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王妃之困
    但由始自终,林梦雅的注意力,却全部在余下的那个人的身上。

    于明竹,这个于家家主捧在手心,同时也能差一点就被宫家选座家主候选人的女孩子。

    她能靠着自己的手段,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走到现在的这个位置,心机手段,也是十分的厉害。

    就拿刚才的事情来说吧,明明这事也跟她有关系,但她却没有帮腔。

    甚至,连个愤恨的眼神都没有投过来。

    只是那样安安静静的坐在齐冉馨的旁边,仿佛是齐冉馨的陪衬。

    但刚才的几句话,林梦雅就看得出来,齐冉馨并非是一个能玩转这些手段的高手。

    她也用不出陷害这样的高招,所以,林梦雅几乎可以断定,齐冉馨背后的军师,也是她得利帮手,一定就是于明竹。

    没脑子还学人家玩宅斗,只怕到了最后,给人家卖了还不自知。

    不过,那也是齐冉馨自家的事情,跟她林梦雅可没关系。

    “好了,冉馨不懂事,宫小姐可别生气。”

    齐冉馨愤愤不平的还想要说些什么,此时萧王妃却缓缓开口,截住了齐冉馨的话茬。

    林梦雅冲着夫人摇了摇头,笑容可掬的回答道。

    “夫人多心了,冉小姐不过是童言无忌,我要是跟冉小姐计较了,那不是惹人笑话么?再说,我与郡主一见如故,以后定然会常来常往,冉小姐,不过是想要跟我开个玩笑而已。”

    萧王妃没回应她,但脸上的表情代表一切。

    对于齐冉馨,萧王妃定然是不喜欢的。

    而且以那位冉小姐的个性,想必也是恃宠而骄的主儿。

    果然,齐冉馨看到她们这样调笑自己,立刻就要发作。

    可旁边的于明竹,却在最关键的时刻拉住了她。

    “冉馨,我记得你刚到的时候,不是说有些头晕么?想来,是在路上冻到了吧?王妃,明竹想带冉馨下去休息,不知,可不可以?”

    萧王妃对于明竹虽然没有表现得如何热络,但却也没给她冷脸。

    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带着齐冉馨离开。

    齐冉馨自然是不愿意走,一双大眼睛气得跟金鱼一样的鼓,但于明竹却在她的耳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齐冉馨就立刻安静了下来,随后,乖乖的跟着她一起出去了。

    “唉,都是我管教不严,让宫小姐见笑了。”

    等到她们走了之后,萧王妃有些抱歉的说道。

    总归是家丑不可外扬,可惜齐冉馨实在是太不懂规矩了。

    林梦雅倒是无所谓,安慰了萧王妃几句,不过话题,却又转回到了那两个人的身上。

    “王妃实在是不必跟我如此的客气,如果不嫌弃的话,还是叫我宫雅就好。”

    萧王妃点头应了下来,只是看到顾盼,好像是不太高兴的样子。

    “郡主,您这是怎么了?”

    “还不是让那两个家伙给我气的!鸠占鹊巢,还有理了么?”

    顾盼本来并不是很在乎郡主之位,只不过她出身如此,实在是也有许多的无可奈何。

    但没想到,她想躲也躲不掉的东西,居然成了被人憎恨的理由,其实心头,也有许多委屈。

    只可惜,讲出来也没有旁人能理解就是了。

    “唉,你常年不在家,自然不知道这些事。我知道,你不想当这个郡主,但孩子,即便是你不当,也有无数的人抢破头来当。到时候,她们夺了郡主之位,第一个要对付,便是你啊。”

    萧王妃这几句话,看的出来的确是真心为顾盼考虑。

    只可惜那丫头一时间,好像是转不过来这个弯儿。

    林梦雅知道顾盼在想些什么,她们两个有些地方还真是一模一样。

    一样被迫远离自己的真心所向,一样的要接受别人硬塞给自己的命运。

    但她比顾盼幸运的一点是,她对于这些事情,更多了几分主动行吧。

    “王妃说得极是,郡主,我不知道你为何不喜欢当郡主。但是,这个身份是你生来就注定的。一味的逃避,到了最后反受其害。不如主动掌握,身份这东西,说白了也就是一种背景,但有时候,也能成为一种工具。”

    她知道顾盼现在听不下去这些话,但该说的,她还是必须要说的。

    萧王妃听得连连点头,觉得宫雅,似乎是自己的知音。

    但顾盼却觉得自己的朋友背叛了自己似的,扭头就离开了。

    林梦雅刚想去追,却被王妃给拦了下来。

    “没事,过一会人她就好了。这孩子有时候就是小孩子的性格,我是有喜欢,又担心。”

    萧王妃看向门口的眼神里,带着母性的慈爱。

    但是林梦雅敢肯定,王妃从未对顾盼说过自己的真心。

    偌大的王府之中,一个是没了娘亲的可怜孩子,一个是没有孩子,也失去丈夫疼爱的女子。

    她倒是可以理解,为何萧王妃会对顾盼这么上心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总是格外惺惺相惜的。

    “以后,你在她的身边,时常的提醒她些。这孩子很聪明,但就是性子上,有些不太沉稳。倒是你,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对于萧王妃的话,林梦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但她知道,所有的感情都不是无缘无故的。

    她自然承了王妃的好,自然也得付出些什么。

    在成人的交往之中,大部分都是这种你来我往的利益关系。

    谈不上现实,但却是最为常见的。

    “那位于小姐,你可认识?”

    对于王妃的问题,林梦雅倒是没有想到。

    但她还是点点头,毕竟宫于两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

    不管是马家还是萧王那边,肯定也得到了消息吧。

    “你知道,她为何要跟冉馨一起来龙都么?”

    关于这点,林梦雅已经猜到了几分,但在萧王妃的面前,她还是没有太露锋芒。

    不过萧王妃也不是有意要考她的,紧接着说道。

    “她,是为了太子妃之位而来。”

    的确,想要成为后尊的话,太子妃之位,是最为稳妥,也是最为接近的方法。

    可是之前不是说,以于明竹的身份地位,她是没有办法成为太子妃的么?

    现在,她又能如何呢?

    略微迟疑了一下,林梦雅开口。

    “于小姐能不能成为太子妃,那还要看她跟太子的缘分够不够。如果是因为之前那些无聊的传闻,而让王妃有所误会的话,那倒是我的不是了。其实,太子于我,毫无干系。能宣召我来,不过是为了询问一下宫家的境况。”

    她不当太子妃这一点,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皇尊跟后尊既然准备承认她这个家主的身份,就必定不会再把她留在这边。

    与其让她当一个没什么用的太子妃,还不如培养成为自己的一只手。

    但萧王妃,却并不这么认为。

    “也许是因为如此,但是,你出现在诏令之上,对于那些有心问鼎太子妃之位的女子来说,你便是头一号劲敌。千万,别小瞧了于明竹,她的心计跟手段,就连我都觉得麻烦。不然,我也不会任由她,一直在萧王妃兴风作浪,扰得家宅不宁了!”

    原来,萧王妃并非是大度,而是对于明竹有些忌惮。

    这人,倒是厉害。

    “王妃是否有些...太过谨慎了呢?于小姐再厉害,她的出身如此,又怎么能,去王府兴风作浪呢?”

    萧王妃看她这幅将信将疑的模样,只得无奈的说道。

    “你不知道她的手段,其实...我半年前,曾经有过身孕。可你知道,我的孩子,又为何没了么?”

    这,倒是没想到。

    难不成,是于明竹做的?

    “我的月事一向不准,孩子,也是无意中才发现的。但是当时,为时已晚。我为了调理月事,已经喝下了散淤的药。就连大夫都说,并不确定我是小产,还是喝药的关系。可我却知道,是我一时大意,才让我唯一的孩儿,从这世上消失了。”

    现在听来,林梦雅似乎还能感觉得到,当时萧王妃的伤心跟后悔。

    对于任何一个母亲来说,没有任何一件事,能比得上在突然知道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却发现竟然被自己亲手扼杀更加残忍的了。

    但她想不通的是,为何萧王妃会如此的平静,甚至于,还能容忍于明竹的存在呢?

    “你也一定想要知道,为何我会怀疑到于明竹的身上,却也奈何她不得吧?就在我小产之后第二天,王爷的一个妾室与她的情人通奸,却被人当场捉奸在床。王爷震怒,直接杀了那一对男女。可是,那个小妾的院子,就挨着我的院子。到现在位置,我都没有办法,忘记于明竹,看向那两个人的眼神。”

    萧王妃的眸子紧缩了一下,就连手也跟着蜷缩了起来。

    林梦雅看得分明,萧王妃的眸子里,出现的情绪,是恐惧!

    “她,是在警告我。她有办法葬送那一对男女的命,就有办法,要我的命。我死不死,又有什么要紧呢?但是,我决不能败在她的手中!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

    林梦雅实在是难以想象,萧王妃到底是如何在王府内,熬过每一天的。

    “王妃,我倒不是不能帮您,只是,我还是不太明白,为何于明竹,会有如此大的的能耐呢?甚至,可以在王府内,操纵一切。”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