮我调查一下艾莲的事情吧。”

    其实艾莲那边的,她也一直没有停下来。

    毕竟,这是她答应了连大哥的。

    但是这女人,也不知道是说她太过狡猾,还是这几天她真的就那么老实。

    自己的人盯了她这些日子,居然一点额外的发现都没有。

    “你不是在让人给你盯着么?我...我能做什么呢?上次,我跟连星去,他都已经认出我来了,现在去,不是打草惊蛇么?”

    不是宫五推脱,而是事实如此。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