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哪都有她
    转身,跟着顾盼落座,她与龙天昱恢复如常,谁也看不出,他们之间的小小暧昧。

    萧王妃的宴会并不大,比起龙都那些贵女们动辄铺天盖地的排场比起来,更有些小而精致的私人聚会的味道。

    林梦雅是个适应能力强到变态的类型,尽管对面坐了不少自己的冤家对头,可她还是笑的一派如沐春风,看不出半点的其他情绪来。

    毕竟,这里是人家萧王妃的场合,要是自己搞砸了,其实是对萧王妃的不尊重。

    可惜有人却不想,让她过得如此的舒坦。

    重华郡主依旧坐在太子跟慕容曦的身边,但是林梦雅却觉得,那姑娘的目光,好像是比从前更加的渗人了些。

    要说从前重华还知道忍耐的话,那么现在的重华,就是露出了自己饿狼一般的真实面目。

    林梦雅遥遥的看了她一眼,便为她眼中的恶毒而有些暗暗的惊讶。

    到底发生了何事,让重华居然如此的恨自己?

    虽然她并不在乎,可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重华这样看着她,难道不怕被人察觉到了,失去了她好不容易伪装出来的贤淑么?

    但她们之间的事情,却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萧王妃当年也是个社交场合之中的佼佼者,何况这些宾客,大多数都是她的晚辈,自然是宾主尽欢。

    而顾盼,这位传说当中的祥华郡主,其实才是本次宴会的主题。

    酒过三巡,萧王妃冲着顾盼招了招手。

    “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尽管不愿意,可顾盼还是不得不暂时扔下林梦雅,走到萧王妃的身边。

    林梦雅看着那个在自己面前显得有些单纯任性的姑娘,却在转眼之间,就成了一个明眸善睐,巧笑倩兮的名门淑女,忍不住觉得有些感叹。

    唯有在自己最亲的人面前,人才会露出自己最粗糙的一面吧。

    她独自坐在角落里,这是顾盼特意安排的,也是林梦雅不想让自己太过显眼。

    光顾着去看顾盼那边的情况了,等到她再次想要寻到龙天昱的踪迹的时候,却发现他的位置,是空的。

    同时,重华的位置也是空空荡荡的。

    难不成,这两个人是一起出的?

    招了招手,白苏立刻半弯下了身子,林梦雅轻声问道。

    “可曾看到重华郡主,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么?”

    “越在半刻前,是跟曦殿下,一前一后离开的,主子可是想要...”

    她的事情,白苏自然是最清楚的那个。

    其实有好几次龙天昱在她房里的时候,是白苏拦住了下人,才让两个人的事情,没有曝光。

    自家的男人,她是了解的。

    他跟重华之间,一定不会有任何的儿女私情。

    但是...

    她忽然又想起了重华之前,那双怨毒的眼眸。

    心头还是游荡着继续的不安,起身冲着顾盼那边点头示意之后,出门去了。

    里面温柔暖意,如同春天一般。

    但是外面却冷得厉害,一时难以适应的林梦雅,尽管裹得严严实实的,却还是不免在冷风钻入自己脖领的时候,打了一个冷颤。

    外面不停的有下人来来回回,往宴会上面送着美味佳肴。

    林梦雅跟白苏避开了这些人,往一处比较安静的院子寻了过去。

    这里是萧王妃安排好的,是为了给不胜酒力的女客们,暂时醒酒用的。

    如果重华是喝醉了的话,就一定会被带到这里来。

    她们刚到门口,就看到这里的门,是虚掩着的。

    只是里面,却没有掌灯。

    林梦雅跟白苏,下意识的放轻了自己的脚步,往院子里面走去。

    还没走到门口,她就听到屋子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这样,真的能管用么?”

    虽然声音刻意的压低了,但是林梦雅还是能识别得出来,这声音是属于齐冉馨的。

    “放心吧,我早就托人调查过。那位重华郡主,就是曦殿下的心上人。要是你想要嫁给曦殿下的话,这样做准没错的。”

    这句话,是于明竹说的。

    林梦雅示意白苏去她的旁边,两个人一起潜入了屋子的窗下。

    里面倒不是没光亮,只是那一抹烛光,也只能照亮小小的一方。

    窗子是紧闭着的,而且也戳不坏,她只能蹲下窗下,猜测里面的人,究竟在做些什么。

    “你不知道,从我第一眼看到曦殿下开始,我就非他不嫁了。明竹,只要你能让我嫁给曦殿下,我一定会不余遗力的,让你成为太子妃!”

    窗户下,真正的曦殿下的心上人觉得有些无语。

    该是说她们天真好呢?还是干脆说她们傻的好。

    慕容曦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她们当真一点都察觉不到么?

    “快别说这么多了,我对你好,本也不单单是为了这件事。好了,我们快点弄好,免得一会儿其他人来了,会妨碍我们。”

    林梦雅虽不知道她们想要做什么,但大致也能猜得到,是齐冉馨想要以重华郡主的名义做些什么,然后锁死她家男人。

    可惜,她们找错了对象。

    里面又沉默了下来,随后便是一阵可疑的声音,像是她们,在用水洗什么东西。

    林梦雅实在是觉得好奇,悄悄的躲在了门口,顺着门缝往里面看了进去。

    尽管她的这个位置,很容易被人发现,可她没有想到的是,里面两个姑娘,似乎是在易容!

    只见烛光下,于明竹从一个小水盆里,捞出一块透明的膜状的东西,然后一点点的,贴在了齐冉馨的脸上。

    就当于明竹一抬眼,无意中看向窗口的时候,林梦雅不由得暗叫了一声糟糕,刚想要躲开,身子便被人从背后,抱了起来。

    人,瞬间掠过围墙,到了院子的另外一面。

    林梦雅扒下捂在她嘴巴上的一只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

    转过头,她看向了慕容曦。

    后者正在以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她,搞得林梦雅有些不太自在。

    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林梦雅觉得,没什么问题啊。

    怎么对方的目光,却让她觉得浑身发毛呢?

    “我...我是又闯祸了么?”

    应该...没有吧?

    但慕容曦却叹了一口气,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是该说,怎么哪里都有你么?”

    这话,怎么听得她觉得有些心虚。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有的人,天生就是吸引重大事情的体质,说吧,我这次又遇到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慕容曦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却拉着她离开了。

    白苏也远远的守着,十分规矩的没有上前。

    “你的贴身婢女,武功还算是不错。”

    提起这个,林梦雅立刻骄傲的说道。

    “那是,我家白苏可是一顶一的武功高手。别转移话题,到底怎么了。”

    虽然慕容曦对一顶一这个词有些不太赞同,但是作为一个侍女来说,保护主人也是绰绰有余的了。

    当下,也就没在计较宫雅自吹自擂的行为。

    “你可知道,东至那天,死了多少人么?”

    林梦雅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天晚上人员损失惨重,尽管平民很少,但是另外的两次爆炸,却发生在人口密集的住宅区。

    也许应该感谢那天晚上的雪雕,引起了许多人都走出了家门。

    不然的话,只怕损失会更加惨重。

    “善后工作,你们做好了没有?如果有需要的话,宫家可以为这些死伤家属,提供资金上的帮助。”

    毕竟,雪雕是她出的主意。

    对于这些伤亡之人,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虽然在事后,她也默默的跟宫五做了许多,但终究,还是没有办法顾虑周全。

    但慕容曦却摇了摇头,说道。

    “我知道你给连家帮了不少忙,但是我要跟你说的,不是这些人,而是另外的一拨人。原本,应该死去的人,现在又活过来了,你能相信么?”

    死而复生?林梦雅觉得这个问题,对于自己来说,有点尴尬。

    但是,她这种情况可是特例,所以她不觉得,别人也会如此。

    “是谁死而复生了?”

    “本来,我的人收到消息,一群世家之人被伪装成禁卫军的暴徒们屠杀了,后来,是禁卫军统一处置这些尸体的。没想到,竟然有几个人,生还了。他们现在,依旧在各自的家族中。但是当时,禁卫军的的确确是确定他们已经断了气的。现在,连我们也不清楚,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唯一清楚的是,这些人回到家之后,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闭门谢客。就连他们所属的家族,也开始深居简出了起来。皇尊跟后尊十分的担忧,希望我能查明此事。”

    这事,还真是有些奇怪。

    林梦雅想了想,却觉得一时之间,难以有什么好的对策。

    “你们确定,他们之前真的是死了,而这个活着的,也不是冒充者么?比如说,易容什么的。”

    慕容曦摇了摇头,在他们得知此事的第一个晚上过后,他的人就偷偷的潜入一人的府邸,暗中的查验过了。

    确定是本人无疑,脸上也没有任何易容的痕迹。

    这,就很奇怪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