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宴请贵宾
    这个问题,才是林梦雅一直想要知道的。

    于明竹再厉害,王府也毕竟是王妃的主场,于明竹又怎么能只手遮天?

    但萧王妃,却苦涩的笑了笑。

    “因为,于明竹是萧王封地的巡察使。她在封地内的权力,甚至可以同王爷比肩。但因为圣殿的巡察使都是秘密行事的,这事,我也只是无意中,听王爷提起过才得知的。”

    怎么又是圣殿?

    且不是这个圣殿让她多没什么好印象,单就让于明竹这样的人当巡察使,就知道肯定是个不怎么正经的组织了。

    “她虽是圣殿的巡察使,但也不可滥用职权吧?”

    林梦雅皱眉问道,可萧王妃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若我仅仅是一个萧王妃的话,这些又有什么关系,我早就跟她拼命去了。可是,我的母家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很好。我怕开罪了她,就等于得罪了圣殿。于明竹极为阴险,但也极为聪明。哪怕是在王府之中,也极少有人能挑出她的不是来。何况,我小产之后,的确是派人秘密查探此事,但都跟她扯不上任何关系。甚至连我自己都怀疑,那天,我是不是看错了。但是在那之后,王爷就觉得诸事不顺,连带着,对刚回府的楚嫣也不耐烦了起来。这些事情,只有齐冉馨得了利。要不是她,还能是谁呢?”

    如果是从这方面来说的话,那的确有可能是于明竹做的。

    但是,她已经是圣殿的巡察使了,身份自然不同。

    如果想要找一个合适的人来巩固自己抬高自己的身份的话,难道萧王妃不是最佳的选择么?

    又何必,为了齐冉馨这个草包,尽心尽力呢?

    但林梦雅知道,这些事情,只怕就连萧王妃也不知道。

    可是王妃跟她说了那么多,她总该表达一下自己的谢意才是。

    “多谢王妃能如此信任宫雅,但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宫雅没有什么野新,一心只想要平安度日而已。宫雅只能答应您,会好好的开导郡主,让她不会如此的抵触。至于其他的,宫雅有心无力,还请王妃见谅。”

    见到她这么说,萧王妃并没有明显的失望神色。

    想来她也清楚,她们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如果想要互相博取信任的话,还是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罢了,终究是我强人所难了。要是能让楚嫣这孩子听话,我也是感激不尽的。这是这孩子性子太倔,你也委屈了自己。说起来,我倒是第一次看到,她对人这么亲呢。”

    林梦雅只能安慰王妃几句,然后起身就去找顾盼去了。

    可那姑娘大概的倔劲儿上来了,关在房间里,死活都不肯出来。

    林梦雅亲自上前去叫门,那姑娘也不开。

    无奈之下,她只好扬声说道。

    “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就可砸了。到时候砸坏了,你可别哭啊,我可不赔。”

    见里面还是没动静,林梦雅左右看了看,然后看到了窗下,放着的一盆矮松。

    那矮松可是晋国常见的品种,但是在这里并不多见。

    “白苏,给我砸。我看就用——那盆矮松的花盆好了,又大又结实,一定可以砸开!”

    ‘砰’的一声,门立刻被人推开了。

    随后,一个哭得眼睛红红的小姑娘,就挡在了那盆矮松的前面。

    “要砸砸我好了,不要碰我的矮松!”

    可周围,哪里有人会真的动手呢?

    林梦雅捂着嘴,笑得差一点肚子都疼了。

    在对方哀怨的目光下,把人给扶了起来,送到了屋子里头。

    并且在铜盆里,拧了一条布巾,擦着她斑驳的小脸蛋。

    “你瞧你,要是被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了你呢。”

    “你没有欺负我,我...我只是觉得心里头难受。你说,大家生来都是人,怎么就我这样悲惨。好不容易过了几天太平的日子,却又被人给抓回来了。”

    说来说去,还不是想念自己的情哥哥了?

    林梦雅温柔的为她擦掉了眼泪,又给她梳理好了凌乱的发髻。

    “如若有缘,相隔万里也能相见,如若无缘,站在对面也只能擦肩而过。你要是真的想念一个人,那就心心念念的想着,自己总会跟他相见。就连佛菩萨都说心诚则灵,你自己都不相信,那谁还会相信呢?”

    顾盼愣愣的看着她,但实际上却已经听进去了她的话。

    林梦雅拍了拍她的肩膀,两个人一起坐在了桌边。

    “好了,快别哭了。我有件正事,想要问你。”

    顾盼不是个不知道轻重的姑娘,立刻点头说道。

    “你问就是了。”

    林梦雅转了转眼睛,说道。

    “我问你,你回来的时候,于明竹跟齐冉馨,是如何陷害你的?”

    提起这个,顾盼自然是不陌生。

    “无非是她们两个故意找了一件事,栽赃嫁祸在我的头上。后来,齐冉馨说我侮辱了她,我就按照她说的,当着所有人的面好好的羞辱了她一番。她一时气不过,就跑回她外祖家去了。后来,我趁机找了家里的一些长辈,故意在他们面前,透露了齐冉馨的行为。那些长辈都很古板,其实早就看不上她一个庶女得宠了。她差一点就回不来,最后,还是绝食来为威胁我父王他们的。”

    撇了撇嘴,顾盼对这种事情,看起来十分的不感冒。

    但也难怪,以她的性子而言,说不过就上手了,哪里还有空耍这些阴谋诡计。

    可这并不足以,解答林梦雅的疑惑。

    “那这个于明竹,你是如何看得?”

    顾盼耸了耸肩,表现得有些无所谓。

    “心眼虽然很坏,但我并不觉得她有多大的能力。只是在我们王府里头,她也从来没兴风作浪过。甚至于,如果齐冉馨做了什么蠢事,她多少还会拦着。拦不住的,就补救一些。”

    虽然,跟王妃说的差不多,的确是除了她跟王爷之外,任何人都挑不出于明竹明显的错处来。

    但林梦雅就是觉得,王妃说的话,有些不太对劲。

    “王妃,可曾在半年前,生过一场大病?”

    顾盼点头,奇怪的看着她。

    “没错,可是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宫雅,难道,你要出手对付于明竹了么?”

    林梦雅没说话,顾盼的话她是可以相信。

    假如说萧王妃说的也是对的,那么她现在,唯有一点还弄不明白。

    萧王妃找谁不好,怎么偏偏找上她了呢?

    而且这里的会面,说白了,也是萧王妃安排的。

    毕竟,是她不许顾盼出门,然后耐不住顾盼的吵闹,才邀请自己来这里的。

    林梦雅陷入了重重的疑惑当中,虽然知道于明竹不是什么好人,王妃也不至于编造这么个假话出来蒙她。

    但是她就是觉得,这里头有古怪。

    不管是萧王妃,亦或是于明竹,她都是小心一些才是。

    萧王府的晚宴并怎么隆重,却别有一番雅趣。

    萧王妃到底是世家出身,有些事情自然是门路清楚。

    作为王府内的少主人,顾盼也被委以重任,站在门口随同王妃一起,迎接宾客。

    林梦雅因为顾盼跟王妃的关系,也得到了这样的‘殊荣’。

    但讲实在话,她还真是不想站在这里。

    只笑了那么一会会儿,她脸都笑僵了。

    但是她看了看,却不见于明竹跟齐冉馨的身影。

    这倒是奇怪了,今天来的可都是达官显贵,她们怎么能不来呢?

    “启禀王妃,太子殿下、曦殿下、跟重华郡主一起到了。”

    龙天昱也会来?

    林梦雅无意的看了一眼,却看到顾盼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心虚。

    一下子明白了过来,敢情这丫头,是想要刺激‘失忆’的自己吧?

    真是...不遗余力呢!

    看来,这姑娘八成是听懂了自己的暗示,所以才会如此吧。

    思忖间,那三人已经进到了院子里。

    萧王妃亲自迎了上去,带着顾盼跟她,给太子行礼。

    “见过太子。”

    “王妃快请起。”

    那两个人虽然没什么亲戚关系,但是按照辈分来说,萧王妃也算是太子的长辈。

    而且这样的一个小小的家宴,太子能光临,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

    萧王妃自然重视,而慕容曦,那可是请都请不来的贵宾,一时间,萧王妃自然十分的高兴。

    把他们几个人,给带到了大厅内。

    林梦雅就跟在一行人的身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龙天昱的脚步,却神不知鬼不觉的慢了几步。

    几乎,与她并肩同行了。

    “你穿得这件,很好看。”

    几不可闻的声音从旁边飘了过来,林梦雅今日穿了一件白底儿红梅的小袄,在这里的确是显得异常清新。

    忍不住嘴角勾起了一抹笑,这人,还是这么重视着自己。

    “你也很俊,天下第一俊!”

    她一高兴,小嘴就会哄人了。

    慕容曦不知为何,却因为她的一句话,而觉得莫名的欢喜。

    但是,却觉得不能让她这么得意。

    “众人皆知。”

    呃...林梦雅偷偷的白了他一眼,这人的脸皮,怎么可以厚成这样?

    到了大厅内,男女宾客分坐两边。

    他温凉粗糙的手,轻轻的捏了林梦雅一下。

    后者明白,这家伙,今晚怕是要让自己给他留门。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