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一种调调
    顾盼看了看她,有些犹豫,

    林梦雅自然知道这丫头是在顾忌什么,所以只好装作什么都没有才猜到的样子,继续追问下去。

    “怎么了?她也是你们府上的小姐?”

    “她?她才不是呢!但是这个女人特别有心机,之前我刚回来的时候,也没想对她们怎么样。可是这个女人跟我大姐合伙演了一场戏,我就无缘无故的成了坏人,真是,想想就气不打一处来!”

    提到这件事,顾盼气鼓鼓的,显然是咽不下这口恶气。

    林梦雅倒是没想到,事情的真相,居然是会是这样。

    “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陷害郡主你呢?这事,你可曾说给王爷听了?”

    “你也知道,我家那个老头,最喜欢的就是我大姐了。她受了委屈,老头安慰她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去调查这件事。所以,我谁也没说。既然让我当这个坏人了,我就当个清楚明白。所以,我把那个女人给赶出去了。哪知道,她脸皮这么厚,居然趁着我不在又回来了,还真是阴魂不散!”

    这就是顾盼可爱的地方。

    她虽然看似单纯,但却是慧智狡黠的性子。

    别人冤枉她,她不会气得跺脚,而是会利用这件事,给自己出气。

    这姑娘,其实看得明白着呢。

    “说了半天,你还没告诉我她是谁呢!要不,你告诉我,我想办法给你出气可好?”

    顾盼眨巴眨巴大眼睛,似乎是在思考。

    不过很快,她就觉得这件事情很合理,很靠谱。

    “其实这个人,就算是我不说你也会认识的。她就是于明竹,那个想要抢你家主之位的女人!”

    还真是她。

    林梦雅就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没有错。

    今日遇上了,便是她的好运气,要是遇不到,自己也是要找机会上门去看看之位于家大小姐的。

    新仇加旧怨,不如一次行清算清楚得好。

    “原来是她,不过,她怎么会跟你大姐搀和到一起呢?我是说,像是于家这样的人家,只怕没机会来龙都吧?”

    顾盼撇了撇嘴,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也看到了,她跟我大姐好得跟一个人似的。本来,是我父王要亲自来的。可惜他临行之前发了一场急病,如今连床都起不来了。所以,只能派人来。这不,他们就找到好机会了。真是的,以为这里是什么好地方,人人都钻着脑袋要来似的。”

    对于顾盼来说,这里不过是个监牢。

    但是对于那些野心家们来说,这里,却是他们的天堂跟地狱。

    既然话说开了,那顾盼也像是竹筒倒豆子似的,把所有的事情,一件件的都跟她念叨了出来。

    直到午饭之前,这姑娘也没捞到机会停下来。

    倒是林梦雅安安静静的听了小半天的‘后宅风云录’,外加灌了一肚子微苦的茶水。

    其实她并不喜欢喝的,只是每每看到顾盼说得那么声嘶力竭、绘声绘色,总觉得自己的喉咙也跟着干了起来。

    但对于顾盼的大姐齐冉馨跟其好闺蜜于明竹,有个一个初步的了解。

    说白了,就是利益的勾连,狼狈为奸。

    齐冉馨想要的,无非是丰厚的嫁妆跟地位尊崇的夫婿。

    这一点跟于明竹正好不谋而合,只是齐冉馨的身份有所限制,她是永远都没有办法当上后尊的。

    所以,她开始退而求其次。

    而于明竹有野心有手段,就是实力不太够。

    这一点,齐冉馨可以帮她。

    这两个人倒是一拍即合互利互惠,可世上之事,哪里会轻易的如她们所愿。

    “话也不能这么说,龙都的确是个好地方。谁都有自己的野心,这一点倒是无妨。只是,不应该以损害他人的利益为基石。”

    “对,你说的太对了!所以,我不喜欢这个家。从小到大,除了外公跟外婆之外,没有一个人是真心对我好的。我想起来,前几天我收到了外公的来信,他说很快就会来跟我团聚了。到时候,我再给你引荐!”

    顾盼一转眼,就把这件事情抛在脑后,兴冲冲的跟林梦雅说道。

    “好,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探望你的外公外婆。不过现在,郡主,你得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

    顾盼才飞扬起来的神色,一下子就沉寂了下来。

    “还能怎么处理呢?她们不来惹我,我自然不会主动惹她们。要是她们不信邪,我当然会给她们好看。我身边,可是个智多星呢!”

    看到顾盼一如既往的信赖着自己,林梦雅的心里头暖暖的。

    习惯性的伸出来,捏了捏顾盼的小脸蛋。

    “是啊,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后者愣了愣神,摸了摸她捏过的地方,眼神里泛起了几分疑惑。

    “雅...姐姐,从前你也是这样捏我的。”

    林梦雅看着她一副要哭不哭的小模样,又心黑的捏了几把。

    嗯,捏后感还是如同从前一样。

    “虽然我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了,但如果我真的认识你的话,也一定会想起来的。好了,我看外面王妃派来的人都催了三四次了,咱们再不出去,王妃要是亲自来逮人,可就不好了。”

    她不知道顾盼有没有听懂,但她明白,这姑娘一定不会害她的。

    两个人来到王妃的院子的时候,正赶上午饭已经摆好了。

    因为宴会是在晚上,所以中午并没有多丰盛。

    餐桌上,除了王妃之外,并没有那五个人的踪影。

    看到她们来,王妃立刻招呼着她们用过了饭。

    桌上,王妃倒是有意试探了几句,林梦雅的回答也是滴水不漏。

    两个人之间,心照不宣的达成了暂时的联盟。

    林梦雅也大致搞清楚了王妃的意图,看来,那五只狼,还真是不好对付。

    用过午饭,王妃留她们下来喝茶。

    “启禀王妃,冉小姐跟于小姐,想要来给王妃您请安。”

    在王府,因为只有顾盼一个嫡女,而且又成了郡主,所以其他的庶出小姐,用名字来称呼比较多。

    王妃略微抬了抬眼,有些慵懒的点了点头,想必是不想见她们,却也得碍于情面跟规矩。

    很快,齐冉馨跟于明竹一对好闺蜜,就出现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女儿,见过母亲。”

    齐冉馨行了礼,而于明竹也是一样。

    王妃挥挥手,说道。

    “起来了,坐。”

    倒是跟林梦雅与顾盼的热络,判若两人。

    齐冉馨坐在了顾盼的对面,而于明竹也坐在了林梦雅的对面。

    这两两相对,怕是在暗示些什么。

    可林梦雅却连眼皮都不跳,这里又不是她的主场,她用不着多事强出头。

    “妹妹今年才刚回来,不知道在这里住得习不习惯?我记得妹妹现在住的屋子,从前都是我住的。那里的确是简陋了一些,也不知道小妹有没有添置。”

    话一出口,就带着一*味。

    可偏偏齐冉馨是笑着说的,不知道的,还当她是在关心妹妹。

    顾盼也出乎林梦雅意料之外的厉害,只单单的露出了几丝笑纹,回答道。

    “姐姐说的是,从前我小,只跟着母亲住。长大了之后,母亲这边不方便,也多亏了姐姐忍痛割爱。其实从前的房子是破了一点,但我勉强还是能住的。只是母亲绝舍不得委屈了我,早就叫人将那柴房似的屋子收拾一新了,我如今住进去呀,还算是习惯。”

    一来一回,怼得齐冉馨只怕心头冒火。

    但林梦雅却落得自在看戏,没办法,谁让某些人自作自受呢?

    齐冉馨只怕知道顾盼的厉害,不敢再去撩拨,遂把目光,转向了她。

    “还没问这位是——”

    “这是宫家的大小姐,宫雅。”

    顾盼喝着茶,但是眼神却像是一头小豹子,危险的盯着齐冉馨。

    后者立刻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笑着说道。

    “原来是那位从来都没有回来过的宫家大小姐,久仰久仰。你是第一次来龙都吧,也难怪,从前宫家也已经有好几年没来了。”

    林梦雅放下了手中的茶盏,脸上带了一分笑容,淡淡的说道。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要紧,只不过我们宫家规矩严,知礼节,不想乱了辈分纲常,让齐小姐见笑了。也难怪,我们这世家里的事儿,小姐这样单纯可人的女子,哪里见得了那么多呢。”

    但凡齐冉馨动点脑子,都能咂摸出来这俩货怼人都是一个味儿的。

    可惜,她脑子大概是冻得太结实了,到现在都没化开。

    她只觉得齐楚嫣有王妃撑腰,可宫雅却没有。

    听得宫雅居然敢这样说自己,不由得怒火中烧。

    “宫小姐说话还真是有趣儿得紧,哎呀,到底是生在钟灵毓秀之地,倒是比不得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只不过,宫小姐还真是好命。可见这世上的事情,该谁得,就谁得,这都是上天注定的事情,你说对吧?”

    这话,无非是说林梦雅抢了于明竹的家主。

    但,这事恐怕不能这么论。

    林梦雅微微一笑,拿过了旁边的茶杯,像是无意的说了一句。

    “说的没错,是吧郡主?”

    “没错,宫家主。”

    两个人相视一笑,气死对面那两个怎么也得不到她们想要的一切的家伙。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