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溜之大吉
    “以后,以后怎么了?”

    连星还是一脸的懵,显然按照他的逻辑,丝毫不觉得这里面有任何的问题。

    林梦雅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继续忽悠。

    “你要是不信的话,现在就回去问问连叔叔跟连大哥,他们肯定也跟我一样,不许你们擅自行动。这就好比是一头鹿,大家都是来打猎的,只有你们满载而归。那别人,一定会眼馋你们手中的功劳,到时候,可就不是这么简单的问题了。”

    她的话,犹如当头棒喝。

    这三个人都是世家出身,其中的弯弯绕绕,自然再清楚不过的了。

    可他们也都是年轻人,有着一腔热血。

    让他们用那种世家的博弈心态来衡量做一件事情的得失,的确是有些难为他们。

    如今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又不甘心。

    尤其是连星,他可是一直憋着一股劲儿,要做出点成绩给手下的那些人,还有家里头的父兄看的。

    要让他现在就放弃,也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那我...我自己去做好了吧!这样,也不会让你们为难了!”

    到底小孩子的脾气,连星倔强的转身就走。

    可程浩比较稳重,一下子就把人给挡了回来。

    “连星,你听完宫姑娘的话吧。”

    林梦雅看着连星,摇了摇头。

    这个莽撞的性子啊,迟早是要出问题的。

    “我只是说,你们现在不能动,没说你们都不能动嘛。”

    “那人跑了怎么办,你能赔我们么?”

    连星俊脸通红,说的也是气话。

    好在林梦雅是不会跟她计较的,只是笑容和煦的看着那个傻小子。

    “跑?他们往哪跑?你是不是傻!要是跑,早就跑了好么!”

    连星还是不服气,但至少没继续犟下去了。

    宫五看这个样子,赶紧出来打圆场。

    “我说妹妹啊,你要是有什么话,还是说出来,别拿我们三个开涮了行不行?好妹妹了,您就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三个吧,好么?”

    白了一眼胳膊肘往外拐的自家哥哥,什么妹控,都特么是假的!

    兄弟如手足,妹妹连衣服都不如!

    不过,如果想让连星听她的话,的确是需要下一番功夫的。

    清了清嗓子,林梦雅继续说道。

    “按照我的推测,那些人一定是在冬季到来之前赶到这里的。不然,冬天有大雪封路,这么天然的屏障,谁也没有办法逾越。所以如果他们想要离开的话,也得是等到春暖花开之后。但皇尊跟后尊,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所以,他们逃避追捕最好的方法,就是给自己找一个合理的身份。”

    “合理的身份?”

    宫五有些不太明白,倒是程浩,一语中的。

    “随从。”

    有些意外于程浩的敏锐,林梦雅投一赞赏的目光。

    不过后者,却通红了一张脸,显然是不好意思了。

    “谁的随从?”

    连星还是没听明白,跳出来问道。

    “当然,谁想要杀皇尊,就是谁的随从。因为快要过年了,所以按照道理来说,那些家主跟王族也会到。过年前后,路上的冰雪已经消融不少,那时候,人也可以经过了。但是,他们那么多人,得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才能不引起旁人的怀疑。所以,那个想要对皇尊跟后尊不利的人来之后,他们顺势变成他的随从,不是最简单的一件事么?堂而皇之的来到龙都,见了皇尊之后,再大摇大摆的离开。神不知,鬼不觉,不是很好么?”

    其实这并不仅仅是她的猜测,尽管这件事情可能是圣殿做的,但圣殿绝对不会亲自出手。

    以卫国现在的形态而言,想要煽动几个大世家,或者是王族,也绝非难事。

    更何况,那可是代表着这个国家的精神象征的圣殿。

    所以林梦雅觉得,这次的刺杀不管成功不成功,躲在幕后的那几个世家的头脑,也一定会龙都。

    到时候,那些人的离开就变得合情合理。

    而所有的证据,也就被消弭了。

    她不想让宫五他们跟圣殿杠上,但这并不代表,她会让这个立功的机会,就这么眼睁睁的溜掉。

    “也就是说,只要我们耐心等候,就能知道那些想要谋反的是谁了,对吧?”

    连星的眼睛晶亮亮的看向了她。

    “你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么?哎呦,我们连二少爷,原谅我了?”

    连星可不如人家程大个子脸皮儿薄,一下子就凑在了她的身边,甜腻腻的笑着。

    “哪有!我们宫大小姐神机妙算,天下第一!小的,佩服得紧呢!以后我一定唯宫大小姐马首是瞻,您说去哪,咱们就去哪,成不成?”

    林梦雅可受不了这样的触碰,只觉得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但到底,这三人是暂时的劝下了。

    而且日后查到那人的头上,也就意味着,他们不会主动跟圣殿杠上。

    那世家只怕也不敢把圣殿给供出来,毕竟,这种事情,可是要命的。

    “好吧,我还真是有个事要你们去做呢。”

    “哎呀,程大个子,我有点困。你先听着,听完了之后告诉我,记得啊,一定要事无巨细的告诉我啊!”

    “我...我也是!走啊,连星,咱们去补一觉去。昨晚没睡,真累啊!”

    连星冲着宫五挤挤眼睛,那两个人立刻勾肩搭背脚底抹油溜了。

    徒留下一个同样熬了一夜的程浩,还一脸勤恳认真的看着她。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果然啊,这两个就会欺负老实人。

    “算了,我看你也累了。下次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反抗知不知道?那两个家伙啊,一个是黄鼠狼,一个是小狐狸,没好人!”

    程浩摸着脑袋,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林梦雅知道他这是厚道,也就不为难他了。

    “白苏,带程少爷去咱们家的客房。等你们休息好了之后再听我说,我不急。”

    程浩感激的看着她,然后面红耳赤的被白苏给带走了。

    看来,他还是不太擅长应对女孩子。

    看着一片狼藉的餐桌,又看了看他们离开的背影。

    林梦雅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她的年纪与他们也差不多,只是心境却像是个老人一般,没有了他们的红尘热血。

    但人活着,终究还是要有这股子劲儿的。

    想了想,既然家里头的三只都去睡了,她也搂着小东西眯一会儿好了。

    只是刚回到房间里脱了鞋袜,就想起明天,她还要去萧王妃的府上赴宴的。

    想了想,她叫了纭儿进来。

    “明日咱们去萧王妃府上拜访,你可把礼物,都准备好了?”

    纭儿点了点头,干脆的报出了那些礼物的名字。

    林梦雅听完了之后,知道纭儿没有任何的纰漏,也放下了心来。

    “对了,你再准备一匹年轻女子才会穿的缎子。记得,要鲜艳的越好,一定要那种,大户人家的妾室才喜欢的。”

    “可是小姐,一般这样的料子,王妃是不会喜欢的。原本,咱们跟芳华郡主的关系那么好,您要是这样送去了,那不是得罪了王妃么?”

    纭儿有着十分专业的眼光,什么人喜欢什么样的东西,她一眼就能看透。

    尤其是深宅大户里的事情,这丫头更是门清。

    林梦雅笑了笑。

    “就是要得罪她才好,记得,料子一定要贵,要妖艳,要足够让王妃讨厌。最好,是见到了就想要撕碎的那一种才行。你放心,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我顶着就是了。”

    “是。”

    纭儿还是答应了下来,按照她的指示去办了。

    有了这个东西在,不愁萧王妃不注意到她。

    到时候,她的计划也就可以顺利的进行了。

    一觉醒来,刚问起那三个家伙的情况,却得知他们三个,醒过来之后就偷偷的跑了。

    气得林梦雅狠狠的吩咐下去,以后见到那三只白眼狼,饿死了也不许投喂!

    虽然下人们都在笑,觉得在家小姐跟那三位少爷着实有趣,

    但谁也不敢真的指出来,开玩笑,谁当家做主的不知道么?

    大家都低眉顺眼的答应,但转头,还是继续该干嘛干嘛。

    用荣叔的话就是:“家主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嘛,除非下个月的月钱不想要了!”

    林梦雅丝毫不知道,自己在下人们兄弟眼中,俨然已经变成了纸老虎。

    只不过,她是一只很可爱,又可敬的纸老虎。

    第二日,林梦雅一大早就起来沐浴更衣。

    早饭刚过去没多久,王府派来接她的马车就到了。

    “不是晚上才是正席么,怎么这么早啊?”

    来接她的,是王妃身边的一个婆子。

    婆子姓冯,看起来就是行事利落,精明能干的主儿。

    “可是说呢,只是啊,咱们家郡主吵着闹着,非得要您先过去陪她说说话儿。”

    看得出来,王妃的规矩极严。

    这婆子说话态度温和亲切,人也不敢倨傲,见到她之后,显得极其恭敬有礼。

    要不是林梦雅硬把人留下喝茶,婆子是说什么也不肯的。

    即便是这样,还是告罪了三声,只坐了椅子的一个边。

    “正好,我也想你家郡主了,您老稍坐片刻,容我准备准备。”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